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六十三章 继承人

    大殿内,空气凝固。

    在场每个人,浑身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死死攥住,动弹不得。恐怖的威压,令人窒息。冷汗沿着他们惨白的脸颊流下,大殿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他们神情惊恐,尤其是权惟德,他不知道刚才自己汇报的什么内容,触怒了宗上。

    宗上就是翡翠森的神,他的意志就是翡翠森的意志,他的任何一点怒火,都足以血流成河。他们从未见过宗上的愤怒,在大家心目中,宗上就像天上的神祇,俯瞰着众生。

    权惟德双股战战,脚底发软,但是他动弹不得,无处不在的压力禁锢着他,他保持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一座雕塑。他下意识地想开口求宗上饶命,然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殿之上,明白岱纲为何愤怒的,只有郁鸣秋和陆辰。

    郁鸣此时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他被突如其来的真相震惊了,难以保持平静。

    叶白衣……叶白衣竟然是他们的大师兄?

    郁鸣秋觉得这简直太荒谬了。

    没错,太荒谬!

    叶白衣担任那么多年的冷焰部部首,而郁鸣秋是草杀部副部首,两人虽然谈不上熟识,却是见过不少面。叶白衣从来没有流露出丝毫迹象,况且,冷焰是火元战部啊!

    师父的大弟子竟然修炼的是火元力?太不符合常理!

    以前郁鸣秋就觉得叶白衣非常神秘,叶白衣来历神秘,只知道他是新民,而后也逐渐成为新民的代表人物。叶白衣的晋升之路颇为传奇,他从最底层开始,黎明血战一战成名,最终取代乐不冷成为冷焰部部首。甚至在很长的时间内,他被视作下一任大长老的热门人选。

    然而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了投降帝圣,成为五行天头号叛徒。帝圣对叶白衣赏赐之厚震惊天下,寸功未立的叶白衣被封为战神,统率全军。而且还专门为其建造战神宫,成为兽蛊宫、冷宫之后的第三宫。

    叶白衣不负帝圣重望,改革血修战部战法,创建六神部。从此之后,神之血面对五行天,开始占据上风,并且随着时间的提议,优势越发巨大。

    倘若不知道叶白衣是大师兄,郁鸣秋会觉叶白衣是个神秘、复杂、难以琢磨的人。

    可如果叶白衣是大师兄,那他所做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加违背常理!

    老师和帝圣平起平坐,身为大弟子的叶白衣,何需投降帝圣?

    除非……除非叶白衣是诈降?

    这个想法突然冒出来,郁鸣秋一个激灵,大脑立即清醒过来。想到老师对大师兄的担忧和关切,郁鸣秋愈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他很快又生出新的疑惑,叶白衣在五行天的时候,无论是老师还是叶白衣,都未曾露半点风声。

    老师和叶白衣为什么隐瞒两人真正的关系?

    郁鸣秋心中蓦地一寒,脸色有些发白,不敢往下深想下去。

    一旁的陆辰,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同样不太好。

    还没等两人想清楚,忽然一股霸道而浩瀚的波动,在头顶高空遥遥传来。波动是如此强烈,哪怕待在守卫森严的大殿之内,都仿佛置身燥热的沙漠之中,热浪滚滚而来。

    郁鸣秋和陆辰不约而同抬起头,望向大殿穹顶,神色骇然。

    两人脑海中跳出同一个名字

    乐不冷!

    轰隆隆。

    沉闷的雷声仿佛在天际边缘远远传来,可是晴空万里,片云不见,哪里来的雷声?

    大殿门外,阳光陡然变得炽烈,温度急剧上升,殿外的树木水汽蒸腾,迅速枯萎。冰冷死寂的大殿,惨白炽烈的阳光,殿内殿外就像两个世界。

    一声幽幽叹息打破安静,所有人身上的禁锢突然消失,大殿内凝固冻结的空气重新流动,就仿佛刚才只不过是时间稍稍停顿了片刻。

    大家汗水浸湿的衣衫和脚下的水迹,见证了刚才不是他们的错觉。

    扑通,突如其来的声音,引得人们侧目。

    原来是手脚发软的权惟德失去支撑,一屁股坐在莲叶上。

    然而没有人笑话权惟德,他们知道换作自己,只怕还不如权惟德。

    岱宗的神情恢复如常,还是熟悉的微笑,还是熟悉的如沐春风,然而见过寒冬的凛冽之后,敬畏深入骨髓,恐惧如影随形,无人敢有半点松懈和怠慢。

    大家恭恭敬敬垂首而立,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吭。体内鲜血流淌的速度缓慢,它们还未从冻僵中完全恢复温热。

    岱宗笑了笑,温声道:“有件事需要先交待一下。”

    众人不约而同伏首在地:“谨听宗上吩咐!”

    权惟德顾不得哆嗦,连滚带爬拜伏在地。

    岱宗就像在叙家常:“我曾对乐不冷许诺过,只要他来挑战,我必应战。其实和此战也没多大关系,有些事情我也早想安排一下,正好有这个机会,就在这里说了。说来惭愧,翡翠森大家视我为首,我所做甚少,都是大家群策群力,呕心沥血。所谓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我是不行了,那今后翡翠森的事情,就交给鸣秋。鸣秋年轻,经验尚浅,还请各位多多费心,帮助鸣秋,就像帮助我一样。”

    大家早就料到岱宗此次大张旗鼓,定然会有大事宣布,还是被这个重磅炸弹给惊得呆住。

    宗上正处在最巅峰的时期,而且可以预期,巅峰期还会保持起码数十年,需要这么早安排继承者吗?

    至于乐不冷,没有人太在意。乐不冷有着天下第三人之称,但是在大家眼中,实力和前两位有着明显的差距。乐不冷也许能给岱宗制造一些麻烦,但是真正能够撼动岱宗者,唯有帝圣。

    而且不是大公子,还是二公子。

    陆辰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鼓励地拍了拍郁鸣秋的肩膀,他为师弟感到高兴。心中也松一口气,他对权势毫无兴趣,凡俗琐事与他而言,不啻毒药。可是身为大弟子,这方面的压力始终压在他身上,如今终于能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心中释然而欢喜。

    人群中陆家家主陆之安,脸上却不是那么好看。

    岱宗并无子嗣,按理说大弟子陆辰继承的希望更大,没想到宗上不按常理出牌,选择了郁鸣秋。

    尽管他也知道,辰儿性情过于淡泊,不是合适之选,但是看到翡翠森之主的宝座就这么眼睁睁的失之交臂,心情还是非常糟糕的。

    陆之安到底是能沉得住之人,此时主动出列,沉声道:“宗上放心,我等必全心全意辅助二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他人反应过来,纷纷表态。

    郁鸣秋有些发懵,觉得脑袋乱糟糟一片。刚才还在想大师兄叶白衣等等一系列不为人知的隐秘,突然被老师立为接班人,猝不及防没有半点准备。

    等他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准备张口拒绝。

    身为草杀副部首,他当年因为无法接受老师带着翡翠森自立,选择了孤身入蛮荒。虽然他回来了,但是这个心结依然没有解开。翡翠森偏安一隅,充斥着奢靡享受的风气,郁鸣秋在蛮荒中艰苦磨砺多年,对此打心眼里不喜欢。

    岱宗没有让郁鸣秋开口,笑吟吟道:“据说小秋这些天沉迷刺绣,天天往明秀织坊里跑。小秋年纪也不小了,父母亦不在世,我这个老师就做个主,向陆家主提亲。明秀和小秋青梅竹马,从小感情笃厚,如今两人都是大师,可谓郎才女貌,十分般配。陆家主,意下如何?”

    郁鸣秋脑袋一片空白。

    老师后面说什么他都没有听清楚,之前想说的都抛到九霄云外,此刻心中只有无尽的欢喜。

    陆之安也没想到宗上竟然会提亲,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喜色。郁鸣秋是将来的翡翠森之主,能够嫁给他,对陆家大有裨益。而且正如宗上所言,鸣秋知根知底,两人青梅竹马,对明秀又是一往情深,是难得的良配。

    他当场激动道:“好好好!宗上赐婚,我陆家之荣幸。小秋亦是老夫看着长大的,视如子侄。得婿如此,夫复何求!”

    巨大的喜悦,就像怒涛般一下子砸过来,把郁鸣秋吞噬淹没。

    日日夜夜的思念,丝丝缕缕的爱慕,化作无边无际的欢喜,充斥郁鸣秋心中每个角落,他想大声喊叫,他想马上跑到绣坊,告诉明秀他的心意!

    他恨不得剖开自己的胸膛,让明秀看到,他的心脏是为了她而跳动。他想告诉明秀,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踏过烈火,哪怕翻过刀山。

    多么希望早晨醒来,他睁开的第一眼,就能看见明秀,看她睡得像婴儿一样,看她沉睡在从窗户投射的一缕阳光里,沉睡在他触手可及的身旁。他可以伸手挽起她额前的秀发,他可以在她睁开眼睛时说声早安。

    啊啊啊啊,他太高兴了,怎么办怎么办,真的真的太高兴了!

    看到郁鸣秋脸上掩饰不住的傻笑,平日里的聪明机灵劲消失得无影无踪,岱纲也不由莞尔。

    笑容一闪而逝,岱纲抬头,深邃而锐利的目光仿佛穿透晶莹碧翠的穹顶,投向那无尽高空深处。

    那里有个顽强的身影。

    “散了吧。”

    话音未落,大殿上首,座位已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