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六十九章 论道

    “原来如此。”

    “正该如此。”

    乐不冷和岱纲的自言自语同时响起,两人愣了一下,但是旋即相视一笑,毫不掩饰对彼此的欣赏之意。

    风声猎猎,见证着传奇。

    三日三夜的论道,两人就像知己好友,毫无保留,坦然应对,彼此受益匪浅。

    岱纲眼中流露出惋惜之色:“不冷此法,奇峰突起,另辟蹊跷,可谓别具一格。烈火已成,然身如柴薪,其中天生缺陷,非短时间能补足。不冷兄命不久矣,可惜。”

    乐不冷之前已经隐约有感觉,三日三夜论道,许多模糊不清的地方如今豁然开朗。

    乐不冷哈哈一笑:“可惜什么?此生足矣,无憾!”

    岱纲满脸赞赏,悠然道:“直到今日此时,在下不得不承认,不冷兄不仅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还是一位好对手。”

    乐不冷嗤笑一声,满是嘲讽:“老子还需要你承认?还有,你搞错了一件事。老子对做你对手一点兴趣都没有,老子的兴趣是灭了你。”

    乐不冷说得粗俗,岱纲丝毫不生气,轻笑一声:“看来要让不冷兄失望了,谁可灭我?唯天可灭我!帝圣不行,不冷兄亦不行。”

    狂妄至极的话,偏偏岱纲轻声细语说出来,好似云淡风轻。

    乐不冷眯着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嘿然道:“是吗?老子倒是觉得这次机会很大。你心神已伤,莫非至亲之人横死?啧啧,没想到,心如铁石的伪君子,也有心伤之日。这么一说,老子倒是看你顺眼不少哇。怎么,可要老子安慰你一句节哀顺变?”

    岱纲毫不恼怒,笑吟吟道:“人生漫漫,没一两件伤心事,岂不乏味?酸甜苦辣,皆是滋味。伤心开心,都是我心。不冷兄如此着急,也是知道命不长久,未完心事太多,只能含恨九泉了。”

    乐不冷看出岱纲心神受伤,再也不是之前圆融状态。像他们这般境界的强者,心志早经过无数次的锻打锤炼,坚逾钢铁,纤尘不染,一个微小的伤痕,都是难以想象。

    岱纲也推算出来乐不冷命不久矣,乐不冷的法子过于霸道,超出其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能够短暂地维持住体内狂暴的力量而没有崩溃,已经是天纵其才。

    两人唇枪舌剑,言辞如刀,攻心为上。

    之前宛如知己的融洽气氛荡然无存,这才像生死仇敌。

    乐不冷哈哈大笑:“老子坦坦荡荡,死了就死了,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不亦快哉!何况黄泉路上,还有你相伴,一点都不寂寞。”

    岱纲慨然长叹:“不冷兄这份洒然,真让人羡慕,那就让在下亲手送不冷兄一程。至于在下的性命,只怕不冷兄取不走。”

    乐不乐露出不耐烦之色:“啰嗦了三天,口水都讲干了。来吧!”

    岱纲肃然一礼:“敬不冷兄,送不冷兄!”

    杀机激荡,万里无云。

    贺南山眼睁睁地看着风车剑消失的踪影,满脸不甘心。

    对方没有丝毫恋战的意思,轻巧避开他精心构筑的防线,消失在他们身后。风车剑如果不想交战,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贺南山摇摇头,觉得自己也是想得太天真,雷霆之剑从来都不是冲动无脑之辈。

    情况在变得越来越糟糕,他竟然看到两架风车剑!

    之前他的担心还能自我安慰,可能是雷霆之剑的规模扩大不容易,或者风车剑的制造难度极高,就像镇神峰那般,导致风车剑难以增加规模。而眼前的两架风车剑,把他这丁点侥幸之心彻底粉碎。

    神国很快就会面对更大规模的雷霆之剑,更多的风车剑。

    脑海中浮现风车剑遮天蔽日的景象,再想到最近在雷霆之剑手上吃足的苦头,贺南山觉得很头疼。

    如果说,风车剑的问题让贺南山觉得头疼的话,那么【烟花锁】被破则让他心惊肉跳。神祭临死前的疯言疯语,还在贺南山耳畔回荡。

    陛下……

    贺南山心神一颤,回过神来。陛下当然是绝无可能的,可是……

    神修力量等级森严,上位者力量对下位者,是全方位的碾压。【烟花锁】被一扫而空,整个过程快如火石,而且其中蕴含的一丝气息,贺南山莫名熟悉。

    确实是陛下的气息!

    贺南山想到了圣物神血,前不久才听说陛下赏赐圣物给佘妤殿下。难道对面有谁也有圣物?可是除了那一缕气息,贺南山没有感受到半点血灵力的波动。

    解释不通啊!

    越来越多的疑惑在贺南山脑海中翻腾不休,局势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他定了定神,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回营!”

    雷霆之剑一旦突破封锁,就是蛟龙入海,他们半点办法都没有,跟着屁股吃灰都做不到。

    两架风车剑突破防线之后,立即分道扬镳,他们将沿着不同的方向搜索。

    风车剑悬浮在一个湖泊之上,水面上,师雪漫带着几名元修正在将一枚淡蓝色的菱形水晶投入湖泊中。

    菱形水晶是出发前连夜赶制的北海信号浮标,它们能够释放特殊的元力波动,沿着湖泊、河流、地下水系传播。对于北海部来说,水是他们最好的伙伴。

    还有能够通过云层水汽传播的空中浮标,但是敌人显然了解这一点,沿途空中几乎看不到半点云彩。况且空中无所遁形,师北海他们唯一藏身之地,只有可能是地底深处的水系。

    安放浮标的元修都是师雪漫从北海任职便跟随的属下,他们知道如何联络当年的战友。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未接到任何反馈。

    浮标的元力波动传播的距离有限,必须每隔一段距离放置一枚,才能够形成有效的联系。

    艾辉盘坐在甲板,正在检查一把黑剑。说实话,黑剑能够吞噬血烟雾,他也非常意外。

    在他右手边,楼兰也拿着一把黑剑,连姿势都和艾辉一模一样。艾辉抬起剑身,目光沿着剑刃望去,楼兰也抬起剑身,沿着剑刃望去。艾辉竖起黑剑,手指抹过剑身,楼兰也竖起黑剑,手指抹过剑身。艾辉放下手中黑剑,楼兰也放下手中黑剑。

    艾辉脑袋转向右边,楼兰跟着把脑袋转向左边。

    一人一沙偶,大眼瞪小眼。

    艾辉表情严肃:“看出什么了吗?楼兰。”

    楼兰语气认真:“没有,艾辉。”

    空气一时间很安静。

    艾辉把手上的黑剑随手一扔,整个人往后一倒,张开双臂,摊在甲板上。

    黑剑在空中划了几个圈,就像是归巢的鸟儿,稳稳插在剑塔上。

    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暖烘烘,说不出的舒服。

    楼兰也把手中的黑剑朝剑塔一扔,学往后一躺,学艾辉张开双臂,摊在甲板上。比起艾辉,楼兰更生动诠释了“摊”这个字,他的身体融化,就像一张摊开的大饼,只有脑袋保持完整,面具上露出的双眼弯成两道弯弯的月亮。

    没过一会,艾辉听到身旁传来噗噗噗的声音,转头望去。

    只见楼兰摊成沙饼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一个个沙子气泡。噗噗噗,沙子气泡纷纷爆裂,变成一排沙字“楼兰真开心!”

    沙字起伏不定,就像被风吹起。

    艾辉哈地笑出声来。

    莫名地,心中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楼兰,要是仗打完了,你想干嘛?”

    “艾辉干嘛,楼兰就干嘛。”

    “也对,给你开个元力汤店怎么样?”

    “好啊好啊,楼兰喜欢!”

    “铁妞负责收钱,肯定没人敢吃霸王餐。”

    一旁的胖子投过来鄙夷的目光,要不是迫于艾辉的淫威,他一定会忍不住嘲讽。

    开汤店?出息!都是大师的人,都是一方豪强了,都是有这么多兄弟的人!

    还铁妞负责收钱?这么没头脑真是太让人痛心疾首!

    收保护费多好!铁妞就是收保护费的顶级人员配置啊,谁敢不交?占下七八条街,收收保护费,这日子该多惬意逍遥。

    忽然,艾辉坐直身体,站了起来,脸上懒洋洋的神情消失不见。他朝远处的荒野山丘望去,目光锐利如剑。

    胖子反应很快,立即从收保护费的美梦中回过神来:“有情况?”

    他循着艾辉的目光望去,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楼兰也出现在身旁,睁大眼睛,他也没有发现。

    艾辉面色沉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我感受到一股很奇怪的气息,不过离我们很远。”

    胖子精神一振:“血修?”

    “不是,是元力波动。”

    胖子嘀咕:“那肯定不是血修,那是谁?天叶部?”

    艾辉摇头:“也不是。”

    师北海的水元力波动爆发的时候,还有一股独特的元力波动,说明天叶部也参与到其中,而且和北海部发生了冲突。

    天叶部的元力波动非常特别,也很好辨认。

    然而这缕元力波动,和天叶部的元力波动差别非常大,很容易判断出。

    胖子问:“是哪一系的元修?”

    艾辉摇头:“不知道。”

    胖子愣了一下:“哪一系的元修都判断不出来吗?”

    艾辉点头:“对,有点奇怪的波动,很难判断哪一系,以前没有遇到过。”

    胖子的表情严肃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