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邀君入瓮

    许婉莹在众人的注视下,把自己的相机翻来覆去地检查一遍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前是没看出什么问题,谁知道里面的零件有没有事啊?”

    她是真心疼她的相机呀,所以,话说得倒有些耍无赖的意味。

    “那就好办了,”秦雅芙自信地笑笑,不理会许婉莹的小情绪,只管夸大其词,“婉莹,你信我吗,我可是得自子航的真传,会还原被删除的视频哟!”

    “真的?”许婉莹果然高兴了许多,她毕竟更喜欢自己的拍摄视角,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好蔑视摄影师傅的技术而已,再加上她本身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也的确不便再多言多语。

    “当然了,而且,即使相机内部有什么零件损伤,要维修起来也不难嘛。”秦雅芙已经成竹在胸,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太好了,雅芙,有你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兰海军瞬间被秦雅芙的淡定自信打动,兴奋地大手一挥,赞誉之词脱口而出。

    尽管兰海军没把许婉莹的相机当回事,换句话说,哪怕让他出钱给她买一个新的,于他来说,也不是难事,他所不能容忍的是,如果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出现任何的差错,都会直接破坏掉母亲一直渴望的圆满,也就违背了他送母亲惊喜,让她快乐的初衷。

    唐晓莲听了兰海军的话后,忧愁地望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看样子,分明不是嫉妒的因子作怪,秦雅芙猜测,她应该是已经发现问题了。

    许婉莹没注意这对夫妻的表情变化,而是想到了更为关键的问题,不由得皱起眉头询问道:“雅芙姐,在你修复之前,我还可以继续录像吗?”

    “当然可以!”秦雅芙笃定地笑笑,朝许婉莹伸出手来,“这个不难,现在就可以操作。”

    许婉莹迟疑着把相机递了过去,看起来,竟似越发不相信了。

    秦雅芙努力保持镇静地接过相机,手指快速按了几下操作键之后,才抬起头来望向众人,颇为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语气轻松地说道:“这也是个技术活儿呢,各位请稍安勿躁,等我一分钟,很快就好。”

    唐晓莲的眉头皱得更紧,对秦雅芙的表现不太买账,她抿了抿嘴角,深吸一口气,实在没心情再跟着打哑谜,干脆直言道:“你们慢慢修复,我和海军有话说。”

    “晓莲姐别急,麻烦你陪这两位小妹妹稍等片刻,放心,耽误不了正事的。”秦雅芙看向唐晓莲的眼神很认真,隐约流露出委托之意,她现在还没办法把话说明白,但愿一向聪慧的唐晓莲能够体谅自己的一片苦心,这两个女孩子需要有人看着,不能再给她们动手脚的机会。

    唐晓莲对秦雅芙的表情不懂,更是感到意外,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看了眼身边的两个服务员。

    结果却发现,一个神情慌乱紧张,另一个也是明显勉强维持着平稳。

    这让唐晓莲惊讶不已,而她又了解秦雅芙平素绝对不是故弄玄虚之人,所以,眼珠儿转了转,终是压下心头不满,郑重地点点头,不再提异议。

    兰海军其实最是众人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人,可他一向信赖秦雅芙,既然她让等候,他便收起焦躁情绪,无条件地接受她的意见,用坚定的眼神表达出自己对她的支持。

    秦雅芙很高兴这对夫妻多少都算是理解了自己,忙拉着许婉莹走到一边,压低声音商量道:“婉莹,我可不会恢复什么视频,不过,这个应该难不倒子航吧,等把眼前的事处理完,我让他帮你解决好不好?”

    “好,听你的,雅芙姐,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许婉莹原本对秦雅芙的印象一般,却在接触中,慢慢喜欢起她来,甚至也跟着其他小女生一起叫她雅芙姐。

    至于现在,其实许婉莹已经对秦雅芙说的话产生了怀疑,因为工作关系,她原本用到、或者说接触录像机的机会极多,自然比一般人更懂得些维修保养方面的常识,可是刚刚却听秦雅芙说只需要一分钟,现场就可以还原视频,这令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尤其那两个服务员的表情也越来越奇怪,作为专业记者的直觉告诉她,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既然如此,能够亲身参与进这么一桩神秘事件里来,许婉莹自是兴奋不已,立刻积极、主动地配合着秦雅芙。

    “好,那就演一场好戏给她们看。”秦雅芙微笑着说道,她现在没有时间解释,只需要许婉莹的一个态度足矣。

    “呀!真的能看了,雅芙姐,你也太厉害了!”许婉莹按了下相机的键子,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后,立刻惊讶地发出叹息声,这姑娘入戏也太快了。

    “当然,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子航随随便便指点一下,我就受用无穷了。”秦雅芙挑眉笑笑,越发放下心来,她转过头,朝着小菲招手,“你也过来看看,视频里有你,别看光线不大好,但是摄像效果还不错,把你照得很漂亮!”

    “我,我就不看了……那个,对,对不起啊,我错了,我们……”

    “我们经理过来了,求求你们先别告诉她行吧?”玲子忽然开口打断已经乱了阵脚的小菲,并且一个箭步就扑了过来,看意思是想抢相机,却被许婉莹抬高手,轻松躲了过去。

    玲子的反应很快,伸出去的手马上调整方向,改为抓住秦雅芙的双手,眼露祈求之色:“姐姐求你了!”

    “玲子,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带着大堂经理胸牌,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从远处边往这里走,边问道,她隐约感觉这几个人的行为有些别扭,但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求求你,你说什么我都配合就是!”玲子压低了声音恳求秦雅芙,她的手上甚至用了点儿力气,倒不是威胁,只是紧张到了极点的正常反应。

    “哦,没事,刚刚我的衣服弄上菜汁了,正跟她们商量,找个空房间带我去换件衣服呢。”这场戏的主角是秦雅芙,所以,众人都等她回话,她便当仁不让地应付道。

    “哦,玲子,那你带女士去把头的那个包房吧,那里面的小房间更方便些。”大堂经理并不是好糊弄的,她不太相信秦雅芙的话,可是既然客人不说什么,她自然不会主动找麻烦,更何况,她本就不是管理这个楼层的,只不过因为这里的楼层经理有事不在,她代为关照而已。

    玲子抓住秦雅芙的手终于得以放松,她佯装很用心地为秦雅芙整理了一下衣袖,这才微笑着点头回复大堂经理的话:“好的,您去忙吧,我们这就过去。”

    “嗯,祝各位用餐愉快!”大堂经理礼貌地朝秦雅芙等人微微弯了下腰,转身离开。

    待大堂经理走远后,秦雅芙转移视线,直接望向走廊尽头的包房,貌似随意地提醒道:“走吧!”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位突然而至的大堂经理,替自己省了不少的口舌,秦雅芙暗暗好笑。

    玲子的呼吸一滞,大堂经理造成的紧张气氛还没来得及松懈,更严重的威胁才刚刚到来。

    “那个,那个,旁边的包房就空着呢,咱们进去说好吗?”玲子果然机灵,最要紧的危机一解除,立刻就想找台阶下。

    “不好,我更喜欢那个独立的小房间。”秦雅芙把小房间三个字咬得很重,目光直直地盯住玲子,语气却愈加温和地问道,“你们大堂经理还没有走远,要不要她带我们过去呀?”

    “啊?不,不,不用了,那咱们过去吧。”玲子从秦雅芙的眼神里看出些不一样的东西,本就心虚,此时,越发不安了,又没有别的出路,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秦雅芙抬头看了兰海军一眼:“兰总,耽误你一会儿时间,一起过去吧。”她担心进去后,这两个女孩子耍出新的幺蛾子,空间狭小,却不一定就足够安全,所以,决定把兰海军也拉上。

    “没问题。”兰海军点点头,马上表明态度,他越发意识到不对头之处,他太了解秦雅芙了,以她现在对他的反感之情,如果不是实在感觉把握不住,她肯定不会主动邀请他的,他看中的是她此刻对自己的依赖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情况,反倒无所谓了。

    唐晓莲并不介意丈夫同秦雅芙之间的互动,她早已看透兰海军流水有意,落花无情的单相思情结,只是奇怪秦雅芙这么折腾的做法所为何来,又兼心中有事,基于之前模模糊糊的猜测,让她更是暗暗祈祷着秦雅芙要做的,同自己迫切需要的结果能够不谋而合,于是,不等秦雅芙发话,她就主动抬脚走了过去。

    来到小包房里,玲子热情地动手拉开靠近门口的几把椅子,邀请秦雅芙等人坐下说话。

    “椅子坐着不方便,咱们还是进到有床的小房间里去吧。”秦雅芙语气淡淡地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