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江边一闲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不挡路就行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火烈鸟又是吼又是凶的,逸尘不由得心头火起。

    对着一头扎过来的火烈鸟,就是一掌拍出。

    嘭

    逸尘的手掌并没有拍中火烈鸟,而火烈鸟的攻击也不曾打中目标。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火烈鸟的身形猛地顿住,脑袋扭到了脖子后面。

    费了好大的劲而,才将脑袋回正,却已经是扭伤了脖子。

    “你敢打我?”火烈鸟阴沉着脸,对出手的焰赤说道。

    与此同时,数道身影飞掠而来,七八只火烈鸟的同类,虎视眈眈的看着焰赤。

    “打你又怎么样,滚开!”焰赤陪着逸尘,也是心事重重,被火烈鸟骚扰本就一肚子气。

    这只傻鸟居然敢对主人动手,别说实力不强,就是再强大焰赤也照样会保护自己的主人。

    “太嚣张了,上!”一群火烈鸟二话不说,一拥而上。

    一张张尖喙,一只只利爪,一股脑的向逸尘和焰赤招呼过来。

    后面的空中,还有陆陆续续赶过来的火烈鸟,总数达到了五十只以上。

    轰

    焰赤冷哼一声,连续催动能量涟漪,将一只只火烈鸟逼退。

    尽管火烈鸟数量众多,却难以越过焰赤的能量圈,只要靠近就会受到能量波及,弄得浑身羽毛一阵乱飞。

    嘎嘎……

    不过,火烈鸟也不肯退缩,随着后续的同伴加入,数十只一起凝聚能量,和焰赤进行较量。

    火烈鸟单个的实力一般,十个八个也干不过焰赤,可五十只联手以能量叠加的方式,就有可能突破焰赤的能量圈。

    呼呼

    为首的火烈鸟一张嘴,吐出五尺长的火焰,明晃晃的在空中留下一条红光,冲着焰赤和逸尘就轰了过去。

    余下的火烈鸟,也都是几乎同一时间,用相同的方式对逸尘二人实施攻击。

    五十多只火烈鸟的能量叠加,使得火焰达到了三五丈的长度,连火焰中心的温度也明显增加了十倍以上。

    空气中充斥着大量的炽热能量,把原本比较凉爽的湖边小路,烘烤的跟蒸笼一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

    三五丈长的火焰来势凶猛,大有将逸尘和焰赤吞噬之势,火烈鸟出手非常狠辣。

    “雕虫小技,看我的……”焰赤看都懒得看,便大喝一声,在身体周围释放出了熊熊烈焰。

    似乎没有对方火焰那么声势浩大,却在转瞬之间,将五十多位火烈鸟经过能量叠加之后,凝聚出的火焰完全吞噬。

    即使不动用火龙血脉之力,焰赤的烈焰也远远比对方要强烈得多,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较量。

    “啊……”火烈鸟集体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焰赤。

    为首的那只心有不甘,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焰赤的烈焰能量,吞噬了火烈鸟的火焰之后,变得更加强悍。

    就算把这五十多位全部加上,也不敢说能对付焰赤的烈焰焚烧。

    火烈鸟稍稍愣神的工夫,焰赤的烈焰就席卷而至。

    哗啦啦……

    火烈鸟一见,赶紧展翅高飞,有两只启动慢了点,翅膀上就被点燃了。

    这还是焰赤小惩大诫,压根就没想过要将对方变成烤鸟,不然的话,至少有十只火烈鸟会命丧于烈焰之中。

    “主人,我们走。”焰赤见火烈鸟不再挡路,对着逸尘说道。

    “等等……”便在这时,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

    一只绿色大鸟以滑翔的方式降落地面,缓缓变成一位绿衣青年,往逸尘这边靠近。

    “干啥?”逸尘还没说话,焰赤就抢在前面,随时准备出手。

    “谁让你们到这儿来的?”

    绿衣青年一边走路,一边不停的点头,就连问话的时候,脑袋也一点一点的。

    “这儿不能来么?”这次是逸尘开口,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

    明明是只鸟,偏偏变成人形,估计是不想在外来者面前低人一等。

    只可惜,一身的绿色衣服,让人看了特别别扭,不断的点头跟打瞌睡似的。

    “能来,但要经过本公子的批准。”

    绿衣青年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傲然说道:“要么退到那边,要么打过本公子,不然就别进来。”

    原本飞上高空的火烈鸟,见绿衣青年现身,很快又飞回来了。

    配合着绿衣青年的话,将各自的翅膀张开,往白鸟湖外围比划着。

    意思是让逸尘和焰赤,先去外面等着,若是绿衣青年允许,便可重新过来。

    否则,就和绿衣青年交手,若是逸尘焰赤获胜也行,输了的话就必须离开禽族领地。

    “让开,没兴趣理你。”焰赤一马当先,径直的朝绿衣青年走过去。

    “放肆,怎么说话呢,还不跟二公子磕头赔罪。”一只白头翁飞过来,冲着焰赤就呵斥道。

    头顶释放出白光,形成一个光圈,将焰赤的烈焰阻隔在绿衣青年的身前。

    “二公子?”逸尘心里一凛,顺口问道。

    “没错,本公子就是二公子。”绿衣青年答道。

    “就是人称孔二愣子的二公子?”

    “胡说!谁敢骂本公子?”

    “你就说是不是吧。”

    “不是。”

    “不是你干嘛点头?”

    “呃……”

    被逸尘一问,绿衣青年先是呆了呆,接着勃然大怒。

    孔雀一族早先的时候有个习惯,一边走路一边觅食,看见了可以吃的东西,顺便送入嘴里。

    孔二公子身份高贵,身边有的是下人伺候,从小就不用自己觅食,但这种习惯在骨子里就留存下来了。

    哪怕是啥也不干只管走路,也都是走一步点几下,要是不点头就觉得脑袋发胀不舒服。

    点头是孔雀一族的特点,不代表同意认可,逸尘拿着个说事儿,在二公子看来纯粹是在挑衅。

    “好吧,不管你是不是二愣子,跟我都没关系,别挡路就行。”

    逸尘本来以为孔雀一族的二公子,是个狂妄自大或者凶神恶煞般的人物,可眼前这位被称为二公子的家伙,愣是一点二公子的腔调都没有。

    搞不懂大鹏为啥要和这样的家伙较劲儿,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大鹏叫他孔二愣子倒是恰如其分。

    之前想着要见识见识孔家二公子,等真的见到了,逸尘却提不起兴趣,甚至连话都不想跟他多说。

    拉着焰赤从孔家二公子身边离开,逸尘不想被这样的货色耽误时间。

    或许被逸尘的气势震慑住,孔家二公子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逸尘和焰赤,一步一步从自己身边走过去。

    “站住!”白头翁一看,忍不住了。

    嗡的一声将白光圈子扩大,正好罩在逸尘和焰赤身上,将二人围在中间。

    “对,别让他们溜了,敢在本公子面前放肆,先拔光了羽毛打一顿,然后……”

    二公子想了想,好像没想出来什么,便接着说道:“然后等一会儿再说。”

    “二公子,他们不像是禽族,没羽毛的。”白头翁把脑袋凑到对方耳边,小声的提醒道。

    “这……那就把衣服扒光了再打!”

    二公子这次没有点头,而是挥了挥手,吩咐道。

    一般遇到不听话的禽族成员,孔家二公子基本都是统一的惩罚方案。

    先拔毛,打一顿,根据罪名的大小,考虑是罚款还是囚禁,反正总有适合的一款。

    至于逸尘和焰赤,既不是禽族成员,又没有想好罪名,二公子还真没特别好的办法,就只能按照老一套执行了。

    “属下遵命。”

    两只山鸡闪身而出,跑到白头翁释放的白色光圈旁边,说道:“小白,这个……能困住他们吧?”

    “没问题。”白头翁很自信的拍了拍翅膀。

    “那就好,咱哥俩一人一个,看谁扒得快打得狠。”两只山鸡彼此对视一眼,钻进了白色光圈。

    作为孔家二公子的打手,这两只山鸡拥有熟练地拔毛技术,同时练就了一套打人的本领。

    只要白头翁的白色光圈足够结实,就不怕对方挣扎。

    “焰赤,我们俩也比比看,谁的动作更快。”逸尘悄悄传音给焰赤。

    “是,主人。”

    焰赤一边回话,一边就将先进入光圈的那只山鸡捉住。

    回头一看,逸尘比他还快,都开始给另一只山鸡拔毛了。

    呼呼

    焰赤懒得一根根拔毛,免得被逸尘抢了先,干脆催动少量的烈焰,直接将山鸡身上的羽毛烧了个干干净净。

    砰砰砰……

    焰赤也不动手,仅仅以自己的能量释放,就把那只变成了光屁股的山鸡,打得嗷嗷直叫。

    “啊,啊……小白救命呀。”

    本来是行刑的,准备将逸尘和焰赤二人好好修理一番,让二公子高兴高兴,说不定就有了赏赐。

    可谁曾想,焰赤根本就没被白色光圈困住,人家动起来比自己快多了。

    还没反应过来呢,一身五彩色的艳丽羽毛就一根不剩,身上还热乎乎的。

    “小白你个混蛋,你是故意要坑老子的吧?”另一只山鸡也在破口大骂。

    没认为逸尘有多强悍,把焰赤留给同伴,这只山鸡就是想获得速度上的优势。

    偏偏事与愿违,一钻进来就被逸尘逮个正着,紧接着就是痛苦的煎熬。

    “痛啊,轻点,别扯……”

    被逸尘摁在地上,一根根的羽毛从身上被扯下,这只山鸡哀嚎不已,却又摆脱不了逸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