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鲨鱼禅师

第六十五章 有妖姬(第二更)

    “今始有怪诞之事,殿下容禀。”

    尽管长乐公主并没有“融佛焚经,驱僧破塔”,佛像还是佛像,就是金身被褪了毛,金箔刮了下来,露出了铜铁之胎;经文还是经文,只是当作寻常“课外读物”,解读的权威也不是“有道高僧”。

    再说了,长乐公主还掏出了一本玄奘大法师翻译的“真经”,上面不但盖章签字,还写了一句话:长乐是个好同志。

    这上哪儿说理去?

    饶是帝国内部的光头们纷纷表示玄奘你这个奸细,你居然给李家皇朝做狗,你居然在西天佛祖面前搞事,你……你真是太令人钦佩了!

    没办法,学霸就是这么牛逼不解释。

    谁叫江湖上已经知道玄奘大法师犹如陆德明、魏徵、曹宪灵魂附体,在天竺百几十国狂喷四方无敌手,只身一人立地成圣。他在天竺翻译经文就是权威中的权威,他说他与佛论禅,帝国内部的光头除了回复“楼主好人,一生平安”,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有能耐你也偷渡出国还浪的飞起啊。

    现在唐三藏的手书在长乐公主手上,你甭管是不是“唐僧”受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威胁,反正长乐公主殿下掌握着“真理”,当然了,佛门的“真理”。

    在没有经历消化玄奘大法师翻译真经的本土化学术工作之前,“外来和尚”的含金量比崇贤坊佛像上刮下来的金粉还要真。

    “甚么怪诞之事?”

    “有人聚拢僧众,传播妖言。”

    “噢?”

    长乐公主眉眼慵懒,倚靠暖榻之上,侧卧如佛像,虽有失庄重,却更加光彩夺人。饶是侍奉多年的宫婢女郎,此刻见了,也是由衷倾倒。

    “各寺各教之僧众信徒,数量不少,其中有人传言‘驱逐妖姬,迎回圣君’。”

    “哈。”

    李丽质听了,顿时笑了出来,“这妖姬,莫非是我?”

    宫婢跪拜叩首,小声道:“殿下,这数年以来,老世族多有礼佛,除浮屠诸门之外,尚有西域、波斯诸教门。各类心怀叵测之徒,多有援引其教义,以驱愚夫愚妇。旧年黄冠子真人横推吐蕃、象雄,震慑天竺数十国,更引狡诈之辈……”

    “说恁多,不外是效仿黄巾故事。”

    李丽质恬然一笑,从暖榻上坐起,然后道,“不过是被阿耶和张郎整治过的手下败将、丧家之犬,旁的也不见叫嚣,倒是跟予这女流之辈过不去……也罢,予也正想看看这浮屠有甚道法。”

    “殿下,如今不比旧朝。自汉以来,起事多是农户流民,但有作反,也能招抚五六。如今关中,却是大不相同。只咸阳南北,联通河套关中,工坊星落期间。以往僧众多时,也不觉如何,如今遣散诸教各派浮屠僧侣,有无甚田亩让其劳作,流落街坊,也只是个闲散泼皮。一旦闹事,牵扯不可估量。”

    “此事同予何干?”

    其中风险有多大,李丽质又不是没有问过老公。但张德也只说了一句,有事找他即可。

    开水壶不可能永远盖子摁着,总有嗤嗤冒气的时候。

    在武汉的时候,张德下班给学生做材料,偶尔一帮女秘书在那里忙活,整天“美美哒”的表妹就在一旁做个安静的小美女。久而久之,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成天听也琢磨出不少“学问”来。

    老公在武汉干的事情,虽然是做饼烧开水,但武汉的阀门造的多,压力大的时候松阀门就是。大家饼不够分了,就再做大点饼,把闹腾的事情不断向后延伸。

    牛逼不解释的老公说了,就武汉这点人口,这辈子长期安全续期没问题。

    当然“美美哒”的表妹搞不明白长安和武汉的区别,也搞不明白现在的长安和迁都之前的长安有什么区别,更搞不明白现在的长安和贞观五年之前的长安有什么区别。

    不过有一点“美美哒”的表妹很清楚,万一玩脱闹大了,跑路就是。

    超刺激的!

    于是她反问一句侍婢的瞬间,一干公主府献计献策混吃混喝的,当时就震惊了。公主殿下说的好有道理,吾辈竟然无言以对!

    什么忠君爱国什么保境安民什么与国同休……走开,统统走开。

    原本伺候公主专门帮着拟对策来解决问题的精干人员,此时此刻什么“XX教教众蛊惑百姓XX僧联络XX坊信众似有大不敬之举”……说啥说,人公主殿下放在心上了吗?

    然后公主殿下以睡美容觉的名义,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看书休息休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小人书……嗯,公主殿下侧卧暖榻,看的是连环画,老张专门给她印的葫芦娃大战圣斗士,剧情跌宕起伏,内容刺激爽快,可谓消遣之圣品。

    太皇看过都说好。

    “怎么办?”

    “甚么怎么办?殿下自有气度,我等恭敬从命就是。”

    “可……可现在长安城内,居然冒出来恁多古怪教派,其行径,俨然就是张角兄弟之流。”

    “纵使张角复生又如何?我看公主说的对,但有甚大事,自去武汉就是。张角还能比得上张江汉?”

    “……”

    你他妈说的也很有道理,很有建设性。

    公主府内各色人员从愁眉苦脸变得洋溢着快活的气息,只用了五分钟。可东宫就不一样了,一群想跳槽长乐公主府而不可得的苦逼幕僚还要担惊受怕,没办法,储君属臣,背黑锅的绝佳材料。

    明明就是某个公主搞强拆搞出来的破事,现在好了,一群原本就不事生产的开光老法师,现在连念经都不会了,专门组织人手搞座谈会。今天小法会明天大道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看上去还挺热闹的样子。

    除了“你听说过安利吗我们要成功”这种奇葩份子,还有喊出“驱逐妖姬,迎回圣君”的非典型性不专业谋大逆恐怖分子……

    前者东宫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玩成功学的智障越多,他们这些当官的越爽。可后者就不一样了,“驱逐妖姬”?往哪儿驱逐?怎么驱逐?是嘴炮还是砍刀?“迎回圣君”,去哪儿迎回?是去辽东还是就在长安城?这事情操作起来不知道多少人死全家。

    暖男太子看着一群幕僚愁云惨淡的穷酸相就很爽,心说让你们想跳槽,现在还不是乖乖的跟本王一起受死?

    心理逐渐扭曲的李承乾洋溢着莫名的快感,然后很神在在对幕僚们露出一个微笑:“诸君何必如此,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把隆庆坊收拾出来,此事,东宫责无旁贷啊。”

    幕僚们一听,也对,管他妈是不是有人要造反,先捞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