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七十二章 【阴墟炉】

    黑暗中,帝圣抬起手臂,手臂上赫然可见一块妖异瑰丽的彩斑。那是安木达留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他体内的血灵力流转到手臂处,受到一股无形的阻力,迟滞难行。

    彩斑是由许多纠缠在一起的五行环组成,它们首尾衔接,像锁扣般相连。它们宛如一团流光溢彩的云,在不断变化,没有一刻停止。

    直到现在,帝圣还没有完全破解这团安木达环。

    是的,帝圣给它命名【安木达环】。

    帝圣曾经游历天下,见识过各种元修绝学,对五行环十分熟悉。领悟五行环是晋升大师之后的第一道难关,只有领悟了五行环的大师,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安木达环】和他见过的所有五行环都不一样,它有生命。它能够自己生长,能够自己变幻,能够自己重组,能够自己修复,它始终流转不休,从不停止。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帝圣对安木达的行径不以为然,但是对【安木达环】却是极为佩服。

    只要能够破解【安木达环】,他的伤就能痊愈,更重要的是,它能够让他更进一步。

    宗师无上,说的不仅仅是宗师的强大,还有宗师的孤独。高处不胜寒,不是他们偶尔的感慨,而是他们的生活写照。这份孤独,不仅仅是举目四顾而同行并肩者寥寥,还有在修炼上的孤独。

    能够给他们带来参考之物,越来越少。没有切磋者,也难以和他人讨论,行往何方,才是宗师内心最深的孤独。

    从安木达之战后,帝圣不闻政事,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参悟【安木达环】上。

    【安木达环】花费了他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收获也是巨大的,透露出属于安木达的思想火花是无价之宝。帝圣现在对彻底破解的那一天充满期待,他很好奇,【安木达环】的内核究竟是什么样。

    这一天不远了。

    比起前线,他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安木达环】上。

    每一位宗师的心得,都是一个世界。

    他忽然睁开眼睛。

    走出闭关的密室,外面的太阳明亮得有些刺眼,他浑然未觉。

    护卫们看到帝圣,顿时一惊,纷纷行礼:“陛下!”

    帝圣没有理他们,径直飞上天空,他停在高空深处,神情凝重,目光朝翡翠森方向望去。

    好强烈的波动……岱纲……还有一个是谁?

    难道又有新的宗师出现了吗?

    天心城就像炸了锅般,人们从屋里走出来,有的飞上天空,有的站在屋顶,他们的目光全都望向翡翠森方向。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们还是伸长脖子。

    在人们的脸上能看复杂的情绪,很难有人在此时保持平静。

    难以形容的元力波动,已经干扰到天地的运行。人们最直接的感受,便是渺小。

    远处天际出现一道道绚丽的霞光、彩虹,变幻不定。不时有明亮的光痕从头顶苍穹划过,好似坠落的流星,那是激荡的元力在摩擦。洁白如棉花的云朵,不知道被什么点燃,噼里啪啦地燃烧,产生浓浓的青烟。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释放光芒。

    各种罕见的奇特异象,不断涌现。

    “宗师实在太可怕了!”

    “是啊!”

    “除了岱宗,另一个是谁?”

    “肯定是乐不冷前辈!你忘了,前辈专门去找岱宗挑战了!”

    “也是,大概只有乐不冷前辈,才可能与岱宗一战吧。”

    “现在要叫乐宗了!”

    “真是恐怖啊,怎么感觉比上次安木达宗师更恐怖?”

    “大概是安木达宗师年岁太高吧,岱宗和乐宗都正值壮年。”

    “真难想象,人力能够达到这般地步,举天心城全城之力,也难挡两位宗师一击吧?”

    “肯定挡不了啊!”

    ……

    叶夫人高昂着头颅,比平时更高傲,也更倔强。只有她自己知道,华贵的衣裳之下,她的身体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她的脸色看上去很镇定,然而紧闭的嘴唇内,牙齿因为太用力,丝丝缕缕的血迹沁出。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她死死瞪着翡翠森方向。

    宗师,真的无法打败吗?

    她甚至感觉道一丝绝望和茫然。见识过安木达最后一搏,她以为那就是宗师的战力。费劲心血打造【大师之光】,更让她一度坚信,哪怕是面对宗师,天心城也丝毫不惧。

    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天真。

    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力量!

    数量根本无法弥补力量上的差距。

    叶夫人浑身发冷,曾经让她觉得固若金汤的天心城,此刻无法给予她半点安全感。

    乐不冷浑身黑炎缭绕,看上去就像从地狱中的魔鬼。黑炎漆黑如墨,仿若连光都能吞噬。周身黑炎一吞一吐,有着明显的节奏,恍如心跳。每每此时,会在周围空间形成一道道透明的波纹,好似涟漪般泛开。

    无形透明的涟漪挟着恐怖的威压,扩散至百里之外。

    如果说乐不冷是来自地狱的火,那岱纲就是一团无法捉摸的风。他始终云淡风轻,谈笑自若。

    黑炎产生的透明涟漪,经过他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扩散至远方,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幻象。

    乐不冷和岱纲交手多次,对他非常熟悉,一上来没有任何试探,全力爆发。

    他的身体在空中倏地消失,一只黑炎缭绕的拳头,凭空出现在岱纲的身后。

    岱纲后背长出一朵水灵灵的莲花,莲花绽放舒展,恰好挡住乐不冷的拳头。莲花花瓣倒卷,包裹住黑炎缭绕的拳头。

    呼,莲花花瓣飞灰湮灭。

    岱纲却借机轻松摆脱,云淡风轻的脸上露出一丝讶然:“这火……竟然是阴之炎!”

    “果然瞒不过你!”

    冷哼在很远的地方响起,一记凌厉的斩击,悄无声息出现在岱纲耳畔。

    岱纲眼前一亮:“原来如此,金乌火是天下至刚至阳之火,经过不断淬炼、提升,阳极而生阴。厉害厉害,这种阴炎只怕连虚空都可以燃烧吧!”

    两人动作快若闪电,短短的一句话,两人碰撞几十次。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碰撞,产生的效果却有着极大的差异,有时湮灭无声,空气不波,有时轰鸣如雷,天地激荡。

    乐不冷亢奋起来,他能够感觉到,这次和岱纲交手和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面对岱纲时那种绝对的无力感,如噩梦般笼罩他一生。

    曾经他以为那就是命运的桎梏牢笼,此刻却终于被他亲手粉碎!

    乐不冷仰头大笑:“痛快!”

    岱纲收起脸上淡淡的笑容,神情肃穆庄重:“不冷兄逆天改命,开一代之先河,创无上绝学,当传承后人,还未请教此法何名?”

    乐不冷愣了一下,旋即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都忘了起名了。唔,就叫【阴墟炉】吧。”

    岱纲赞道:“好名字!若是不冷兄败了,我会把此绝学,转交给贵徒。若是贵徒出现意外,我会择聪颖天赋者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必不使【阴墟炉】明珠蒙尘。”

    乐不冷哈哈大笑:“生而我行我素,死则一了百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岱纲的身侧,又是一拳轰出。

    岱纲眼前一亮:“竟然有空间波动!”

    他的身前出现一朵盛开的莲花,挡住乐不冷的拳头,呼,莲花燃烧成灰烬。冲破阻挡的黑炎暴涨,朝岱纲兜头罩去。

    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岱纲的身体闪电倒退,同时双手十指如同花朵绽放,令人眼花缭乱。

    一朵朵碗口大小的莲花,高速旋转飞向冲天而起宛如幕布黑炎。

    啵啵啵。

    莲花纷纷爆裂,化作一团团光芒,光芒之中竟然淅淅沥沥飘扬起牛毛细雨。

    看似轻柔无力的雨幕,却让威势滔天的黑炎来势一阻。

    一只拳头突然穿透雨幕!

    岱纲眼睛微微一缩,伸出修长的手掌,轻飘飘一掌拍去。只见无数花瓣飞舞,宛如天神下凡,天花乱坠,花雨之间,仙乐缥缈。

    轰!

    所有花瓣化作齑粉,仙乐戛然而止。

    刺目至极的光芒在两人之间绽放,狂暴的元力波动轰然爆发。

    乐不冷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传来,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就像被皮球般弹飞出去。只到飞出去十多里,他才稳住身形。

    看了看拳头,交错纵横的伤口,他咧嘴一笑,眼中尽是疯狂。

    痛快!

    在他下方地面,一条宽度六里横贯超过百里的巨大裂缝山谷,宛如一条触目惊心的可怖伤痕,就是刚才那一击所致。

    乐不冷身后,裂缝之中原本数目惊人的泥土,被冲击波形成的风暴挟裹,遮天蔽日,正在呼啸远去。

    它将横扫大地,席卷千里!

    乐不冷目光投向岱纲所在的方位。

    岱纲看上去比他凄惨得多,双手手掌都消失不见,都只剩下小臂,全身好几处触目惊心的伤口。

    乐不冷目光一凝,岱纲的断臂没有看见骨头。

    没有骨头?

    “太久没有受伤了,都差点忘了受伤的感觉。”

    岱纲自言自语,他忽然抬起头看向乐不冷,微微一笑。

    “不愧是不冷兄,第一位能逼我动真格,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