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第835章 冲突

    说明会现场有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他们在听到江坪的话后,顿时就炸窝了。海峡两岸在电影节上因为称谓发生冲突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以往都是私底下提出抗议,然后让组委会进行修改,没想到这次当着这么媒体的面直接闹了起来。

    除了来自海峡两岸的媒体之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媒体都是一脸兴奋,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啊!

    “江坪,我打断一下!”中国台弯代表团团长陈智宽站起来了,他对江坪的话非常不满,愤慨地道,“你们的这个言论我们绝不接受,你们是故意打压啦!”

    江坪看着陈智宽用不容置疑地语气道:“这是事实,中国电影代表团是唯一能够代表中国的电影团,台弯地区的代表团是中国代表团的一部分。”

    陈智宽大声反驳道:“这个我们不同意啦,你们没必要这样,大家各称各的就好了嘛,你是中国电影代表团,我们是台弯代表团嘛!”

    江坪跟张然对视一眼,就走了过去,看着陈智宽道:“你是台弯省代表团!”

    陈智宽的方脑袋直摇:“不行不行!不行!”

    陈智宽旁边官员也道:“人家电影节有他的处理方式,你们为什么要干涉人家呢?”

    江坪坚定地道:“我们尊重电影节,但原则问题不能动摇!”

    张然忍不住了,冷冷地道:“柏林电影节写中国台弯,你们为什么要抗议?威尼斯电影的时候,写中国,那你们为什么要让组委会改名?那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说,人家电影节有他的处理方式?既然你们都能够出来抗议,那我们当然也能出来抗议!”

    陈智宽没法回答张然,辩解道:“东京影展属于文化活动,你们的打压举动,严重侵犯了台弯电影人的权益,你们不要以政治手段干预电影文化交流。”

    张婧初因为当初金马奖的问题,一直不喜欢台弯当局,现在听到陈智宽颠倒黑白,她非常不满,就道:“你们本来就该叫中国台弯代表团啊,难道你还能说自己不是中国的吗?”

    陈智宽直接道:“我们不是!”

    张婧初一怔,眉头就皱了起来,质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陈智宽大声道:“我是台弯人!”

    张婧初见对连自己是中国人都不承认,彻底怒了,斩钉截铁地道:“你是中国人!”

    陈智宽喊道:“我不是,你们没有必要人多势众就要我屈服,我不会屈服的。”

    张婧初真是气坏了,如果不是在说明会现场,如果不是有这么记者在场,她简直想捡块砖头拍在这个数典忘祖家伙的脑袋上。她本来还想反驳,但这时张然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人连中国人都不认,争吵还有什么意义呢?”说完他转头看着会组委会的人,道:“让你们负责人过来。作为电影节组委会,你们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小跑过来,冲张然鞠躬道:“张先生,我是电影节事务局国际事业部长西村隆。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很抱歉,不过我们也只是按过去东京影展惯例在办。”

    陈智宽听到西村隆这么说,感觉找到了撑腰的,趾高气昂地道:“就是啦,主办单位五月份就开始筹备,期间经过许多协调,影展手册上印的正式名称就是‘台弯电影特集:台弯电影复兴2010美丽新世代’,那么长的时间内,难道没有与中国协调过?主办单位若不同意,难道会这样印吗?”

    张然参加东京电影节是八年前的事了,当时他还是无名之辈,真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知道东京电影节方面是不是真的一直这么搞。不过那一年他们剧组有一位来自台弯的演员,就是周杰轮,电影节介绍周杰轮的时候说的就是自来中国台弯。

    张然看着西村隆,淡淡地道:“我参加过不少电影节,包括威尼斯、柏林在内,台弯电影都会标注为中国台弯,这是国际共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弯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东京电影节一直标注为台弯,那电影节就违背了国际惯例,这种错误必须纠正!”

    江坪心里对张然大为佩服,不愧是做老师的,真是能说啊,赶紧补充道:“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东瀛政府已经阐明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弯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主办单位过去的错误我们不想多说,但现在应该冠上中国台弯。”

    西村隆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我们不承认中日联合声明吧!

    陈智宽对此无法接受,叫嚷道:“你们也太专制了吧,尤其现在两岸刚签完ea,交流越来越频繁,你们为何要这样呢?”

    张然听到ea冷笑不止,签署ea本来是好事,能够把两个市场合一,大家互惠互利。ea签署之后,台弯电影只要取得公映许可证,在内地发行就不受配额限制,可以说内地市场对台弯电影完全放开了。

    按道理,台弯也该放开对内地电影的限制,但台弯却始终不肯将市场对内地电影放开,他们对全世界的电影都不限制,就只限制内地电影,一年只给内地电影十个名额。

    台弯艺人到内地,只要通过总局审批,就可以在内地拍摄影视作品、参加综艺节目,出席各种商业演出,甚至允许可以长期居住,不论参加试镜或长时间拍戏,都十分方便。但内地艺人去台弯却处处受到打压,不只无法进行商业演出,每年总停留时间只有半年,每次停留不能超过3个月。

    江坪并不想把事情搞大,毕竟搞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就道:“我看这样,按照奥运会模式来,在双方介绍的时候只要说来自海峡两岸的中国电影人就可以了!如果你们不承认这一点,那我们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西村隆对奥运会模式不是很清楚,问道:“奥运会模式是什么?”

    江坪解释道:“奥运会介绍台弯代表团时说中华台北, hinese taiwan!这个是双方都认可的模式,在国际上一直是这么做的!”

    西村隆沉吟了一下,道:“只要台弯方面没意见,组委会方面完全可以接受。”

    陈智宽见西村隆同意了,感觉自己像被父母遗弃的孤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同意,谁同意这种称法?台弯当初就以台弯名称申请参展,过去多年也都是以台弯名义参与,凭什么让我们改名,我们更不能接受在走星光大道前一刻才被告知要更名。”

    江坪义正严辞:“台弯代表团是中国电影代表团的一部分,这是原则,我们绝对不会退让!”

    陈智宽回敬道:“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你们不要把政治拉进来,不要因政治介入而牺牲艺术,如果扯政治我们更没有理由退让,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势众,我绝不会妥协!”

    张然冷笑道:“请问你是新闻局电影处处长对吧?”

    陈智宽反问道:“是又怎么样?”

    张然讥讽道:“你作为政府官员带团到电影节来搞事,却反过来说不要因政治介入而牺牲艺术,这相当于苍空井跳出来说,哎哟,人家拍的不是色情片,人家拍的是反应人性的电影,是艺术啦,你不觉得搞笑吗?”

    听到张然尖着嗓子学女人说话,而且学得惟妙惟肖,现场顿时响起了一阵爆笑声。张婧初白了张然一眼,这么严肃的场合,你扯什么***啊!

    陈智宽听到张然把自己和***相比差点没气吐血,我堂堂政府官员你竟然被你比成女.忧,是可忍孰不可忍,大怒道:“张然,你无耻!”

    张然冷笑道:“跟你比起来还是差了点,起码我不会数典忘祖,我不会忘了我的祖宗是谁!”说完,张然转头对江坪道:“我们没必要跟一个省团吵架,有失身份。直接让组委会改,不改我们就退出!”

    听到张然这么说,江坪也觉得有道理,大手一挥:“不谈了!”转头看向西村隆:“西村先生,我们只要一个答复,就是中国电影代表团是唯一能够代表中国的电影团。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对中国代表团的羞辱。如果这件事不妥善解决,就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将来想修补就很困难。”江坪看了看表道:“给你们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告诉我们答案,如果不能在介绍台弯代表团时加上中国二字,那么中国代表团将退出影展,甚至考虑以后都不参加东京影展!”

    张然和江坪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大声道:“我们走!”说完他转身就走。

    从说明会现场出来,张然和江坪他们几个来到了中国代表团的休息室。张然一进去,眉头就皱了起来,除了中国代表团十几个演员,台弯地区电影代表团也在里面,有四十来个,阮经兲、赵右庭都在其中。两个代表团的成员的脸色都非常凝重,应该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李安的弟弟李刚也在里面,张然跟他认识,但不是很熟,就互相点了点头。

    到这个时候,张然真的觉得是东瀛人故意挑事了。两岸关系是谁都知道的事,两岸因为称谓起冲突也不是第一次了。那么在安排的时候就应该尽量把双方分开,免得双方起冲突。这样处理是惯例,比如奥斯卡颁奖礼的座位,在安排的时候情敌不会安排在一起,仇人也会分得很开,免得彼此尴尬。

    明知道双方矛盾重重,组委会还把双方安排在一起,这明显是挑事嘛!

    张然觉得双方最好分开,转头对江坪道:“让大家到我们的休息室去吧!”

    江坪也觉得最好离开这里,免得再起冲突,就跟中国代表团的演员说了声,带着众人跟着张然来到了他们的休息室。

    等众人坐下之后,江坪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下,并表示如果电影节组委会不能把这件事解决好,那么代表团将退出东京电影节。代表团成员在听到张婧初质问对方你不是中国人的时候,对方竟然说不是,都非常愤怒,表示原则问题绝对不能退让。

    等了十多分钟,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