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江边一闲

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 牺牲一点算什么

    啪!

    黄鳝躲闪不及,半截尾巴应声而断。

    来不及嚎叫,见焰赤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连忙加快速度,想要逃离这里。

    “混账,快上啊!”黄鳝一边避开焰赤的攻击,一边对着发愣的属下们喝道。

    虽然处于被动,再坚持一会儿不成问题,但一直被追打着,黄鳝的处境越来越不妙。

    这些属下个个都是七级战皇,若是一拥而上,拼死缠住焰赤的话,黄鳝就能全身而退了。

    至于断了的半截尾巴并无大碍,仅仅是皮外伤而已,很快就能重新生长出来。

    “往这边来几个,你们……快呀!”

    黄鳝的命令,那些妖族成员不敢不听,哪怕被焰赤的凶悍所吓倒,也得打起精神上去。

    可蜈蚣忍不住大叫起来,都去对付焰赤了,自己这边的小鱼儿不就是没人管了吗。

    被小鱼儿痛打一番之后,蜈蚣终于感应到了对方的气息,隐约有了八级战皇的迹象。

    小鱼儿没有明显的突破界限,使得蜈蚣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从而在轻敌之下饱受摧残。

    等回过神来想要反击,却已然失去了最佳时机,甚至连水泡都破解不了。

    嘭!

    小鱼儿调整了方式,对着蜈蚣不紧不慢的攻击。

    一点一点的恢复,在实战中更加方便,回到了八级战皇境界,所能施展出的手段越来越强。

    若是一股脑的猛攻不断延续,对小鱼儿的能量运行不利,适当地放缓节奏,通过能量的释放调整状态,是小鱼儿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老大,这一次干得漂亮吧?”

    小鱼儿把水泡的控制范围稍稍缩小一点,让蜈蚣的活动空间进一步受到限制,这才有空在逸尘面前嘚瑟。

    “没用蚀骨毒泥,也没用弱水,你是怎么做到的?”逸尘抬头问道。

    别人或许没看出来,还以为小鱼儿给蜈蚣造成的伤势,是弱水或者蚀骨毒泥所为。

    但逸尘知道,小鱼儿用来伤及蜈蚣的,仅仅是自身的能量和极致水属性而已。

    在小鱼儿还没有散发出八级战皇气息之前,就能用极致水属性的元素对蜈蚣造成重创,有点不合常理。

    “我本来就是恢复境界,虽然实力受到影响,但对于极致水属性的理解和运用,并没有受到改变……”

    好不容易嘚瑟一回,小鱼儿极有耐心,将事情的经过说给逸尘听。

    即便是境界降低,不能对付差距太大的对手,小鱼儿对极致水属性的运用也不存在问题。

    只不过,刚才利用蜈蚣嚣张托大的心理,小鱼儿将极致水属性元素隐藏于水浪之中,多少有点投机。

    好在一举成功,并利用对蜈蚣的打击,以及化解对方的能量威压,将自己的境界顺利的稳固在八级战皇的层次。

    “差不多就行了,解决掉蜈蚣,这儿还有一帮子七级战皇呢。”

    等小鱼儿嘚瑟够了,逸尘才白了对方一眼,淡淡的说道。

    虽然赞叹于小鱼儿的境界恢复,但逸尘也看得出来,这家伙对蜈蚣的打击并没有特别沉重。

    不是实力不够,而是小鱼儿通过这样的战斗,来加深自己对八级战皇境界的稳固。

    只不过,目前情势下,被数位妖族七级战皇骚扰的焰赤,没办法迅速的将黄鳝斩杀。

    尽管逸尘骁机和小蝶,都具备击杀七级战皇的实力,可对方数量太多,一时之间解除不了对焰赤的干扰。

    若是小鱼儿境界稳固,就没必要继续跟蜈蚣耗着了。

    “也好,去死吧你……”

    小鱼儿轰出一束水柱,直接将蜈蚣淹没。

    被小鱼儿用极致水属性的元素所伤,其体内变得千疮百孔,一身修为基本被压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随着小鱼儿的境界恢复,以及攻势如潮,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就只能被动的等死。

    “四眼大……”

    蜈蚣绝望的看着虚空某处,发出最后的求救声。

    然而,不等他说完,小鱼儿的能量威压就轰然而至。

    空中的四眼正在眯眼装睡,压根就没搭理下方的蜈蚣,任由小鱼儿将伤痕累累的蜈蚣轰杀。

    “你真的见死不救,我严重怀疑你不是妖……”

    “闭嘴!为了达到目的,牺牲一点算什么?”

    鬼车出言指责,被四眼厉声喝止。

    眼见着属下们一个个丧命,作为上级的四眼无动于衷,不要说鬼车了,就算换成其他人,也同样会质疑四眼的身份。

    说其他的事情,四眼或许会跟鬼车解释一下,但若是鬼车对四眼的妖族身份产生怀疑,但是绝对不允许的。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又没说你真的不是……”

    鬼车撇撇嘴,总觉得四眼有的时候过于敏感,居然会纠结自己说出来的一句话。

    “你很空么,那就去看看那只黄金穿山甲躲到了什么地方。”

    四眼依然不给鬼车说下去的机会,赶紧出言打断。

    “怎么又扯到他了,你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鬼车一愣,九只脑袋纠缠着,像是十分愤怒。

    连麒麟都没有搞定,哪里是黄金穿山甲的对手,更重要的是,即便鬼车实力再强一点,也不一定敢明目张胆的对阵黄金穿山甲呀。

    “既然不行,那就少管我……妖族的事情。”四眼睁开眼睛瞪了鬼车一下,很快又眯起来了。

    鬼车算是孔雀一族的忠臣,为了帮孔二公子获得百鸟之王的称号,绝对是拼死拼活的。

    如果不是这样,四眼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利用他,尽管鬼车脑子有时候会稀里糊涂,但只要感觉到对孔二公子有利,便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

    四眼表面上的身份,是南山妖族的一位副族长,也是南山大妖的左膀右臂。

    鬼车曾经对此有些忌惮,毕竟是南山妖族的高层,若是牵扯在一起,多少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但是,以鬼车的实力和头脑,根本没有让孔二公子拿到百鸟之王的称号,而孔雀一族对此也并不赞同。

    跟在孔二公子身边,鬼车没少受到孔雀一族成员的白眼,只有干出一番大事,才能改变别人对自己以及孔二公子的看法。

    而四眼既有实力又有头脑,关键是他愿意帮助鬼车达成目的,也没啥特别的条件。

    鬼车怀疑过,看四眼也不是啥好人,干嘛要主动提出来跟自己合作,为孔二公子效力。

    虽然南山妖族的副族长身份,在孔雀一族中连个屁都算不上,绝不会有人看得起他。

    可是,除了孔雀一族这样特殊的存在,以四眼的身份在南山地区甚至禽族领地附近,基本可以横着走了。

    对于鬼车的疑惑,四眼的解释很简单。

    他告诉鬼车,自己最欣赏愿意干大事的人,鬼车对孔二公子赤胆忠心受人敬佩,能够促成此事也是自己乐意为之的。

    不仅如此,四眼提出的要求也不高,就是事成之后,在凤凰山深处建一座不用太大的宫殿,用来修炼以及享受。

    作为南山妖族的副族长,四眼没兴趣跟南山大妖竞争族长之位,却又不愿意在南山大妖的眼皮底下待着。

    若是能在凤凰山深处找一个落脚点,就相当于四眼在地理位置上摆脱了南山大妖的管制。

    尽管鬼车没有资格答应下来,但孔二公子却觉得可以,不就是一块地方么,凤凰山深处那么大,给四眼建个宫殿又能怎么样。

    再说了,就算四眼有什么企图,也断然不敢跟孔雀一族作对。

    于是,四眼就名正言顺的到了孔二公子的麾下,成为鬼车的‘属下’,和鬼车一起帮助孔二公子出谋划策。

    当然,鬼车的脑子不足以接受出谋划策的重任,主要是四眼脑子够用,到目前为止似乎进展不错。

    “我怎么觉得你有意的避开黄金穿山甲,不会是……”管不了妖族的事情,鬼车便将话题扯开。

    自从黄金穿山甲现身以来,鬼车倒是和对方有过小冲突,由于实力不济未能有所收获。

    但四眼却一直不肯正面接触黄金穿山甲,即便是在有机会击败对方的时候,他也悄然隐去,连一次交手都不肯。

    以四眼的实力,未必会输给黄金穿山甲,至少鬼车是这么认为的。

    “别胡思乱想,实话告诉你吧,那家伙是兽族的英雄,对付他就等于跟整个兽族开战。”

    四眼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虽然我们南山妖族不怕兽族,可族长并不希望招惹这个麻烦,而且,一旦把事情闹大,我目前的身份是二公子的属下,必然会妨碍到二公子的计划。

    避开一个黄金穿山甲,让二公子获得百鸟之王的称号,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四眼的态度极为诚恳,没有一丝做作的成分,似乎为了孔二公子的前途,就不能和黄金穿山甲发生冲突。

    这种解释鬼车听得懂,也非常感动,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四眼,真是小人之心啊。

    “对不起,是我想多了。”鬼车深感惭愧,对四眼真诚的道歉。

    “没事,为了达到目的,有的时候必须有所牺牲,就像下面的黄鳝和蜈蚣一样,唉……”

    四眼流露出纠结的神情,似乎舍不得自己的属下被杀,却又不得不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