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鹰扬拜占庭 幸运的苏拉

第31章 游击战

    “尼基塔斯党!”这群人自报来路,骑马飞奔到集镇木栅和道路外,当所有人包括阿菲永城头的,都以为他们会纵马突击进去,但没想到的是尼西塔斯党忽然停下了马的脚步,纷纷跳下马来,接着前二排的人手持长杆的怪武器,后二排的则挥舞着鐥刀,飞奔着朝卡列戈斯党的阵队猛袭过来。

    很快双方的争斗血战,进入了步对步的阶段。

    卡列戈斯党和尼基塔斯党在阿菲永兵砦集镇边上的空地,双方各有二三百人混斗在了一起。

    卡列戈斯党原本列的对付马队突袭的阵势,现在尼基塔斯党却忽然弃马步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列着圆形的密集队形:而原本就是山匪出身的尼基塔斯党则更加灵活,很快分为了左右两部,交加对着卡列戈斯党飞奔扑杀而来。

    “干掉他们!”卡列戈斯们的前队士卒,纷纷举起携带的小型曲柄战斧,接二连三飞掷出去,战斧旋转着,击中了几名没能闪避开来的尼基塔斯党徒,对方顿时头颅鲜血飞溅,倒仆委地。而后尼基塔斯党的前锋,则隔着数十尺开外的距离,又分为左右两翼,将手里的橡木苗梭镖逆袭掷出,如鲨鱼嘴上下的獠牙,夹杂着刺入到卡列戈斯们的密集阵营当中,有位头目还在喊着“散队乱战”的口令,就被枚梭镖从嘴巴一直刺穿透到了脖子,血淌流满了前胸的衣甲,嗬嗬叫着倒毙在地。

    而后双方继续进入长武器交手阶段,其速度之快,战情之猛,连城头观战的特科波都大为诧异:这群非正规的散兵游勇交战起来,虽然少了堂堂之阵的气象,但凌厉和凶残却远胜之。

    尼基塔斯们从背后取下绳扣,将长而极有韧性,用桉树木做成的长矛挺出,其比大步兵矛短了个数量级,更适合于散兵间的搏战。其尾端和中端绕上了麻布缠子,便于双手握持,头部是个极为狭长的扁平刃尖,叫做“麦芒”,刃尖后两段各有个倒钩,叫“倒穗”。

    一串怒喊声响起,尼基塔斯前排的刺矛手们,纷纷将“麦芒”偏斜了大约二三十度的距离,对着卡列戈斯们刺去,扑腾腾,对方的腰部和侧边脖子被挨个刺中,许多人就像是被铁钩拉住的鱼,在将倒未倒之策浑身抖动惨叫着凄厉的声音炸起,让城墙塔楼上的特科波人都瑟瑟发抖不已。

    接着尼基塔斯丝毫不手软,再把刺入的麦芒倒着拔出:这样,“倒穗”顺着原本的创口,将被刺中者的肠子、内脏、脖子筋都钩了出来,场面极其血腥,居然吓得后排卡列戈斯纷纷丢下武器跌坐在地,举手不敢再战。

    这时候,尼基塔斯们怒喊着“费尔纳之仇”,后排的士兵举起锋利的鐥刀突阵而上,一道道劈砍的刀光里,卡列戈斯们的脑袋就像箱子颠覆洒出的苹果和梨子那样,满地滚动。

    其余一半卡列戈斯党早已丧胆,他们手忙脚乱,不断翻身上马,朝着阿菲永城狂奔而去。

    塔楼上的特科波士兵亲眼看到,一丛椴树林边,一个卡列戈斯党头目骑着马刚要逃走,就被斜刺里奔出的山匪用把曲刃斩马刀,将马头斩落而下,那头目胸甲、辔头全被砍碎,在片血光里坠落下来。

    而后那山匪嚎叫着踏在濒死的头目胸膛上,抽出把佩带的鐥刀,一下接着一下不断劈砍下去,就像是在屠宰头牲口那样,将那头目当着全城军民的面砍成了碎片。

    而其他得胜的所谓尼基塔斯党,转手就洗劫了城下整个集镇,他们根本无法无天,将抓捕到的男子女子财货全部劫完后,将税吏拖出绑在木桩上,裹上干草,用突火管射出硝火,点燃后活活烧死,又把几位集镇里的商人用套马索套住,系在手中骑马疾驰而出,沿途拖死。

    而城内的数百名驻军,根本不敢出战,待到整个尼基塔斯党扬长而去很远才打开城门,这会儿几座集镇已被烧为了废墟白地。

    消息传到非拉多菲亚姆城,布雷努斯勃然大怒,责令各普洛尼亚军官们带着兵队前去清剿尼基塔斯党,并且他和黛朵心中都清楚这群匪徒绝对是高文方放出来的,于是黛朵亲自写了封信送往伊科尼乌姆表达强烈抗议。

    但随后送来非拉多菲亚姆城的消息更不乐观:尼基塔斯党说不清楚有多少,也不清楚他们的部署和方向,只知道他们分成十多队,骑着马匹、骡子从阿菲永到弗里吉亚山区神出鬼没,到处都能得到伊苏里亚人的帮助,翻山越岭,他们旋风般地劫掠了很多小集镇,各处的难民狼奔豸突。布雷努斯的防线和清剿根本无济于事,城堡间有间距空隙,乡村地带又是尼基塔斯党所熟悉的,他们轻易地来去自如,到处烧杀,许多人还大逆不道地骂着皇帝,声称是地狱里来的复仇鬼魂,这种残忍的游击破坏战术让布雷努斯应付起来焦头烂额。

    此外,高文方的郡长乔瓦尼的回信措辞也毫不客气,“你们的指责无中生有,因为从来都没有尼基塔斯党,就像没有卡列戈斯党一样。”

    于是黛朵又写了封信,“卡列戈斯党是他人指示,与我们无关,整个潘非利亚地区是无辜的。”

    乔瓦尼再度回信,“既然卡列戈斯匪徒能通过潘非利亚,那么谁又能保证潘非利亚没有其他匪徒呢?”

    就在双方激烈打着笔墨官司时,劳迪西亚的雷蒙德得知自己派出去的“卡列戈斯党”居然受到这样的损害后,是大怒不已,便组织更多亡命之徒加入到其中,穿行过潘非利亚地区,前往伊科尼乌姆那里搞劫掠破坏而乔瓦尼也指示相当多的“钦定乌古斯家族”里的人员,骑着马和尼基塔斯党一道,也到潘非利亚去到处打劫游击。

    很快富庶的潘非利亚地区狼烟四起:卡列戈斯遇到尼基塔斯是肯定要殊死搏杀的,但卡列戈斯为了补给要抢当地,尼基塔斯便也抢当地来断绝打击对手的补给线。

    杀来杀去,一个月内布雷努斯辖区内的集镇居然被焚毁了二十余座。这种小规模、非决定性的武装游击战,对经济和民生的摧残犹胜大规模决战。

    “杀来杀去,怎么都是我们倒霉?”黛朵恼怒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