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第504章 联合炒作

    新画面的办公室里,张纬平看完张然炮轰新画面的文章后,仰头大笑。

    张纬平在《千里走单骑》第一天票房出来后,就知道麻烦大了。按照这种走势,票房要过oo万都很难,他就打定主意要抱着《三个傻瓜》炒作。

    只是该怎么炒,实在是个问题,要是自己开炮,张然万一不接招怎么办?张纬平一直没有什么好主意。直到公司一个员工幸灾乐祸的告诉他,《三个傻瓜》出高清盗版了。他意识到机会来了,就让手下的一个员工在博客上转盗版,然后到处盗版的链接。

    张纬平相信,张然现高清盗版之后一定会追查来源,会现新画面的人也在转盗版,然后会冲自己开火,口水战就可以打起来了。

    大笑过后,张纬平一拍桌子,冲秘书叫道:“小黄,给我拟一份声明!”

    12月29号,《京华时报》刊了一篇“新画面散播盗版《三个傻瓜》,张纬平向张然致歉”的文章,全文刊了新画面的声明:“28号中午现公司员工粟某在博客散播盗版信息,该行为属于个人行为,公司对其极感震惊。此行为严重违反行业道德,极大损害公司形象,人力部门已第一时间对该员工进行了辞退处理。盗版是行业的公敌,传播盗版信息的行为绝不姑息。同时向电影《三个傻瓜》及张然先生致歉。”

    在新画面出声明后,张一谋的粉丝表示支持“公关处理方式很棒”、“新画面做得好”,但张然的粉丝不买账“我才不相信是个人行为”、“坚决抵制张一谋的电影”。双方的粉丝掐成一团,从天涯到贴吧,从猫扑到豆瓣都是两家粉丝撕逼的战场。

    第二天,张纬平接受《京华时报》的专访,他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表示:“公司的员工确实做错了经把人开除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我也问过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告诉我,他就是看不过眼,别人凭什么那么欺负我们?《千里走单骑》那么好的片子凭什么要被打压?他就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记者马上问道:“您是说《千里走单骑》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

    张纬平激动地道:“《千里走单骑》口碑不好吗?观众反应不好吗?都很好!可院线方面给我们的排片只有11%!以张一谋的影响力,再加上一代人的偶像高仓健,排片怎么可能这么少。这就是恶意打压。最明目张胆的是,有人公然以某集团的名义要求院线减我们的排片。这些行为说难听一点就是垄断,就是流氓。但是,电影不是几个人就可以掩盖真相的。”

    说到这里语气激动的张纬平补充道:“前几天,我碰到了电影局的一位领导,他问我,这两年华表奖为什么请你多次都不来,我说,华表奖已经办成一家独大和个人崇拜了,知道的以为是政府最高奖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公司的堂会呢!台下坐的都是内地港台的扛把子,上面一片‘谢韩三爷’的喊声。什么‘三爷’啊,我刚开始还以为坐山雕来了呢,把华表奖搞得乌烟瘴气!”

    当张纬平这段话说出来的时候,记者激动得抖,我靠,大新闻啊,特大新闻!张纬平炮轰韩山平是座山雕!

    《京华时报》的专访出炉后,国内媒体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进转载。张纬平炮轰韩山平,而且涉及张然这个当红导演,这是观众最爱看的八卦啊!

    当韩山平看到张纬平炮轰自己的报道后脸都气青了,我堂堂中影董事长,国家干部,竟然被你说成了土匪头子座山雕。韩山平郁闷地喝了两口茶,拿起手机拨通了张然的电话号码:“张然,你看到张纬平在报纸上的言论了吗?”

    张然正在教室中盯杨迷的训练。杨迷还在单独训练,依然是练声、练站、练走。他接到韩三平的电话后,笑着道:“没呢?张纬平说什么了?感觉把你气得够呛啊!”

    韩山平恨恨不平地道:“他说我是座山雕,搞垄断,打压《千里走单骑》的排片。”

    张然顿时喷了,他记得张纬平喷韩山平座山雕好像是《三枪》上映的时候,没想到自己这只蝴蝶扇扇翅膀,座山雕这个称呼提前几年面世了。他哈哈大笑道:“张纬平还真敢说啊,不过你别说,还真有点像!”

    韩山平听到张然幸灾乐祸地大笑,冷冷地哼了声:“他不光说我了,还说你了!”

    张然一怔:“他说我什么?”

    韩山平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他说我们都是四川的,你为了拍我马屁,就认我做了干爹!”

    张然知道张纬平最喜欢的营销手段就是开炮,通过向别人开炮引争议吸引眼球,但这回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他愤怒地咆哮道:“张纬平,你大爷的!”

    1月2号,中影集团言人翁力通过报纸表达了中影的态度:“我不想对个人言论作任何评价,张纬平爱怎么说是他的自由。《三个傻瓜》和《千里走单骑》同一天上映,《三个傻瓜》的排片为45%,票房是2o45万;《千里走单骑》的排片是%,票房只有35o万。电影院是要赚钱的,肯定是哪部电影的观众多排哪部电影,这怎么能叫打压?”

    紧接着,翁立提醒记者:“《千里走单骑》是新画面公司和华夏行公司一起行的,华夏也是国企,跟新影联、太平洋、联合等院线有紧密的合作,拥有丰富的院线资源。谁敢打压华夏行的电影?”

    就在同一天,张然也通过媒体对张纬平的言论进行了回应:“张一谋导演是我非常尊敬的导演,《千里走单骑》我看了,也很喜欢。《千里走单骑》票房不好,我特别遗憾,希望大家能够走进电影院支持这部电影。但张纬平先生说《三个傻瓜》打压《千里走单骑》的排片就纯粹是无稽之谈,号《三个傻瓜》的排片只有45%,现在排片能够拿到67%,是因为票房好。如果《千里走单骑》票房好,院线自然也会多排,你票房不好,院线不排你的电影,这也能怪我?傍着《三个傻瓜》炒作的片子和人多的是,我们不在意多一个张纬平。”

    紧接着,张然对自己认韩山平作干爹这种无稽之谈进行了澄清:“《三个傻瓜》是由世纪巅峰和青影厂投资,中影并没有参与投资。我与韩山平先生只是合作关系,而且我这个人骨头比较硬,没有下跪的习惯,不会去认干爹,也不需要去认干爹,不要把自己的陋习套到我身上。本人郑重声明,您的言论已侵犯到本人的名誉权,本人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1月3号,张纬平一方面向采访他的记着澄清《京华时报》所指的“干爹”是媒体断章取义,自己只是作一个比喻;同时张纬平又表了一份非常强硬的声明:

    第一、我懒得装斯文去搭理一个已装不下去斯文的人。

    第二、我不在乎张导演去向领导汇报什么。

    第三、张导演要打官司,我奉陪,闲着也是闲着。

    记者就此向张然询问时,他表示:“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件事我已经交给律师,你看我不顺眼就可以随便污蔑,纵容你就是纵容世界可以任性的対他人行使语言暴力,我绝不会纵容,所以法庭见!另外,我一直很尊敬张一谋导演,也特别喜欢他以前的电影,但我觉得他需要专门的团队,不应该跟完全不懂的电影二把刀合作!”

    张纬平没想到张然真会告自己,反正炒作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就没有再回应;张然也没有再出来说话,两人的口水战算是划上休止符。

    不过媒体依然对此是依然议论纷纷,《羊城晚报》认为:“二张之争绝非八卦口水战,它在化层面上具有重要意义,它令保守与先锋、霸权与夺权、腐朽与进步之间的交锋,次**裸地昭示在百姓大众面前。”

    《华西都市报》评论道:“从2oo3年的《爆裂鼓手》开始,到去年的《伤心者》《飞行家》,新导演的时代来了,这个感觉有点像当年第五代导演出来的时候,中国电影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这次二张的骂战其实就是改朝换代的一种反应,从张纬平身上,我们能看到老导演们的焦虑,他们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

    《三个傻瓜》与《千里走单骑》该宣传的都已经宣传,本来应该进行冷却期,但在这轮口水战中,两部电影连续几天都占据了娱乐版的头版头条。很多原本对电影不感兴趣的观众,因为这一轮骂战,也都走进电影院一睹为快。

    当一周票房出炉之后,张然笑了,张纬平也笑了。《三个傻瓜》7145万,《千里走单骑》1o33万。而陈凯哥脸色十分难看,《无极》上周票房还有7578万,而这周只有1879万,来了一个高台跳水。其实这周陈凯哥也在用力宣传,上了不少节目,但他的宣传淹没在了张然和张纬平的口水战中,没有泛起什么浪花。

    这天下午,张然带着电影的几位主演来到了香江,开始了在香江进行宣传,这也是张然第一次到香江宣传自己的电影。以前香江电影界不待见张然,而香江媒体也喜欢黑他;现在张然是嘉禾的老板,又是蜚声世界的大导演,媒体不但对张然各种吹捧,连带着把贾奶亮他们都夸上了天。

    张然在香江停留了两天,就又带着贾奶亮他们飞往日本,到日本进行宣传。

    《三个傻瓜》的题材在欧美并不是很受欢迎,对于欧美票房,张然也不抱什么希望,能够上映就不错了。电影的海外票房主要看日韩,其中日本是全球第二大票仓,肯定要积极争取。而且张然觉得日本通过动画片不断向化,我们也得往日本输出化才是,让他们看看中国现在的年轻人是什么样子。

    在前往日本之前,张然让贾奶亮他们好好收拾了一番,准备到日本好好装一回逼。(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