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四百六十五章 铡刀雪夜

    ,。

    当中央三部的旗号出现在平叛战场,战争便失去了悬念。

    五行十三部,从组建开始,中央三部就是最特殊最神秘的战部,他们直属于长老会。中央三部分别由听风、裁决、神畏组成,外界对他们的了解非常少。

    只知道听风擅长打听消息,线人无数。裁决负责审判定罪,只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犯罪,才会出动裁决。神畏流传的消息最少,也最为神秘。

    更奇特的是,中央三部并不在五行天,而是驻守在旧土。

    中央三部为什么驻守旧土?驻守在旧土何处?都无人知晓。

    哪怕就是那些消息灵通,知道许多鲜为人知内幕的世家豪门子弟,也没有人知道其中原因。

    神秘总是滋生流言。

    有的说中央三部驻守着一座规模惊人的宝库,那是五行天最后的希望,保存了无穷无尽的财富和珍奇、兵器等等。当五行天到生死存亡的关头,这座宝库,就是五行天翻身的最后机会。

    也有的说,中央三部驻守之地,是一条通往蛮荒深处的大裂缝。为了防止荒兽从这条大裂缝涌入旧土,中央三部驻守此地。

    还有的说,那根本不是什么通往蛮荒深处的裂缝,而是通往深渊。

    各种版本,千奇百怪,流传很多年,经久不衰。但是到今天为止,这依然是个谜团。其他十部都有退役的制度,但是中央三部一旦加入,便终生无法退役。

    但是无论任何一个版本,有一点是出奇地一致,那就是强大。中央三部的强大,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在普遍的认知中,中央三部的实力要比起其他十部强大得多。

    哪怕十部之中最强大的战部,都无法和中央三部其中任何一个战部相比。

    还有人说,只有大师才能够加入中央三部。当然只有稍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这个说法是多么的无稽可笑。

    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大师。

    中央三部的旗号出现在战场,立即造成无以伦比的冲击。十多股盗匪组成的叛军立即溃不成军,只要旗号飞过之处,地面的盗匪惊恐地趴在地上抱头投降。

    就仿佛一瓢烧得滚烫的热油,浇在白雪之上。

    没有费半点吹灰之力,盗匪大军逃的逃,投降的投降。

    战斗结束之快,震住所有在暗中关注这场叛乱的人群。当连绵不断的俘虏,出现在城外,天心城顿时沸腾。这段时间,他们心惊胆战,唯恐叛军入城,将他们洗劫一空。

    定罪,审判,斩。

    裁决的效率之惊人,手段之残酷,让众人目瞪口呆,心中骇然。对于这些盗匪,裁决没有半点怜悯。

    天心城外,每天都是成排成排的盗匪被斩示众。

    人们第一次看到那些面无表情的裁决部队员,他们神情一片漠然,就像经验丰富的刽子手。俘虏临死前失控的尖叫,飞出去的头颅,喷涌的血柱和轰然倒地无头尸体,都无法让他们的神情有一丝的变化。

    但是裁决部并非什么人都杀,盗匪之中投降的大师,并没有被杀,而是交到叶夫人手上来决定他们的命运。

    总共六名大师。

    大师无死罪,是不成名的规矩。

    六位大师都愿意听从叶夫人的指挥和命令,六位大师无论放在那里,都是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六位大师的性命,交到叶夫人手上。

    然而叶夫人没有接受他们的投降,六位大师被斩示众。

    当六位大师的头颅高高挂在天心城外的木杆上,天心城一片哗然。

    兔死狐悲,许多家族中豢养的大师,对叶夫人极为反感。在大师们私底下的宴会上,许多人公开声称绝对不会替叶夫人效力。

    这些流言也会传道叶夫人的耳中,但是叶夫人对此不置可否,依然我行我素。

    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人们才骇然惊觉,端庄贤淑的叶夫人,竟然如此霸道如此铁腕。

    当天夜晚,无数人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第二天天还未亮,城主府外车水马龙,请求叶夫人接见的家主排成长长的队伍,一个个都是显赫的名字。

    天心城的居民为叛乱被平定而欢喜,这些世家们的眼中可没有什么喜欢。他们的目光不时瞥向那些城外高悬的大师头颅,那些头颅就像有魔力一般,不自主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叶夫人真够狠啊,竟然连大师都敢杀!

    就在这个时候,天心城迎来了建城后的第一场雪。

    冰冷刺骨的雪花,是旋转的锋利刀片,随着狂风飞舞。风雪极为恐怖,所过之处,地面的岩石、树木都遭到严重的破坏。遮天蔽日,连太阳的光芒都被隔绝,如同夜晚。

    如此可怕的天气,倘若在城外,基本上无法幸免。

    许多人暗中相传,肯定是老天都看不下去叶夫人为所欲为,才有这么一场堪称可怕的风雪。

    天心城的五座镇神峰防御全开,挡住呼啸的风雪,城内温暖如春。

    然而,城内人心惶惶,没有谁觉得温暖如春。许多人想方设法像逃出这座保护他们的城市,因为城内比外面的风雪更加冰冷刺骨。

    没有半点预兆,听风部忽然动手。

    数十个家族被查抄,罪名是勾结盗匪,充当内应。一桩桩铁证如山,都证明这些家族死有余辜。

    拘捕,审判,定罪。

    然而这次裁决部却没有出现,而是听风部。据说裁决部对这次的行动保持沉默,神畏部不是很赞同这次行动,只有听风部毫无顾忌,回到天心城,就成为叶夫人手上最锋利的刀。

    打探消息对听风部来说,再简单不过。

    一时间天心城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就连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整个行动持续了整整三天。

    但是当活下来的人们回忆这三天,他们的记忆中没有半点温暖。每当他们回忆叙述时,语气都不自主带上颤抖。风雪笼罩的天心城,三天里看不到半点阳光,黑暗如夜,沿街终日不灭的南光灯,散的光芒都带着渗人的寒意。

    一字排开的铡刀,看上去异常壮观。

    被清算的家族是三十个,问罪之人过七千余人。这其中既有实力低微的仆役,也有实力强横的大师。

    其中斩一千六百二十二人。

    在五行天的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一场清算能够与之相提并论。前所未有的血洗清算,让天心城的光幕,似乎都染上一层血色。

    这三天被称作铡刀雪夜。

    当风雪过境,太阳重新升起,阳光洒满大地,繁华的天心城似乎都变得空旷许多。市场更是萧条,人们不敢出门。

    过了几天,紧张的气氛逐渐缓解下来,天心城仿佛也回到之前的安详宁静。

    城主府。

    一位头顶挽着一个髻的文士,面白无须,脸上还挂着微笑。他的眼睛不大,但很清澈明亮,微笑非常有感染力,如沐春风。

    谁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温暖的男子,就是听风部部年听风,

    他语不快也不慢,条理清晰地禀报这次行动的细节。

    叶夫人听得很仔细,不时询问。

    一直等禀报完,她脸上露出微笑,感慨道:“家贼难防啊,没想到这么多的人,宁愿把天心城给盗匪,也要妾身离开城主之位。若是他们有本事,城主之位就是让给他们有何妨?妾身一介女流,只想把小宝好好抚养大。公公临终托付,妾身不想公公心血付诸东流,才勉力为之。若是遇到贤能,妾身一定让出城主之位,亲自相迎。”

    年听风温声安慰:“夫人何必理会那些庸俗之辈?当今天下,若有谁能够力挽狂澜,唯有夫人!夫人切莫说出此等气话,属下心中难安。”

    叶夫人感激道:“妾身可没有那么厉害,这次多亏了年部。妾身的城主之位丢了毫不可惜,但倘若盗匪入城,那只会生灵涂炭,城毁人亡,不知道多少家族覆灭。”

    年听风恭恭敬敬道:“夫人说得多。若是再任由大家这么散漫下去,一盘散沙,必亡。天外天需要一个新的领袖,才能让我们大步前进。这些墙头草,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死了一点都不可惜。”

    叶夫人叹息道:“就是可惜了那些大师。”

    她可惜的并非盗匪中的那些大师,而是城内那些家族供奉的大师。这些大师,数量不少,如果能够为她所用,那就是如虎添翼。

    可惜这些大师,几乎全都被牵连其中,大半都被斩殆尽。

    “夫人何必在意?夫人的大师之光,真是天才的创意。只要时间一到,大批的新人涌出。”年听风郑重道:“我们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到时候大师全是自己人,再也没有人掣肘。其他人自然会闭上嘴巴,夫人才能尽情施展才华,挽救天心城于水火之中。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他们烂掉,不如把烂肉挖掉。”

    叶夫人露出喜悦之色:“有听风相助,妾身才是真正的心安。有件事,还要劳烦听风了。”

    年听风连忙恭敬道:“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帮我去打听一个人。”

    “请夫人示下。”

    “雷霆剑辉,艾辉。”

    “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