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子是癞蛤蟆(沦陷的书生) 沦陷的书生

第八百零八章 吴赖被枪决了

    走出院落大门,立即,成百上千的人群映入了我的眼帘,无数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我,所有人都严阵以待,警惕万分。即使我身上没带任何的武器,即使我已经双手举过头顶了,他们还是把我当成恐怖分子,丝毫不敢松懈!

    这个世界也真是可笑,我这个无辜的可怜人,突然就成了杀人狂魔,被世人如此恐惧,如此痛恨。而眼前这些人,个个自私透顶,残酷无情,却反而成了正义之士。我看着这些冠冕堂皇的正义之士,目光无波无澜,脚步自然停止,立定在了院落的大门口。

    在我刚立定之际,叶家家主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对我怒吼道:“吴赖,你把小柔怎么了!”

    他的声音,狂暴凶狠,他的语气,雷霆震怒,他的面目,狰狞恐怖,显然,他是以为我把墨镜女给杀了,他在发火,怒火冲天。

    我轻轻地转动眼珠,冷冷的看着这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叶家家主,叶德军。

    他原本也是一个让我尊敬的长辈,在我心中,他算是顶天立地的枭雄,我当初承受住了他的三掌,他毫不犹疑,就信守承诺,排除众议,让我参加比武大会。他一言九鼎,胸襟广阔,睿智聪敏。可是,到头来,他也是轻信了谣言,相信了我是恶魔,他竟毫不留情的联合各大家族,把我逼入绝路。

    对于他,我现在也是彻底绝望了,可以说,在我面前的所有人,都令我反感,让我痛恨。他们不管是谁,对我来说,都是人面兽心的家伙,都是恶势力。偌大的京城。就没一个好人,那些喊着我是魔头的家伙,那些替天行道的家伙,哪一个是真正的好人呢?

    我恨透了这些人,恨透了这个世界,我已经懒得跟人废话,也不想搭理叶家家主,我只是流转目光,冷冷的扫视着前方无数张面孔。

    站在队伍前列的,基本都是四大家族和八小家族的人,他们过来,全都是跟我讨血债的,讨那份我根本不欠他们的血债。

    他们的眼中,全部充斥着仇恨和愤怒。尤其是看到我此刻沉默了,他们更是以为,我已经把墨镜女给杀死了,或者说,全场所有人都认为,我这个魔头又残害了一条人命。

    于是,全场轰然间暴怒,许多人义愤填膺,大声的怒吼,说我这个魔头太疯狂太造孽,干脆直接打死,就地正法,让我多活一时,都是对社会的危害。

    这些愤愤不平的声音,震荡在喧嚣的空中,自然也传入了叶家家主的耳中,这下,叶家家主直接忍无可忍了,他的气势,轰然爆发,他的双眼,通红通红,他迈着愤然的步子,朝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边走他还边狂暴道:“告诉我,你到底把小柔怎么了?”

    随着叶家家主的走动,许多叶家的高手也不禁跟随其后,他们一起向我走来,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我知道,叶家家主刚丧子,他肯定无法再忍受丧女之痛,他必定是极度的害怕墨镜女出事,我能理解他的愤怒,但我依然沉默不言,只面无表情的举着手,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叶家家主带着叶家团队快要来到我面前之瞬,墨镜女从宅院内冲了出来,她边跑边喊道:“爸,我在这,我没事!”

    墨镜女的出现,立刻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终于,所有人都知道了,深入虎穴的墨镜女,安然无恙。于是,喧嚣的现场,顿时陷入了寂静,那些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士,全都闭上了他们的臭嘴。

    而,怒火滔天的叶家家主,突然见到墨镜女出来,他连忙收敛了气势,朝墨镜女迎了过去,随即,他快速的把墨镜女带入到了那庞大的队伍当中。

    偌大的荒地废墟,分成了两大块,一边站立着浩如烟海的人群,一边,只有一个我,和一栋古老的宅子。

    我立在大宅门口,扫视着前方浩瀚的人群,他们的目光,也都盯视着我,其中,唯有墨镜女的神色,充斥着异样的感情,或许我刚才那一番刻骨铭心的话,让她有所动容,她现在的眼神,极其复杂,有惭愧,有自责,有懊恼,有痛苦,更有无尽的悲伤。

    而其他人,看我的眼神依旧是怨恨,即使我没有对墨镜女下杀手,他们也还是痛恨我,我依旧是人神共愤的恶魔。

    时间,凝固了片刻,片刻之后,彭先真站了出来,他先是愤愤的瞪了我一眼。而后便对着场中的全体人,慷慨激昂道:“在比武大会上,我就说了,吴赖拥有乾坤之力,这是一种禁忌之力,在千百年前,拥有这股力量的人,就是人民的公敌,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所以我建议把吴赖控制起来,可大家不听呐,甚至还有某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出言反对,以至于让吴赖自由了,最后才导致他为所欲为。滥杀无辜,造成了各家族青年才俊的死亡,生灵涂炭。不过,事已至此,说再多都没用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用吴赖的鲜血,去祭奠死去人们的亡魂,用吴赖的死,来平息京城的动荡不安!”

    一番话,彭先真说的正气昂然,唾沫横飞,他仿佛把自己当成了公道的救世主,义薄云天。同时,他又将比武大会上彭家失去的颜面扳了回来。他就是要打所有人的脸,让大家清醒的意识到,当初彭家不是有意针对我,而是他们有先见之明,料定了我这个魔头会带来祸患,所以他们想清除祸害,他在一瞬间就把彭家的形象拉的无比高大。

    另一方面,他又趁机不露痕迹的打压了下叶家和赵家这两个对手,毕竟,当时在比武大会场中,赵家和叶家为了我据理力争,让彭家丢尽了颜面,现在被彭先真这么一说,叶家家主和赵家家主赵煌的脸色都变的很难看了。不过,他们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们自知没理,而且,他们现在的仇恨都集中在我身上,也无心去管这些小事了。

    至于场中其他人,听完彭先真的话,则是被激起了冲天愤恨,众人忍不住的就开口,纷纷大囔道:“杀了他,杀了他!”

    喊声,穿云裂石,惊天动地,激起了最疯狂的民愤。

    本来,我的心已经彻底死了,我对这个世界也全然绝望了,我走出来,就是为了投降,我想就这样离开这个悲凉的世界,我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什么也都不在乎了。

    可是,现在彭先真成功的触动了我的底线,他让我死灰的心,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焰,我受不了他,受不了彭家,明明是他们操控了一切,明明是他们残害众生。明明是他们十恶不赦,可是,现在彭先真却把彭家捧成了最正义的王,把我说成了是最恐怖的恶魔,把民众的愤怒全部激了起来,让我遭受到最悲惨的冤屈。

    我扛不住了,真的扛不住了,这份冤屈太沉,压的我喘不过气,我必须要宣泄,必须要释放,我已经忍无可忍。

    在众人的一片喊杀声中,我悄无声息的放下了自己举起的手。

    我这小小的举动,立刻牵动了全场的心。顿时间,吵闹的现场便陷入了绝对的寂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止住了声,看向了我。

    我直视着这群无知的人类,艰难的张开嘴,沉痛的大喊道:“我吴赖,打从生下来就灾病不断,我从小被人嘲笑,被人欺负,被人侮辱,一直以来,我都是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过着最艰难的生活。我很清楚底层人们的艰辛,知道被人欺负的痛苦,所以,我一直保持自己的初心,不管自己混到什么地位,我都不会恃强凌弱。我所创立的忠义盟,也一直保持着忠诚与义气的宗旨,我们的成员,全都秉持着仁义精神,我作为盟主,更是以仁义为信仰。我从来不刻意的伤害人,我来京城,就是想找我妈妈,我从没想过闹事,更没想过杀人。

    可是,我不害人,却有人不断的陷害我,比武大会结束以后,就是有幕后黑手故意杀人,然后嫁祸于我,一次又一次,最终把我逼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让我走投无路。

    我是一个外地人,我在京城无依无靠,那些看在我爸面子上肯帮助我的人,也都被我牵连了,他们也无可奈何了,我莫名的背了黑锅,成为人人喊打的魔头,我在京城自己培养的人脉,一个都没用了,都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还交了一个最好的朋友,我以为她会相信我,可到最后,连她都不相信我了,甚至还设计害我。我已经无力抵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我现在也没有任何期待了,我知道,整个京城,没人了解我,没人信任我,可我也都不在乎了,我早已经看开了生死。

    但,我还是想说。如果我的死,能换取天下太平,我不用你们杀,我早就自尽了。可是,我知道,我死了也没用,因为杀害家族子弟的人,根本不是我,真正的幕后黑手,还会逍遥法外,就算我死了,我相信京城也不得安宁,甚至变的更加混乱。我发誓,当你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你们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一定会后悔的!”

    我的声音,悲恸至极,我的情感,至真至诚,对于这个逼我走入绝境的京城,我本是不关心的,就算京城大乱,世界变天,也与我无关。我之所以说这番话,只是想喊出我的冤屈,只想提醒这些无知的人类,让他们不要太过愚蠢,不要以为杀了我就是为民除害。我就是要告诉他们。当我冤死之时,真正的凶手正在大笑,这个京城迟早也会被幕后真凶搞的大变天。

    而,关于幕后黑手出自于彭家,这点我并没有说出,虽然我很痛恨彭家,我也基本确信这是彭家所为,但毕竟,我没有证据,我空口无凭,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如果有一丝可能说错了,那么,我的全部真话都要被推翻了。我此刻能义正辞严说出的。都是我最真的话,我也相信,聪明的人,就会相信我,会猜到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即便这里全部都是愚蠢的人,即便他们死都不相信我,可我自己说出来了,就是对我自己的负责,是我内心最沉重憋屈的宣泄。

    说完这些话,我心里也确实轻松了不少,总之,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别人相不相信,我已经无力掌控。我也不想计较了,我自己现在,总归是问心无愧,我算是彻底的释放了这股怨气,即使马上就死,我也能坦荡荡了。

    随着我话音的落下,硕大的现场,不由变得更加沉寂了,没人开声,没人喧哗,大家表情各异,心思不定,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我知道,没人为我站出来说话,没人表示支持我。

    唯独墨镜女,她似乎开始动摇了,她的神色,变得更加沉重,她甚至在叶家家主身旁小声的说道:“爸,吴赖好像是被冤枉了!”

    墨镜女的声音不大,但,听觉敏锐的我,还是一下就捕捉到了,我听出了,她终于对我有些信任了。只不过,叶家家主却不为所动,他闻言,立马就对墨镜女严厉道:“别胡说!”

    叶家家主的态度,依然分明,他显然还是不相信我,这个曾经视我为叶家恩人的所谓聪明之人,都仍旧不相信我,那么,其他的人,就更是不信任我了。即便我的话让有些人心生疑虑,可他们也绝不可能为我这个魔头说话。

    而彭家的彭先真,他应该最清楚事实的真相,见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并且说到重点去了,他立马就有些焦急了。所以,在全场静默的时候。他直接忍不住了,他再次发声,对我怒斥道:“吴赖,你死到临头了,还在这蛊惑人心,你还真是十足的变态啊!有几个案子,没有具体的证据,你可以狡辩,但你害死我儿子,屠杀杀手集团上百人,甚至公然袭警,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以前在省城大开杀戒也是不争的事实,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像你这种魔头,死上一百遍都不为过。今天,我们聚集在这,就是要替天行道,你就莫想着为自己开脱了。来人啊,把吴赖抓起来,法办!”

    最后一句话,彭先真几乎是狂吼出来的,吼出了他最强的气势。

    我知道,他这是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怕我说多了就暴露了彭家,所以,他在陈词完,立刻下令逮捕我。在现场上千正派人士中,彭先真无疑是全军的主帅,他的话,就等于是将令。他这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无数警察提着枪,从我的四周向我围了过来。

    不过,即便他们人多势众,即便他们都手持枪械,可面对我这个魔头,他们也还是有些惧怕,他们靠近我的时候,都十分的谨慎小心。

    我看到这一幕,不觉有些发笑,我只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彻底完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这些人类,我已经说不通了。我自己也无意再挣扎了,就让这所有的悲痛,就此结束吧!

    不由的,我便闭起了眼,安静的等待那一群小心翼翼的警察到来。

    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了人群迅速的涌向了我,很快,冰冷的手铐便拷在了我的双手之上,甚至,我的脚上都被带上了脚铐。

    由于我完全没有反抗,是自愿被捕,所以,警察不好将我就地正法,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法治社会,这里也有上千民众,众目睽睽之下,违法的事还是不可行的,该走的程序依然要走。

    只不过,我的情况有点过于特殊,我所犯下的罪也不是一般的大,我得罪的人,更是权势滔天,所以,对于我的制裁,都直接省去了那些繁琐的程序,比如,法院的判决,这一关已然没有意义,也没人愿意等,我这个魔头,只要多活一天,就会让人惶恐一天,我关在哪,都会让人觉得不安,最好的办法,就是即刻处死。

    于是,我没有走法律程序。在被逮捕后,我立刻就被送去了刑场,实行秘密枪决!

    中午时分,当空的烈日突然被云层覆盖,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忽然变得乌云密布,整个京城,都仿佛被黑云笼罩,在这诡寂的时刻,京城郊外的刑场,迎来了一位重要的死刑犯,吴赖。

    半小时后。

    砰!!!

    一声枪响,划破天际,震撼了整个天地,声音,久久的震荡在刑场上空,不息不止!

    沉闷的天空,突然爆出了一声惊天雷鸣,随即,倾盆大雨疯狂落下,似乎,老天都在为吴赖鸣冤,为吴赖哭泣。

    吴赖的时代,划上了休止符,吴乾坤的时代,就此燃起!

    京城之乱,彻底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