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鲨鱼禅师

第十章 兴致

    郑州管城,京水两岸的工地非常热闹,旗帜如林,要不是看到了大量的挑夫在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大多数粗通行伍之事的,都会以为这里是在练兵。

    京水的大堤上,两边的测绘人员也是忙个不停,几经校准之后,这才选择了一处地方划分片区。

    “这是武汉的分区编组?”

    “陛下,正是武汉来的队长组长,在此组织民壮。”

    “有民壮?”

    “汴口过来还是有力役未除的,这劳役摊派下来,也不伤农事。”

    “那是,八牛犁那物事,着实厉害。”

    李世民也是相当的高兴,如今郑州也算是京畿,从洛阳过来,走弛道的话,一眨眼功夫就能赶过来。

    每天从管城、荥阳出发,前往洛阳讨生活的人不在少数。

    夜里会有夜班车,是过伊水的。只要汜水关卡不查,晚上弛道不比白天来得清净,热闹的时候,车马络绎不绝,都是在京城和郑州两地跑运输物流的。

    常何家中的“凯申物流”,如今已经掺和了一脚郑州往许州的弛道。

    荥泽到汴水的一段板轨,也是“凯申物流”修的,广武山这一代的石料,就是堆积在荥泽、河阴两地。

    若是去郑州,就要用上水力和这一段板轨,然后再转运郑州其他地方。

    比较麻烦的就是黄河本身,前年决口,还淹了一回荥泽,南运河差点被灌一口“黄汤”。

    好在决口很快就堵住,去年就休了大量沟渠,目的倒也纯粹,就是为了泄洪分流。

    遇到高地,直接一路炸,然后再人工开挖,把泥土砂石都清了个一干二净。

    随着大户被清空,一般小老百姓,还真没那个胆子去侵占河道为农田。

    黄河只要不胡乱改道,什么都好说。

    嘀嘀

    一声急促的哨声响起,李世民看到了一个片区中的劳工,立刻跟着手握小旗子的包干区组长走人。

    工具规拾的很好,都是有专门的区域存放。

    都是相当不错的铁器农具,什么铲子、镐头、钉耙……应有尽有。

    缓坡上,大量的骡马被驱使着,牲口驮着箩筐,力夫挑着担,全看地形需要。

    “杨广当年要是有这等场面,何须天下皆反?”

    很是自得的李世民大马金刀地坐在高处,用望远镜俯瞰着这热火朝天的工地场面。这样的大工程,隋朝换成杨坚来上马,只怕也是要造反的。

    密密麻麻的往来人畜,这时候稍微有点动静,换作当年,还真又是一帮反贼。

    “这郑州的路,是要往南拐一拐的?”

    “管城东南有湖泊,总是要绕一点路。武汉有学者,说是黄河两岸的湖泊填不得,若是黄河泛滥,这湖泊就是河水的去处。所以如今么,中原修路,能绕还是绕一点,总比被河水淹了好。”

    做了不少功课的康德什么都能答上来一点,更何况,洛阳宫是他主持修缮的。工程领域上的事情,他还是能给皇帝老子解惑。

    “往南是修到洧水?”

    “是,往南修到新郑,这就算到头。许州那里,是从长社往北修,过长葛县,然后进入郑州。”

    “逢山开道遇水造桥,着实有气魄。”

    “开山倒是不至于,这造桥却是多。如今许州也开了水泥厂、钢铁厂,为的就是修桥。”

    “修甚么桥,还要开这般大动静的厂?许州哪来人?”

    “到底也是河南地面,沾亲带故,总能有亲朋好友可以前往湖北说项。只要从汉阳钢铁厂请来大工,或是江夏钢铁厂、武昌焦炭厂等等,总能凑起主持大局的人手。再者,邹国公毕竟当年起家就是在洧水之畔,人是不缺的,就是缺钱。”

    “许州还缺钱?”

    皇帝有些奇怪,原河南道地面上,各州几乎都是上州雄州,缺钱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如今用钱不比从前,陛下也是知道的,以往课税,也就是盯着农田。如今却是有些变化,这税金便当之处,多在关卡津渡,又有征税司帮忙,自然来钱要快一些多一些。来钱多了,自然花钱也就多了。”

    什么时候磨合好这种一开始的兴奋,也不是很清楚。官僚们头一次发现可以用很多很多钱来实现自己的抱负,往往会不能适应。

    这需要时间。

    “郑州往东,就是去中牟?”

    “先中牟,然后过关去开封。”

    规划路线上,是跟南运河略微平行,修到开封之后,在白沟南岸,就会转道曹州宋州,过了砀山,就是徐州地界。

    整条路线其实照顾到了很多地方,尤其是产煤地,几乎都囊括在了其中。

    “走,去汴州看看。”

    李世民来了兴致,他也不必像以前一样骑马,只需要躺马车里发呆,睡上一觉,安安稳稳地到了地头,一睁眼,就是目的地。

    只是康德有些不放心,劝说道:“还未曾告知皇后,再者,御医带出来的也不多,若是要去汴州,奴婢以为还是先准备二三日。”

    “不必了,一边走一边通知。然后让太医署派几个人追上来就是。”

    “这……”

    “朕像是当即就要驾崩的模样吗?”

    “……”

    康德无奈,只好道:“那便依陛下的,只是不得骑马。”

    “不骑马,朕骑个甚的马,沿着弛道看看铁道进度即可。”

    “那奴婢就去安排妥当。”

    偷偷地叹了口气,作为宫中的首席太监,康德更喜欢在京城呆着。

    皇帝兴致高涨,出来陪着,就是个大管家,属于纯粹的伺候人差事,说轻松,其实也挺轻松的,只是没意思。

    留在京城的话,哪怕弘文阁有什么事情,也会派人过来找他打听一下,不一定说是要让他做什么,但这种感觉很不错。

    而且皇后更喜欢盯着财政上的事情,所以有时候盖章批复的事情,也会让康德从旁协助。

    作为皇家奴婢,康德还是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体验的。

    只是现在皇帝老子要提前“东巡”,看一看铁道进度,这就让康德过干瘾也没机会。

    加上最近设置南都一事传得沸沸扬扬,女圣陛下动不动就说要南下去广州看看,就算风景不太好,吃颗新鲜荔枝也是好的。

    为了这破事,康德也很清楚,皇帝“东巡”他要陪着,皇后“南巡”,大差不差的,也要让他捧着印章,跑去给冯氏盖章。

    少不得还有“和亲”,那更是要让他主持大礼,这种是最累人的事情。

    好处固然多多,可和在京城做“内相”的感觉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以往还能大概推算一下皇帝老子什么时候回去办公,现在嘛,康德感觉自己跟嗝屁的史大忠差不多,就是个行尸走肉,毫无盼头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