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震动 河南老张

第六百零五章 百年大计(7)

    “今天能站到这里与同学们见面,我感到很高兴,也有着深深的回归感和自豪感。”迎着如潮般的掌声,齐天翔神情温和地走到了讲台之上,面对阶梯教室众多的学生,真挚地说:“昨天走进这河大校园时,我就与韩方全校长和谢力军书记说过,我不是以政府省长的身份走进的河大,而是以教授、博导和行政法学家接受的邀请,可在昨天哪样的场合下,这样的愿望尽管美好,但却是无论如何也是难以实现的。”

    齐天翔的开场白平和亲近,引发了全场同学们的共鸣,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以至于齐天翔不得不停下了讲话,微笑地望着大家,稍等了一会之后才接着说道:“河大走过了百年的岁月,无论是河大的学子,还是作为省政府的省长,我们都迫切希望见证这份辉煌,亲历这份荣耀,毕竟在咱们大家未来的岁月里,都不可能再度见证这神圣的时刻,也不可能亲历下一个百年。”

    齐天翔由衷的话语,引发了同学们一阵附和的笑声,齐天翔并没有等待,而是继续说着:“作为身在校园里的你们,能够亲历这个时刻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能够见证河大历史上异彩纷呈的大师们梦中的百年庆典,能够亲历这个时刻的感受,你们承继着历史,也昭示着未来。不仅仅是你们,作为一个学者,我也荣幸地与你们一同快乐,我们都是幸福和快乐的。”

    “百年一瞬,是传统文化魅力的描绘和体现,可百年却并不是那么的短暂,或者说不是那么容易走过。在历史的长河中,百年不久,可在无数前赴后继的河大人来说,多少人的奋斗和毕生的辛劳,也难度过这个百年,可见时间和生命是一致的,历史值得记忆的永远都是最珍贵的那些点滴。”齐天翔充满深情的话语,很有感染力和亲和力,牢牢地抓住了同学们的兴趣,随即齐天翔才收回的话题,回归本意说道:“昨天没有实现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我能够走回到这久违的三尺讲台,内心充满了神圣,也产生了很多想要说的话,想要与同学们交流,并与同学们共同探讨。”

    齐天翔张弛有度的话语掌握着阶梯教室的节奏,显得非常游刃有余,也很有煽动力,掌声和笑声始终不断。齐天翔环视着同学们,也与坐在讲台边的韩方全交流着眼神,随即才再次看向同学们,亲热地说:“受邀给同学们上一堂公开课,我很欣然地就接受了,能够与同学们见面交流,我自己也觉得年轻了很多,仿佛回到了自己求学的时代,浑身充满了力量。为了这堂公开课,我可是精心装扮,精心准备后前来的。”

    齐天翔说着话,向同学们指指身上穿着的新西装,亦庄亦谐地说着:“这可是我新做成的一件西装,还重来没有穿过,昨天河大庆典我都没有舍得穿,就是想要在今天这个场合,以新的服装,新的形象与同学们见面。”

    齐天翔的诙谐立即引发了更热烈的一阵掌声,还夹杂着欢呼声和喝彩声,发自学生们的内心,也是齐天翔的话语中的幽默引来的效果。原本这样的场合,齐天翔省长的身份都是难以淡化和忽视的,同学们欣喜、激动的心情,与紧张、局促的感觉融为了一体,如果没有很好的方式缓冲,这也注定就是一场报告会,效果和目的都是难以实现的。

    事实上,齐天翔对这场公开课是很重视的,也是经过了详细充分的准备的,课堂上讲什么,又与同学们交流什么,齐天翔都经过了思谋和盘算,有着详细的计划和步骤。

    即使是上午韩方全和谢力军去省政府办公室请他的时候,齐天翔就刻意交代了公开课的思路和要求。毕竟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昨天的庆典也好,今天的公开课也罢,都是进行了网络平台直播的,其中还会有着互动的环节。这些齐天翔希望韩方全他们校方引起注意,并加以引导,因为齐天翔并不只是去做报告,而是要借此阐述自己对教育的观点。

    韩方全和谢力军当然清楚齐天翔的用意,也明白网络传播的影响和力量,除了信誓旦旦保证教室秩序和问题提出的方式,更是详细介绍了参加听课的学生构成,以此想要齐天翔完全放心。

    齐天翔并不是很介意韩方全的介绍,而是交代谢力军代表河大陪同薛阳平和侯哲海视察河大新校区时,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及需要把握的尺度,直到上车与谢力军分手时,还是嘱咐他做好引导薛阳平等人视察的事情。此后才是信心满满地登车,以教授身份参与公开课的讲授了。

    尽管韩方全和校方作了充分的准备,严格筛选了听课学生,可省长到校讲课,这样的消息的诱惑力是任何制止也控制不了的,这从阶梯教室内外涌动的学生,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走廊里也还是站满了翘首以盼的学生。后来还是齐天翔发话,才使得阶梯教室成为了众多学生的栖身之处,没有了听课身份的限制,教室里也就人满为患了,甚至有学生已经席地坐在了讲台下面,留给齐天翔和韩方全等陪同人员的,也就是三尺讲台这块地方了。

    “看到有这么多的同学来听齐教授的公开课,我感到很高兴,说明作为教授和博导,影响力和号召力齐教授还是很高的,这也给了我信心,我将努力把这堂公开课讲好。”齐天翔没有丝毫的迟疑,话题转到了讲堂上,对着同学们亲切地说:“我大致看了一下,虽然是法学院组织的公开课,可到来的并不都是法学院的学生,估计其他院系的同学们也不少,这就使得咱们这堂公开课,更应该是一堂学术研讨课,或者说是恳谈会,不知道我这样说法,同学们是不是同意。”

    整齐而热烈的掌声,表达了学生们的态度,齐天翔满意地望着学生们,认真地说着:“讲课之前我提三个问题,希望同学们进行思考,我也会围绕着这三个问题展开课题,寻求尽可能一致的答案。”

    “第一个问题就是教育本质的问题,教育给我们这个社会和我们个人,到底能够带来什么?第二个问题就是今天公开课的主题,法制社会中道德约束存在的意义,也就是自律和他律之外,文化和传统如何依存?第三个问题是基于我们自身的设问,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作为青年学子是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个社会,并投身其中?”

    齐天翔的问题使阶梯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而随着他转身在黑板上将这三个问题一一写出来之后,教室里又像是炸开了锅,既有对齐天翔的恭谨端正的板书惊叹的,也有对问题的议论的,直到齐天翔重新转过身来,教室里仍然嘈杂声不断。

    “同学们是不是觉得能够看到我的板书还能看得过眼,端庄大气,严谨恭正,还有着一点点的飘逸,很有一些与众不同。”齐天翔没有理会学生们的议论,很是自信地回望了一眼自己所写的板书,诙谐地笑着说:“这些都是基本的技能,或者是必要的手段,用不着赞叹或羡慕,在座的各位学校领导,都有这个技能,只是你们无缘得见罢了。”

    齐天翔诙谐的话语平息了教室的嘈杂,面对安静下来并专注望着自己的同学们,齐天翔神情严肃地说:“读书和思考是生活品质的标志,也是人生登堂入室逐步提高的基础,也是必须,而现在的你们就处在这个关键的时期,也是最为可塑的成长期。这样的问题,还有其他各种问题,应该伴随着你们的学习生活,成为你们学习生活的主要内容,等到你们走出这所大学的那一刻,这些问题都不成其为问题的时候,你们就能自豪地对社会宣称-我准备好了。”

    “这似乎就应该是教育的本质了,启迪智慧,释疑解惑,开阔视野,积累知识,而最明确的说法就是放飞梦想。世界观和方,就在整个学生时期,在学习的过程建立和稳固,知识和能力也随之提升,有了这些坚实的基础,也就有了发展和进步的必要条件。这就是我理解中的教育。”齐天翔渐渐进入了讲课的状态,神情变得认真起来,诙谐和幽默统统一扫而光,只有严谨的神色始终挂在脸上,“我们认识中的教育,应该是这样一种功能和作用,给予我们的启迪也应该是这样,而且随着教育方式和手段的更新进步,我们应该可以有更多的方式寻求教育,寻找释疑解惑的途径。可事实上,现今的教育并没有承担这样的义务和责任,更没有给我们的学子们必要的快乐,相反到成为了一种压迫和束缚,制约了多元化成长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