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第819章 开机

    一田野上到场是弹坑,一串坦克的残骸就停在路边,集成板、内存电路、机器人视觉处理器洒得满地都是,在太阳下闪着光。靠近小镇的一边,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到场都是人类士兵的尸体,地上洒满各种物品,帆布包,破啤酒瓶,还有香烟、防毒面具、装防毒面具的桶和弹药包。

    尸体旁还有些零散的纸片,有家信、情书、漂亮姑娘的照片。其中一张合影上面有四个年轻的士兵,身上穿着外骨骼装甲,后面站着一排受他们指挥的机器人士兵,一共八具,看得出这是一个班的士兵。

    张然站在一辆未来风格的指挥车旁边给身穿军装的马特-达蒙说戏;另外一边,第一副导演正在给群众演员说戏,告诉他们一会儿马特达蒙过来他们该怎么做;不远处,威廉姆斯带着烟火团队正在用咖啡豆和进口食用油等材料的混合机制作烟雾效果;灯光、摄影,以及其他各组的工作人员也都在忙自己的工作。

    由于是咖啡豆混合食用油制造出来的烟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几个国内工作人员感叹道,太奢侈了,那种食用油烧一个小时就要上万块,咖啡豆50公斤就要1万元,现在制造一个小时的烟雾,就相当于国内战争片整部戏的烟雾费用。

    忙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准备工作做好了,拍摄就随着之展开。今天主要拍亚当斯少校觉得指挥车太闷,出去走走,遇到古上校的一场戏。

    马特达蒙虽然是第一次跟张然合作,但他在拍摄之前他做足了准备,再加上今天的戏本身也没什么难度,一连四个镜头都是一次就过;接下来要拍的,就是马特达蒙扮演的亚当斯与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古上校相遇的一场戏了。

    拍摄很快开始,摄影机镜头里,马特达蒙一脸的错愕,他看到一个穿这俄军制服的军官,慢悠悠的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了。这位军官的腰间别着一柄夸张的军刀,这让他看上去像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骑兵队长。那人骑着车,在一片弹坑前停下。

    马特-达蒙赶紧伏在一旁,观察着那个苏军军官的动静。只见那家伙把自行车停在一边,蹲在一辆被击毁的运兵车前拾起一块烧焦的电路板。马特达蒙举起自己的手枪,叫道:“不许动。”

    罗伯特-德尼罗一怔,随后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你是第一骑兵师的人吧?刚才我为了找你们,把整个镇都翻遍了,可出了一袋咖啡和这辆破车以外,什么都没找到。”

    马特-达蒙十分警惕,后退了一步,喝道:“这里是美军防区!把手举起来,放到脑后!”

    罗伯特-德尼罗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了取出证件,向马特达蒙扔过来:“我是友军!”他胸口挺了挺,傲然道:“上面没通知你有一个出色的俄军上校要来吗?”

    马特达蒙接住证件,拿在手里翻看。罗伯特-德尼罗指了指马特达蒙手中的枪,若无其事地问:“能不能把你手里拿东西拿开。走了火要上军事法庭的。”

    马特-达蒙非常谨慎,他得到通知,ai现在已经掌握了制造仿真人技术,冷冷地道:“我怎么知道这东西不是假的?”

    罗伯特-德尼罗提醒道:“你可以到认证机上去试试。但要快点,我不习惯被枪指着。”

    马特达蒙缴了罗伯特-德尼罗的枪,押着他就要往阵地走。

    “等一下。”罗伯特-德尼罗扶起旁边的自行车,笑嘻嘻地道,“不要自行车吗?要知道他能让你减掉多余的肥肉,还能制造家庭气氛。”

    马特达蒙觉得这家伙实在太聒噪了:“闭上嘴,等确认身份后你想说多少都行。”

    罗伯特-德尼罗耸耸肩膀,道:“那就好,这里刚刚交战,是吗?”

    马特达蒙道:“那是三个小时前。”

    罗伯特-德尼罗撇了撇嘴,不屑地道:“看来ai指挥官也会犯错误,这里至少躺着一个连。”

    马特-达蒙远远的看了一眼指挥车:“我们的损失也不少。”

    张然非常满意,马特达蒙展现了亚当斯的谨慎,而罗伯特-德尼罗将看上去流里流气的俄军上校演活了。罗伯特-德尼罗最近几年烂片不断,连粉丝都恳请他停止接烂片。现在那个伟大演员又回来了!张然站起来,喊了声“停”,冲着两人大声鼓掌,道:“这场戏棒极了!”

    在确认声音与画面都没问题后,张然宣布这个镜头过了。剧组工作人员都动了起来,各司其职,开始为下一个镜头做准备,剧组再一次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未来启示录》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亚当斯与古上校相遇后,听从了古的建议,带着部队撤退”这场戏顺利拍完了。

    这天晚上,张然正和导演组商议明天的拍摄计划,威廉姆斯过来告诉张然,第一场战争戏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可以正式开拍了。

    《未来启示录》战争戏比较多,其中有几个特别复杂的长镜头,光是准备工作差不多就要一周的时间。而战争戏是不能凑合的,一凑合就可能要出人命。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的团长我的团》在拍摄战争戏时假炮弹爆炸,烟火师不幸身亡,两位助手受伤;《高粱红了》在拍摄战争场面时突发爆炸,导致朱亚文、王挺等四位演员受伤入院,其中王挺的伤势被医院鉴定为:双臂深二度烧伤;面部二度烧伤。

    战争戏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在地上挖个洞,在火药埋上,然后引爆就可以了。实际上并非如此,如果你不知道放多大药量、挖多大坑、冲击波能产生多大威力等等问题,那制造出来的炸点就很可能会出事。所以,在拍爆破戏之前,最重要的是做测试,先在炸点进行2到3次试爆,根据石块泥土的散落范围,取平均值,从而确定好演员的位置。这样才能避免爆破威力过大,导致演员受伤。

    一般而言,一场战争戏会经历测绘、试爆、走位,以及防范四个步骤,但国内一些剧组为了节约成本,往往不允许烟火师搞试爆,也没有相应的防御措施,此外,国内真正有资质的烟火师非常少,只有二三十个,其他很多都是跟人学了一点爆破知识就做烟火师了,专业素质低,交出的活儿多是凑合,因此,国内剧组相关事故频发。

    张然他们接下来要拍的戏就是亚当斯和古说到的那场战斗,一个机器人步兵连在二十多辆无人坦克的掩护下向亚当斯少校他们发起过冲锋的一场戏,其中第一个镜头是个长镜头。这个镜头从半空开始,最开始贴近机器人部队冲锋,镜头慢慢向亚当斯他们推过去,最后在亚当斯他们的阵地停住。

    这个镜头是《未来启示录》最难拍的几个镜头之一,不光是镜头长,人物众多,调度复杂,无人机要飞几千米远,而在于无人机要超低空穿越炸点,炸起来的泥土以及粉尘将有可能让飞无人机失去控制,甚至是坠毁。

    不过张然坚持要这个效果,炸点在地面爆炸,火光冲天,尘土飞扬,而摄影机的镜头就在漫天火光和尘土中穿过,就像炸弹就你的身前爆炸,那种身临其境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是普通镜头无法比拟的。

    这场戏非常难拍,不但对无人机的稳定性和操作便捷性要求极高,而且镜头运动和飞行轨迹也必须跟地面的演员完美的配合,否则就很难达到效果。为了拍好这场戏,张然找来了美国著名航拍团队flying-am,从瑞典无人机制造商intuitive-aerial公司订购订购了十台最新款的无人机,又从red公司定制了二十台还没有上市的red-epi摄影机,其中十台安装在了无人机上。

    第二天早上,张然到了拍摄现场,放眼望去,地面一两公里的范围内插上了上百面小红旗,他知道每面小红旗就代表一个炸点,接下来演员们就要根据导演和烟火师的安排,开始走位,让他们看着红旗试跑十几次,等到他们把位置记熟了,再把红旗拔了实拍。

    好莱坞的爆破戏很多用的是气爆,先在地上挖坑,放进气囊,上面覆盖泥土,用气把泥土炸得很开,看上去气势不错,气爆不使用炸药,因此也没有火光,对演员的伤害很小,拍摄近景或者演员密集的时候往往会用到气爆,《拯救大兵瑞恩》海滩上的戏都是气爆。

    张然他们这场戏的炸点有用气爆的,也有用炸药的,因为用气爆无法将泥土炸到五六米高,其中几个火焰冲天的炸点更是混了汽油,这些是真火真爆,是有杀伤力的,所以每分、每秒、每厘米的距离都要精确,做到精益求精,避免伤害到演员。

    拍戏这场战争需要的真坦克和道具坦克都到了,扮演士兵的爱尔兰士兵也早早到了,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采,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

    张然把士兵们叫了过来,拿着喇叭,神情严肃地道:“先生们,在你们身后有一百多个炸点,其中有部分炸点是真炸药,在不同的时间爆破,如果有一个人走错道或差那么一秒,就有可能发生极大的危险。所以,等会在排练的时候,一定要听工作人员的安排,要记清楚你们的位置,这不是开玩笑,这是为你们的家人负责,也是为你们自己负责!”

    原来嘻嘻哈哈的士兵们顿时笑不出来,神情都有些紧张了。

    张然唱完白脸,该威廉姆斯这个红脸登场了,他看着士兵们,轻松地道:“先生们,你们也不用太紧张。我从事烟火特效工作快三十年了,参与《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等大家非常熟悉的战争片,从来没有出过意外,相信这次也不会。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大家一定要听我和导演的安排,记住你们身边的炸点,只要按照我们设定的路线前行,就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等威廉姆斯讲完,张然开始给这些士兵分组,给他们划分区域,分块给他们安排任务,该做什么动作,该往哪里跑,该在什么地方倒下,然后让他们在烟火师的带领下进行排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