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土匪 千斤顶

第七百零七章 他就是苏长官

    第三集团军发展至今,已经发展成一支拥有十个步兵师(包括五个国民警卫队师)、一个装甲师、两个航空师、一支近海防御海军在内的兵力达三十多万的重兵集团。而要在这么多部队里想要让大家评出哪支部队最有战斗力或许很难,但要让大家说出哪支部队的历史最悠久,老兵最多的话却非常简单,因为所有人都会异口同声的回答,“三四七师!”

    是的,就是三四七师,这是第三集团军的老底子部队,同时也是苏晋一手带出来的起家部队,相比第三集团军其他部队这支部队里面的老兵也是最多装备也是最好的部队,但凡只要有什么新装备要新下发到部队或是新的战术演练,集团军司令部的参谋们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部队也一定是三四七师。

    今天三四七师三四七旅下属的伍六一团一营的士兵们和往日那样在训练场上进行着例行训练。实弹射击、战术进攻、班组进攻配合这些士兵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一营的士兵们使用出来时都异常的熟练。

    就在一营的士兵训练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从训练场外走来了十多名军官。为首的一个人身穿一身普通的灰色军服,衣领上佩带着中校军衔,在他的身后则是跟随着好几名少校和几名尉官。正在指挥部队训练的一营的营长顾达寿也看到了这一行人,不过正在忙碌的他并没有理会这群人,毕竟这些人如果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身份的话外面的卫兵是不会放他们进来的,而且像这样慕名而来参观他们部队训练的友邻部队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不一会,这名中校就来到了训练场的旁边。顾达寿又扫了眼这名中校,这名中校的年纪并不大约莫而十七八岁左右,长着一张略显鹅蛋形的脸庞和白皙的皮肤,按理说这样的男人一般会给人一种刚阳不足阴柔有余的感觉。但顾达寿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因为这名中校虽然面容给人一种略微清秀的感觉,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子勃勃英气,尤其是全身上下都透着的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竟然让他感到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比起他去年参加全师会演时有幸见过的师长还要强烈得多。

    只见这名中校站定后右手一伸,他身后的一名少校便递上了一架望远镜,这名中校接过望远镜仔细的观察期远处训练场上部队的训练情况。听闻着训练场上不断响起的清脆的“啪啪”的枪声,中校有时候露出满意的神情,有时却又仿佛有些不满意似地微微摇头,他还一边看一边跟旁边的几名军官低声商议着什么。

    大半个小时后演习结束,全营的士兵也在连排长的指挥下开始返回。

    训练场外的空地上,一名名士兵正坐在地上休息,他们或是相互交谈或是喝水补充身体流逝的水份。这时,那名中校走到了正在休息的士兵中间,在几名正在喝水的士兵中间坐了下来。

    “各位,不介意我坐下来吧。”

    看到这位中校自来熟的坐了下来,几名士兵刚想站起来敬礼却被中校拦住了。

    “行了,你们就不用站起来敬礼了。”中校笑着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马,是司令部的参谋,今天我们过来就是想听听基层士兵对于我们集团军建设的意见的!”

    “听我们的意见?长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一名士兵惊讶的看着这位姓马的中校,“咱们这些小兵能给长官啥意见。”

    “诶……话不能这么说。”马中小摇摇头:“连队是部队的基层的战斗单位,你们作为一名直接参加战争的战斗人员,对于一些问题有着最直接的感受。打个比方吧,比如你们手里的这款G43半自动步枪打得准不准,是否耐用,你们作为使用者有着最直接的发言权,再比如部队的伙食怎么样?你们的班长、排长甚至连长的指挥水平和战术技巧如何,我们这些整天在司令部里的人自然没有你们这些人清楚,所以怎么能说你们不能给我们意见呢?要我说啊,你们的意见才是最直接最准确的意见!”

    这些士兵都有些呆住了,他们平日里白天训练晚上学习文化,何曾有人跟他们说过这些话呢。另一名士兵忍不住问道:“长官,您是司令部的参谋,是不是可以经常看到苏长官啊?”

    这位马参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可以经常看到,这次我就是奉了司令的命令下来的,看看大伙有什么意见要跟司令提出来,我们也好改进嘛。”

    这些士兵听到马参谋的话后都有些兴奋起来,一名士兵突然说道:“马参谋,您能不能跟司令说说,能不能跟苏长官说说,给我们换一种步枪啊。”

    马参谋面露惊讶之色:“一等兵,你们现在用的步枪不好么?”

    “不是。”这名一等兵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长官,说实话我用这种步枪已经有两年多了,觉得这款步枪哪都好,就是实在是有些太重了,这种步枪光是空枪就有九斤四了,再加上弹夹和刺刀,整支步枪的重量就达到了十斤。如果是打防御战还好说,可如今是进攻或是长途行军的话这款步枪就实在是有些超重了,还有这款步枪的握把和护手有些太大,对于手比较小的人来说使用起来很不方便。”

    说到这里时,旁边一名士官看到马参谋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后赶紧说道:“长官,这小子就是直筒子,有啥说啥,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您别介意。我认为吧,这种步枪还是挺好的,射速快、威力大,比起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和中央军的中正式要好得太多了,这小子就是贪心不足罢了,不就是重点嘛,一个大老爷们的竟然怕重,这也太没出息了。”

    马参谋却笑了笑,摇头道:“下士,这位一等兵说得没错,这款步枪确实是有些重了,无论是重量还是长度款式不太适合咱们亚洲人的体质,不过你们放心,司令部正打算给你们换装一款新的步枪,我想你们会喜欢的!”

    “真的?”

    几名士兵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先是一喜,随后又露出一丝不信之色。部队换装看似简单,但其意义却异常的重大,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让一名士兵换掉手中的步枪那么简单,这里面可是牵扯到部队的战术、士兵的训练乃至部队的后勤供应等等问题。而且在他们看来现在他们装备的G43步枪虽然有着护手握把有些大,重量过重的缺点,但已经是他们生平仅见的最好的步枪了,不仅射速快、威力大、精度高,而且也很是坚固,完全附和他们心目中对步枪的要求,再说了全军大规模换装这可是涉及到几十万人的大事,怎么能如此草率呢。

    士兵们眼中的怀疑之色自然被这位马参谋看在眼里,不过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将话题聊到了另外的地方。而这些士兵们跟这名马参谋越聊越开心,渐渐的将周围的人也吸引了过来,这其中甚至还包括正在不远处原本正在对三名连长布置训练任务的顾达寿。

    听着士兵们不断发出的笑声顾达寿的心里也渐渐掀起了阵阵波澜,这名马参谋看似年轻,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却非常的言之有物,可以说既联合了实际又站在了理论的高度上。

    只听见这名马参谋说道:“刚才有许多弟兄们问我,咱们为什么要跟日I本人打仗。现在我们已经把浙江、福建打了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在这里我要告诉兄弟们,还远远不够,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在我们的国家还有上百万的日I本鬼子在盘踞,他们抢了我们的田地,杀了我们的父***淫了我们的姐妹,日本人亡我华夏之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有些事情大家恐怕还不知道,这些年我们在跟日军交战时缴获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大量的军事地图。这些华夏的军事地图品种之多,内容之详细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其中有一件事就是一九三九年进行九江之战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部队还只是三四七师,有一次因为缺乏江西、安徽一带的地图,所以我们就从日I本人绘制的地图中拿出了一张五万比一的精确地图出来使用。当我们的部队路过一座山的时候,我们的参谋们发现地图上有一个虚线,拿着地图的一名连长向我汇报说:“这里有条小路,如果从这里走就会少走十多公里的路程。”

    于是我们就找了几个路过的当地人,但是这些当地人都表示没有这条路。那时候就连苏长官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毕竟这张地图非常的精确,我们的部队按着这张地图走了不少的弯路从来没有出错过。于是这名连长带着几名士兵去探路,这名连长带着一个班的士兵一边沿着地图前进一边寻找路人,万幸的是他们碰到了一名老人,这名老人告诉连长的确有这么一条小路,只是近些年走的人少了,这些年轻人大多不知道而已,当这名连长砍掉了路边的野草后竟然发现在草丛里还真的有一条路。

    当师部的参谋们接到部队传上来的报告后全都惊呆了,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啊,现在我们华夏有多少支军队自己都没有用到这么精密的地图,如果是一般的还算了,但是它清晰而精确得令人毛骨悚然。我们找到了和那张一样的地图,上面一座山丘、一条小溪、一个村庄、一块水田、一条小路、一座庙宇,一片树林……都在图上画得清清楚楚。地名一律用汉字,山顶制高点和山腰等高线一律用阿拉伯数字标明了若干米,所有的道路也都标明了分段里程。上面清晰的用汉字注释着“大日I本陆军总部绘制”等字样,而且还标着制作日期“昭和3年”既1928年。我们不知道是日本人自己绘制的还是从华夏偷窃过去仿造绘制的,他们花费如此心血和如此的毅力精心绘制了这些地图难道是为了进山里打猎吗?”

    听着这名款款而谈的马参谋,周围的士兵们全都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日I本人手里的华夏地区的军用地图竟然比起华夏自己用的军用地图都要精密和详细,这里面包含的意义即便是最傻的人也清楚,日I本人的野心该是有多大啊!

    听着眼前这名马参谋款款而谈,顾达寿却越来越觉得惊异,眼前这名马参谋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富有魅力,他的话说出来是那么的令人信服。他可以保证这样的气度恐怕连他们的团长甚至师长都没有,这样的人难道只是一名参谋吗。

    一想到这里,顾达寿心里就打了个激灵,他又重新打量起这名马参谋和跟随他的随从来。这一看他立刻就发现了不同,这名马参谋旁边的军官们虽然都穿着最普通的军服,但是无论是跟他寸步不离的几名少校还是周围散开的十多名尉官和士兵身上全都携带着冲锋枪,而且这些冲锋枪他们全都挂在胸前,一只手都握在了枪柄上,另一只手虽然看似不经意的打在了枪机上。顾达寿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可以肯定,一旦发生什么异常情况,这些士兵和尉官的绝对可以在第一时间拉开枪栓,然后在第一时间开火,整个过程绝不会超过两秒钟。

    那么问题就来了,按理说在这样的军营里他们的安全是绝对可以得到保障的,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在这样的环境里还保持着这么高的警惕呢。而且看他们的占位都在拱卫着一个人。

    “嘶……”

    顾达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现在他还看不出来这些人在保卫谁那他也白当了这么多年兵了。

    “马参谋……这些人全都是在保卫着马参谋的,这位马参谋到底是什么人,他的保卫措施怎么会这么严密,就算是师座下到连队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包围措施啊?莫非……莫非……他……”

    “他就是苏长官……”顾达寿忍不住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