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路杀神 撞破南墙

第一一零八章 壮士扼腕

    叶信沉吟片刻,对无问真人说道:“真人,借一步说话。”

    无问真人知道叶信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便让小胡子去安置昏迷不醒的景公子,还有那三个修士,随后带着叶信走出大殿,走到一处巷角。

    “真人,你仔细回想一下,此次能把老景带出来,运气的成分大不大?”叶信缓缓说道。

    “这个……”无问真人顿了顿:“几乎算是绝处逢生了!”

    “哦?”

    “贺羽仙要当众废去小景的修为,谁知就在此时,明佛座下的一川仙君突然来到了羽仙阁,我本以为再无机会,对付一个贺羽仙,已足以让人头疼,再加上一个一川仙君,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无问真人叹道:“可是,一川仙君居然是来找贺羽仙麻烦的,我不知道具体什么事情,反正最后一川仙君与贺羽仙闹得大打出手。”

    “然后呢?”叶信说道。

    “现在人间七路,都以为寇北尘、任雪翎等人最强,却忽略了一些老家伙。”无问真人说道:“他们确实收敛了锋芒,也不再轻易出外走动,不像寇北尘他们,做出了一桩又一桩大事,叱咤风云,但他们的底子还在,实力深不可测,一川仙君就是其中之一,贺羽仙不是他的对手,以惨败收尾。”

    “然后你就找到机会,把老景救出来了?”叶信说道。

    “是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无问真人说道:“羽仙阁被搅得乱七八糟,一片混乱,这时候不救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亲眼看到一川仙君和贺羽仙大打出手了么?确定他们都尽了全力?”叶信说道。

    “我亲眼看到了,但他们尽没尽全力……我就不知道了。”无问真人用狐疑的木管看着叶信:“叶老弟,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有一个猜测。”叶信说道:“源自那宫无法的一句话。”

    “他说了什么?”无问真人追问道。

    “我先是和雷公子换了两招,知道了他的极限,本准备先把他击退,可那宫无法却突然站了出来。”叶信说道:“他问我是不是极上秘龙道的朋友。”

    “小景虽然没对外宣称过他加入了极上秘龙道,但他经常和极上秘龙道的朋友来往,这不算是秘密。”无问真人说道:“所以宫无法以为你是极上秘龙道的人,也没什么的啊。”

    “真的没什么吗?”叶信笑了笑:“真人,你和我说实话,现在极上秘龙道象你和小景这样的修士,到底有多少?”

    “叶老弟,如果你问我的事,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你问极上秘龙道……我就不能乱说了。”无问真人说道:“我信你,最后信错了,那我该死,我认,但我不能代表极上秘龙的道友们相信你,要不然……你也加入极上秘龙如何?”

    “真人,我以前从没过问这些,因为不想让你们为难。”叶信说道:“但此时不同以往,因为关系到大家的生死。”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无问真人说道。

    “我想知道现在的极上秘龙道有没有资格对明界构成威胁。”叶信说道。

    “你是说小景的事可能与明界有关?”无问真人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可能,是肯定。”叶信说道:“因为宫无法早就知道会有极上秘龙道的修士来救老景。”

    无问真人迟疑良久,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极上秘龙究竟有多少道友,但我知道九阶最高有极位四皇,分别是人皇、妖皇、海皇与魔皇,之上还有一位龙皇,极上秘龙道就是龙皇所创。”

    “极位四皇各管一脉对吧?真人见过人皇么?”叶信说道。

    “没有。”无问真人摇了摇头:“等我升为九阶之后,或许就有机会见到他了。”

    “这么说……极上秘龙的势力已经非常庞大了?”叶信说道。

    无问真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如果以前叶信这么说,他会感到很骄傲,可现在只感受到刺骨的杀机,如果叶信猜对了,那他们不过是鱼饵,一直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真人对后续应该有详尽的安排吧?”叶信说道。

    “我也没想太远。”无问真人说道:“小景的修为虽然没有被废,但受创严重,所以我早用飞信告知了几个道友,让他们在大罗天的德图山庄等我们。”

    “你的飞信是在救出老景之前发出去的,还是在逃跑的路途中发出去的?”叶信说道。

    “在半途中发出去的。”无问真人说道。

    “小胡子他们几个知道么?”叶信说道。

    “知道,我和他们商议过应该去哪里避风头。”无问真人说道。

    “不错,你可能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反击的机会。”叶信点头道。

    “叶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无问真人露出不解之色。

    “真人,假如……仅仅是假如,他们之中有一个是内奸,最有可能是谁?”叶信说道。

    “内奸?这不可能!”无问真人瞪大了眼睛。

    “明界应该是想利用老景把极上秘龙道的修士们一批批引过来。”叶信说道:“不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摆脱他们的控制,为了以防万一,势必要在老景身边安插一根钉子,可以时时把我们的动向传递出去。”

    无问真人说不出话来,叶信的猜测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我问的是最有可能是谁。”叶信又说道:“我们要有一个目标,等到了大罗天,一旦遇到突变,我们要用最快速度做出反应。”

    “小胡子应该不是……”无问真人喃喃的说道:“他太懒,奸细这种勾当……他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懒得做如此费心费力还冒着天大风险的事情。”

    “和我想的差不多。”叶信笑了笑:“他们三个呢?”

    “方英和我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此人生性木讷,不像是奸猾之辈;周元喜被小景救过,一直要报答小景的救命之恩,他也不应该是;顾新生在极上秘龙道位列七阶,也算是骨干了,如果他想出卖极上秘龙道,没必要利用我们。”无问真人长叹一声:“老弟,你别逼我,我猜不出来……”

    叶信沉默片刻:“那就只能见招拆招了,真人,为什么让他们去大罗天?进这龙窟岂不是要比天路安全得多?”

    “我那几个朋友不是人族修士,不能进我们的龙窟。”无问真人说道:“据说这是当年龙皇定下的规矩,极上秘龙道的修士都是单线走动,不给人一网打尽的机会,就算事情闹得再大,最多被毁掉一脉而已。”

    “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打乱明界的节奏。”叶信说道:“现在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现在就走,越快越好,一个是在这里等一段时间,然后你再把消息传出去,让大罗天德图山庄的朋友马上离开。”

    “不能等。”无问真人摇头道:“小景的情况很不好,他的心脉已断,元府受创也很严重,我找来的朋友是妖族中有名的大丹师,他应该有办法治好小景。”

    “人族一脉中就没有大丹师么?”叶信问道。

    “有,但急切之间找不到人啊。”无问真人叹道:“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极上秘龙道的修士往往是各行其事的,有难处、有困境了,找几个朋友一起干,然后分道扬镳,有人近期闲着没事,会进龙窟挂上自己的牌子,需要合作的,随便翻几个牌子就行,人族那几个大丹师应该都有自己的事情,如果他们不挂牌子,那谁都找不到他们。“

    “海大师他们也是这样找来的?”叶信好奇的说道。

    “是啊,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无问真人说道:“也亏得他们心性坚韧,居然一直在银皇天蛰伏下来,不过,小景为此也花费了不少,因为这类事情的一应损耗都要由事主负责,包括边意、慕平波他们日常修炼的用度,都要由小景包下来。“

    “其实……我的浮城倒是有一位大丹师。”叶信顿了顿:“但真人也应该知道,此事太过危险,我没办法带着你们去我的浮城。”

    “无妨,将心比心么。”无问真人点头道:“如果我也有很多故友家小,老弟遇到麻烦,我会尽己所能助老弟熬过难关,但我绝不会把老弟你带回去的,我一个人无所谓,可不能连累到别人。”

    “好。”叶信暗自松了口气,既然无问真人如此通情达理,那就没问题了:“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大罗天。”

    “我先去把法阵毁掉。”无问真人说道:“这座龙窟只能暂且放弃了。”

    “为什么?”叶信一愣。

    “如果真是明界要对付我们,闹到最后,几位佛主必定要出手,他们的实力本就深不可测,现在又执掌了大劫幡与虚空法印,终有一日会找到这龙窟的。”无问真人说道:“有些道友这时候恐怕还在闭关,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等他们走进龙窟,岂不是成了自投罗网?把法阵毁掉等于壮士扼腕,龙窟再无痕迹外泄,明界几乎不可能发现龙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