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有毒 齐悦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离开东洲岛前夜

    听到胖哥的话,我突然一愣,旋即点了点头,说:“对,我要离开东洲岛了,”

    胖哥微微点了点头,神色没有多少变化,很是平静的说道:“是啊,是该离开东洲岛了,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当初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洪霸的强大,如今我们已经从洪霸的手中彻底的脱离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我起身从一旁的桌子上,到了两杯水,一手端着一个杯子走到了胖哥身边,递给了胖哥一辈,我自己端着一杯,

    轻轻地喝了一口,才开口说:“你说的没错,当初是被迫无奈之下,为了保护强盛,才跟着洪霸过来的,如今我们已经脱离了洪霸的掌控,那是时候该离开了,”

    “只是,强哥是否在这里有牵挂的人,强哥真的能义无反顾的离开吗,”胖哥的目光突然间深邃了起来,让我不由的一惊,

    胖哥突然苦涩的笑了笑,说:“强哥,其实你的好多事情我都知道,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总有很多女子喜欢你,只是不知道强哥是否多情,是否可以彻底的离开,”

    我顿时沉?了下来,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水,像是在用水掩盖自己的心虚,如果是以前,或许我会十分肯定的告诉胖哥,我可以彻底的离开,可是如今,我却不敢打包票了,因为就在昨天,我才刚刚知道,我的病之所以可以被彻底的治愈,这一切都因为陈可儿,一个傻女人,如今她为了我在云山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

    “好了,我也不愿多说,在我心中,强哥一直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无论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到了强哥这里,都会成为小事,我相信,总有一天,强哥可以站在巅峰藐视一切,”胖哥突然很是灿烂的一笑说道,

    听到胖哥的这番话,不知道为何,我的心里突然十分难受了起来,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因为兄弟对我的理解和支持,还有期望,

    我突然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就像你说的,总有一天,我会藐视一切,”

    胖哥突然朝着我伸出了手,啪的一声,我的手和胖哥的手狠狠地抓在了一起,胖哥一脸祝福的说道:“强哥,加油,”

    我点了点头,说:“一起加油,”

    ……

    胖哥虽然伤的很重,但陈家的医生的医术确实很强大,每天都会给胖哥左腿断裂的位置涂抹陈家的秘药,一种效果非常强大的药物,就像是古龙的武侠小说中的?玉断续膏,十分奇妙的神药,

    胖哥的伤势一天天的好了起来,而我距离离开东洲岛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因为陈艺就要开学了,而我作为陈艺的贴身保镖,必须跟着陈艺一起去帝都,

    这一天,终于来了,陈宏伟突然把我叫了过去,

    茶几上放着一个档案袋,我刚来到陈宏伟的房间,陈宏伟就示意我坐了下来,旋即一直档案袋,说:“你先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从茶几上拿起了档案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叠档案,一个非常简单的档案,在档案中,我就是帝都的人,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了,是被奶奶拉扯大的,就在几年前,奶奶离世,如今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今年刚上大学,

    档案就是如此的简单,本以为陈宏伟会把我安排到和陈艺同一个班级,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大一的新生,这让我不由的有些愕然,如今我已经二十三岁了,这个年纪,应该是大四才对吧,

    “这就是你新的档案,我已经想办法给你安排好了一切,到时候你直接去帝都大学报道就好,”陈宏伟开口说道,

    我疑惑的看向了他,问:“你确定让我上大一,而不是和陈艺在同一个班级,”

    陈宏伟点了点头,说:“给你这样安排,自由我的道理,首先,我给你安排的这个角色,和你同名,也叫安强,但悲剧的是,一个月前,他已经出车祸去世了,其次,如果把你直接安排在和陈艺同一个班级,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如今这个角色,却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在学校,倒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不在学校的时候,才是最关键的时刻,”

    听了陈宏伟的解释,我才明白他为何这样安排,听他如此一说,这个身份还真的非常的好,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我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了,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陈宏伟说道,

    我略微有些惊讶和意外,说:“这么快,”

    “已经不晚了,后天就是帝都开学的日子,你是新生,还要参加学校的军训,你现在的身份是孤儿,你的生活非常的普通,所以说,你必须和其他普通新生一样,从最初的军训开始,”陈宏伟开口说道,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凝重,

    显然,他很在意我从最普通的生活开始,毕竟他给我安排的这个角色,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本就没有任何的实力防抗陈宏伟,而陈宏伟也算是待我不薄,我也没有任何的理由拒绝,只能接受下来,

    “好,那就明天走吧,”我沉声说道,

    陈宏伟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在东洲岛还有一些朋友,就不打扰你了,去吧,”

    从陈家离开之后,我直接奔赴战神殿,自从来到东洲岛之后,也就白贞儿和香香,还有陈可儿是我最亲近的人,明天就要离开了,陈可儿又在云山岛,我只能先去见白贞儿和香香了,

    白贞儿和香香之前就被我带到了战神殿,我刚回到战神殿,就看到香香正在院子里玩耍,一看到我回来,香香就十分高兴的跑了过来,

    “干爹,你回来了啦,”香香蹦跳着钻入了我的怀抱,

    我抱着香香,笑着说道:“怎么,才一会儿不见干爹,就这么想干爹了啊,”

    香香嘻嘻笑了笑,说:“因为香香喜欢干爹啊,所以才会一会儿不见干爹,就很想干爹了,”

    我在香香的脸上狠狠的亲口了一口,说:“你还真是让干爹喜欢呢,”

    “干爹,如果有一天香香不在了,你会不会也会十分想念香香呢,”香香突然开口问道,

    我突然一愣,看着香香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突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想起香香的病,顿时十分心疼了起来,如此可爱的小妮子,如果真的有一天她真的永远的离开了我,我能接受吗,

    “香香这么可爱的女孩,肯定不会有事的,”我笑着说道,

    “可是香香病了,病的很重,总有一天会死去的,如果我死了,干爹千万不要想我,知道吗,因为香香不想看到干爹和妈妈因为我哭泣的样子,等香香死了,香香就会变成天使,天天在干爹的身边飞,”香香稚嫩而又认真的话,让我突然十分难受了起来,

    手上抱着香香的力道突然加大了几分,不知道为何,我真的很喜欢香香,他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让我无法忍受看到她一丝的伤心难过,

    “干爹不会让香香有事的,绝对不会,”我的声音中满是坚定,

    这时候白贞儿也走了出来,看着我紧紧抱着香香说出的话,她的眼中也闪烁着泪光,

    因为明天就要离开了,而香香又是我最牵绊的存在,于是整天都和这对母女待在一起,一直到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哄着香香睡着了,我才把白贞儿叫到了另一个房间,

    “香香的病,难道就真的没有人能治好了吗,”我一脸不忍的问道,

    白贞儿的眼中满是忧伤,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从小我就在东洲岛,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以前我或许会觉得这世间没有人能治好香香的病,但从你跟我们讲的外面的世界之后,就让我疑惑了起来,或许在外面,真的有人可以治好香香的病,”

    听到白贞儿的话,我突然一喜,像是看到了希望,之前一直在东洲岛,也只是听白贞儿说,除了白贞儿的母亲之外,没有人可以治好香香的病,但我却忽略了这是白贞儿以她的所见所闻来说,而她只是东洲岛的人,说的也只是在整个五大岛,除了她母亲之外,没有人可以治好香香的病,但这并不包括外面的世界也没有人可以治疗香香的病,

    想到这里,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鬼医,在外面,我所遇到的最强的医生,就是鬼医了,如果让鬼医给香香看看,一定可以治好香香的,

    “白贞儿,你相信我吗,”我突然开口问道,

    因为激动,双手突然间扶在了白贞儿的双肩上,

    白贞儿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相信,”

    “那你就听我的安排,等胖哥的腿好了,就让他带你去京城,去找我的一个前辈,他的医术非常的高明,让他看看香香,一定可以治好香香的病,”我一脸认真肯定的说道,

    因为在我看来,鬼医就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医术最高明的人物了,如果他都不能治好香香的病,那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但不管怎样,我都要给白贞儿信心,

    听到我的话,白贞儿的眼睛一下子都亮了,激动的说道:“你说真的有人可以治好香香的病,”

    我十分坚定的点头说道:“肯定能,我还从来没见过鬼医不能治好的病,”

    说完这句话,我突然停顿了一下,旋即目光中带着几分复杂之色,说:“除了我的病,”

    鬼医不能治好我的病,白贞儿却治好了我的病,白贞儿都不能治好香香,那么鬼医可以吗,我突然间也迷茫了起来,但不知道为何,我却对鬼医充满了信心,

    白贞儿也是突然一愣,旋即点头,说:“好,我听你的,跟着胖哥去京城,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都愿意尝试,香香是我的唯一,为了她,我可以付出一切,”

    “放心好了,只要你去找鬼医了,鬼医肯定不会让你付出什么的,”我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