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龟兔赛跑

    “龟兔赛跑?哈哈哈,你这个比喻不错!”林子航兴奋起来,看到秦雅芙越发臭起来的脸,笑嘻嘻地做出解释,“其实你也明白,虽然兔子跑得够快,可惜他没长劲儿,又爱骄傲,跑着跑着就玩儿去了。

    到最后,还不是被乌龟得了第一?可见兔子再能上蹿下跳,但他始终没有乌龟沉得住气,不过,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到最后,他还不是回到小乌龟的身边,看着她获得鲜花和荣誉了嘛!”

    “什么呀?你又胡诌!”秦雅芙撇撇嘴巴,对他的理论不是很感冒。

    “告诉你个事实,”林子航被秦雅芙的不在意态度激发了灵感,忍不住狡黠地笑笑,“我觉得,兔子分明是故意的,你想想,他又跑又跳的,甚至在半路上还睡了一觉,就算那样,他也没有偏离跑道,这证明什么?证明他不过是喜欢围着小乌龟东奔西走罢了。”

    “什么歪理邪说?一点儿道理都没有!”面对林子航更加较真儿的解释,令秦雅芙慢慢感动起来,她虽然在嘴上嗔怪着,可心中却难免感慨,他的比喻很恰当。

    任那么优秀出色的林子航再怎么能折腾,可最终结果,还不是舍不得离开自己吗?秦雅芙暗暗叹息,看来他们终究是注定了一条道儿跑到黑的欢喜冤家呀!

    “对了雅芙,还记得那年正月,我陪你放风筝时说过的话吗?”林子航细细抚过秦雅芙如丝绸般滑腻的肌肤,眨着在灯光映衬之下,愈加黝黑、迷人的眸子柔声道。

    “我说过,我是风筝,而你,则是扯着我的那根线,不管我飞得多高多远,你只要轻轻一扯绳子,我都会乖乖听从你的指挥……”

    “别闹,好好说话啊!”秦雅芙不是不满意于林子航的甜言蜜语,只不过被他的手揉搓得痒痒的,只好叫停。

    “说话和动作没有直接关系好不好?”林子航哪里肯听她的?边张嘴含上小巧的耳垂儿,边含糊地叹息,“小妖精,我发现你生了孩子后,愈加诱人了……”

    “胡扯,不是应该变丑了吗?”秦雅芙对这个问题也有担忧,毕竟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生孩子经历了肥胖,再消瘦的过程,总感觉皮肤比从前差了许多。

    “不知道,也许你天生异于常人吧……”林子航哼唧着,随口胡言乱语道。

    “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哪个女人不爱美?听到丈夫夸赞自己,明知道掺着水分,却还是很受用,只不过他最后这句话说得有些含糊,令秦雅芙怎么琢磨,怎么不舒服。

    眼见着林子航又开始不管不顾了,秦雅芙不由得气恼起来,干脆伸手用力掐住他精壮腰身上的一小块儿肉,逼迫他放过自己。

    “哎,你别掐我呀!”林子航是真疼了,慌忙松开禁锢,一只手抓住秦雅芙的手腕,不准她再妄动,另一只手则揉了揉腰,颇为委屈地叹着气,“我是说,你变没变丑我不知道,反正我倒是更想你了……”

    林子航的辩解向来掺杂太多个人的渴望,说着说着,也就直接改为了行动。

    不过,这还真是他的心里话,自从孩子出生后,他对她的确是更变本加厉了。

    在他看来,女人呵护好了,生育后,好像比生育前更加可爱了。

    小别胜新婚,分开这几天,令林子航找到绝佳的借口,又是没完没了地折腾。

    中途孩子醒来,秦雅芙连喂奶的力气都没有了,被林子航抱过来,帮助她喂完又送回婴儿床。

    此时的秦雅芙自然跟着孩子陷入了深睡眠,可林子航不知足,上下其手,不停地骚扰着,让她没办法再睡。

    一次次地情深缱绻,把秦雅芙恨得后来干脆狠狠咬住林子航的肩头,死活不松口。

    “哎,你也学着咬人了?”林子航忍着疼,笑嘻嘻地问道。

    “你再不停下,我就不活了!”秦雅芙咬紧牙关,哼哼着撂下狠话,半闭着双眼,可神情却偏偏坚定得很,表现得毫无商量余地。

    “至于吗?”林子航对秦雅芙的恼怒有些不甘心,但又不想惹急了她,只得意犹未尽地松开一点点怀中人,满心不高兴地问道。

    秦雅芙终于得到些微的自由,虽然不多,却也知足不少,便缓缓张开口,同时不忘嫌弃地继续推他,以期能够离他再远些。

    “都松手了,你推我干嘛?”林子航正不满意呢,却还受到这种待遇。

    “离我远点儿,省得一会儿又说话不算话!”秦雅芙翻了个白眼,把头转向一边。

    “哎,你说清楚,”林子航自是不甘心,特意扳过秦雅芙的脸,迫她正视自己,“分开这几天,你就有想法了是吧?这么明显地厌烦我?”

    “谁厌烦你了?是你太过分,没完没了的,想累死人呢!”秦雅芙嘟着嘴巴抱怨,这才是她受不了的地方,“男人跟女人怎么比?谁有你那么好的精力,我怀疑你居心不良!”

    “什么意思?”林子航有些发蒙,想不到自己这么爱到极致的行为,还会换来她如此的抱怨。

    “你这是想要欺负死我,换老婆的节奏!”秦雅芙说着话,忍不住红了眼圈儿,“人家男人都知道爱惜老婆,可你呢?越来越过分,以前的时候还知道控制,现在倒好,简直不让人活了!”

    “你怎么能这么想?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我宠你、爱你、心疼你,什么都想给你最好的,我的所有情绪都只想着跟你分享啊!”林子航也有些委屈,气场却不自觉地弱了下来,“我一直觉得夫妻间最好的感情体现就是身心的和谐……”

    “和谐个鬼!”秦雅芙打断林子航的话,明知道自己还是脱离不了他的怀抱,可依然双手用力,使劲挣歪着,就是想要摆明自己的立场。

    “雅芙,你,你真的不喜欢?”林子航看出秦雅芙的烦躁情绪,不由得失落起来,他既不想她生气,又舍不得放开,只得口头上低声哄她,“我也是看你每次都挺开心的,才……”

    “我没说不开心!”秦雅芙也见不得林子航如同小孩子般可怜下来的脸,忍不住叹息一声,语气温柔下来,“就是,就是太累了,你,你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我没事,我好着呢,不过,要是没有你在身边,我就不好。”林子航一听这话,来了精神,马上兴奋地表着决心,“反正我习惯了每天都吃……哎,不过,你不喜欢的话,我会注意……”

    “注意个头?信你,我就不用活了!”秦雅芙顶着红彤彤的脸反驳着,双眸隐约含着水汽,别有一番动人的风情。

    “雅芙!”林子航控制不住情绪地再次抱紧怀中人,低头慢慢啃噬着皙白如玉的脖颈,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却还得摆出一副不紧不慢地态度商量道,“你也知道,我对你的爱,绝对不是肌肤相亲这么简单,我爱的是你的人,你的心,你的灵魂……”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我可没看出来!”听林子航说到这里,秦雅芙刚刚差点儿被打动的心再次质疑起来,他爱她的情意可算天地可鉴了,但要说方式……她可不敢相信,他会纯洁到放弃肌肤相亲的地步。

    “真的,你要相信我,对于我来说,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一天一次,或者,几天一次,再或者时间更长……呃,甚至什么都不做,能让我抱着你,我也愿意。”林子航一脸真诚地保证着。

    “天天什么都不做,就抱着睡?”秦雅芙眨了眨微红的双眼,疑惑地问道,可惜心思一时竟被他带到了沟里,不由自主地小声嘀咕了一句,“那还是夫妻吗?”

    “着啊!”林子航忽然大笑,随后才想起来隔壁的孩子,侧耳倾听了会儿,没听到动静,这才放下心来,嘿嘿讪笑着,却也大言不惭地回道,“你也承认,没有肌肤之亲的夫妻还是夫妻吗?”

    “那你也得适度吧?总这么下去,也不怕那啥了。”秦雅芙白了林子航一眼,就知道他的话不能信,说了半天,其实就等着自己往套里钻呢。

    “那啥?”林子航抓住把柄追问。

    “什么精力用尽,什么早早那什么……哎呀,你心里明白着呢,你这么下去,不说我吃不消,你自己早晚得……”

    “哈哈哈!你这小脑袋瓜里天天都想什么呢?就不盼你老公点儿好?”林子航笑得都快肚子疼了,“你这小女人,我知道你是惦记我的好心,可你怎么了解男人的身体状况呢?

    我又不是傻子,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发泄不出来,我才会得病,否则,因为有你在,只会让我的身心越来越健康!”

    说着话,林子航终是迫不及待地吻上还待分辩的嘴巴。

    深深一吻后,林子航望着又软下来的人,得意洋洋地宣布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太辛苦的。”

    “还不辛苦?都快累死了。”秦雅芙苦着脸,从来就没能从这方面跟林子航讲出来过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