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鲨鱼禅师

第三十二章 自立

    受蛇蛊惑偷苹果的老铁都有,阿罗本老神父一不偷二不抢的,别说受蛇蛊惑,蛇精和蛇精病蛊惑都不存在,那又有什么心理压力呢?

    老衲既得天朝人皇之差遣,自当“降妖除魔除恶务尽”。

    反正阿罗本老神父是这样自我安慰的,连带着阿罗本“党徒”们纷纷表示撸起袖子加油干,什么教长、都主教,可去你的吧!

    和波斯景教有点不同,唐朝景教建立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加上皇权的确牛逼不解释,主要还是靠“司铎”引导,然后各教众首长公推“主教”。

    名义上还是受波斯“主教长”指导,表示不忘本的精神,路线问题没有出错。

    和叙利亚一带的同行越来越不同的是,中土景教不排斥“祖宗崇拜”,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因为曾经有个教徒跑去跟人说你拜祭祖宗是不对的,你只能拜“天父阿摩诃”,不然你就只能去见阎王爷。

    当时的地理位置是凉州,然后据说是马援之后的老哥上去就是一耳光,扯住教徒脖子狂吼:噫……恁个瓜怂,把你爹叫出来,俺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

    好汉饶命!

    这是中土景教在贞观九年之前说的最溜的一句话,非常有地方特色。要不是当时那位据说是马援之后的老哥赶着薅羊毛,大概就要把景教教徒的毛给先薅了。

    要是让老张知道的,大概也就是吐一句“薅神秘主义羊毛”,迷途的羔羊不够看呐。

    至于为什么景教教徒会知道阎王爷……嗯,反正景教偶尔把“天父阿摩诃”称作“天佛阿摩诃”,摩西则是称作“摩西尊者”或者“慕喜大菩萨”。

    很清甜,很有那个本土化的味道。

    后来发现大唐皇帝姓李,而且很不要脸的攀扯李耳,虽说也摸不清脉络,但阿罗本偶尔还是会给皇帝拍马屁的时候,说是“阿摩诃天尊”曾经说过:道非圣不弘,圣非道不大……

    别说李董了,连撸铁撸出两条麒麟臂,成天对着浴室瓷板上裸体美娇娘想入非非的老董事长,也感慨万千:你他妈还挺会说。

    上层路线有时候就会遇到一个尴尬的情况,那就是一旦卖不上价钱,发展缓慢还是好的,受挫甚至停滞倒退,也很正常。

    阿罗本老神父几经辗转,加上发现唐朝的发展压根就和波斯、新罗马不是一个路数,如果波斯前面几百年是牛车的话,这唐朝短短三十年,简直就是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放飞自我一路狂奔。

    因为跑的太快,裤衩都被甩到了身后。

    然后跑去武汉遭受人生最大的精神打击之后,阿罗本老神父很清楚,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人唐朝一年赚的钱比旧时代波斯十年赚的还多,自己还是老一套,那不是等死等灭亡等淘汰吗?

    深思熟虑选择跪舔,这是对的,因为江汉观察使张德老大人说了:“大法师不见旧时佛道?”

    至于“好田有好妻孬田有孬妻没田没有妻”的比较,顿时让阿罗本老神父茅塞顿开,就问老张:“使君是让景教屯田?”

    “……”

    妈的智障。

    在法兰克可以玩的套路,在唐朝玩,只能是自寻死路。法兰克并没有主体民族占优势,其“采邑制”的本质,依然也是原始朴素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是广大罗马旧贵族、军阀以及蛮族雇佣兵上层,并不把底层当作力量罢了。

    自觉有些弱智的阿罗本老神父羞愧难当,于是虚心求教。

    然后老张就在一个标准大气压下给了点人生经验:“屯田并地,并无不可,不过大法师及景教教众,既无户籍,又无钱财,更无靠山,何来这等勇气?大法师须知晓,天下教众,凡蓄纳丁口田产太多,必引灭顶之灾。”

    各路道派,谁是天生的“清修无为”?不还是被世俗权力杀出来的“无为”?至于佛教更是不必多说,“灭佛”不仅仅是政治斗争和军事胜利,经济回报之丰厚,换谁都想干它一炮,只是有的皇帝有勇气,有的皇帝还需要佛教那点“意识形态”纳为己用。

    几近折腾,阿罗本老神父才从武汉取了“真经”,返转长安之后,就发生了一场大秦景教的内部火并。

    老神父也是“杀伐决断”,手提二尺“汉阳造”戒刀,连砍几个“司铎”同行,最后表示为了公平,大家推举一下东土大教长,要民主,要和谐。

    投票过程很安静,都是有素质的神职人员,怎么可能和土鳖一样大吵大闹的,投票过后,长安景教中上层干部纷纷表示:若无东土阿罗本,我派如何能生存,合该长老主持大局啊。

    阿罗本老神父谦虚了一下,就把二次“汉阳造”戒刀扔到一旁,说道:“我派既为东土传道,身负‘天父’之命,加持人皇之封。自当有别旁人,该当自立!”

    有教众心虚,小声问道:“大教长示下,何为‘自立’?”

    “等老衲前往辽东,拜见陛下之后,再来分说。”

    “……”

    说好的“自立”呢?

    但不管怎么说,“阿罗本派”从诞生到掌控东土景教,只用了一个月不到。

    而且阿罗本老神父……嗯,如今是阿罗本大教长、大教主,已经放出话来:“我辈既为‘异端’,屡遭镇压,如今受封人皇,自当正本清源,再论正道!”

    一句话,老衲背后是“人皇”,老子是名门正派,和你们这般邪魔外道没什么好说的,大家一起上!

    至于这个“大家”有没有李淳风道长、程处弼将军、长孙冲天使……这都是细枝末节,不重要。

    反正跑来长安城帮忙洗地的怀远郡王李思摩说了:“你们这个教派,逢年过节发福利吗?发的话本王很有皈依的意向啊。”

    阿罗本大教主一听,当时就给怀远郡王弄了个“左护法”的头衔,还说去辽东禀明圣上之后,说不定退休工资翻两番。

    郡王殿下听了很高兴,表示教内要是缺人的话,本王那里还有好几万老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