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惊爱 墨语

第501章 她被下药了!

    “辰救我”

    成蕾的话音才刚落下,孔露露就惊叫了一声,跌倒在地。

    她刚才正想伸手将门关上,走廊里就忽然冲过来了好几个彪形大汉,猛的低吼一声,伸脚就将门给踹开了!

    孔露露还没来得及收回手,于是被那力道弄得手一疼,摔倒在地。

    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赶紧缩了缩身子躲在了不起眼的暗处。然后,她就看见许多穿着皮鞋的脚,从外面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成蕾此时已经靠在了时北辰的腿上,整个人狼狈不堪,几乎快要昏迷过去。

    那些大汉们都站着不说话,直到后面慢悠悠走进来一个西装男。这男子略显得有些阴柔,穿着西装遮住了胳膊上的纹身,却还能看到一点从手腕间露出来。他叼着一根烟,目光左右一扫,然后就看向地上的女人。

    他勾了勾手指道:“成蕾,别装,这娱乐圈的女人,哪个是用钱买不了的?今晚爷已经给了大价钱,你可不能就这么跑了。”

    成蕾拼命的摇头,抓着时北辰不肯放手。

    时北辰冷冷抬眼,看向那几个人。

    成蕾在国外,也曾受过人骚扰,但一一都被他找办法挡了过去。回国之后,大家因为知道她跟时代集团的关系,跟时北辰的关系,知道是时代保着的人,所以也一直都没人敢动成蕾。

    却没想到,如今这么几个地痞流氓,居然打起了她的主意。

    时北辰冷冷启唇:“还真有你买不了的。”

    “老子不信。”那男子横眉冷对,对时北辰嗤之以鼻,显然是不认识,直接便冲道:“你们是哪儿来的,赶紧给我滚开!别多管闲事!”

    “我老大让你们滚开,听到没!”

    旁边的几个大汉大吼一声。

    这时候,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动,还抱着个美女的人,终于从暗处慢慢的站了起来。他懒散的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低头在美女的脸上吻了一口,往她胸口里塞了钱,轻轻拍拍她的翘臀温柔道:“你出去吧,哥哥先忙别的。”

    女人娇羞一笑,低头看见那钱的数量,顿时笑得脸都红了。

    “好了,说吧,你们是现在直接走出去,还是想待会儿躺着出去?”男人甩了甩头,晃动了一下胳膊。

    几个大汉见他们统共就三个人,还穿的都优雅华贵,看上去不像是会打架的人。而他们光块头就比他们大很多,而且还有足足十二个人。这样的比例看来,他们绝对是稳赢不输的,根本就不需要孬!

    “呸,要打就来啊!”

    那男子看了沈寒一眼,一脸的跃跃欲试,“怎么样,上吧?”

    沈寒看向时北辰,挑了挑眉,“一起不?”

    十二个人,虽然沈寒和这男子两个人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可能会稍微有点吃力,但拿下也是没问题的,只不过是耗时稍微久一点而已。

    时北辰薄唇轻勾,“算我一个。”

    然后,他先弯腰将成蕾放到了沙发上,这才转身,加入了战局。

    那坐在旁边一直泡妞的男子,本以为是个没什么能力的酒色之徒,却没想到一出手就不凡,拳头论起来一点儿也不娘炮,一拳就将第一个冲过来的人直接给打晕了。

    沈寒出手沉稳专业,招招都是擒拿十八式,将人打得措手不及。那男子则是比较华丽浮夸的打法,每次都是耍帅比打人更重要。而时北辰,则是目光犀利,身体在原地几乎不动,却总能一出手就找到对方的无防守处,出手精准。

    三个人配合默契,几乎就是两三分钟的功夫,十二个壮汉,就已经统统倒地不起,哀嚎不止。

    那位老大惊呆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

    时北辰甩甩袖子,拂去上面的灰尘,抬眸冷冷的看向那位老大。

    他被那冰冷深沉的目光一瞥,瞬间就浑身发颤,心知似乎是惹到了大人物。

    那位动作浮夸的沈寒朋友吹了个口哨,嘲讽道:“出来混也不知道看清楚谁能惹,谁不能惹。”

    不等他说完,那位刚才还满身牛哄哄气息的老大,就已经飞快的跑了。

    而成蕾,则是躺在沙发上,不安的动着,看起来十分不舒服。

    “阿飞,那帮人你接着处理?”沈寒转头说道。

    “没问题。”阿飞打了个响指,转头看了沙发上的女人一眼,忍不住笑道:“果然是个尤物,怪不得遭狼。”他说完,又赶紧闭嘴,深怕这是时北辰的女人,到时候惹得人家不高兴。

    虽然他不是怕时北辰,但朋友的哥们的女人,自然是不能随便评点的,这是道义问题。

    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他又忍不住眯眼笑了。

    只是他却不说破,只是提议道:“这位朋友,不如你带这位小姐上去开个房休息吧,不然我看她快要支撑不住了~”

    时北辰看了下成蕾的面色,再碰了下她的脸,发觉她已经浑身汗如雨下,更加滚烫了。于是他点头应了一声,没有拒绝对方递过来的房卡,直接带着成蕾走了出去。

    沈寒抬脚便想跟,却被阿飞给拦住了。

    阿飞朝着他眨眨眼,不准他走。等时北辰进入电梯上了楼的时候,他才对沈寒暧昧的邪邪勾唇道:“那女人,是被下药了。”

    沈寒顿时一愣,“什么药??”

    见一向淡定的沈寒居然反应那么大,阿飞挑眉有点惊讶,解释道:“在这种地方,能是什么药,不是迷药就是春药呗。”

    沈寒的脸,瞬间就绿了。

    看刚才成蕾根本就没彻底晕过去,而是意识朦胧的状态,再回想她刚才通红的脸色和滚烫的体温这显然不是中了迷药,而是春药!

    沈寒狠狠瞪了阿飞一眼,推开他就迈步追了出去。

    “你刚才给的几号房的房卡,我去看看。”沈寒一边问一边走。

    阿飞也跟上了他,惊讶道:“你到底急什么,这么顺水推舟不是挺好的?”

    “你可别瞎起哄了,他们那是纯友谊关系,不能随意破坏。更何况,他是有家室的人,身体可不能被玷污了。”沈寒严肃地说。

    阿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年头,还有男人为了老婆守身如玉的?”

    “当然有。呵呵,是你无法感受而已。”沈寒平静的眼底看过去,含了一丝明显的鄙视。

    阿飞翻了个白眼,只好不说话带着沈寒上楼。

    只是站在那房间的门口,阿飞才想起来一件事。他干咳一声,“差点儿忘了,这个房间是我之前开了想自己玩乐的”

    “所以?”沈寒冷冷看着他。

    阿飞道:“这房间外头没有门铃,隔音极佳,外面绝对是无法打扰到的,这也是我喜欢的原因”

    “”沈寒黑了脸,站在门口,僵硬了。

    这可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沈寒又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毕竟时北辰可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管什么情况下总归不会失去理智的。他对成蕾没有那份心思,自然不会去动她,沈寒对此不应该担心的。

    他这么想着之后,叹了口气,坐在了走廊间。

    时间缓缓划过,很快就到了九点。

    刚刚去包扎了手的孔露露手里拿着个手机,跟随着服务员的指路,带到了此处。她看见沈寒和阿飞都站在门口不进去,有些惊讶。

    “时总呢?他十点钟还有一个会议,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孔露露低声道。

    沈寒抿唇,目光看着那扇仿佛永远也不会打开的门,没有回答。

    孔露露看看四周,有些为难。

    走廊里,音乐声伴随着震动,轻轻的响了起来。

    沈寒看向孔露露,孔露露则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醒,说道:“是子时的电话,她半个小时前就打过两次。”

    孔露露拿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该接起来。

    沈寒则是微微蹙眉,脸色显得有些暗沉,他思考片刻后说:“你把手机关机,就当没电了。”

    “哦好”孔露露有点犹豫也有点疑惑,却还是听话的将手机给关机了。

    那边厢,叶子时听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时候,心里顿时就紧了紧。她也不知为什么,就忽然觉得有些慌乱,特别想要知道时北辰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会不接电话,手机还关机。

    她等了等,一直等到了十点,都还没听到回电。

    于是她拨过去一遍之后,终于忍不住打给了朱秘书。

    她并不知道这回跟着时北辰过去的秘书是孔露露,只以为还是朱秘书。对方两声过后就接了电话,叶子时赶忙问道:“朱秘书,时北辰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朱秘书愣了愣,“我没跟着时总,不过他应该是在跟沈寒聚餐,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打不通电话,心里有点着急。”

    朱秘书连忙安慰道:“应该是跟沈寒喝酒喝多了吧,他们聚会基本都是要喝酒的。”

    这一点,小时候跟他们一块长大的叶子时,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时北辰又哪里是那么容易醉到毫无意识的人呢?而只要他还有一点儿意识,就一定会给她回电话的。

    叶子时心中的不安,慢慢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