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子是癞蛤蟆(沦陷的书生) 沦陷的书生

第八百零六章 墨镜女下药

    车子在路上,风驰电掣

    丢掉了胡易铖之后,我依然保持着谨慎,我知道,我还没有脱离险境,只要还在路上,我就还是危机重重。不过,能够将墨镜女安全的带离桃园山庄,这就算是完成了我今天最大的任务了,我心中,不免满含欣慰。我已然忘记了伤痛,忘记了一切,只想着尽快彻底脱险。

    本来,我是应该把墨镜女送回家的,但这样做,我等于是把自己送入虎口。现在,谁都知道我是带着墨镜女一起逃跑的,那么,叶家周边肯定会布满警力,我去了就是自投罗网,所以,我绝不能送墨镜女回去。

    但是,把墨镜女丢在半路上我又不放心,最主要的是,我的心结还未解开,我还欠墨镜女一个解释,我不能让墨镜女一直误会我,这也是我今天找她最重要的原因,无论如何,我都要跟墨镜女解释清楚,我必须解开误会,唯有如此,我才能安心。

    想到这,我立即对着车后座的墨镜女道:“叶柔,今晚你暂时跟我避避,明天再回家吧!”

    墨镜女透过车内后视镜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言语。

    她不说话,我就当她默认了,于是,我径直带着她,赶往将军故居所在的方向。

    只是,没过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京城又开始变得躁动了,寂静的夜被彻底打破。警笛声不时的响起,我知道,一定是我逃走的消息传了出去,现在全城又开始极力追捕我了。我要是继续在大路上驰骋,那肯定很快就要暴露,而且,我也不敢把车子开到目的地去,毕竟,这车是我抢来的,鬼知道有没有PRS定位,而我又对这方面的东西不太懂,不知道怎么阻止定位,要是因为这狗屁的定位把警察引到将军故居去,那就彻底完了。

    当然,还有一个不方便。就是,这是一辆跑车,在平地上开还可以,但我住的那个拆迁废墟,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地,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泥石废弃物,这跑车根本不适合,所以,在马路上,我直接拦下了一辆破面包车。

    面包车于我来说,还是挺有意义的,当初忠义盟刚起步的时候,我就是入手了二手的面包车,也就是一辆破面包,成为了我们的第一辆交通工具。

    在京城,破面包车很少见,但现在,被我碰到了,这也算是我的运气,面包车的底盘高,完全可以开去将军故居,并且,这样的垃圾车我也不担心有追踪器什么的了,因此,我直接就锁定了它。

    一开始,破面包车司机见我故意挡住他的去路,他还不停的按喇叭,对我骂骂咧咧,不过,等到我从跑车下来。他看清浑身是血的我之后,他顿时就吓懵了,我也没跟他废话,直接把呆愣的他扯下了车,并把我的跑车钥匙丢给他,说道:“我们换一辆车!”

    随即,我让墨镜女坐上了破面包车,我自己也飞快的上了驾驶位,然后发动车子,夺路而逃。

    这一次,我没有再走大路了,而是进入隐秘的崎岖小路,一路颠簸,车速无法太快,但我还是尽力在加速,大约过了半小时以后,我终于是颠簸到了废墟地段。

    为了谨慎起见,我把车停在了将军故居的前院,并将院门关好,随即,我就带着墨镜女一起进到了宅子里,我注意了一下,这故居里所有的一切,都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像有人进来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于是,我终于彻底的放松了神经,但,人一放松,我立马就感觉到了疲软,一种重重的虚脱感席卷而来,可我没有倒下,我支撑着自己,竭力走到卧房内,把军用手电的灯光给打开,再从秦顺给我的物资里面找到药箱。

    秦顺留给我的东西,是一套很齐全的装备,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就连药箱都有。

    而直到这时,墨镜女才注意到我的脚上还在不停的流着血,她的眼里顿时现出了惊愕之色,她怔怔的看着我,皱眉道:“你受了枪伤?”

    我苦笑着道:“恩,现在我必须要取出子弹,不然我的腿要废掉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声音都有点沙哑,我的人也显得很虚弱。对于刀伤,我丝毫不在乎,那几乎是家常便饭,是皮肉上的伤痛,对我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但,枪伤就完全不一样了,子弹仿佛深入了骨头,它带给我的痛苦,简直让我无法承受,我疼的撕心裂肺,我现在走路,腿还是颤抖的。

    时间越长,就越痛苦,要再耽搁下去,再不把子弹取出来,恐怕我就真要出事了,所以,一回到这里,我都来不及休息一下,第一时间就是赶紧着处理伤口。

    准备好了酒精纱布,镊子之类的东西之后,我便开始脱衣服,见墨镜女在这,我连忙道了一句:“要不你在外面等等!”

    现在的墨镜女,压根不在乎什么男女有别,她依旧皱着眉头,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不用。别耽误了,我留下来还能帮你点什么!”

    看到我流血不止,墨镜女完全是控制不住的就现出了心疼之色,这是出自于她的本心,她无法掩饰的本心,这一刻,她已然忘却了所有,只想快点看我处理好伤口。

    既然墨镜女愿意留下来,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立刻,我就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把手上和身上的钢块片给取了下来。

    经历了无数刀枪的攻击,这些钢块片都有好多凹陷的地方,它们和我一样,也变得残败不堪。不过,也得亏它们,我才能活下来,它们都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我把它们妥当的放好以后,就开始褪下了自己的裤子。

    当我脱的只剩一条裤衩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整个房间的氛围都变了,变得十分尴尬,我这跟一丝不挂都没啥区别了,想不别扭都难。但,疗伤要紧,我已经没时间顾及太多了,我现在也没法去在意这些。

    而墨镜女,她一时间都忘记了尴尬,呈现在她脸上的,只有极度复杂的心疼之色,她看到我这千疮百孔血迹斑斑的身子,眼神忍不住就动容了,她有点木讷的喃喃道:“原来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没事,死不了!”

    随即,我直接到床上坐好,拿好工具,准备开始取子弹。只是,要开始取的时候,我才发现,子弹打的部位有些偏,我自己取的话,还是有点难度。

    一旁的墨镜女看出了我的为难,立马主动道:“还是我来吧!”

    我不解的抬头,看着她,反问道:“你会吗?”

    墨镜女点头道:“会的。从小耳濡目染,见过不少这场面!”

    我知道墨镜女所指是什么,她出身于叶家,作为大家族的子女,见识过这种枪伤也属于正常,虽说,对于她的技术,我不可能放心。但,不管怎样,她取总比我取要好多了,所以,我也没拒绝,直接把工具交到了墨镜女手中,让她帮我。

    墨镜女也没有迟疑,她忍住所有的情绪,直接行动了起来。她先是利索的帮我把每一处伤口都用酒精擦拭干净了,就连肩上的刀伤都给我处理了,帮我全部敷上药以后,她才开始专注处理我的枪伤。

    这时候的墨镜女,是真的彻底忽视掉了一切,只投入在处理我的伤口中,认真做事的墨镜女,总是很专注,很负责,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她在地下室细心为我敷药的场景,那时,她也是非常投入,非常认真,并且,非常温柔。

    我忽然觉得。当初的墨镜女,回来了,我又重新感受到了她的情意,她对我是真的很好,她在这一刻压根就没想我是什么杀人狂魔的事,她只是十分细心的为我处理伤势,她用刀子和镊子,很缓慢的为我挑着子弹。

    我没关注自己的伤口,而是一直盯着墨镜女的脸看,甚至,我都忘记了疼,或者说,我已经疼的麻木了,我的心思,全在墨镜女那。她的脸依旧白皙滑嫩,不过,在为我挑子弹的时候,她的眉头皱的很紧,脸都扭在一起了,似乎,伤在我身上,疼在她心里。

    她一边小心翼翼的为我取着子弹,一边问我道:“痛吗?”

    我很淡定的回道:“不痛!”

    墨镜女好奇的看了眼我,无语道:“都这样了,还不痛啊,痛就叫出来,别憋着!”

    我笑道:“真不痛,我已经习惯了,你尽管弄吧!”

    其实,我是真的感觉不痛了,很多时候,痛到极致,就反而不痛了,最主要的还是,有墨镜女在这呵护着,为我治伤,我的那点痛都被温暖给代替了,我一心只沉浸在墨镜女的细心温柔之中。

    不过,墨镜女却以为我是强装的,按理说,受了枪伤的人,不打麻醉剂就直接取子弹,那肯定要痛的死去活来,甚至,为了以防咬到舌头,有些人都还要咬着棍子,而我,却在这里淡定自若,这实在太反常,让墨镜女都有些不自在了,她估计是怕我昏迷掉自己都不知道,又开口找话题道:“那你说说,我哥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句话,墨镜女看似是漫不经心问出来的,但我知道,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她对我误解的最大原因,其他人的死,墨镜女顶多是有些在意,可是叶辰的死,却给了墨镜女最深的打击,也让她完全崩溃,她一下子承受不了那泛滥的情绪,几乎失去了理智。

    正是因为内心太过沉重,情绪太过崩溃,墨镜女才会毫无理性的判断,她第一时间就想着去找我报仇,为了报仇,她甚至被杀手集团利用了也毫不自知,还差点因为这事造成最惨的悲剧。

    所幸,现在已经逃出来了,我和墨镜女也终于可以深入的聊一聊了,我总算是能跟墨镜女好好的解释一下。

    没有迟疑,我立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完全全的讲述给墨镜女听,我把叶辰到地下室来找我,我离开之后晃荡在京城,以及在肯德基得知叶辰死的消息的事,全都详细的讲了出来。

    讲完,我还忍不住问墨镜女道:“你相信我吗?”

    墨镜女此刻还是沉浸在为我处理伤口上,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等到她把我三处枪伤的伤口都处理完,并包扎好以后,她才看着我,认真回道:“我不知道!”

    听到墨镜女这话,我的心忍不住的就刺痛了一下,这个痛,似乎比枪伤的痛还深刻。我都已经把整件事的经过和盘托出了,墨镜女竟然还是不愿相信我,这一个现实。对我来说,太过沉痛,可是我又无法去怪责墨镜女,我也知道,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确实太诡异,正常人都不会相信我的话,更何况墨镜女还是一个受害者,我要她立刻就信任我,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如果说,墨镜女足够了解我的话,那么,当她冷静下来,她或许会选择相信我,可偏偏。她现在一定觉得自己不够了解我,从看了我屠戮飞豹堂的视频,墨镜女就开始对我改观了,而今晚,我更是在她面前疯狂的屠戮了上百个杀手,甚至还冒着枪林弹雨和警察对着干,这一切,都让墨镜女无法释然,恐怕,我在她心里,已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变得让她陌生,让她无法信任。

    我理解她,所以,我打算耐下性子。仔细的跟她解释所有的事,我也想说出我今晚为了她冒死前去桃园山庄,说出幕后黑手和杀手集团合作的内幕,说我不得已反抗杀人的苦衷,我还有很多很多要说的,可是,我却是有心无力,因为,我已经彻底虚脱了。

    今天晚上,我受的伤真不是一般的重,我更是消耗了无尽的体力,还流了超量的血,要不是坚持着心中的信念,我恐怕早就扛不住了,而刚刚。墨镜女给我取子弹的时候,没有专业设备,没有专业医师,我的伤口又哗啦啦的流了不少血。

    到现在,我感觉我身体里的血都快流光了,我整个都成一具干尸了,脑子也缺氧,浑浑噩噩,想说的话,一句都没说出口,我就彻底昏过去了。

    我失去了意识,进入了休眠之态,或者说,我实在太过疲累,狠狠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我睡的很沉很沉,沉到连梦都没了,醒来的时候,天光早已大亮。我睁开眼,看到的是冰冷的房间,身边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我的心里,不由的就突突了两下,感觉很不对劲。但,刚醒来,我的脑子又一片空白,一时间都记不起昨天的事了。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终于想起,我昨晚去桃园山庄救墨镜女了,最后还把她带了回来。

    想到这,我立马惊醒,我紧绷着神经,赶忙从床上爬起,寻找墨镜女。

    只是,楼上楼下我都找遍了,也没见着墨镜女的影子,这一下,我愈发的感觉不好,我忍不住的就紧张,担心,总之很不是滋味。

    难道,墨镜女离开了?

    立刻,我就警惕的朝着门外走去,刚来到前院,我就看到,墨镜女正从院外走了进来,她的手中还提着一个袋子。

    我痴痴的看着她,沉声问道:“你去哪儿了?”

    墨镜女见我出来了,脸上不由的就现出了点紧张之色,她有些弱弱的回道:“就在附近转了下,买了点东西!”

    我继续盯着她,语带责备道:“你怎么能出去呢,太不安全了,你现在也是被警察重点追击的对象,要是被发现怎么办!”

    说完,我立即警惕的四周观望了下,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发现,外面依然清净无比,并没有人跟来的迹象。

    墨镜女被我批了一下,就跟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嘟着嘴道:“我是看你没醒,就出去给你买了吃的!”

    我瘪瘪嘴道:“这里有吃的呢!”

    墨镜女看着我,认真道:“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吃那些干粮不好,我买了粥,你喝点吧!”

    墨镜女的话中,充满了温情,我听了她这话,都不忍心再责怪她了,毕竟,她也是为我着想,她知道我伤的不轻,是一个患者,吃点稀饭总有好处,所以她特意跑出去给我买粥。

    她的这个行为虽然有些鲁莽,但我已经没法再怪她了,不自觉的,我的语气也缓和了,对她道:“恩,没事,下次出去跟我打声招呼,我们进去吧!”

    随后,我便跟墨镜女一起进到了屋内的厨房,坐在了桌边。

    墨镜女把袋子放在桌上,里面有着打包好的热腾腾的粥,但只有一份,还有一包牛奶,我不解的看着墨镜女,问道:“你不吃吗?”

    墨镜女轻声回复我道:“我在路上吃过了,你吃吧,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听到墨镜女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流过了一股暖流,她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温情之意,让我感受到了那种小夫妻过日子的温馨,这样的感觉,令我动容。

    看来,经过一晚之后,墨镜女已经想开了,她或许是相信我了,不恨我了,要不然,她也不会特意跑出去给我买粥喝,这小小的粥,可是带着浓浓的情。

    我心中不禁一喜,立即,我就拿出了袋子里的塑料调羹,开始大口的喝着粥。我是怀揣着幸福和感动喝的这粥,所以,我觉得它的味道都变得特别甜了。但,就在我猛喝了几口之后,我突然感觉出了不对劲,因为,一种强大的药效毫无预兆的侵入到了我的体内,甚至侵入我的脑海,让我整个人都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我全身的力量也好像在瞬间被抽空了。

    我手上捏着的调羹,缓缓的掉落在地,我的心,仿佛被挖了一个大口子,狠狠的痛了起来。我抬起眼,看着墨镜女,不解的问道:“叶柔,你在粥里下了药?”

    墨镜女见我识破了,她伪装的温柔面具终于撕了下来,她开始紧张了,惊惧了,她边后退边慌张道:“对不起,吴赖,我不想这么做的,但我必须要这么做!”

    说着,她突出提起衣领,用嘴对准其中,快速的说道:“他已经把粥喝下去了!”

    墨镜女的话音刚一落,立刻。刺耳的警笛声便从四面八方响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