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路杀神 撞破南墙

第五一一章 死结

    魔龙使真的死了,连一片飞灰都找不到,让战场上的将士们有一种隔世重生的感觉,但想一想从开战到现在的种种剧变,又让人悲从心来。

    代价太大了!

    九鼎星堂二十余万大军,现在已只剩下六、七万人,吴秋深和周破虏不仅是军中主将,还是九鼎星堂的元老,在这一战中先后阵亡。

    自叶信、泥生以下,顶尖强者各个带伤,而且他们确认魔龙使已经死了,心劲一松,神色当即变得萎靡起来。

    九鼎星堂的各路大军都是身经百战的,他们见过大片大片的死人,也承受过同泽阵亡的伤痛,大战方毕,他们本应该马上开始在战场上搜寻战利品,但此时此刻,竟然没有一个人动。

    劫云散去,高照的艳阳似乎已被蒙上了一层血色,每一个人都变成了雕像,或者说,他们暂时无法从麻木与虚脱中醒转。

    只有远处的春海圣母还算正常,海族虽然也战死了无数将士,但春海圣母根本没把这点伤亡放在心上,她脑海中一直在回想的,是叶信释放出的圣裁!

    春海圣母突然感到无比的庆幸,她原本只是想利用叶信返回上界,那时并没意识到这是她漫长生命中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到了此刻才发现,她距离万劫不复是多么的近,如果当时就是无法释怀,一定要与叶信的九鼎星堂为敌,拒绝合作,那么她也要落得与魔龙使同样的下场。

    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带来的都是皇家亲卫军,是他们的子弟兵,伤亡也不小。

    他们当然不可能把皇室后裔当成炮灰,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对战争的预计远比叶信更乐观,另一方面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要离开浮尘世了,所以才把皇家亲卫军带出来,目的是让皇室后裔们开开眼界,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未来的日子里,不能再象以前那样鼠目寸光,要想想还有上界,走出去才能拥有真正的前途和光明。

    叶信虽然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了,但鬼十三和萧魔指还在,他们完全有能力主持大局,片刻,死寂的战场终于恢复了活力,有些士兵开始打扫战场,有的士兵寻找并救治伤员,秩序开始变得井井有条。

    第二天上午,叶信才能昏迷中醒转,张开双眼,正看到一脸忧色的温容,叶信、邵雪和沈妙也在这里,叶信恢复神智后,马上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魔龙使……死了么?”

    其实从逻辑上分析,他能安全躺在这里,温容等人都在陪着他,证明魔龙使肯定已经死了,但魔龙使匪夷所思的生命力已经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以至于他不再相信逻辑了,只希望能得到一个明明白白的证明。

    “死了,连一片飞灰都找不到了。”温容柔声说道。

    叶信沉默了片刻,涩声道:“狼骑……”

    “狼骑有三十七个将士阵亡,不过你的老兄弟都还好,只有子车灰……”温容没有把话说完。

    叶信说不出话了,在统兵作战的日子里,他见过了太多的死亡,但之前经历的种种都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这一战。

    叶信的心情激荡起伏,无法平静,良久,他挣扎着抬起声,突然感觉眼前阵阵发黑,温容急忙扶住叶信,急声道:“你不要乱动!真真姐说了,你的元脉受创极重,如果不是你的骨骼已蕴生出奇特的禀赋,现在你已经瘫痪了!”

    “无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叶信说道。

    他在温容的搀扶下坐起身,视线从叶玲几个人身上扫过,发现她们都显得格外安静,尤其是叶玲,他受伤这么重,现在醒过来,叶玲本应该大哭一场,可她们的眉宇间都带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至少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悲而不伤、痛而不苦。

    或许,这就是血与火的磨练所造成的影响吧……叶玲、邵雪和沈妙都在狼骑之中,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了风雨,这一战对他叶信的冲击都如此之大,那么叶玲她们又能感受到什么?

    “哥,你应该听真真姐的,再休息一段时间。”叶玲轻声说道。

    “我能躺得住么?”叶信笑了笑:“这一战,我是把所有的一切都赌上去了,好不容易赌赢了,当然要享受一下胜利的滋味。“

    “哥,真拿你没办法……”叶玲无奈的笑了。

    “老十三呢?”叶信问道。

    “在前面,和封圣帝主、归元帝主、龙王他们在一起。”温容说道。

    “扶我过去。”叶信说道。

    浮尘世的几位真正的强者都聚集在大帐中,这里恍若已成了世界的中心,按理说真正的强者应该是气度雍容的、极具威势的,但实际上则不然,大帐内的景象就象是一个伤兵治疗中心。

    原本肤白貌美的萧魔指,此刻脸色枯黄,脸颊似乎凭空瘦了一圈,有气无力的坐在哪里,而另一张椅子上不时传出低低的**声,那是北山列梦,他的伤势极重,全身上下被纱布裹得象木乃伊一般,应该是和叶信同样的原因,好不容易打赢了,该享受了,所以他也没办法安静的躺着养伤。

    开始的时候,北山列梦还能勉强控制着自己,但全身传来的火烧火燎的痛楚,让他如坐针毡,最后到底忍不住**了一声,接着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不时的哼哼唧唧着。

    封圣帝主手中端着一面镜子,脑袋转来转去,从各个角度观察着自己的相貌,越看心中越恼火,他自认拥有帝王风采的长须已被烧光了,只剩下参差不齐的胡茬,头发也被烧得乱七八糟。

    一边的归元帝主心情更不好,他的形貌倒是无恙,但他的剑已出现了裂痕,这是当年横行天下的李逝川留下的法宝,在他手中受损,让他有一种无脸再见国人的感觉。

    龙青圣的动作是最古怪的,他手中拿着一支火钳,正一颗颗拔着自己的牙齿,因为龙族的特质,他的恢复能力是数一数二的,虽然受伤也不轻,但这种伤势他一点不在乎,当初只剩下一颗头颅,逃回到浮尘世,他也能活下来,何况是一点小伤?

    不过,他的满口牙齿都崩裂了,这是没办法复原的,所以他干脆把牙都拔了下来,反正过不了几天,他的新牙又会长出来。

    “两位帝主,我有一件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不知两位帝主愿不愿意为我解惑?”鬼十三突然说道。

    “哦?”归元帝主一愣,和封圣帝主了一下眼色,随后笑道:“不知道鬼先生想问什么?”

    “当初信哥到底和两位帝主说了什么,才让两位帝主不计前嫌,愿意与我们合作的?”鬼十三说道。

    归元帝主沉默片刻,突然笑了:“这件事说起来好像很难,其实只要看破,是很简单的。”

    “当局者清,旁观者迷,那老废物在我们之间转了多久?他也没看破啊。”封圣帝主用不屑的口吻说道。

    “十三愿闻其详!”鬼十三说道。

    “我早在三十年前,便踏入了巅峰境,浮尘世的种种,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归元帝主缓缓说道:“我只愿闯过生死劫,去看一看证道世的天地,但……我又不能走。”

    “为什么?”北山列梦好奇的问道。

    “因为有我。”封圣帝主说道:“如果他敢走,最多三年,我就能让承法帝国变成过眼云烟。”

    北山列梦愣了愣:“这么说……封圣帝主您也没办法走啊……”

    “没错,我走了,他也不会放过神之帝国。”封圣帝主说道:“这是一个死结,所以我和他只能继续耗下去。”

    “如果只是耗着还不算什么。”归元帝主笑道:“可我们的寿元都已经剩得不多了,只有闯入证道世,勘破小乘境,我们才有机会延长自己的寿元,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可我们都不敢妄动。”

    萧魔指、鬼十三、北山列梦等人都听明白了,心中暗自唏嘘,这种对峙太过折磨人了,两位帝主都无法击杀对方,又都不敢去闯生死劫,只能咬着牙耗下去,同时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寿元不断的减少,等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在贪狼先生出现之前,应该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怎么样才能破解这个死结。”归元帝主叹了口气:“所以,我和凰叔成了朋友,他和凰叔也成了朋友。”

    “原来你在那时候就有了这个想法?”封圣帝主冷哼了一声:“可那老废物根本不懂我们的苦衷!他在我们之间往来奔走,只知道劝解我们放下争端,不要再轻易点燃战火,却一直说不到点子上。”

    “我暗示过他好几次了,可他始终不懂,我也没办法。”归元帝主再次叹了口气。

    “所以你在几年前干脆向我发起战书么?”封圣帝主皱起了眉。

    “我的元脉已经开始枯萎,寿元至多还剩三、五年。”归元帝主说道:“既然没有人帮我们破解这个死结,我只能尝试其他办法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