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路杀神 撞破南墙

第一二二六章 因祸得福

    看到御无极和辟卷走进虚空,消失不见,神夜显得很失望,他始终把目标锁定在了御无极身上,故意藏拙,也是为了避免引起御无极的警惕,这里只有他是神庭修士,身为大劫者的御无极要出手,第一个应该是要先斩杀他神夜,然后他就可以动用神庭战旗,把御无极困住,可没想到御无极被叶信的刀势所慑,毫无斗志,居然就这样离开了。

    虽然说拿得起放得下是一种本事,但御无极放得太快、也太彻底了一些,完全无视他和无域八皇山的渊源。

    这时,神夜突然释放出法身,手中的秩序之链也随之衍化出成千上万到黑影,与他对阵的魔皇还没从惊骇中反应过来,便被神夜的锁链抽得粉碎。

    接着神夜纵身向着烟云深处掠去,这里的战斗对他而言无足轻重,他没办法压抑自己的好奇心,一定要找到叶信问一问,同时淬炼两个法身是怎么回事,又是什么样的感受!

    片刻,神夜便追近了叶信,随后又看到了叶信那威势足以斩天裂地的刀幕。

    叶信前方有一座高峰正在释放出火光,无域八皇山的山门法阵居然到此刻才启动,只因无域八皇山的实力极强,从没有谁敢到这里捣乱,而且当下八皇俱在,使得守护山门法阵的魔族修士丧失了警惕,到此刻再想启动山门法阵,已经来不及了。

    叶信的刀势斩落在峰巅,强横无比的力量直灌入山体内部,陡峭的山峰竟然象竹竿一样一节节粉碎,化作迸射的火红烟云,接着荡起如海啸般的冲击波,卷向四面八方。

    神夜眯起眼,释放出法身,强行冲开疯狂涌来的冲击波,继续向着叶信掠去。

    叶信释放的的波动正在快速减弱,刀幕也在不停的消退,随后他的右手失去了那种冲天的杀意,重新藏在了袖子里。

    “太粗暴了,这些家伙是把你得罪惨了啊……”神夜轻叹道。

    “还好吧,现在心里舒服多了。”叶信喃喃说道:“我一会要回去闭关了。”

    神夜愣了愣,旋即感应到叶信的气息好像稍微有些紊乱,他明白了,叶信应该是刚刚完成突破,心境还不够稳,此次又接连出手,无疑让自己的心境乱上加乱。

    “虽然现在机会难得,但你的状况确实不宜到处走动了,应该歇一歇。”神夜说道:“对了,你是怎么淬炼出两个法身的?!”

    “我也不知道啊,否则哪里需要回去闭关?”叶信苦笑道。

    不知道……神夜开始的时候暗自腹诽,他以为叶信不想告诉他,但看到叶信的表情,他知道应该是真的,世间从没出现过这种法门,所以叶信显得有些发虚,眼神迷茫,与往常那种成竹在胸的笃定,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个给你。”神夜扔出了一个小瓷瓶:“对你闭关有好处。”

    叶信接住小瓷瓶,入手的沉重感,让他立即明白里面是什么,他不由摇了摇头:“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啊?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和我同样需要这种真元。”

    “给你。”神夜说道:“原本我以为得靠我自己去对付浮冥大士,你不过是给我打杂的,但按你现在的进境,恐怕我得躲在你后面了,先以你为主吧,等干掉了浮冥大士,你再还给我也不晚。”

    “好吧……”叶信点头道,神夜说到这个地步,他也没必要谦让了:“神夜,你得学学应该如何斟酌词句了,什么叫打杂的?伤人自尊懂不懂?明明是把好东西让给我,可你这么说,我心里只有愤恨,一点都不感激你。”

    “我要你的感激有个屁用?”神夜笑眯眯的说道:“是你自己太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现在你也可以说让我来帮你打杂,没问题。”

    叶信和神夜都知道不再需要自己出手了,烟云外千代无双和丁剑白联手击杀了御轻隐,接着又与计星爵汇合,斩灭最后一位魔皇,而地面上的明佛、青佛和红佛分成三路笔直向八皇山深处冲刺,他们就像巨大的推土机,冲到哪里便把哪里夷为平地。

    无域八皇山虽然是超级大宗门,但这一次惹上的对手太过强大了,叶信、神夜、明佛这三人是半神级的存在,可以换算成四位大劫者,因为叶信有两大法身,一人便抵得上两位大劫者的战力,青佛、红佛、计星爵、丁剑白,都是虚空行走,接近半神,不管天路中哪一个宗门,同时面对四位大劫者、四位虚空行走,都必然被碾为齑粉。

    而且,在战斗爆发之初,八位魔皇便先后殒落,核心战力群被一扫而空,剩下那些魔族修士只有逃命的份。

    ****

    明佛、青佛与红佛返回明界,神夜也离开了,叶信带着计星爵等人回到上古遗迹,直接找上了真真。

    刚刚接近小院,叶信便听到了一种骨肉的摩擦声,令人头皮发麻,小月的状况很不妙,她的身体一直在剧烈的抽搐,而真真的脸上满是无能为力。

    “怎么回事?”叶信低声说道。

    “有人在淬炼小月的本命法宝。”真真低声说道:“这样下去不行,她的元神会逸散的,我最多还能拖延一、两天,你必须要把惊神剑找回来!”

    “这怎么找?”计星爵皱起眉:“我们根本不知道惊神剑的去向啊!”

    “除非……是能让小月清醒过来,让她带着我们……”丁剑白说不下去了,看小月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恢复清醒。

    “不用了。”叶信发出轻叹声,接着上前一步,抬起手,轻轻拍向了小月的额头。

    真真一惊,呆呆的看着叶信的手,一边的温容和鬼十三都变了脸色,鬼十三惊叫道:“信哥你……”

    砰……叶信的掌劲已渗入小月的元府,小月的身形陡然僵硬了一下,接着鲜血从她的鼻孔喷溅出来,随后她的嘴角、眼角甚至还有耳朵,都在向外冒血。

    叶信这一掌竟然拍散了小月的元神,让周围的人瞬间化作雕像,叶信怎么会如此心狠手辣?何况小月也不是没救了,为什么要击杀小月?!

    不等别人质疑,叶信已咬破了自己的指尖,他的血液一滴又一滴的落在了小月的眉心上。

    叶信的鲜血居然是灿金色的,因为这些血滴中蕴藏着他的无上修为,还有浑厚无比的神念。

    不过,叶信的自我恢复能力太强,只是滴了五、六滴血,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不得不再次咬破自己的指尖。

    反复几次,足有几十滴鲜血渗入了小月的眉心,片刻,小月的眉心处居然出现了一朵璀璨的寂灭之花,那朵寂灭之花光影浮动、栩栩如生,使得小月清秀的脸庞又平添了几分明艳。

    真真终于明白叶信在做什么了,被震碎的元神居然在寂灭之花内缓缓重聚、愈合,直至恢复如初,她长叹了一口气:“小丫头这一次算是因祸得福了……”

    叶信收回手,他的眼中充满了疲惫,接着低声说道:“真真姐,你再照看几天,如果有什么不对,马上来找我。”

    “你放心。”真真点头道,她知道叶信收徒从来不管什么资质、出身来历,只看重一个字,缘!既是有缘,那么叶信自然把几个弟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平常时候看不出来叶信有多么关爱,但在关键时候,叶信必定会站出来,就像现在,叶信宁愿损耗自己的修为,也要助小月度过此次劫难。

    叶信回头看了清瞳一眼,清瞳躺在另一边的床上,好像处在晕厥不醒之中。

    “清瞳还好,只是一些外创,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真真说道。

    “嗯。”叶信应了一声,别人看不出来,可他是贪狼主星,知道清瞳现在是清醒的,不敢睁眼,应该是以为一切责任都在她身上,是她没有保护好小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清瞳入门最晚,又是外柔内刚的性子,自尊心极强,其实叶信完全没有怪清瞳的意思,此刻也就装糊涂算了,等清瞳心境恢复稳定,再找清瞳聊一聊。

    叶信转身向外走去,温容、鬼十三等人都跟了出来。

    “信哥,你们去过焚元天了?”鬼十三低声说道:“他们为什么要袭击小月和清瞳?我们和他们没什么仇吧?”

    “我懒得问,也没时间问。”叶信停下脚步,眼神显得有些茫然,片刻,他突然说道:“你们见过逃难吧?”

    “见过,怎么了?”鬼十三一愣。

    “强者喜欢独行,弱者只能抱团取暖,大难突起,大家聚集在一起,同心协力,向着希望之地进发。”叶信悠悠说道:“但……路总会出现岔道,大家意见不同、愿景不一样,自然会选择分道扬镳,毕竟有同舟共济之情,就算分开了也要守望相助,可有人却要向曾经的同伴下毒手……这样的人比敌人更恶毒,更加不可原谅……”

    “信哥,莫非你知道是谁干的?”鬼十三急忙问道。

    “惊神剑……他们拿走了惊神剑。”叶信说道。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