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四百六十四章 离开

    与来的时候悄无声息无人知晓不同,艾辉一行离开的时候,是一只庞大的驮队。所有的驮盆兽都是乔美祺赠送,连同那些仆役脚夫,都一起赠送给艾辉。

    来的时候,松间谷没有一位大师,没有半点自保之力。而如今,艾辉顶着史上第一位雷霆大师的名头,就足以震慑宵小,更何况还有师雪漫。

    加上俘虏的窦先生和杨笑东,四位大师坐镇。加上松间谷的防御,没有六七位大师,休想攻破松间谷。

    底气十足的艾辉,摆出阵仗。

    而听雷城的民众们,得到消息,人们纷纷走出房屋。他们守在道路的两侧,不敢出喧哗,车队所过之处,民众纷纷俯致敬。

    并非敬艾辉成为第一位雷霆大师,而是敬艾辉保住他们的家园。

    若非无路可选,谁愿颠沛流离?

    刚刚生的那场大战,在天外天引巨大的震动。不仅仅是因为第一位雷霆大师的横空出世,它还是拓荒令之后,元修们进入蛮荒,内部生的第一场两个势力之间的战斗。

    天心城之战参战者是一群流贼盗匪,这场战斗被视作一场叛乱。

    而听雷城之战,则是势力之间的征伐。

    元修们一头闯入蛮荒,建立自己的城市,他们时刻面临来自荒兽的压力。之前生的城市被攻破,全都是荒兽所为,没有一起是相互征伐。

    大概谁也想不到,在后来的史书上,这场战斗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听雷之战】。而听雷之战,被后代的史书视作一个转折点。

    听雷之战,标志着天外天开始进入各城相互征伐的混乱时代。

    对于这个标志**件,后来的阐述很多。

    有人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元修们开始在蛮荒站稳脚跟,野心开始膨胀。也有人认为是叶夫人的上台,引起诸多的不满,牧会是其中之一。也有人认为大长老的死,群龙无,早就给天外天的混乱埋下伏笔。

    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这场战斗的影响将会多么深远。

    但是对听雷城内的居民来说,这场战斗的重要性,比史书上的阐述还要重要。

    家园是自己的,历史是时间的。

    艾辉不仅仅帮他们保住了家园,还留下了一座听雷山。这里是蛮荒最深处的城市之一,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来自更深处蛮荒的荒兽。

    每一位居民对荒兽有着深刻的了解。

    艾师连续数日,在听雷山揣摩雷法,雷霆滚滚,威势浩荡,数百里之外都能清晰可见。

    荒兽对雷霆的畏惧远远过人类,这几天出去打探的元修回来无不惊喜莫名。数百里之内,几乎所有的荒兽全都消失不见,而那些强大的荒兽更是一只都看不到。

    他们都以为走错了地方。

    听雷山残留大量的雷霆气息,让荒兽本能地远离,从而让这一带成为荒兽禁地。而只要雷霆气息一天不散去,听雷城附近就还是荒兽禁地。

    在蛮荒,没有什么比安全更幸福的事情,听雷城的未来一片光明。身为当地的居民,他们受益最大。

    乱世之中,草芥之民的愿望无人在意。他们也知道,艾师并非为他们而战,但是听雷城却因为艾师幸存,还将因艾师而受益良久。

    传奇是天空的星辰,而他们是地上的草芥,天地之远,扯不上半点关系。

    他们一礼,不求大师回应,只是心中所谢。

    沿途密密麻麻的人群不断俯致敬,偌大的街道只有驮盆兽沉重缓慢的脚步声。

    气氛异常肃穆。

    坐在驮盆兽背上的艾辉脸上笑容消失,他抿着嘴唇,神情变得严肃,原本散漫的坐姿消失,不自主挺直背脊。

    突然间,他心中有些堵得慌。

    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愿意去想为什么。

    乱世之中,谁都不容易,不是么?

    驮队就在这么一片寂然无声中,离开听雷城,消失在莽莽蛮荒。

    出城没多久,艾辉的心情就恢复如常,那些不愉快的、莫名其妙的情绪都被他抛之脑后。自己可不是什么英雄人物,拯救世界这个任务,就交给别人吧。

    艾辉在把玩着窦先生的藤杖,满脸好奇。

    窦先生和杨笑东并没有受到苛刻的待遇,他们只是被禁锢元力。杨笑东的神情很阴沉,对艾辉爱理不理,窦先生反而要坦然许多,不管艾辉问的什么问题,非常有耐心,知无不言。

    “这棍子为什么能吞噬光线?”

    听到艾辉的问题,杨笑东第一个受不了:“这不是棍子!”

    艾辉啊了一声,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一副“大爷也是见过世面的你别想诳我”的表情,鄙视道:“这明明就是棍子啊。”

    杨笑东额头青筋跳动,只觉得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可恶,恨不得一棱柱插得这货满脸血,咬牙切齿:“这是北冥暗王树!”

    一代奇珍【北冥暗王树】,竟然被称作棍子,杨笑东只觉得像吞了一只苍蝇样难受。虽然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怒火还是忍不住在胸中翻腾。

    他几乎是一字一顿把这句话说完。

    艾辉恍然大悟:“我懂了,高级棍子!”

    杨笑东勃然大怒:“你才是棍子!”

    艾辉一脸看白痴的神情看杨笑东:“什么眼神!有这么厉害的棍子吗?”

    杨笑东别过脸,浑身气得抖。

    窦先生哈地笑了一声,语气缓慢,解释道:“它能吸收光线,因为它是北冥暗王树。北冥幽绝之地,终日无光。因为北冥生长着一种非常特殊的树,暗树。暗树以光线为生,不同的是,它们是吞光生暗。它们的叶片,有一层暗域,能够吞噬周围的所有光线。而这棵树,是暗树之王。十万可暗树,才能诞生出一棵暗王树。”

    艾辉感觉自己就像在听故事:“北冥在哪?”

    “不知道。”窦先生摇头:“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北冥在什么地方,也许知道了也去不了。但是在修真时代,经常会有强大的修真者潜入北冥。”

    艾辉反应过来,大感兴趣:“所以这是修真时代遗留之物?”

    “老夫得到的是一颗种子。”窦先生沧桑的脸上露出缅怀之色:“那时老夫还不知道它是暗王树的种子,只以为它是一颗普通暗树的种子。不过当时普通暗树对老夫来说,也是个宝物。所以非常珍惜,费尽心力培养,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才得知它并非普通的暗树,而是一刻暗王树。”

    两眼放光的艾辉厚颜无耻道:“它现在是我的了。”

    杨笑东腾地站起来,勃然大怒:“你无耻!”

    他知道北冥暗王树对窦先生何等重要,有北冥暗王树的窦先生是一位实力强横的大师,而没有北冥暗王树的窦先生,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元修。

    窦先生摆摆手:“从老夫被俘虏,北冥暗王树就是你的战利品。不过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能不能说。”

    杨笑东这才想起他们俘虏的身份,神情灰败,颓然坐下。

    艾辉瞥了杨笑东一眼,这个阴沉的家伙,一遇到关系到窦先生的事,就会特别容易激动。

    窦先生的沉着和坦然,反而让艾辉有些佩服,果然姜是老的辣。

    艾辉的语气也多了一丝尊重:“请讲。”

    “老夫没多少时间活了,北冥暗王树在我手上也是糟蹋了。北冥暗王树极为长寿,古书上说有光不灭,随时日增长愈强悍。在老夫手上不过数十载,若是就此埋没陨落,才是遗憾。”

    杨笑东神情平静少许,默然不语,他知道窦先生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老夫参悟【北冥暗王树】数十载,多少也有点心得。老夫愿意把所有心得全盘交给阁下,绝不藏私,只求阁下能够收留山寨的孩子。”

    杨笑东神情如常,其实当窦先生开口,他就明白过来。他毕竟是从山寨出来的,知道窦先生最放不下的是什么。

    “山寨的孩子?”

    艾辉愣了一下,但是想了想,人之常情嘛,点头答应下来。

    当大家跟着窦先生来到山寨。

    艾辉看着山寨被召集起来黑压压的一片小孩,满脸震惊,脱口而出:“厉害啊老窦,你居然这么能生!”

    冷场。

    万年不变的窦先生,情绪第一次生如此剧烈的变化。他脸上的肌肉先是变得僵硬,表情凝固,全身的肌肉都变得僵硬,紧接着腾地脸涨得通红。

    他张了张嘴,但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出,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其他人的表情也变得尴尬。

    杨笑东刚想开口。

    艾辉已经拍了拍窦先生的肩膀,慨然道:“老窦,你放心,以后松间谷就是你的家,也是你孩子们的家。老窦你是一个有担当的老男人!养这么多小孩,真不容易!”

    窦先生的脸涨得通红,他历经残酷的人生,却从来没有经历眼前这样的场面,他手足无措。

    他刚想开口辩解一二,艾辉已经转身离开,混进小朋友之中,满脸堆笑。

    小朋友们一开始都充满戒备地看着艾辉,但是很快就和艾辉打成一片。

    本来满脸通红的窦先生神情缓和下来,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他目不视物,但是对情绪却有着异乎寻常的直觉。他能感受到,不光艾辉对这些小孩没有半点敌意,连师雪漫、楼兰都是由衷的开心。

    杨笑东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阴沉的脸上少见地明朗了一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