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醉迷红楼 屋外风吹凉

第九百七十五章 请求

    事实证明,读书人的聪明,过了贾环的预计。

    不止一个周正言交出了财物,其他大多数文人,都没有给贾环作的机会,死守着不给。

    甚至,许是因为提前知道了周记货栈里生的事,那些人连像周正言那般,想体面一点交出财物的心理期望都没有。

    贾环上门开口后,他们都没多说什么,就吩咐下人将那些财物交到五城兵马司衙门,然后端茶送客……

    也没有像周正言那般,还想攀交情,拉拢亲近一二。

    似君子之交,不交恶,不攀附,清淡如水。

    这让贾环很失望,他原本还想再当一次砸遍九城的纨绔。

    谁知道,这些人竟这样乖觉。

    但贾环没有丝毫得意之处,相反,他心里有些寒。

    若让他选择,他宁愿这样文官名士死守着不交,当个正正经经的守财奴。

    可惜……

    这些人大多是从官场打熬出来的人.精子,论心机手段,论心胸城府,十个贾环加起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若非他拥有这些人根本无法抵挡的根基力量,贾环不觉得他能干过哪一个……

    等到走完最后一家,连韩大等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起来。

    这些人的做派,真真让人心中忌惮。

    回到衙门里,天色已晚。

    相比于张廷玉抄家的动静,贾环这边可以说的上是轻松之极,除了那几家宗亲勋贵家族……

    说起来都丢人。

    文官,或是巨贾,或是大儒,甚至连宗室,都沉默的交出了不属于他们的财物。

    最近宗室都在夹着尾巴做人,因为太上皇大丧之事,隆正帝借不恭之罪,作了好些宗室,敲打的他们欲仙欲死,心惊胆战。

    都知道贾环在替谁办事,所以倒没怎么说难听的话。

    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但只要能交出银子和财物,贾环管他们是什么脸色……

    那些外人们,这才倒是爽快,可让贾环没想到,同为勋贵之列,有几家顶着宗亲之爵的门第,竟然扭扭捏捏,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想上交。

    说什么这是天家看在他们祖上功高的面上赏赐下来的,贾环没权利收。

    贾环也不知是该恼怒,还是该可笑。

    这些人已经腐烂到根儿上了,若是太上皇一直在位,他们许是还能苟延残喘些年。

    可是摊上了如今这位皇帝……

    贾环等他们好死。

    若是平常,贾环也就不管他们死活了,随便他们怎样。

    他们想死贾环也没道理去拦着。

    可是这个时候,刚收完文官那边,连宗室都交了,贾环若放过勋贵一马,那真是作大死。

    结党都没这么明目张胆结的。

    取,肯定是要取回来的,可又不能强取。

    否则,贾环就真成了隆正帝的狗腿子了。

    没法子,只能用利益交换。

    许诺将差不多等值的玻璃器具,拨给他们。

    那几家宗亲府第这才松口。

    得了便宜又想卖乖,还说什么是看在贾环的面子上,否则,皇帝亲自来取都不给云云。

    贾环崇拜了他们一番后,冷笑出门。

    “公子,这些东西,不要留在衙门里过夜,现在就送到宫里去。”

    索蓝宇匆匆赶来后,当面就对贾环建议道。

    贾环闻言,看向索蓝宇,道:“你急着赶来就为了说这个?明早送不行吗?都已经快入夜了……”

    索蓝宇连连摆手,道:“这些东西多在这里放一刻,牵连的因果就越深。公子虽然要与那边划清界限,但真真没必要往死里结仇。

    公子连夜送入宫里,他们也就明白了,这些东西到底归谁所有,又该恨哪个。

    若是在这里过夜,公子凭白要将这份恨意分担一半,不值当。”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缓缓点点头,道:“好,我这就送入宫。”

    ……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坐在御案前,随意看了眼手中的清单,看到总计一千零三十八万两的数目后,眼睛微微一眯,然后哼了声,将账单扔在了一旁,再看向贾环,眼神不善。

    贾环也不在意,道:“陛下,臣忙了一天了,就先告退了。一会儿宫里就要落钥了。”

    隆正帝沉声道:“活该!谁让你这么急着送的?朕让你这么赶了吗?”

    贾环呵呵笑道:“这不是想着陛下心里惦念着用银子嘛,收齐了后,就急死忙活的送来了。”

    隆正帝冷笑的哼了声,讥讽道:“朕看你是怕担干系吧?”

    贾环也没遮掩,咂摸了下嘴,道:“陛下,您还真别说,那些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混混,臣原打算好生将他们敲打一番,谁知他们这么油滑,根本不给机会。”

    隆正帝鄙视的看了贾环一眼,不搭理。

    一旁的忠怡亲王呵呵笑道:“你怎么和那些人比?他们都是在官场上熬了多少年的,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怕是梦里都在勾心斗角,想着算计哪个。他们怎会看不出你在做什么……”

    贾环嘿了声,道:“看出来就看出来吧,不过臣觉得,他们看出来也没用。臣是军职,他们能把臣怎么样?老死不相往来就是……”

    隆正帝闻言,细眸瞥了贾环一眼,道:“贾环,明晚朕在宫里举行宫宴,为西征的将士送行。你最好给朕老实点,不要再出幺蛾子。否则,朕不轻饶。”

    贾环笑道:“陛下,臣整体老实的跟大姑娘似得,多咱出过幺蛾子?”

    隆正帝嘴角抽了抽,道:“你少在这跟朕这胡咧咧,你心里明白朕说的是什么……

    不止明晚不能胡闹,去了西域后,你也要维护好太尉的颜面,他是大秦太尉,代表着国朝军方的体面,不可轻辱。

    朕不希望看到那样的事生……”

    贾环闻言,呵呵笑道:“陛下,这……真不是臣能决定的。您先别瞪臣……

    您想啊,军中是什么地方?力量取胜,战功为王。

    和官职其实关系不大。

    正因为如此,我大秦军方才能始终保持着强大的战力。

    而且,也是这样,才使得前些年,忠顺王那一伙子横行的时候,军方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叶道星嘛……

    看他自己的能为吧……

    对了陛下,叶楚怎么给您看起门儿来了?”

    刚进门时,贾环就看到叶楚身着一身骚包的银甲,站在御书房外间门口。

    这里本不应该设立侍卫的……

    隆正帝喝道:“这不干你的事,没有别的事,就早点出宫吧。”

    说罢,眯着眼看了贾环一眼后,又低头处理起政务来。

    贾环没有多留,出了御书房,路过外间时,瞥了眼目不斜视,挺胸侍立的叶楚一眼。

    他眼珠子转了转,呵呵一笑,小声道:“叶楚,你在这干吗呢?表忠心呢?你父子可以啊,当年,你爹就这样给太上皇站岗的吧?嘿……”

    叶楚正在当值,不能说话。

    宫里的规矩他自幼便熟,自然不会中了贾环的奸计。

    对他的话,只当放珠子都不带转的。

    只是,瞳孔到底收缩了下。

    贾环见之冷笑,再小声道:“叶楚,明日宫宴,陛下说不定还会用金樽赐酒,你爹那锤子,会不会再闷在嘴里,回家再吐了?哈,真是奇葩!”

    叶楚闻言,面色陡然涨红,怒视着贾环。

    他高度怀疑,他堂兄那蠢货就是被眼前这奸贼给下了套,才传出了那番没脑子之极的混帐话。

    险些置叶家于死地。

    这会儿,这小人竟然还有脸说这些。

    只是,他还能忍的住,只是用目光厌恶的瞪着贾环。

    贾环笑容愈灿烂,又小声道:“其实我觉得吧,你那锤子老子做的挺对。

    真的,像他那样的相貌,鹰视狼顾的,一看就是奸臣之相,司马懿一样,陛下早晚赐他一金樽毒酒……

    哎哟不好,我这样说,你爹会不会吓的以后再也不敢在宫里喝酒了?

    啧啧啧,就这胆子,居然还敢去西域打仗?

    万一到了西域看到了老毛子,人家都不用刀枪,举一杯金樽酒,你爹是不是就得拉稀逃跑?”

    “你放屁!”

    叶楚羞怒交加,完全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压抑不住怒火骂道。

    只是,声音大的连他自己都惊住了。

    果不其然,里间传来隆正帝暴怒的喝骂声:“混帐东西,还不快滚!”

    叶楚以为闯祸,脸色惨白。

    贾环踮起脚,小声道:“果然好汉,在这里都敢骂……”

    话没说完,感觉到里间传出动静,贾环撒腿跑路……

    ……

    宁国府,宁安堂。

    董明月靠在一张软榻上,相较于前日,面色已经恢复了许多,但终究还有些苍白。

    只是,脸色却极为丰富,满满是小儿女的撒娇央求。

    有些娇憨。

    这种表情,她只会在一个人面前露出,那就是董千海。

    除此之外,就连贾环面前,她都不会这般。

    “爹啊……”

    “不行。”

    董千海面色隐隐有些青。

    董明月派人急着喊他,他原本以为是什么事,急忙赶来,却没想到,竟又是为了那个混帐小子。

    见董千海毫不留情的拒绝,董明月急道:“爹啊,这次他要去西域和罗刹鬼拼命,偏偏远叔因为奉圣夫人之故,去了金陵。

    那道成现在正在闭关,当初定的协议也只是看守家宅,我问过他,他不愿去西域。

    如此一来,环郎身边连个保护他的都没有,这怎么行?”

    董千海沉声道:“这叫什么话?他是带着千军万马去打仗,又不是去江湖厮杀。

    有那么多兵马保护,谁能奈何得了他?

    再说,他是军人,是去打仗杀敌的。

    别人都不用武宗保护,偏他用,是何道理?”

    董明月央求道:“爹啊,战场上刀枪无眼嘛。”

    董千海气结道:“你就不怕你爹也被刀枪无眼?”

    董明月讨好道:“爹是半步天象,天人一般的存在,哪里是那些区区刀剑所能伤到的?我爹是世间最厉害的大英雄!”

    董千海闻言,哼了声,道:“你跟着他,就学会这些?”

    话虽如此,不过脸色到底好看了些。

    董明月嘻嘻笑道:“这样有趣嘛……当然,女儿说的都是真心话。”

    说罢,一双杏眼真诚的看着董千海……

    这幅模样,的确有某位三孙子的影子。

    董千海见之眼角都抽了抽,拳头攥紧了又松开,咬牙道:“乖囡,你就不能学点好?你忘了当年的圣女是怎么做的了?”

    董明月闻言一怔,收起了脸上的“真诚”,面色有些怅然,眼神遥想,轻声道:“算一算,都已经过了好些年了。爹啊……当初,女儿多想像别人家的姑娘那般,在爹娘膝下欢乐嬉戏。可是……”说着,她惆怅的垂下臻……

    董千海见之,面色一滞,眼神柔软了许多,柔声道:“当年是让你吃了许多苦,好在如今,你过上了你想过的日子,那混帐东西,对你还凑活。

    只要再生几个婴孩儿,就更好了……”

    董明月羞涩的点点头,道:“环郎说了,头两个儿子,都姓董……”

    没甜蜜完,董明月忽然又想起什么,惊呼道:“哎呀不好,环郎要去战场,万一……那怎么办呀……”面色极其担忧。

    董千海生生气笑了,大手放在董明月脑瓜上,使劲揉了揉,道:“真真是……虽然世道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你这外向的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些?

    绕了一大圈,还扯出小时候的苦,就为了这?”

    “爹啊!”

    董明月羞红了脸,撒娇道。

    董千海怜爱的看着董明月,笑道:“不用你说,爹原也准备去西域的……”

    “真的?!”

    董明月喜出望外的坐直了身子,看向董千海问道。

    董千海点点头,道:“密道里那两个人,不好再待下去了。总待在里面见不得光,人不人鬼不鬼的,不好。爹这次顺带着送他们去西域……”

    董明月闻言面色一变,紧张道:“爹,你不回来了?”

    她很清楚,密道里那个女人在她父亲心里的分量。

    而那个女人,对她爹也是心旷神怡……

    只差一个契机,就会成为**,老牛和嫩草。

    这是贾环的原话……

    若真让他们去了西域,天高海阔,董千海岂不是乐不思蜀?

    那怎么成?

    不说她还希望董千海能多帮贾环一些,就算不帮,她也不希望董千海跑去西域吃沙子。

    西域的气候有多恶劣荒远,只看她这个武宗现在的模样就可知一二。

    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看到董明月紧张担忧的面色,董千海终究心里舒坦了些,他笑道:“怎会不回来?我还要看你的孩子出世,还要给他起名,教他习武。

    不过,总还要在西域多待些日子。

    正好,顺便多看着那混帐一些。

    他家里那些老人,如今都在那边,那些人确实都不是善类。

    这次去了,看看能否找个机会,除了他们,以绝后患。”

    董明月闻言,面色一变,犹豫了片刻,还是摇头道:“爹,这件事还是要看环郎的意思,不可轻举妄动。

    他是重情义的,那些人虽然好心办了差事,但对贾家忠心耿耿,若是你不问他的意思,就杀了那些人,环郎一定会不高兴的。

    李万机、付鼐前车之鉴……”

    董千海闻言,叹息了声,道:“妇人之仁,也罢,就看他的意思吧。”

    ……

    ps:争取,争取下个月能恢复状态,还帐。

    其实也不用计算欠多少账,我爆起来,自己都害怕,咳咳……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