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青史尽成灰

第1122章 目瞪口呆的徐渭

    回家真好!

    唐毅也不假手于人,全都是一家人自己来,拾掇屋子,扫院子,除杂草,买菜,烧火,做饭,驾轻就熟……当年在小站的时候,唐毅多少有点装蒜,这一次他是真正洗尽铅华,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关上门过小日子。

    一家人凑在一起,安享天伦之乐,要是能一直这么下去,或许也不错……只是唐毅刚回到太仓第二天,徐胖子就气喘吁吁跑来了。

    在三年前,徐渭感到年纪大了,也厌倦了官场的生涯,就主动请辞,回到家中奉养老母,一年多之前,老太然离世,徐胖子一面守孝,一面筹办了一座书院,招募学生,开山讲学,倒也安然快乐。

    不过徐胖子一直挂心京城的唐毅,十年之约越来越近,万历一天比一天大了,皇帝要夺回权力,和文官集团之间的决战不可避免。偏偏唐毅在这时候抽身离开。

    徐胖子想不明白,他的脑袋里装了什么东西!

    规矩,规矩,有那么重要吗?

    你定下来的规矩,你自己遵守,可是人家未必遵守,皇帝天生就是规矩的破坏者,保皇党手段齐出,唐毅却死抱着规矩,作茧自缚,那不是变法,是找死!

    果不其然,唐毅还没回到老家,就遭到了袭击,徐胖子得到消息之后,险些昏倒。不过他又很快清醒过来,姓唐的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掉,否则他早就死多少次了。

    “去太仓!”

    “是。”学生方从哲擦着泪,急忙点头,去安排马车。等到徐渭出来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只见车上摆了好多纸钱元宝,还有蜡烛贡香。

    干嘛?要去上坟啊!

    徐渭满脸怪异,方从哲只当他伤心过度,还说道:“要不要弟子买一点纸人纸马,一起送过去,可不能让唐阁老在阴曹地府受委屈!”

    “呸!”

    徐渭大摇其头,“笨蛋,你师父死了那家伙都不会死!”

    “什么?”

    方从哲大惊失色,“师父,您是说唐阁老没死?”

    “九成九吧,他可没有那么容易完蛋。”

    方从哲满脸通红,羞愧难当,连忙伸手去搬纸钱,要扔到地上。

    “别!”徐渭眼珠转了转,贼兮兮道:“带着吧,回头再多买一点,我正好去好好看看他,给他一个惊喜!”

    ……

    徐胖子轻车熟路,赶到了太仓唐家草堂的外面,二话不说,蹲在地上,把纸人纸马摆好,拿出火石,点燃了纸钱。

    火光蹿起,徐胖子一边烧纸,一边放声大哭,嘴里念着招魂一篇,“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沫。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归来兮!恐自遗贼些。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归来兮!不可以久些。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豺狼从目,往来侁侁些。悬人以嬉,投之深渊些。致命于帝,然后得瞑些。归来!往恐危身些……与王趋梦兮,课后先。君王亲发兮,惮青兕。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唐毅正在院子里清理杂草,听到了杀猪一般的声音,顿时脸色就变了,提着锄头从里面跑出来,果然看到徐胖子在家门口,扯着嗓子哀嚎,过往的行人好多都凑了过来,好奇之下,不停张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唐毅看得头皮发麻,厉声大叫,“姓徐的,你恨我不死是吧!”

    见唐毅提着锄头杀过来,徐胖子一跃而起,动作矫健,和唐毅面对面,把唐毅更气得暴跳如雷,这家伙一个眼泪都没有,扯着嗓子干嚎。

    “徐文长,你说吧,是要杉木的还是要红松的,你要是不跑我给弄一副阴沉木的棺材!”唐毅切齿道。

    乖乖,这是要埋了我啊!

    徐胖子连连摇头,一眼看到了王悦影,正端着一盆水过来,他连忙闪身,冲进了唐家大门,冲着王悦影连连躬身。

    “弟妹无恙吧,可把小兄吓坏了。”

    “原来是青藤先生,老爷刚回来,您就过来了,快点屋里请吧,我去泡茶。”

    王悦影十分优雅飘然而去,徐胖子紧紧跟着,唐毅满肚子气,也无可奈何,只好到了客厅。不同于北方规规矩矩的四合院,唐家的草堂修得错落有致,趣味盎然,墙上有一片爬山虎,院子里都是葡萄架,清凉幽静。

    兰花,桂树,芍药,牡丹,暗香浮动,好,真是好地方!

    “唐行之,你就这么放弃了吗?”没等唐毅发话,徐胖子抢先发难了,“你可真行啊,逃回了家里,躲进了安乐窝,你就想不问世事,老死田园了?你太让我失望了,也太让大家伙失望了!简直幼稚、天真、无能、废物!”

    徐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停数落着唐毅。

    唐毅满脸怪异,“我说文长兄,你跑我门口大哭大闹,又是烧纸钱,还成了我的不是了?”

    “当然了!”徐渭断然道:“我哭得不是你唐毅,我哭的是隆庆新政,哭的是天下苍生!我为了百姓而哭!行之,天下间还有你这么不负责的人吗?你以为十年之间,就能扭转乾坤吗?就能扫荡皇权吗?错了,你大错特错了!我告诉你,千年皇权,早就深入人心,眼下朝廷之上,身居高位者,多半都是从嘉靖年间考出来的进士,每一个人都是十年寒窗苦读,他们把忠孝仁义都念到了骨髓里。岂是轻易能够改变的?你在山东遇刺,前后两天多,顾宪成才姗姗来迟,其余的山东官员都袖手旁观。你可知道为什么?”

    没等唐毅回答,徐胖子就自己大声说道:“因为他们看到了你失势了,他们坚信皇帝会重新夺回权力,他们宁可承受唐党的报复,也不愿意得罪皇帝。从这个角度来说,你的变法已经失败了,你知道吗?”

    徐渭的一番话,可谓是黄钟大吕,震得唐毅七荤八素,貌似还挺有道理的……莫非自己坚持了多年的新政,竟然也是沙滩上的城堡,不堪一击?

    “那文长兄以为,小弟该如何是好?”

    丫的,竟然被老子给唬住了!

    徐渭差点跳起来,强压着激动道:“行之,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借着刺杀的事情,起义兴兵,讨伐残忍暴虐的万历,把皇帝拉下马。另立新君也好,你当皇帝也成。只要再坚持二三十年,形成惯例,或许还能成功,不然这么下去,变法只会兵败如山倒,一蹶不振,彻底玩完!”

    “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

    唐毅迟愣一下,神色带着迷离,徐胖子继续凑到近前,蛊惑道:“行之,真的只有这一条路了,你可不能一再手软啊,人家已经杀到了门口,刀锋入骨了,再不奋起一击,什么都完了!不才徐某愿意给你当马前卒,咱们立刻起兵,大刀阔斧,杀进京城,就像铲除李氏一伙,铲除万历和他的保皇党……”

    “停!”

    徐渭说的嘴角冒沫子,慷慨激昂。唐毅的脑袋却清醒过来,差点让徐胖子给忽悠了。

    “你丫的省省吧!”

    唐毅深吸口气,“文长兄,这么多年,我们都在不停揭露皇权的恶劣,宣扬虚君实相,到处传播《明夷待访录》,这时候你鼓动我去当皇帝,难道要我自己打嘴巴,把脸抽得和你一样?你没有看出来,眼下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铲除了李氏一伙,还不够,毕竟她是太后,不是真正的皇帝。只要打败了真正的皇帝,才能确立起文官集团的权威。不让万历放手折腾,不让天下百姓感到切肤之痛,又如何能让君宪深入人心?我被刺杀,正好做文章的好机会,可是却不能向你说的那么做,你的主意只会坏事!”

    徐渭被质问的连连后退,还不服气道:“就算你说的正确,可是你就能保证有本事打败万历?”

    “废话!”

    唐毅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没有金刚钻儿,我敢揽瓷器活儿吗?知道冰山吗?”

    突然问了一句,徐渭眨眨眼,“好像听过,据说极北或者极南,天气寒冷,海面上都有硕大无比的冰山,航行的船只要小心哩!”

    “呵呵,老子的唐党就像是冰山一样,在海面上看到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大头儿还在下面呢!以为我下台了,就失去了权力,大错特错!相反,我退下来,才能随意施展手段,不用承担责任,首辅之位与我早就是羁绊,而非助力!我要教一教万历,阴谋是怎么玩的!”

    徐胖子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口水流了一地,这才是自己认识的唐毅啊!

    嚣张跋扈,自信十足,单匹马,挑战海商大姓,平灭倭寇集团,战严党,灭老徐,连嘉靖都敢耍。

    这些年,他在高位上,收敛了太多,弄得自己都误判了唐毅的本事。很显然,万历已经激怒了唐毅,而且唐毅有没有权位限制,可有好戏看了!

    徐渭忍不住欢呼雀跃,自从唐毅安然返回太仓的消息传开,东南的所有人都被惊动了,上至文武官员,下至普通的心学弟子,贩夫走卒,纷纷前来。唯有亲近的人能够进入草堂,其他人只能在外面看看,就心满意足。

    唐毅没有替自己要求什么,只说三百多名护卫为了他而死,必须给死难者的家属一个交代,还他们一个公道。

    唐毅的话,就是命令,不到半个月时间,东南的督抚加起来,一共十五位一起联名上书内阁。

    第一波攻势,正式展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