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六十四章 猎物

    轻柔的红衫,就像荡漾的水波,在微风里缓缓飘动。 .更新最快

    佘妤停在半空,目光扫过地面,精致妩媚的玉脸,此刻阴云密布。

    荒野上,如今难见一丝水汽,但是这里残留的水元力波动,却是如此强烈,就像是深深印在大地。

    师北海!

    北海之墙被摧毁,但是师北海的下落,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师北海并非一位普通的元修,而是北海部首,天下有数的强者。佘妤没有和师北海交过手,但是无论是叶白衣,还是北先生,都曾经给予师北海极高的评价。

    此地残留的波动,亦是明证。

    此地还残留着另外一股波动,这种独特的五行元力波动,只有一个可能,天叶部!死在佘妤手上的天叶部元修有数十位,她对这种元力的特征再熟悉不过。

    她甚至能够判断出,和师北海交手的,十有**是天叶部那位美貌的副部首。不过,看来那个女人似乎吃了亏,这令佘妤心中凛然。

    傅思思的实力极为强悍,远胜天叶部普通元修,比之受伤痊愈之前的佘妤,只怕也在伯仲之间。如今佘妤因祸得福,实力大涨,但是要战胜傅思思,她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师北海不仅活着,还比大家预期的更加强大,这无疑是个糟糕的消息。

    但是更糟糕的是,叶白衣很有可能落入师北海的手中!

    佘妤神情变幻不定,片刻之后,精致妩媚的脸庞重归平日的慵懒,美眸深邃,凝视远方。她本意趁着傅思思重伤之际,一举击杀这位天叶部副部首。但是想到叶白衣落入师北海之手,她就只有叹息,眼睁睁看着此等绝佳良机失之交臂。

    叶帅才是重中之重!

    飘扬的红衣倩影,如同一缕淡淡的烟雾,消散在空中。

    塔炮联盟的会议室内,气氛极为紧张。

    防线所有的高层骨干全都出席,包括铁兵人和昆仑天锋,大家神情又是振奋又是紧张,尤其是师雪漫。她虽然强自克制,保持镇定,但是在场众人对她再熟悉不过,怎么会看不出她内心的激动?

    正在禀报的是顾轩,他也知道情况非同寻常,汇报异常仔细,唯恐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当时我们正在对神灵部进行骚扰,但是效果不好,对方龟缩不出。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干耗在那也没用,决定朝敌人后方深入。看看能不能找到小股的敌人,或者敌人的补给队伍,这样也能捞一票。我们大概前进了六百多里,可惜沿路没有什么发现。当时我们就准备回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感受到一股非常强烈的元力波动。霍师当时正好在风车剑上,他对元力的判断比我们更准。”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大家听得仔细入神,此时目光纷纷转向霍达。

    霍达一心想成为掌剑使,雷霆之剑的所有行动都会参加。

    霍达没有推辞,身为大师,他在这方面确实更权威。

    他沉声道:“是的,元力波动非常强烈,应该是两位绝世强者在激战。其中一股是水元力,有非常明显的北海部水元力的特征,应该是师北海部首。另一股元力波动很诡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天叶部五行元力。”

    许多人露出担忧之色,最近天叶部风头之强劲,震动天下。

    师雪漫此时反而变得很镇定。

    霍达继续说:“在下判断,水元力的优势比较大,占据上风!”

    大家脸上纷纷露出喜色,几人差点出声欢呼,但是看到霍达神情凝重,知道还有情况。

    “但是!”此语一出,大家心中不约而同一紧,霍达犹豫了一下,方道:“水元力的波动实在太强烈,如果是师部首的话,我担心师部首有元力透支的可能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对师部首的实力了解不多。”

    大家的目光转向师雪漫。在场对师北海实力了解最深的,只有身为女儿的师雪漫。

    师雪漫道:“父亲有可能已经受伤。”

    她的语气肯定,冷若冰霜的眼眸之中杀气涌动,整个人散发着凛然威势。想到天叶部对父亲下手,她心中便难以遏制杀意沸腾。

    气氛变得压抑而愤怒,师北海率部阻挡血修,半步不退,几乎全军覆没。北海部牺牲的英魂还未远去,天叶部竟然要杀师北海?

    北海部……

    铁兵人不由想起曾经的好友,心中叹息。他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在场诸人都是松间派,唯独他和昆仑是叶夫人的人。这件事,已经让松间派和天心城之间,产生了无法弥补的裂痕。所谓的长老之位,变得像个笑话。

    他心中同样难以理解,为何叶夫人要对师北海下手?那是有功之臣啊!此事让人何等寒心齿冷?

    他不想卷入政治斗争之中,但是不想防线就此轰然倒塌,大家都知道,接下来神之血的反扑一定异常凶猛!

    昆仑天锋的神情也露出尴尬之色,脸颊发烧,无地自容。这么长时间的并肩作战,心思单纯的她,早就把大家视作手足,此时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家解释。

    铁兵人沉声道:“我们需要马上去接应师部首!元力波动如此强烈,血修一定会察觉。他们绝对不会坐视师部首逃出生天,我们需要马上行动,否则师部首会陷入重围。风车剑,我们用风车剑,高手同行,去寻找师部首!”

    大家神色稍缓,知道此时不是起内讧的时候,时间宝贵,飞快开始讨论起来。

    霍达主动请缨:“我掌剑的功夫虽然还不够成熟,但是勉强可以驾驭。这样我们就能多一架风车剑,可以兵分两路。”

    “好!”师雪漫没有拖泥带水,干脆利落下令:“两座风车剑分头北上,黄昏,你跟在霍师的风车剑,遇到危险注意掩护。”

    端木黄昏沉声道:“好!”

    “钱代、我,上另一架风车剑。姜维、桑芷君、兵人、昆仑驻守防线。要小心,敌人很有可能会趁机发起攻击。”师雪漫接着道:“沿途的河流、湖泊、山谷是我们搜寻的重点。带上北海部的信号弹,遇到河流湖泊,都放入其中,如果没有河流湖泊,就凿岩投入地下暗河。”

    “敌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纠缠住我们,我们尽量减少缠斗,用速度摆脱他们。一旦接到师部首,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防线。”

    一连串的指令发布下去,师雪漫没有半点迟疑。

    众人轰然应诺:“是!”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如风般吹进会议室:“加我一个。”

    师雪漫猛地睁大眼睛,露出惊喜之色,失声惊呼:“艾辉!”

    会议室大门打开,身形修长的少年微笑而立。

    刚刚还指挥若定神情坚毅的师雪漫,眼睛一下子升起一抹水雾。

    山峰之上,衣衫猎猎作响,肖不遇迎风傲然卓立,冷眼如电,俯瞰下方土地。

    一道身影电射而至。

    “报!西北方向,发现有人活动踪迹!”

    他身形未动,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重点搜寻!注意地下暗河!上次北海余孽,就是从暗河溜走的!这次挖地三尺,也要把师北海找出来!”

    “是!”

    下属领命而去。

    按照原计划,神虎部大部队奔赴防线,和贺南山统率的神灵部汇合,留下一人在后方,收拢走失的小队。突然爆发的元力波动打乱了这个计划。

    如此惊人的水元力波动,只有一种可能,师北海还活着!

    单雄当机立断,派肖不遇率领六位神通强者,还有一支精锐,留下来截杀师北海。单雄给肖不遇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必须击杀师北海!

    单雄并不知道叶白衣在师北海手上,他有自己的考虑。

    如果师北海还活着,意味着他们之前胜利,就是个笑话。己方的统帅不知所踪,对方的统帅却还活着,不是笑话是什么?

    师北海是天下有数的强者,无人敢小瞧。如今这头北海猛兽,却藏在他们的背后,隐匿在黑暗中。一旦他们露出破绽,等待他们的,将是危险而致命的一击。

    师北海威震天下,肖不遇见识过他的厉害,不敢有半点轻视怠慢。不过这次,肖不遇还是有点把握,他猜测师北海很有可能负伤。

    昨日的水元力波动强悍无匹,但混杂其中还有一股同样强悍的元力波动。也就是说,师北海遭遇了一个同级别的强者。那股元力波动非常奇特,很难判断是五行之中哪一行的元力,肖不遇猜测有可能是最近风头正劲的天叶部。

    天叶部出现在身后,同样也让单雄感到担忧,不过这个问题他打算交给佘妤殿下来烦恼。

    肖不遇没想那么多,他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因为他知道此时是猎杀师北海最好的机会。

    然而,他并不知道,除了这支队伍,还有好几支队伍数目众多的血修强者,都在朝北海之墙的方位搜寻而来。

    那场强烈的元力波动,就像黑夜中的太阳,醒目而耀眼。

    师北海这个猎物,能够轻易挑动血修们的战意。

    似乎感受到肃杀之意,荒野的温度大幅度下降,天空飘起了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