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江边一闲

第二千六百一十一章 硕鼠啊

    这些房间是两面族成员统一建造的,所有的长老都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只是大小不一样罢了。

    每一堵墙,都达到了两尺多的厚度,若是不动用体内能量,仅凭蛮力想要推倒,还是不太容易的。

    逸尘第一次进入三长老的房间,像是欣赏又像是查探,很用心的敲击着墙壁,脸上还露出微笑。

    问题是,郁闷说三长老偷了东西,逸尘是帮着查案,又不是检查墙壁的厚度。

    “就在这儿了,三长老,你自己来呢,还是让二长老动手?”

    逸尘在墙壁的一处站定,似笑非笑的看着三长老,眼角的余光却扫向门口的二长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长老脸色一变,身体一软,要不是大长老伺候得到位,只怕是立马就要倒下去了。

    强忍着内心的恐慌,用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逸尘。

    “看你的样子,连站都站不稳,算了,还是有劳二长老吧。”

    逸尘和郁闷对视一眼,给二长老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我……”二长老缓缓走到逸尘身边,嗫嚅着。

    “二长老是五级战皇,一拳打下去,这堵墙应该承受不住才对,要不试试看?”

    “好,我试试。”

    二长老催动能量,对着逸尘所指的那一处,猛地一拳砸下。

    嗡

    出乎大家预料的是,二长老的猛烈一击,并未摧毁墙壁,反而将整堵墙震得不住的颤抖。

    区区泥墙,最多也就混入了碎石之类,按理说绝对承受不了五级战皇的沉重打击。

    “结界阵法?”二长老大惊,脱口说道。

    平时居住的房子而已,又在两面族的中心地带,哪怕是老族长本人,也不可能吃饱了没事干,在墙壁上布置结界阵法。

    但是,三长老的房间内,还真的就有结界阵法,而且强度非常大,连二长老都没能一举击溃。

    “继续。”郁闷一见来了劲头,连忙吩咐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好端端的墙壁,鼓捣什么结界阵法,显然其中有猫腻。

    轰!

    这一次,二长老没有盲目击打,而是调动自身的能量,按照破解结界阵法的方法,在墙壁的一个角落下手。

    一声巨响过后,这堵墙应声倒下,尘烟四起砂石飞扬。

    “原来是空的……”二长老透过烟尘,喃喃地说道。

    原本两三尺厚的墙壁,却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外壳,墙壁内部并无泥土夯实,而是一堵空墙。

    “哇……好多资源啊!”

    跟来观看的长老们,见到墙壁内的情况,禁不住大叫起来。

    说是空墙有点言过其实,薄薄的一层墙壁内部,竟然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事。

    灵草,晶石,药材,以及其他的修炼资源,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像是一个小型仓库一般。

    “这不是资源仓库里的东西么,怎么在这儿?”二长老脑子有点短路,实在无法解释眼前的现象。

    前几天还在为郁闷缺少资源,怕输给垚猋而担心,原因是资源仓库被洗劫一空。

    当时还以为,是曾经的副族长徐大,趁着老族长不在的时候,私吞了资源仓库里的储存之物。

    现在看来,倒是冤枉了徐大,真正的盗贼乃是三长老这个两面族的内奸。

    “你还有什么话说?”郁闷怒火中烧,再也顾不得矜持,一脚踹在三长老的腿上,厉声喝道。

    身为两面族的三长老,理应为族人谋得福利,可他却将资源仓库搬到了自己的房间。

    要不是逸尘亲自出马,二长老甚至都要帮着三长老抱怨喊屈了。

    除了靠外面的那堵墙,没有被三长老做手脚以外,其余的所有墙壁夹层内,都被各种资源占据。

    就连老族长从外面买来,用在郁陏疗伤上面的药物,都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徐大处心积虑的打压郁陏父子,偏偏卡下来的宝贝,全落到了三长老的手上。

    简直就是一只硕鼠,侵吞了两面族多年以来,才积攒到的资源,三长老的罪恶行径,实在是令人不敢相信。

    噗通!

    三长老站立不稳,跪倒在地,却倔强的昂着脑袋一言不发。

    任凭郁闷拳打脚踢,以及众位长老的强烈谴责,三长老就像是泥做的雕塑一样,紧闭了嘴巴。

    “太无耻了!”

    “简直就是两面族的罪人……”

    就在片刻之前,还有长老怀疑,郁闷是错怪了三长老。

    要说平时跟徐大走得近的还是大长老,三长老一向小心谨慎,虽然没有太大的功劳,但也极少犯错。

    在大家眼里,三长老温文尔雅,跟个满腹经纶的学士一般,对于族内的纠纷,也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深得族人爱戴。

    然而,就是这位令人敬佩的三长老,偏偏干了最对不起族人的事情。

    “除了这些以外,你还干了哪些对两面族不利的事情?”老族长哀叹一声,摇了摇头,对三长老问道。

    曾几何时,老族长对三长老的信任,甚至超过了大长老,而实施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既有恨铁不成钢的惋惜,又有将之一掌劈杀的痛恨,老族长的脸上流露出悲愤的神色。

    “说话呀,你不是很嚣张吗?”大长老看着闭口不言的三长老,厉声喝问道。

    就在二长老破解结界阵法之前,大长老还幻想着,最好是误会了三长老,两面族内部出了一个徐大这样的败类,就已经大失颜面了。

    要是三长老再出事,岂不是让两面族损失了一位实力强劲的五级战皇,以及共事多年的同事。

    大长老想不通,三长老却又不肯开口,郁闷和老族长二人,更是面面相觑,纠结的神情跃然脸上。

    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三长老说话,交代自己的罪行,以及是否还有内奸同伴,是郁闷和老族长急需解决的事情。

    “郁闷,你知道小盒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吗?”

    逸尘从墙壁夹层内某处,找出了那个小盒子,举起来在郁闷面前扬了扬。

    “我老爹说是灵丹妙药……”郁闷很意外的看着逸尘,回答道。

    不是说为了引出内奸吗,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通过气息的感应,逸尘顺利的找到了小盒子,三长老私藏的小仓库暴露,只能算是意外的发现。

    小盒子的任务顺利完成,里面具体有些什么,郁闷反而不太在意。

    “灵丹谈不上,妙药嘛……应该能算。”

    逸尘慢慢打开小盒子,在三长老面前晃了晃,略带遗憾的说道:“你却是沉得住气,没有急匆匆的打开盒子,所以我决定让你明白,小盒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

    这样吧,你伸出手来,我让你享受一下妙药的效果,保证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从大长老的手里拽出三长老的一只手,逸尘一边准备倒出小盒子里的物事,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千山镇的郝管家,就是被妙药伤了手掌,不得已之下,他亲手砍了自己一条手臂,不知道三长老能不能留得住自己的四肢……”

    即使放在手心,也没显出小盒子多大,只是打开之后,里面隐约有些许黄色的膏状体流动,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逸尘没有要求三长老交代罪行,只是把小盒子越来越靠近对方的手掌。

    “不要过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三长老正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郁闷和大长老催问,他不肯说话,逸尘没让他说,却主动开口了。

    看着黄色膏状体的上方,冒出一丝丝的烟雾,散发出像是皮肉骨头被腐蚀的气味,三长老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

    虽然不认识蚀骨毒泥,更不曾有幸尝试其威力,但三长老本能的感觉到,逸尘手里的东西能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好东西,可以让你的手掌变成血水,然后便是手腕,直至手臂全身……滋味不错,你应该尝尝。”

    逸尘阴恻恻的声音,如同从坟墓里飘出来,周围的长老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脊梁骨都直冒凉气。

    千山镇的郝家,攻击逸盟大院受挫,其中郝管家就自残了一条手臂,原因便是一种不知名的药物。

    在场的各位,只要瞄上一眼,就赶紧扭过头去,一辈子都不愿意和这玩意儿再见。

    三长老被大长老控制着,想转过身去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逸尘将小盒子拿到了自己的手掌边。

    若是不能避开,下一刻那种看起来就瘆得慌的药物,就要倾倒到三长老的手掌上了。

    “饶命啊,不要啊……”三长老惊慌失措,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一身能量催动不了,修为境界更是形同虚设,三长老没办法挣脱大长老的控制,除了求饶以外实在找不到第二种选择。

    “放心,我不要你的命,也就是想看看,从手掌化到胳膊,需要多长时间,能不能让你把事情全部交代完毕。”

    逸尘微笑着,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像是和老朋友拉家常,态度非常平易近人。

    “求求你了,饶过我吧。”

    三长老浑身颤抖,带着哭腔说道:“我说,把所有的都说出来,一点不漏……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