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袁家庶子 讳岩

第881章 厌倦了战争

    马飞提溜着才猎来的兔子飞跑回营地。?

    把兔子交给身后的夜刺,他钻进流苏的帐篷。

    “大叔回来了?”见他回到帐篷,流苏招呼了一声。

    “刚给你猎了两只兔子。”马飞说道:“怀了身孕,你得好生补补。”

    “我哪有那么娇贵。”流苏说道:“像大叔这样宠着,时日久了,反倒会将我宠坏了。”

    “你且歇着。”马飞说道:“某这便为你将兔子烤了。”

    没等流苏说话,马飞已经离开帐篷。

    带着两名夜刺在营地里烤着兔子,马飞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和他一起烤兔子的夜刺看了一眼,见到走过来的人,连忙站了起来招呼:“公子!”

    得知是袁旭来了,马飞赶紧站起来。

    “干嘛呢?”袁旭走过来问道:“半夜不睡觉,可知明日还要赶路?”

    “回禀公子。”马飞抱拳说道:“流苏有了身孕,某趁着夜间为她烤两只兔儿,以做滋补。”

    “流苏有了身孕?”袁旭一愣:“因何不早些告知?”

    “公子事务繁多,不敢叨扰。”马飞说道。

    “你我还说这些外话。”走到正在烤着的兔子前,袁旭说道:“流苏有了身孕,还是少给她一些烤的肉食为上。若要滋补,可以陶罐兑水,煮上一锅肉糜。”

    马飞没有吭声。

    跟了袁旭这么久,在他看来,袁旭不仅善于领兵打仗,对很多生活上的事情也是十分精通。

    “烤肉也不是这么烤。”在篝火旁坐下,袁旭翻烤着兔子,对马飞说道:“要不停翻转,烤出油脂再撒上咸盐,入口方才酥脆。”

    “公子烤的肉,某还是许久以前吃过。”马飞嘿嘿笑了下:“至今想来,犹自齿颊留香。”

    “某来烤。”拿起烤兔子的木棍,袁旭一边翻转一边说道:“流苏怀有身孕,还跟着我等来到剑宗,着实辛苦。”

    袁旭要亲自烤肉,马飞连忙说道:“公子,使不得!”

    “怎么使不得?”袁旭说道:“你我相识多年,早已如同兄弟。至于流苏,她还是公孙姑娘师妹,更是你的妻子。为她烤两只兔子,也算不得什么。”

    “公子!”提起公孙莺儿,马飞问道:“回到蓬莱,如何安顿公孙姑娘?”

    “为某生下孩儿,公孙姑娘这两年过的太苦。”翻烤着兔子,袁旭说道:“回到蓬莱,某自会向她提亲。”

    袁旭离开帐篷,公孙莺儿已是醒了。

    公孙泯睡的正香甜,为孩子盖上被子,她起身来到帐外。

    烤兔子的地方离帐篷并不是很远,袁旭和马飞的对话,如果是寻常人,或许会听不太真切。

    毕竟是剑客出身,时常需要侧耳聆听一些声音,公孙莺儿的听力比寻常人好了许多。

    聆听着袁旭和马飞的对话,她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当初追杀袁旭,却始终难以下手。

    如今回想起来,她也明白,并不是没有机会杀死袁旭,而是她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阻止她那么做。

    “曹操北上,击破二公子、三公子,极可能挥军南下。”马飞说道:“只怕公子在蓬莱也是逗留不得多少时日。”

    朝他微微一笑,袁旭说道:“倘若某将徐州、豫州等地交还曹操,他将如何?”

    马飞一愣:“公子是要……”

    “斗来斗去,某已累了。”袁旭说道:“日前曹操与某达成和议,他领兵北上,某盘踞豫州、徐州等地,又坐拥海外蓬莱,早晚还是将有大战。连年征伐,百姓困苦不堪,我等也是过不安生,倒不如将天下交于他人,我等在海外落个逍遥快活!”

    “公子……”马飞说道:“天海营战力强横,曹操向来多有顾忌。倘若拱手让出徐州、豫州,即便公子无心征伐,只怕曹操……”

    袁旭没再言语。

    马飞的顾虑并不是全无道理。

    他麾下天海营、夜刺和风影,确实拥有着足以让曹操忌惮的力量。

    然而曹操的实力越来越强,与之争夺中原,袁旭并不占据上风。

    “过些时日,某自会与曹操谋面。”袁旭说道:“退出争霸,为的只是我等不用再受奔波之苦,将士们无需妻离子散。然而在那之前,某须令曹操知晓,蓬莱并非无人,将士并非无力征伐。倘若曹操敢觊觎蓬莱,某必伐之。”

    翻烤着兔子,袁旭又说道:“回到蓬莱,日后倘若再无战事,我等便可终日游玩山水,赏海天一色。隔三差五,也可聚于一处品尝美味。如此,岂非强过领军厮杀,过了今日不知可否看见明日的太阳?”

    “公子但凡有了决断,某自会跟随!”马飞抱拳躬身应道。

    将正烤着的兔子递给他,袁旭说道:“再翻烤片刻便可吃食,某且回去歇息,明日倘若经过城镇,你等去为流苏置办一辆马车。怀孕女子,整日骑马行路,终究有所不便。”

    “多谢公子提醒!”接过兔子,马飞应道。

    回到帐篷,感觉到黑暗中有双眼睛在看着他,袁旭问道:“公孙姑娘可是醒了?”

    “公子深夜不睡,因何外出?”公孙莺儿问道。

    “睡不着。”袁旭说道:“方才与马飞说了会话。”

    “公子莫非也厌倦了征伐?”公孙莺儿问道。

    “厌倦了,早就厌倦了。”袁旭说道:“生在世间,人与人总是有着无数争斗。为了地盘,为了女人,为了财帛,甚至有时只是为了争一口气……”

    “公子打算把江山交给曹操?”公孙莺儿问道:“听闻袁家与曹家乃是世仇,公子因何如此?”

    “世仇?”袁旭说道:“没有争斗哪来仇怨?曹操与袁家争斗多年,我袁家非其敌手,足可见他有治世之能!将徐州、豫州交给曹操,百姓便少了战乱之苦,某也可放心。”

    “袁公乃因曹操而死。”公孙莺儿说道:“公子莫非不欲报仇?”

    “报仇?”袁旭说道:“生而为人,若只顾仇怨而忘记大义,又如何能令身边之人过的安稳?”(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