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路杀神 撞破南墙

第五五四章 一击判生死

    叶信在收刀的同时,不为人察觉的微微吁出一口气,他周身元脉已经产生了一种刺痛感,元府似乎变得空荡荡的,昭示着他的消耗超过了身体的负荷。

    而那老者的强大与坚韧,让他有些吃惊,他的元府有神能坐镇,尚且接近了极限,那老者怎么可能坚持到这一步?!

    这种战斗就像两个非常强壮的人在比拼俯卧撑,按照正常的方式,可能要比拼很久才能分出输赢,叶信认为自己各方面不占优势,便强行改变了游戏规则。

    封住口鼻,不允许进行呼吸换气,决定输赢的不是能做多少个,而是在极短时间内看谁做得更多,所以从一开始就必须全力以赴。

    按照叶信的游戏规则来阐释,那老者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换过气,而叶信等于偷偷在自己的身体里藏了一只气囊,严格的说,这是作弊。

    已经打到这种程度,只能继续熬下去了,看谁先松了那口气,不过那老者只为一点点喘息的时间,不惜毁掉自己的法宝,显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还是有胜算的。

    叶信勉强运转元力,身形向前掠起,八极炫光又一次绽放在天地之间。

    那老者一手持剑,一手向前甩出,一道青色的长绫向叶信的刀幕卷来,随后便消失在空气中。

    叶信不管不顾,继续催动刀势,骤然发现前方的空气变得犹如胶水一般黏稠,让他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受。

    叶信发出吼声,强行提升元力的运转速度,刀幕当即大盛。

    轰轰轰……叶信释放出的刀幕突破了看不到阻力,紧接着,那条消失的青色长绫又出现了,但已经断裂成十几片,随着劲流向空中翻滚,又一件法宝被叶信摧毁!

    一件法宝只能换来这点微末的时间,不止那老者感到痛苦莫名,连叶信都心疼,只是他不敢停手,一旦让那老者缓过这口气,或许就是他被压制了。

    而那老者没有别的选择,在青色长绫被叶信摧毁的同时,他已反手甩出了一面圆盾,圆盾见风就涨,瞬间化作一道足有十余米方圆的巨盾,挡在叶信前方。

    叶信的刀势犹如咆哮的怒海,一浪接一浪连绵不绝,下一刻,无数道刀光在巨盾上炸开。

    巨盾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开始破碎了,随后又变成那面圆盾,只是闪亮的光泽已全部消散,看起来犹如废铁一般。

    那老者还在后退,他手中洒出了一片金黄色的沙砾,紧接着一道高墙奇迹般的从地下升起,转眼便升至几十米高,犹如长城。

    而叶信继续追击,刀幕一片片轰击在长城上,这道长城要比刚才的巨盾坚韧得多,但也只是持续了半息的时间,墙面上边出现了无数道蜘蛛网般密集的裂痕,随后轰然坍塌。

    法宝需要元力催动,以那老者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完全释放出法宝的威能,这么做纯粹是浪费,但除了浪费以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紧接着,叶信的刀幕接连斩落在那老者释放出的剑光上,每一次碰撞,都让那老者如遭雷击般颤几颤,身形也是一次次被轰飞。

    那老者似乎明白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叶信斩杀,刚才眼中的慌乱、绝望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烈,接着他手中的小剑遥遥指向天空。

    一股强烈的元力波动从那老者身上蔓延开来,瞬间卷出万米开外,在叶信的后方,一直到那已经被摧毁的小村落,突然升起了一片赤红色如烟云状的光芒。

    赢了……看到那老者动用这一招,叶信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他的破碎千劫可以把战斗中留下的所有余劲、气息全部激活,不过,这种绝技中的绝技并不是他独有的,泥生说过,近半数淬炼出绝技的修士,都能掌握这种大绝。

    泥生还说,通常情况下,战斗中谁先释放这种大绝,谁就要输,属于绝境中最后的攻击手段。

    这一击之后,生死立判!

    蔓延至万米的赤红色烟云以一种极快无比的速度卷上高空,旋即凝成无数柄散发着光晕的剑影,略微顿了顿,接着同时坠下。

    叶信的神色在极短时间内变得有些恍惚了,因为他想起了三个字,万剑诀……

    那老者的师尊莫非姓李?!

    无数剑光发出刺耳的尖啸声,每一道剑光都指向了叶信!叶信很清楚,这种攻击避是避不开的,纵使他的身法再快,那些剑光都会如影随形,死死咬着他不放。

    到了这一步,他也不用留手了!叶信手中的杀神刀向上空卷去,与此同时,一片璀璨的星河出现了!

    从开战到现在,叶信每一次释放八极炫光,都会在空气中留下无计其数的刀光碎片,他已动用破碎千劫,所有的刀光碎片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幽光,似乎在呼应他的召唤,如银河倒垂在世间。

    紧接着,璀璨的星光已开始向空中掠起,迎向了坠落的剑影。

    轰轰轰……第一波撞击还好,只是出现了一片片白炙色的光团,但前一波撞击形成的冲击波刚刚成型,后一波的撞击又接连炸开。

    离远看去,一个巨型的光球正在以极速膨胀开,散发出的炽烈光线几乎能立即刺瞎人的眼睛,观战的银汉府修士们什么都看不到了,耳朵也被震得不停发出尖锐的耳鸣声。

    不要说那些银汉府的修士,就连被光球吞没的叶信与那老者,也同样失去了视觉、听觉,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运转护身元力,抵御乱流的冲击。

    巨型光球足足持续了八、九息的时间,才逐渐暗淡下去,两个人的大绝又一次拼了个旗鼓相当。

    叶信不知何时单膝跪倒在地,他靠着杀神刀的支撑,才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似乎受创极重。

    那老者也已跌坐在地上,这一次反击,耗去了他最后的力气,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臂变得有万斤重,连抬一抬胳膊这种异常简单的动作,对他而言都变得艰难了。

    远方观战的赵尘远看到叶信跪倒在地,精神不由大振,随后喝道:“各位师弟!”

    “孙师兄呢?孙师兄哪里去了?”有一个修士发现原来站在赵尘远身边的孙友功不见了,急忙叫道。

    赵尘远这个时候才发现孙友功消失了,当即一股怒火从心头涌了上来:“孙友功懦弱避战,回去之后自然有师长教训他,现在那姓叶的小子已然受创,正是我们立下千秋功业的时候,跟我来,杀!”

    银汉府的修士们根本不想靠近那片恐怖的战场,但赵尘远已经做出了表率,而且汉德栋长老和敌人都受了伤,如果这个时候不出力,回府之后十有**要获罪,所以不管情愿不情愿,众修士都发出呐喊声,跟着赵尘远向着战场掠去。

    那老者始终死死盯着叶信,今天的战斗,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多年来历练而得的常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修炼的又是什么法门?以微末的小乘境战力居然能一直压制着他?!

    赵尘远拥有小乘境高阶的战力,身后那些银汉府的修士至少也在证道境巅峰,他们的身法都不慢,而且赵尘远生怕自己错过这个机会,拼了命的向前飞掠,转眼便接近了叶信。

    叶信似乎感觉到有人从后方袭来,他慢慢抬起头,动作显得很艰难,不过他眼中却闪动着讥诮之色。

    那老者看到了叶信的眼神,蓦然警觉,随后高声喝道:“走!”

    赵尘远的身形僵了僵,他不明白长老为什么让他们走,就在这时,叶信突然转身,向着他们掠来,一柄长刀瞬间化作铺天盖地的刀幕,还是八极炫光!

    既然已经赢了,既然已咬牙熬到了这一步,那就再逼自己一次,看看能不能超越极限。

    看到叶信的刀幕向着自己这边卷来,赵尘远已是目瞪口呆,他知道坏了,但只迟钝了一下,他发出怒吼声,竟然全力迎向叶信。

    赵尘远认为自己不能退,德栋长老已经委顿在地,如果他走了,德栋长老必被叶信所害,师门待他恩重如山,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不顾师门尊长的安危!

    命运总会在这种电光石火之间被决定,其实叶信早已筋疲力尽,他的刀幕看起来虽然霸气凌人,但不论是速度还是笼罩范围,都远不如之前,赵尘远的修为是小乘境高阶,比叶信还要高,如果转身逃走的话,叶信很难追得上。

    轰轰……在刀光炸裂开的瞬间,赵尘远的身形便已被刀幕吞噬了,再无声息,处在强弩之末的叶信,依然表现出了同阶之内无敌手的恐怖杀伤力,如果赵尘远要逃,他没办法,现在赵尘远主动迎上来,与找死无异。

    跑得再慢的火车也是火车,不管叶信的元力衰竭到了何等地步,只要能释放出八极炫光,就拥有大绝级别的杀伤力,而赵尘远的境界虽然高,但他只淬炼出了杀招,根本无法与叶信的大绝抗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