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六十七章 血色花瓣

    何欢正在检视镇神峰上各个警戒位置,他有些心不在焉。 .更新最快

    艾辉出关了。

    何欢是叶夫人的人,那段豆荚幻影也是他偷偷录制,通过特殊的通道最终送到叶夫人手上。按理说,大家阵营不同,生死之敌。可是,为什么听到艾辉出关,自己竟然内心隐隐有些兴奋,还有些开心?

    何欢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搞混淆自己的身份。

    不管怎么样,他绝不会背叛夫人!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抬起头,目光扫过队员们。当他看到队员们脸上遮掩不住的兴奋和期待,他的眼神一暗,忽然心中有些迷茫。

    自己真的做对了吗?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忽然他身边的一名士兵大声喊:“大人,有情况!”

    何欢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难道敌人发起攻击?他连忙上前,朝防线外看去,然而他却没有看到一个敌人的身影。

    防线外空旷的荒野,不知从哪飘来数不清的血色花瓣,纷纷扬扬好似雪花飘扬。视线所及,一眼望不到尽头,茫茫荒野全都笼罩在血色花雨之中。

    何欢心中一紧,大声怒吼:“全体警戒!”

    镇神峰的防护罩开始光芒变亮,无数光痕流转,煞是好看。昆仑部上下,如临大敌。何欢正准备派人向另外两部示警,看到另外两座镇神峰的防护罩已经亮起,心中松一口气。

    他注意到几片花瓣飘落在防护罩上,化作几缕淡淡的红色烟雾,消散在空中。

    光罩纹丝不动,没有丝毫受攻击的迹象。

    何欢心中一动,难道是毒烟?

    可是很快有擅长毒类的元修汇报:“大人,此烟无毒!”

    何欢皱起眉头,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不安。血修手段层出不穷,诡异难测。

    正在此时,他看到部首大人正在朝这边走来。

    何欢连忙迎上去:“大人!此烟来得蹊跷,只怕后面还有后续手段!”

    昆仑天锋扫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点点头:“应该是。”

    话音刚落,她玉手轻扬,刷,一道锋锐凌厉的银色剑芒脱手而出,朝防线外激射而去。转眼间,剑芒暴涨,化作长逾数十丈的庞然大物,宛如一条银色巨龙,冲入如雨花瓣之中。

    剑芒犀利无匹,沿途花瓣一触即碎,化作红色烟雾。原本清冷雪亮如银的剑芒蒙上一层淡淡的红光,说不出的诡异。

    昆仑天锋的眉头皱起,她察觉出异样。

    剑芒所向披靡,不知劈碎多少花瓣,但是剑光周围的红烟愈发浓郁。剑芒就像磁石般,花瓣绞碎之后产生的红色烟雾源源不断吸附在剑光周围。

    红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也无法遮掩剑芒的光芒。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它的颓势。

    剑芒拖着长长的浓密红色烟尾,它的速度开始下降。

    失去速度的剑芒,失去震慑人心的锋锐,红烟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不断缠绕上去。

    剑芒就像被水草缠上的鲨鱼,越来越多的水草缠裹着它,它变得无力而窒息,最终停止。

    红烟滚滚,翻腾不休,不断膨胀的体积,像个丑陋而妖异的怪物。

    剑芒的光芒逐渐暗淡,啪,好似风中残烛熄灭,又好似野兽临终哀鸣,最后一丁点光芒消散无形。

    吞噬了剑芒的巨大烟团,仿佛饱餐一顿,满足地各奔东西,一片片血色花瓣,从烟雾之中飘飞而出。浓郁而巨大的烟雾团,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荒野上看不到尽头的花瓣,令人心中发寒。

    每个人看到此时,都明白过来,对方针对的是什么。

    何欢忍不住苦笑道:“原来是对付风车剑!看来最近雷霆之剑给他们吃足了苦头,这下再想骚扰他们就没那么容易了。”

    营救师北海的行动在内部也是绝密,两战部参加会议的只有两位部首。

    何欢只道是贺南山不堪雷霆之剑骚扰做出的应对,其实最近几次雷霆之剑骚扰的战果甚微,对面的神灵部显然已经开始逐渐习惯。

    昆仑天锋的心却是往下一沉,刚刚参加完会议,她立即明白对方的意图。

    对方想阻止他们去拯救师北海!

    她心中焦急,转身便欲冲回去,告诉他们这个变故。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剑鸣,从防线后遥遥传来。

    昆仑天锋身躯一震,刚刚迈出半步的脚,定在半空。

    她脸上挂着面纱,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面纱之上的那双眸子此时却是光芒凛冽,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战意。

    何欢同样被剑鸣吸引,不过他只觉得这声剑鸣余音袅袅,如空山幽谷古寺钟声。直到他注意到部首大人的异样,才有些吃惊。

    他不禁问:“大人?”

    昆仑天锋充耳不闻,她还沉浸在刚才那声剑鸣之中。她的脑海中不由勾勒出万剑震颤,轰然齐鸣的场面。数不清的剑意堆叠形成的层次感,产生的绚丽繁复之美,就像浩瀚无边的星空,让她为之迷失,更让她心神激荡,热血沸腾,战意横空!

    美眸忽然睁大,纤纤玉手情不自禁按住剑柄,昆仑天锋脱口而出:“来了!”

    来了?何欢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来了?

    一架风车剑,宛如幽灵,无声而至。

    又要出动了吗?何欢暗道,他目光转向部首大人,又是一愣。

    大人……是在摒住呼吸?

    直到风车剑离开防线,端木黄昏还没有回过神来。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那声万剑铮然齐鸣,眼前不断浮现如同黑色乌云缓缓盘旋压顶欲摧的剑群。

    那是什么剑术吗?那还是剑术吗?

    光是刚才的声势,超出他见过的任何剑术。

    形状千奇百怪的黑剑,每一把形状都不相同,气息都不相同。更令人吃惊的是,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而且无一重复。

    惊讶之后,端木黄昏摸着下巴,露出思索神情。

    他的青花之道是化繁为简,而艾辉的剑道却好像恰恰相反,化简为繁。

    不管艾辉的剑道给他带来多大的震撼,端木黄昏并无半点艳羡之意。此次闭关,他窥到宗师的门槛,参悟出属于自己的五行元力环,心志早已坚定如铁,不为外物所惑。相比洞察艾辉剑术之妙,他更希望从中得到些许启发,丰富完善自己的青花。

    参悟属于自己的五行元力环,他们的实力大大超越一般的大师。

    他们的道路变得孤独而艰难,同行者寥寥无几。

    霍达的反应很快,虽然他也震撼了一把,但还是牢记自己掌剑使的职责,轻轻推动风车剑上的剑柄,风车剑柔顺无比地滑行前进,紧跟前方的甲字剑。

    十分熟悉穿过防线,眼前视野一变,纷纷扬扬的红色雪花笼罩着荒野。

    不对,不是雪花,好像是花瓣。

    “这是什么东西?”

    “对面又搞什么鬼?”

    “总觉得有毒的样子!”

    大家七嘴八舌的声音,惊动了沉思中的端木黄昏,他抬起头,目光触及茫茫花海,目光微微一凝。

    他站起来,走到风车剑的护栏旁,空气中弥漫的香甜,让他皱起眉头。

    好诡异的烟毒!

    端木家是正儿八经的木修世家,毒则是木修中一个重要的分支,端木黄昏虽然不修炼毒类传承,但是绝非一窍不通。

    他扬起手掌,伸出食指,朝空中一点。

    一点青光从他的指尖飞出,宛如一只萤火虫,飞到空中。

    一缕嫩芽从青光中钻出,嫩芽疯狂生长,赫然是青花缠枝。

    花瓣一碰到青花缠枝,便化作烟雾,烟雾迅速缠绕在青花上,凝而不散。转眼间,青花缠枝周围的红色烟雾愈发浓郁,端木黄昏发现青花缠枝生长的速度开始变缓。尽管只是试探,没有用全力,但还是能够判断出红色花瓣的一些特性。

    对付风车剑?

    他不由皱起眉头,对方这个方法尽管有点恶心,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很有效。

    青花缠枝可以清扫这些血色花瓣,但是最起码需要一天左右的时间。

    这大概也正是对方的意图,这节骨眼上,最缺的就是时间。

    就在此时,一声剑鸣响起。

    艾辉发现自己的感知被阻挡,他有些吃惊。

    修炼剑胎,他的精气神就十分强大。而在吸收神之血蕴含精神的部分之后,他的精气神之强,已经达到举世罕见的地步。他的感知甚至能够穿透金风风幕,可见一斑。

    可是此刻,他清晰地察觉,自己的感知能力被眼前这无边无际的血色花瓣雨阻挡。

    有点邪门!

    血修的许多手段总是诡异难测,而且层出不穷。

    身旁的楼兰眼睛红光闪烁:“艾辉,这不是烟毒,是一种很微小的血虫,它们会主动发起攻击,从四面八方汇集,能够吸附在元力上。风车剑很难穿过去。”

    艾辉正凝神感知这些血色花瓣,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脸上有些疑惑不解,但是他还是作出反应,轻轻一挥手,只见七座剑塔上插满的黑剑,忽然嗡地一声飞出,如同一窝马蜂,冲入血色花雨之中。

    无数花瓣碎裂,化作鲜红的烟雾,遮天蔽日,它们就像怪物般张牙舞爪,从四面八方扑向这些黑剑。

    但是接下来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得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