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第828章 拉锯式平移长镜头

    片场工作人员看到景田有些诧异,早上景田还扎着马尾,看上去像可爱的邻家女孩,但现在马尾给剪掉了,变成了BOBO头,像个小男生。

    景田走到来到张然身边,讨好似的问道:“师父,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我生气的是你竟然没滚蛋,居然又跑回来了!”张然扫了景田一眼,诧异地道,“嗯,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景田笑嘻嘻地道:“师父,我这是削发明志,从头再来!”

    张然冷冷地道:“削发明志?那你怎么不剪成光头啊?”

    “我是女生耶,剪成光头怎么见人啊?我是削发明志,又不是出家为尼!”景田突然笑了起来,“师父,要是你收我做徒弟,你让我剪光头就剪光头!”

    张然淡淡地道:“我不收徒弟,更没有兴趣收你做徒弟!”

    景田仰着头,大义凛然的道:“师父,我知道你是在考验我,只有通过了你的考验才能成为你的徒弟。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的信心、决心和勇气的,我一定会成为好演员的!”

    张然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冷冷地道:“我对你的信心、决心和勇气毫无兴趣。没人能够让你成为一个好演员,唯有你自己才能做到。其实想成为好演员很简单,就是拿你的命去拼。如果你有这种觉悟,那你一定能成为好演员!别废话了!你还演不演?不演就赶紧滚!”

    “师父,你又骂人了,但我不会生气的,因为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景田冲张然做了个鬼脸,转头对等在一边的武行道,“武行哥哥,实在对不起,这个是我的戏,我来晚了,还是我来演吧!”

    武行自然不会说什么,这又不是什么露脸的镜头,由景田来演,他也落得了个轻松。

    张然没有理景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回到指挥中心,端起了茶杯慢悠悠的喝起来。

    十分钟后,副导演过来通知张然,拍摄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可以正式拍摄了。张然当即拿起步话机,开始喊口令。

    景田深吸一口气,用心表演起来。

    但遗憾是景田的表演依然没有过,只听张然大声骂道:“景田,你搞什么鬼!这么简单的动作你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各部门准备一下,这个镜头重拍。”

    整个片场一片哀叹声,都已经十一遍了,还是不行啊!不过剧组工作人员都是专业人士,尽管心里有点不爽,但张然说要重拍,他们还是专心致志的为重拍做其准备工作来。

    景田知道自己拖累大家了,先拿出辣条收买自己的两位搭档,又给烟火组在内的工作人员鞠躬道歉,然后拜托几个武行和她到一边去做练习,将她一次次拉到空中,一次次做翻滚和落地的动作。

    “开机!打板!开始!”

    监视器里,景田和两个男演员向前全速奔跑,身后的炸点一个接一个爆炸,尘土漫天飞扬。轰隆的一声,景田脚边的炸点爆炸了。与此同时,几个武行拉着威亚迅速往后退,将景田拉到半空中。景田十分冷静,在空中转了一圈,就像一只迅捷的豹子,稳稳落在了地上。

    监视器后张然终于有了笑容,动作做得很漂亮,应该没问题了。

    很快摄影机拍摄的画面被调了出来,确实没什么问题,动作完成得很漂亮,张然又问了问特效组动作捕捉的情况,也没有问题。

    这时,张然拿起步话机喊道:“很好,这个镜头过了!”

    整个剧组一阵欢腾,这么一个简单的镜头竟然拍了四天,真不容易啊!

    景田长舒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不想动弹了,她觉得自己全身地力气都耗尽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她想笑一笑,可脸上的肌肉都不听她的使唤了。

    从昨天下午开始,每次重拍的间隙,她都会拉着武行陪自己练习,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她将这个动作做了上百遍,真的累坏了。

    助理见景田跟一滩泥似的躺在椅子上,非常心疼,赶紧从包里取出一包辣条,撕开袋子,递到景田前面:“吃点辣条吧!”

    闻到辣条的香味,景田跟打了鸡血似的,竟然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从助理手中抓过辣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辣条真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景田继续留在《未来启示录》剧组当群众演员,演的都是最累最难的戏;而张然对她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变,冷言冷语,冷嘲热讽,总之没给景田一点好脸色。不过景田一点都不生气,整天乐呵呵的,因为白灵对她说过,张老师骂你说明他觉得你有天分有潜力,他要是觉得你朽木不可雕也,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一个星期之后,张然突然接到了张一谋的电话,说要过来探班,要向张然学习学习。张然自然表示欢迎了,并派景田去接张一谋。景田也是长安人,跟张一谋是老乡,派她去最合适。

    景田在酒店接到张一谋后,直接带着他来到了片场,沿途的中国工作人员见到张一谋都不住向他问好;而赵飞看到张一谋,更是走过来,笑着给他来了个拥抱。他们是北电78级摄影系的同班同学,又是长安老乡,还合作过《大红灯笼高高挂》,关系非同一般。

    跟赵飞聊了几句,张一谋就在景田的带领下,来到了剧组的指挥中心。

    张然看到张一谋进来,赶紧迎了上去,跟张一谋握了握手,又把剧组的主创向张一谋介绍了一番,然后带着张一谋参观自己的指挥中心,告诉他哪个是导演的监视器,哪个是动作导演的位置,哪个是动作捕捉系统。

    在很多人眼中张一谋是个土老帽导演,只能拍农村题材。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张一谋可以说是国内的导演中最重视新技术的导演之一。上一世DIT、数字高清摄影这些都是张一谋最先在国内使用,然后才在国内慢慢推开的。张一谋听过动作捕捉技术,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此十分好奇,就详细的询问了起来,这东西是什么原理,能够带来什么效果。

    张然见张一谋对动作捕捉如此感兴趣,就把约翰-诺尔叫了过来,让他给张一谋讲解。不过约翰-诺尔讲得比较专业,张一谋英语水准又不怎么样,张然只好做起翻译来,并时不时结合自己对动作捕捉的认识进行一些补充。

    正聊得高兴,副导演过来通知张然可以正式开拍了。张然就笑着对张一谋,道:“老谋,马上开拍了,跟我一起看看吧,也顺道指点指点!”

    张一谋笑着摆手道:“谁能指点你啊?我今天是过来学习的。”

    来到监视器后面坐下后,张然拿着步话机发出了开拍的指令,而张一谋坐在他的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监视器中马特达蒙的表演。

    这个镜头拍摄的是机器人攻入小镇之后,子弹打光的马特-达蒙,穿着外骨骼装甲与机器人进行肉搏的一场戏;而与马特-达蒙进行搏斗的自然是景田了。

    张一谋看着监视器心里有些诧异,景田不是说张然哭着喊着要收她做徒弟嘛,那张然应该很看重她才对啊,怎么让她演这种挨打的角色?被马特达蒙摔来甩去,跟人肉沙包似的。他笑着问道:“你不是说有徒弟之后心特别累,再也不收徒弟了嘛,怎么又收了一个?”

    张然笑着解释道:“景田不是我徒弟,她只是自称是我徒弟!”

    张一谋这才知道自己让被景田给忽悠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景田要真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张然怎么不赶她走啊?张然既是制片人又是导演,真要赶她走,她怎么可能留下。不过张一谋觉得这是人家师徒之间的事,自己这个外人也不好多问,就没有再说。

    时间飞逝,到下午五点今天的拍摄任务就全部完成了,张然当即宣布收工,然后带着张一谋回到了驻地。他知道张一谋是想看看自己的战争戏,而他也希望张一谋给自己提提建议,就带着张一谋来到酒店的会议室,让工作人员播放已经开始制作的电影片段。

    电影开篇是一个从空中俯拍的镜头,四周是朵朵白云,底下是烟雾缭绕的原野,紧接着,镜头向地面慢慢推去,张一谋看到一群群像鸟儿似的东西在空中飞行。随着镜头拉近,张一谋才发现,那是一群无人机。

    轰的一声,一架无人机被击中,化为一团焰火在空中消失。紧接着是一连串的爆炸声,好几架无人机被击中,在空中化为一个个火团。其他人的无人机立刻展开了反击,喷出了一枚枚带着尾翼的火箭弹。镜头穿着无人机群,继续向地面推去,张一谋这才看清楚地面的详情,人类和机器人军队正在进行大战,整个战场笼罩在火光和烟雾中。

    接下的镜头让张一谋简直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个大远景的平移镜头,整个镜头从战场的右边慢慢向左边横移,画面之中,双方士兵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发起有条不紊的进攻。在他们进攻的过程中,不断有坦克和装甲车被打爆,不断有人炸弹撕成碎片。但不管是人,还是机器人都无所畏惧,都在拼命发动进攻。与此同时,空中的无人机像鸟群一样抛下一枚枚火箭弹,喷着烈焰,重重的砸在人群中,砸在坦克和装甲车上,发出惊天爆炸,在战场上腾起一股股巨大的烟柱,整个战场就像一架一台散发着刺鼻血腥味的巨型绞肉机。

    张一谋知道爱尔兰方面只给张然提供了几百人的部队,但现在看镜头,简直是像万人的部队在决战,他知道这肯定是通过特效做的,但画面真的超级真实,整部电影通过史诗级的宏大场面,将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生死大战以最惨烈的方式呈现在了观众面前。

    最让张一谋震惊的不是特效,而是这个镜头的运镜头方式,它不是简单的平移镜头,不是从右边平移到左边就完了,在镜头移到左边之后它又重新移回到右边;然后再次平移到左边,又再平移回来,跟拉锯似的。

    直到这个将近两分的长镜头结束,张一谋才发出一声惊呼:“哎哟,这是邦达尔丘克的拉锯式平移长镜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