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云直上 鹅城知县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宴请冯溪瑶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宴请冯溪瑶

    叶平宇去南州大酒店吃饭,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美女,美女穿着十分得体,脖颈上带着一个铂金的项链,身材高挑,看上去十分有气质,酒店经理杜含烟看到后,更加恭敬地过来迎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美女看了杜含烟一眼,眉头就是一皱,但是没有说什么,却是伸手揽住了叶平宇的胳膊一下,这一幕让杜含烟捕捉到后,却是大惑不解,不知道这位美女与叶平宇之间的关系。

    叶平宇和美女一起走进房间,然后关上门。叶平宇请美女坐下,然后笑了笑道:“溪瑶,你怎么有空到南州来看我,知道你回国了,但是事情忙一直没有时间去见你。”

    这位美女正是冯溪瑶,此次来到南州来见叶平宇了。叶平宇接到她的电话以后,便是心里一怔,没想到她会亲自过来看他。

    对于冯溪瑶,叶平宇没少挂念着她,但是必竟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公开化,也不宜接触过多,因此现在见到她之后,虽然非常高兴,但是却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看了叶平宇一眼,冯溪瑶笑道:“一直想过来看你,但是一直也没有成行,今天过来,是不是让你有些惊喜?”

    叶平宇笑道:“是有些惊喜,你现在回国了,还是在京城居住?”

    冯溪瑶笑道:“我倒是不想在京城住了,想搬到这里来行吗?”

    叶平宇不禁呵呵一笑道:“这个地方,你愿意来啊?开什么玩笑,这个地方在过去就是不毛之地,谁要是来到这个地方就是被朝廷流放了,你怎么会愿意到这个地方来?”

    冯溪瑶不禁莞尔,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被流放了啊,真没想到你这个大帅哥会被流放到这儿!”

    叶平宇大笑起来道:“我嘛,流放到这儿,照样是居住,但你一个柔弱女子到这里来就是不大合适了,还是去东部沿海吧,海江那边也不错。”

    冯溪瑶丢了叶平宇一眼说道:“平宇,你是不是怕我留在这儿啊?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什么麻烦的!”

    叶平宇知道冯溪瑶的心思,但是如果她留在这儿的话,让平茹雪知道了,心里头肯定会很生气,现在到了他这个位置,在家庭上是不能出任何问题的,免得让人家笑话,但是这话他不好向冯溪瑶说,只能通过这种委婉的语气来说。

    “没有的事,你到这儿来,我肯定是非常欢迎的,但是我也要为你考虑啊,这个地方湿气重,对身体不大好。”叶平宇笑笑说道。

    一听这话,冯溪瑶却是撅起小嘴说道:“少来,我看你在这里是乐不思蜀了,茹雪不在这儿,这边有大量的美女围着你转呢,是不是?刚才我都碰到一个了!“

    没想到冯溪瑶会这么说他,叶平宇不禁笑道:“你怎么这样说你哥啊,你哥可不是那样的人,我整天忙于工作,哪有心思来想这事,你刚才碰到那个美女是酒店的经理,我一来她就过来伺候,说过她好几回了,但就是不听,如果不是你来,我才不会来到这个地方吃饭,我自己找一个小吃的地方吃饭多好!”

    冯溪瑶却是不信道:“少来忽悠我,我看她就是对你情有独钟,南国的女子个个都温柔体贴,与我们北方女子不一样,你到这里,可以说是进了温柔之乡了!”

    叶平宇一听到这话,只好摇摇头,无语了,冯溪瑶一看到他这样,便说道:“认了吧?还敢说不是,我也没想着让你到这种高档的酒店去吃饭,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的地方吗?”

    叶平宇抬头一问说道:“我们第一次吃饭?在清云吗?”

    冯溪瑶道:“是啊,我们一起去小吃铺上吃饭,结果还遇到了劫匪,是你打跑了他,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回想起来如同在昨天!”

    说完,冯溪瑶倒是沉浸到那种回忆当中去了,叶平宇一看笑道:“呵呵,你记着,我也记着啊,当时你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呢!”

    冯溪瑶却是打了他一下道:“谁说我没有长大的,我当时不比你小,你却是老是把自己当成大哥,不过,你当时真的很勇猛,居然一脚就将那个的首给踢掉了,想来真是那么的神武。”

    叶平宇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现在依然是很神武啊,只可惜现在我一般没法去那种地方吃饭了,一去那里,身边的工作人员就是无数,我现在啊没有什么**啊,还不如我们当初那样到小吃铺上吃饭快乐呢!”

    冯溪瑶一听,却是调皮地说道:“怎么不能,如果我们一起去,难道还有人阻拦我们不成?”

    叶平宇心里一想,说道:“你说的也对,我们也是有行动自由的,只是如果他们找不到我,便会紧张的要命,因此,这个事情我得和我的秘讲一下,然后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好啊,好啊!”冯溪瑶居然高兴地拍起了手,站起身就要拉着叶平宇离去。

    叶平宇心里想了一想,整天在这种酒店吃,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吃得都有些反胃了,不如到那种小吃铺上吃一点可口的小吃,换换胃口。

    叶平宇想了一想说道:“那好吧,我们不在这里吃了,到外面随便找一个小吃铺去吃,不过你可别说我小气,不愿意花钱请你客啊!”

    冯溪瑶笑起来道:“在这里花的又不是你的钱,到小吃铺上吃,才是真正花钱请我的客!”

    叶平宇一听无语,冯溪瑶还和原来一般刁蛮,不过她说的也是实情,南州大酒店是市委市政府定点招待酒店,在这里吃饭,哪用得他出钱?

    两人起身离开,杜含烟一看到后便急忙走了过来道:“叶记,你们怎么走了,菜马上要炒好了。”

    看到她,叶平宇道:“我们临时有事,不在这里吃了,你们自己处理吧,不用管我们了。”

    看到叶平宇与冯溪瑶要着急离去,杜含烟心里虽然感到不安,但是她也无权干涉叶平宇的行动,所以只好看着叶平宇和冯溪瑶一起走了。

    两人出了门,叶平宇的司机正等在外面,叶平宇想了一下,就让他先回市委大院,等他的电话过来接他。他的司机不知道叶平宇要干什么,但是听了叶平宇的话,便是听从叶平宇的吩咐离开了。

    在他离开之后,叶平宇给韦高博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让他挡一下,一个小时之内不要让别人来干扰他。

    韦高博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答应了叶平宇的要求。安排完这些事情之后,叶平宇才带着冯溪瑶出了酒店的门,杜含烟一直看着他们俩人。想到杜含烟在背后看着他和冯溪瑶,两人走出酒店好大一段距离,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市区的另一角驶去。

    冯溪瑶看到叶平宇一个大市的市委记,居然和自己偷偷摸摸地打了一辆出租车跑到市区的另一角去吃饭,心里面也是感到有些好笑。

    一路上不禁是看向叶平宇发笑,而叶平宇看到她这个样子,倒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坐在那里正襟危坐,而冯溪瑶一看到他这个样子,便是更加发笑了。

    出租车里面响起音乐的声音,叶平宇和冯溪瑶两人都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出租车司机坐在前面开着车,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他们两个人,一开始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过了一会儿,这名司机却是往后扫了一眼说道:“哥们,你长得真像一个人哪!”

    叶平宇一听到他这样问,感到奇怪,便是问道:“我长得像谁啊?”

    司机想了一下说道:“你很像我们市的市委记啊,长得很有派头呢!”

    叶平宇差一点哑然失笑,冯溪瑶也是惊诧了一下,他们这样出去,不会让人给认出来吧,如果认出来,倒是不好收场呢。

    “呵呵,师傅,你认识你们市的市委记啊?我们是外地来的!”叶平宇在心里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居然让人给认出来了,自己经常在电视上露面,这些出租车司机也是见多识广,真有可能认出他来。但是现在他和冯溪瑶一起出来吃饭,怎么可能让人认出他,所以不能承认这事。

    “怎么不认识,我们天天在电视上见到,他可是一位好记,抓了不少贪官污吏,我们老百姓都服他。”出租车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听到出租车司机讲这话,叶平宇不禁是笑了起来,说道:“那你们的记这么厉害啊,我是从外地来的,看你们这里的治安不错的。”

    出租车司机说道:“以前可是乱的很,但是我们记来了之后,不但查处了不少的贪官,而且还抓了不少的黑社会,否则我们南州的治安可是最乱的,现在好多了,太平多了,否则你来到我们这里,可是要小心一些,不然,抢劫的、杀人的,乱的很,没有人愿意到我们这里来投资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