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杀帝 雪参

第0047章 有价无市

    “什么!五等荒剑!”

    “是不是真的!”

    “你白痴啊!柳如月小姐还会骗我们?”

    “天啊!五等荒剑可是老子梦寐以求的武器啊!谁都不要跟老子争!谁跟老子争老子跟谁急!”

    “你有钱吗?没钱别瞎囔囔!”

    “你管老子有没有钱,老子乐意!”

    ……

    柳如月道出荒剑的等级后,整个拍卖会场瞬间炸锅了,惊呼不断,嘈杂震天。五等荒剑在场有几人见过?有几人用过?或许只有二楼包厢内的大人物才可以吧?

    “五等荒剑?”萧尘也有点惊讶了,却没有一楼那些武者那么激动和兴奋,而且很快就恢复淡漠的神情。

    因为荒器他就有,就是他的那把木剑,而且等级还很高,要不然大战月家的时候,就算他可以狂化提升实力,也难以以一敌百,持续战斗。

    杀破军终于把目光从柳如月的身上转移到了荒剑上,眼睛一亮,当看清是一般短剑的时候,顿时兴趣大减了,他习惯用长刀这种大型武器,他想到萧尘用的也是剑,于是讨好般的道:“五等荒剑,好东西!萧尘少爷,属下帮你拍下吧?”

    “不用了,我有了。”萧尘感觉到了杀破军的好意,脸色不是那么冷漠,淡淡的道。萧尘的性格非常冷漠,不苟言笑,出了大荒这么久,或许只对逝去的柳婆婆笑过和说话多一点吧?

    “有了?”杀破军微微一愣,目光注视了一眼萧尘旁边放着的巨大木剑,略有所思的点了头。他不敢问那么木剑的等级,怕引起萧尘的误会,于是把目光继续投向了柳如月,瞬间有变得火热了。

    柳如月看气氛差不多了,微笑的示意下面兴奋的众人安静下来,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于荒剑想必在场的你们都比如月懂,如月就不班门弄斧了,五等荒剑底价五千紫金,每次至少加价一百紫金,各位努力哦,这可是居家旅行杀人掠货最好宝贝呢,嘻嘻!”

    柳如月报出底价,最后还小小幽默了一把,把荒剑的好处做了最贴切的形容,接下来必定是一场竞价大火拼。

    果然!

    “我出五千五百紫金!”

    一个老者首先喊价了。

    “五千八百紫金!”

    一个大汉紧跟在老者后面加了三百紫金。

    “六千紫金!”

    一个年轻人不甘示弱的吼出!

    “六千五百!”

    “七千!”

    “七千五百!”

    “八千!”

    ……

    价格继续上升,每一次加价变成了至少五百紫金,目前都是一楼的武者在竞价,二楼的包厢内的贵宾还沉住气,等着下面小打小闹差不多的时候再一掷千金,转化为有钱人的竞价。

    “一万!”

    二楼三号传出一声沉喝,一开口就加价两千,听声音似乎是一个老者,身份不得而知,不过肯定是大家族长老或者是哪位公子的高级保镖之类,就如杀破军这样的人。

    二楼的大人物们开价,一开口就是加价两千,顿时把一楼绝大部分武者震慑住了,很多武者无奈的摇了摇头,果断的放弃了竞价。

    很简单他们基本上都是实力一般寒门武者,哪有那么多紫金跟大家族竞价?一万紫金对于他们来说就可是天价了,很多武者穷其一生都难以存下一万紫金。

    “一万一千!”

    五号包厢传出一个阴柔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不知道哪家公子?

    “一万两千!”

    八号包厢传出一个傲慢的男子声。

    “一万四千!”

    一号包厢传来一个嘶哑不知道年纪和性别的古怪声音。又是一个两千紫金!

    “一万七千!”

    五号包厢阴柔男子不甘示弱了,同样加价两千。

    “两万!”

    八号包厢就傲慢男子声音再起。

    “两万五!”

    一号包厢嘶哑声音直接加价五千,这个猛劲有点吓人了。

    “三万!”

    三号包厢老者的沉喝声再次传出,非常有魄力。

    “三万五!”

    “四万!”

    “四万五!”

    “五万!”

    ……

    竞价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疯狂,似乎紫金都是石头做的,花出去不心疼。五等荒剑有价无市,五万紫金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它的实际价格,但是价格依然在飙升…

    “八万!”

    八号包厢的傲慢男声喊出一个有点恐怖的天价,一下子加了两万紫金,看样子他是势在必得!一次加两万的价格显然是要震慑其他的人不要跟他争了。

    果然,八万的价格一出,其他的包厢内都沉默了,一楼的寒门武者更是听得口干舌燥,暗叹人比人气死人。

    柳如月看到现场沉静了,微微一笑,内心对八万的价格已经非常满意了,表面却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她要想得到更高的价格,突破三年前她拍出同样一次这样的天价。

    三年前她因为拍出一株八万紫金的龙心草,而一举成名,成为柳家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官。柳家拍卖行从此在她的影响力下,成为杀帝城的最大拍卖行,享受无比的利益和荣耀。

    如果这把荒剑能给拍卖出更高的价格,那么她的拍卖价格纪录就会刷新了,柳如月没有开口,她在给那些正在犹豫的大款们足够的时间。

    很快过去小半柱香时间,依然没有人再加价,柳如月内心有点失望,美目一扫二楼的前面九个包厢(她清楚只有一号到九号包厢有贵客),只能开口拍板了:“没有人再加价了吗?八万紫金一次,八万紫金二次,八万紫金三次!成交!五等荒剑最终归八号包厢的公子竞拍得到。”

    哗!

    全场再次轰动!

    萧尘听到一把五等荒剑竟然拍出八万紫金,不禁摇了摇头,暗叹有钱人真多,或许天底下的武者算他穷吧?因为他的身上别说紫金,就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嘶…玛的!老贵了!八万紫金属下根本没有,除非是找杀家要,呵呵!”杀破军看到荒剑最后成交的天价,倒吸了一口凉气,旋即出口成脏道,最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

    杀破军当了好几年杀家特使,巡查杀神部落油水可谓不少,现在存款已经达到了七万紫金之多,可是依然拍不下一把五等荒剑,可以想象荒器有多么珍贵。

    萧尘似乎没有听到身旁杀破军的感慨,目光依然投拍卖台上的柳如月,有点感慨柳如月的魅力和能力了,从柳如月身上萧尘联想到另外一个同样美丽又有能力的女子,那就是苏青衣,一个和他有过交集的女子。

    苏青衣的身影在萧尘的脑海中浮现片刻马上就消失了,萧尘现在全心全意为他爷爷寻找龙心草,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女儿为何物,只知道女人是有毒的,漂亮的女人更是有剧毒,他躲避还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