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江边一闲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生死在我手上

    凡是魂魄经由此台,就会将生前所做的罪恶,全部显现出来。

    无论如何遮掩,只要到了孽镜台,谁也无法掩盖自己的罪恶。

    一般而言,没有罪恶的魂魄,自然不会存在恶行显现。

    孽镜台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魂魄经过孽镜台的显现,再由鬼域官员,根据魂魄的善恶予以相应的分配或者处置。

    黑龙虽然不是单纯的魂魄,却也是由阴冥主,通过阴魂之力凝聚而成。

    以阴冥主的过往,早就是罪孽深重,即便是黑龙,也显示出了阴冥主的部分罪恶。

    孽镜本身不具备赏善罚恶的功能,只是如实的反映出真相罢了。

    正因为如此,孽镜反而变成了坚不可摧的鬼域至宝。

    任凭黑龙气焰嚣张,在孽镜面前也施展不出自己的实力。

    而且,孽镜的光芒所至,黑龙如同遭受重创,除了哀嚎之外,基本没有对抗的力量。

    “算你小子聪明,我还以为你把孽镜台给搬来了呢。”

    蒋王爷身上的压力消失,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甚至有兴致,和薛王爷开起了玩笑。

    “孽镜台归你管,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偷走啊。”

    薛王爷看了看蒋王爷,也稍稍放松了一点。

    一直以来,薛王爷对蒋王爷都很畏惧,连在他面前说话,都是轻声细语。

    生怕惹恼了蒋王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谁都知道,蒋王爷实力很强,在十大鬼王中仅次于包王爷。

    但是,蒋王爷的心眼,却是十大鬼王之中,最小的一个。

    哪怕是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让蒋王爷感觉到不高兴。

    都有可能遭到蒋王爷的报复,轻者呵斥,重则痛揍。

    作为最年轻的鬼王,本来薛王爷倒也是血气方刚。

    偏偏经常犯一些楞头青的错误,被蒋王爷不知道修理过多少次了。

    时间长了,薛王爷一看见蒋王爷,就没来由的浑身直冒冷汗。

    所谓的痛揍,那可不是说着玩的,蒋王爷出手向来就重。

    除了包王爷实力更强,没受过蒋王爷的痛揍以外。

    其余的各位鬼王,或多或少的,都被蒋王爷痛揍过。

    要不是年轻力壮,恢复起来比较容易。

    以薛王爷被蒋王爷痛揍的次数和程度,至少可以保证,薛王爷一千年之内,走路都是瘸的。

    孽镜台属于蒋王爷的管辖范围,薛王爷也经常用到。

    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薛王爷对孽镜台的功能,发生了浓厚兴趣。

    模仿着孽镜台的样子,薛王爷硬是自己,折腾出一面孽镜。

    虽然没有孽镜台那般好用,却也让薛王爷十分喜欢。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倒是派上了很大的用场。

    “对了……那些鬼差们,是不是从你这儿学到的?”

    蒋王爷忽然想起,这段时间,有不少鬼差,手上也拿着类似于孽镜的小镜子。

    只要发现异常情况,就用小镜子东照西照的。

    说是能查探出,阴魂以外的气息,以及阴魂的善恶。

    “嗯,这也算是给大家方便巡逻吧。”

    薛王爷点点头,承认这些小镜子,就是从自己这儿传出去的。

    说话的时候,薛王爷的目光,注视着收回来孽镜。

    影影绰绰的黑气,从孽镜中显示出来,就像是不断移动的画面一样。

    “这是……”蒋王爷有些疑惑,顺口问道。

    一个仿冒的东西而已,能把黑龙吓住了,就算超常发挥。

    薛王爷居然还把这玩意儿,当成好大的宝贝,拿在手里都小心翼翼。

    “阴冥主……害了好多鬼域无辜阴魂,还有三位地狱王!”

    薛王爷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手中的孽镜,恨恨的说道。

    尽管不如孽镜台那般显露无疑,这面孽镜倒也能看出,阴冥主这些年所做的恶事。

    多次从鬼域中,弄走各层次的鬼差,以及阴魂队伍。

    甚至将鬼差和阴魂,骗到鬼域之外,进行控制囚禁。

    更让薛王爷没有想到的是,隐约有三位地狱王的阴魂,和留存的能量,被阴冥主强行抽离。

    虽然时间太长,所显示出来的图像比较模糊。

    若不是仔细的查看,恐怕分辨不出当时的情况。

    但是,包王爷通过显像玉,曾经把阴冥主的劣迹,暴露出来一部分。

    两相对比,薛王爷完全确定了,阴冥主对鬼域犯下了滔天大罪的事实。

    显像玉和孽镜,所显示出的东西,不完全一样。

    有重复,也有互补,这就足以说明,阴冥主干的事情,远远不是显像玉或者孽镜,就能全部显示出来的。

    从显像玉中看到的那些,薛王爷不会怀疑,只是没有得到阴冥主的证实,他多少有些不敢确定而已。

    特别是涉及到三位地狱王的事情,薛王爷更是觉得事关重大。

    或许,阴冥主另有难言之隐,毕竟丧命的三位地狱王,也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

    再一次由孽镜中显露,而且仅仅是对黑龙的查探。

    就让薛王爷难以淡定,甚至是义愤填膺了。

    阴冥主身为鬼域的最高层,自然不会跑去孽镜台,让鬼差们查看自己的过往。

    也有可能,阴冥主在刚入鬼域的时候,曾经经历过孽镜台的照探。

    只不过,那时候的阴冥主,并没有做出太多危害鬼域的事情,从而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

    然而,这并不代表,阴冥主就真的没干过罪恶滔天的大坏事。

    “让我看看……”

    蒋王爷从薛王爷愤怒的表情中,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连忙把脑袋伸过来,要亲眼见证,阴冥主的罪恶。

    尽管孽镜不是孽镜台,只能显示出一部分的过往。

    而且薛王爷看过的那些,未必会重新显示一遍。

    但蒋王爷目光触及之处,依然是血淋淋的事实。

    就连蒋王爷麾下的阴魂队伍,也有数十万被阴冥主弄走。

    连同属下的鬼差,都遭到了阴冥主的控制。

    “放肆!”

    蒋王爷和薛王爷二人,正在观看着孽镜,就被阴冥主的一声厉喝,给破坏掉了。

    啪的一声脆响,薛王爷手中的孽镜,瞬间碎成齑粉。

    恼羞成怒的阴冥主,激荡出一股劲风。

    硬生生的将孽镜,直接轰碎,所有的显示立马消失无踪。

    吼

    与此同时,退后的黑龙,又一次咆哮起来。

    张牙舞爪,风一般的发动进攻,对着薛王爷和蒋王爷二人,施加连续攻击。

    嗡

    天空被黑雾笼罩,蒋王爷和薛王爷二人,顿觉压力来临。

    如同泰山压顶,从虚空而下,将两位鬼王控制在狭小的空间之内。

    “就算摧毁了孽镜,也不能抹去你的罪恶!”

    蒋王爷将能量释放,和薛王爷一起硬抗空中的黑龙。

    孽镜显示了罪恶,即便破碎也改变不了事情的真相。

    蒋王爷不知道,阴冥主此刻藏在何处。

    但他明白,自己的话,对方一定会听得清清楚楚。

    曾经跟这样的恶贯满盈者后面,唯唯诺诺了数万年。

    蒋王爷觉得自己,也是一位需要受到严惩的‘恶人’。

    尽管没有亲手作恶,可蒋王爷帮助阴冥主对付包王爷,相对于为虎作伥,实在是难辞其咎。

    “罪恶,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罪恶?鬼域是我的,你们所有人的生死,都在我的手上。

    区区阴魂,不过是最低等的存在罢了……”

    阴冥主很不屑的口气,让蒋王爷和薛王爷根本忍受不了。

    不等阴冥主继续说下去,这二位鬼王就言辞喝道:

    “鬼域之中,没有低等和高等,就算是你阴冥主,也不过是鬼域一员。

    不对,在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后,你连低等都算不上,简直是鬼域的败类!”

    在阴冥主面前,蒋王爷和薛王爷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话。

    以前把阴冥主奉为神明,只能低声下气,甚至连一丁点的怀疑都不能有。

    从包王爷的显像玉,得知了阴冥主的劣迹,蒋王爷和薛王爷曾经有过犹豫。

    否定自己,否定阴冥主,承认多年来,被自己二人造谣中伤的包王爷。

    对于这二位来说,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蒋王爷和薛王爷二位,并不是完全的不讲道理。

    之前被蒙骗了几万年,只能说是阴冥主隐藏的太深。

    抑或是蒋王爷和薛王爷,对阴冥主过于信任和盲从,以致于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就必须立即改正过来。

    对于包王爷的伤害,也许没办法弥补,但总得以行动来证明自己的立场吧。

    蒋王爷和薛王爷二人,在孽镜显现之后,能对阴冥主加以斥责,已经说明了态度。

    “你们俩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没错,都是我干的,三位地狱王够傻,居然认为我真的会和他们共享天下。

    就算我没有暗算他们,迟早有一天,他们也会对我下手……”

    阴冥主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即便是错了,他也用不着害怕。

    因为鬼域之中,没有谁能动的了他。

    纵观鬼域,包王爷的实力,曾经和阴冥主相差不大。

    由于被褫夺了地狱王之位,包王爷的实力,应该和阴冥主不在一个档次了。

    其余的包括蒋王爷在内的鬼王,更是不被阴冥主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