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第798章 还是有人注意到了

    2月15号是农历大年初一,也是《一个人张灯结彩》在柏林电影节正式亮相的日子。 .更新最快这一天柏林的天空飘着雪花,寒气逼人,但也没能逼退柏林华人华侨,以及留学生的热情,他们早早来到电影宫,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候在红毯两旁。

    当张然带着剧组成员现身后,现场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和欢呼声。影迷们高呼着剧组成员的名字,其中以张然的呼声最为响亮。就连外国摄影记者们也都鹦鹉学舌喊着张然他们的名字,以求拍到大家的笑脸。

    记者们对《一个人张灯结彩》的首映红毯非常满意,甚至可以说喜出望外。今天来捧场的电影人非常多,红毯的星光闪耀程度简直吊打开幕式。

    因为天气的原因,也因为柏林电影节今年将关注点放在独立电影上,因而开幕式红毯上明星并不多,除英国女星蒂尔达-斯文顿、评委中的好莱坞女星芮妮-齐薇格之外,再没有具备全球号召力的明星。

    今天来为《一个人张灯结彩》捧场的不光有莱昂纳多、本-斯蒂勒、皮尔斯-布鲁斯南这些巨星,还有斯科塞斯、山田洋次这样的大导演。斯科塞斯的《禁闭岛》是展映单元的电影,而山田洋次的《弟弟》是本次电影节的闭幕影片。山田洋次的电影本来要20号才上映,正常情况下,他19号到柏林都可以。不过为了捧给张然捧场,他带着剧组早早来到了柏林。

    除了斯科塞斯他们,主竞赛单元的导演来了一大半。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里克对《一个人张灯结彩》是赞不绝口,可以说逢人就夸,以至于很多导演都知道了这是一部多声部蒙太奇电影。多声部蒙太奇自从《战争启示录》后,就再也没有在银幕上出现过,消失了整整四十年。现在重现江湖,大家都赶着趟的来捧场。

    张然跟前来捧场的各路名人不住打着招呼,同时也不住向众人介绍梅尔辛,这是德国最好的表演教师,格洛托夫斯基的亲传弟子。众人见张然对梅尔辛无比恭敬,对她自然是格外尊敬,不住向她问好。

    梅尔辛从教四十年,带了不知道多少学生,但基本上都在话剧圈,名气也不大,作为老师,她的知名度就更小了,可以说趋近于零。现在看到这多世界闻名的演员和导演都客客气气的跟自己打招呼,梅尔辛感觉到了作为老师的荣耀,她的内心无比自豪。

    电影很快开始了,能容纳1600名观众的大厅鸦雀无声,所有观众都安静盯着大银幕。

    《一个人张灯结彩》开场戏是公认的出色,电影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哪怕是《新晶报》这种毫无节操,以抹黑张然为己任的报纸,也不敢黑电影的开场。在柏林观众也是同样的反应,那五分钟的黑屏后,现场很快响起了一片惊叹声,观众都被电影的开场震住了。

    《一个人张灯结彩》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引发争议最多的地方是小于部分,那部分完全无声,内容又比较跳跃,对很多观众来说是一种折磨。在柏林依然如此,电影放到这部分的时候,不少观众觉得特别闷,而且由于内容比较跳,看得不是很明白,在十多分钟内,有二十多个观众陆陆续续站起来走人。

    不过等到钢渣部分演完,观众和小于部分一对照,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整个现场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柏林电影节在电影放映过程中观众自发鼓掌比较罕见,首映场以记者居多,就更罕见了;《一个人张灯结彩》在放映过程中收获的掌声不只一次,而是两次。在老黄拼死制住钢渣,解除危险的时候,现场又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等到电影结束,电影宫放映厅内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其中夹杂着大量的口哨声与尖叫声,以至于整个电影宫都在如潮的掌声中瑟瑟发抖。

    莱昂纳多神情激动地鼓掌着掌,切切实实被这部电影打动了,但同时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略显无奈的笑容。张然的新片《未来启示录》本来是找他做男主角的,不过他觉得角色过于简单,缺乏深度,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又邀请他出演《胡佛》,这部电影更能展现他的演技,也更有机会冲击奥斯卡,就拒绝了《未来启示录》,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王全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观众们,在黯淡的光线之中,可以看到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温暖和幸福感,这部电影本来是讲孤独的,可观众看完电影却感受到的却是战胜孤独的力量,张然通过欢乐颂驱散了内心的阴霾,让温暖留在了心间。这部电影不管是从思想境界,还是对视听语言的运用,都远超自己的《团圆》,难怪科斯里克如此推崇这部电影!

    现场观众都感受到了《一个人张灯结彩》传递出来的力量,就好像一缕阳光照进内心,将心里的种种阴霾驱散,留下的是温暖与希望。对于这样的电影,他们除了拼命鼓掌,根本找不到找不到其他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敬意。

    冯远怔站在梅尔辛的身边,柔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梅尔辛听着四周那漫天漫地的掌声,脸上写满了骄傲:“真是很棒电影,你们演得都很好,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怔主演的电影真好!”

    与此同时,张然正笑跟着张婧初拥抱,他抱着张婧初,拍拍她的后背:“虽然你赶跑了部分观众,但留下的观众都很喜欢这部电影!”

    张婧初气得在他背上掐了一把,笑骂道:“你怎么这么赖皮?明明你对电影的处理方式导致部分观众离场,这也能赖我啊?”

    斯科塞斯没有鼓掌,拉着山田洋次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道:“这部电影你是按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曲式结构来做的,对不对?”

    张然一怔,我以为不会有人发现呢,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啊,不愧是马丁,他得意笑了起来:“多声部蒙太奇本来就是吸取多声部音乐创造出来的理论,所以,我在拍摄的时候就参考了《第九交响曲》的曲式结构,你是怎么发现的?”

    斯科塞斯心道,果然如此,真是太疯狂了,他笑着摇摇头,道:“我是贝多芬的忠实粉丝,最爱的就是《第九交响曲》。我听了上百遍,也许上千遍。看到中途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等到《欢乐颂》响起的时候,我就彻底明白了。按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曲式结构来拍电影,你真是个疯子!”他转头看向山田洋次,笑着道:“山田,这家伙真的是个疯子!

    山田洋次是东瀛人,说话不像斯科塞斯那么直接,但也忍不住道:“确实很疯狂,把整部电影当成多声部交响乐来做,这才是真正的多声部蒙太奇电影吧!”

    斯科塞斯听到这话,像吃了兴奋剂,手舞足蹈地道:“对啊,这才是真正的多声部蒙太奇电影!不是重现多声部蒙太奇,而是带着多声部蒙太奇往前走了一步。这才是爱森斯坦追求了一生而不可得的多声部蒙太奇电影!”

    张然想跟斯科塞斯他们聊聊,但观众的掌声太过热烈,一浪接一浪,根本不肯停歇,他不可能撇下观众不管,就道:“观众在让我们上台呢,没办法和你们细聊,我们找个时间再慢慢聊吧!”

    斯科塞斯抬头看看现场的观众,看到的是一张张洋溢着温暖笑容的脸,知道张然不上台,观众不会走的,摆摆手道:“去吧去吧,不能让观众一直等着!”

    张然跟几位主演说了声,带着众人向台上走去。冯远怔本来不想上台,想在下面陪梅尔辛,但梅尔辛坚决不同意,就像任何一个母亲那样,她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舞台上接受观众欢呼的场面,最终冯远怔跟张然他们一起走上了舞台。

    现场观众们看见张然他们上台,掌声以更加热烈的方式爆发开来,叫喊声、口哨声不绝于耳,在电影宫外都能感受到现场的热烈气氛。听到观众的叫喊声,张然他们都微笑着的冲观众鞠躬致意,换来的是更加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作为电影节常客,张然他们是电影的常客,对漫长的掌声早就习以为常;李雪健出国参赛比较少,见观众鼓了十来分钟还是不停,比较吃惊,就问张然掌声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张然回道,我也不知道。与几位男士的淡定相比,张婧初就激动多了,她为这部电影花了极大的心血,现在看到大家这么喜欢这部电影,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泪流满面。

    《一个人张灯结彩》剧组先后六次向观众鞠躬致谢,但现场掌声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观众根本就不在乎掌心的刺痛。

    整个掌声持续了二十分钟,最终主持人不得的告诉现场观众,张然他们还需要去参加新闻发布会,如果大家掌声不停,他们就没办法离开。到这个时候,观众的掌声才停止;而张然他们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匆匆赶往凯悦酒店媒体中心的发布会现场。

    长达二十分钟的掌声,听起来很疯狂,但这却是现场观众内心最直接的反应,对任何一部电影来说,都是最高的赞誉。

    在张然他们离开后,观众也开始退场,全场上千名记者更是齐刷刷离座向外狂奔,都想冲到对面的媒体中心,在发布会大厅的上百个座位中抢到一席。

    走出电影院的观众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这部电影,影迷们在讨论电影的内容:“开场的黑屏是在致敬库布里克吧”,“老黄和钢渣的交锋简直绝了”;而导演们在讨论电影的手法,以及视听语言:“开场那个黑屏运用声音塑造画外空间,简直无与伦比”,“这部电影的叙事应该是复调叙事吧,但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斯科塞斯走出电影宫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科波拉的电话,用他那机关枪般的话语嚷道:“弗兰,我现在柏林,刚刚看完《一个人张灯结彩》出来。电影真的棒极了,是你和爱森斯坦都没有做到的,是真正的多声部蒙太奇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