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尊上 九哼

第1726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的年轻人或许都觉得所谓的上人在今古时代没什么了不起的。

    然而。

    金花婆婆、离心前辈并不这样认为。

    以她们对上人的了解清楚的知道,上人的存在不仅很了不起,甚至比想象中可能还要了不起。

    尽管上人与上仙还有上妖一样都是上承的大道诏命。

    不同的是,上仙承的是仙道,上妖承的是妖道,而上人承的是人道。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仙道有九天赏赐诏命,佛道有西天赏赐诏命,鬼道有酆都赏赐诏命,妖道有未央宫赏赐诏命,魔道有九幽赏赐诏命。

    而不管是九天还是西天,还是酆都,还是九幽,这些都是大道的象征,也是大道的中央主宰,更是大道本源中心。

    人道呢?

    人道可没有大道的象征,也没有大道的中央主宰,更没有大道的本源中心。

    不仅如此,就连人道本源早在太古时代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究竟那些上人承的人道诏命,从哪里承来的,谁也不知道。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上人的存在才更加可怕。

    如若不然的话。

    自古以来各个大道都有诏命,上仙、上妖、上佛也有很多,为何偏偏只有上人成了传说。

    正是因为上人的存在,的确如传说中的一样,不仅肉身力大无穷,修为也高深莫测,神通也尤为广大。

    上人的存在,可以说根本场内这些人所能想象的。

    至少。

    金花婆婆、离心前辈所接触的上人,以及长生阁的那位上人都是如此。

    至于没有修为没有造化的上人,莫说见过,就是听也没有听过。

    当然。

    二人也都知道,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没有见过,没有听过,并不代表不存在。

    更何况,她们都看的出来,古清风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哪怕是身上唯有的人息也都如寒冬腊月的火苗一样。

    说不定他以前有修为,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丧失了修为也不是没有可能。

    究竟古清风是不是真的上人,金花婆婆、离心二人也不敢十分肯定。

    金花婆婆对此兴趣不是很大,倒是离心似乎对古清风的存在很感兴趣,尤其是瞧着此间仰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喝着小酒儿的古清风,离心不但颇有兴趣,眼神之中也划过一抹异彩,仿若对古清风身上那种自然流露出的洒脱很是欣赏。

    身为长生阁的弟子。

    这辈子见过的大人物多不胜数。

    上至大道老祖,大道皇帝,大道王座,大道星君等等,下至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妖魔鬼怪等等,她都见过。

    太上忘情的,冷酷无情的,多情的骚情的。

    嚣张跋扈的,孤傲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的。

    自恃清高的,风轻云淡的,目中无人的。

    等等,应有尽有。

    无畏无惧,洒脱不羁的,她也不是没有见过。

    但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无畏无惧,也不是真正的洒脱不羁。

    遇见恐怖的存在,他们也会畏惧,遇见烦心的事情,他们也洒脱不起来。

    而反观这白衣男子。

    打从第一眼,离心就觉得这人骨子里透着一种无所谓的洒脱劲儿,那种洒脱根本不是伪装的,而是自然流露出来的,特别是白衣男子那含笑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扫来扫去之时,离心看的出来,也感觉得到,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只有两个字,玩味。

    没错。

    就是玩味,除了玩味之外,再无其他。

    既没有高高在上的不屑,也没有卑微的仰慕。

    没有畏惧,没有忌惮。

    没有敌意,也没有敬意。

    没有怒视,也没有仇视。

    没有谨慎,也没有羞涩。

    只有玩味,纯粹的玩味。

    按理来说,若是被一个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而且还是玩味的眼神,换做任何女人都会生气都会厌恶,毕竟,这是一种极其冒犯的无礼行为。

    可是离心并没有厌恶,也没有生气。

    反而内心充满了好奇。

    好奇古清风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胆敢这般肆无忌惮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盯着自己。

    除了好奇之外,内心还有欣赏,欣赏古清风那骨子里流露出的洒脱,也欣赏古清风这种肆无忌惮的胆色。

    确切的说,并不仅仅是欣赏那么简单,内心深处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心动的感觉。

    因为她等了一辈子的意中人,等的就是这种洒脱不羁,又狂放的男人。

    难倒说,自己等了一辈子的意中人,今天终于要出现了吗?

    离心的内心忍不住有些窃喜。

    就再她窃喜的时候,古清风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我说大妹子,就算爷长的再怎么俊俏,也经不住你这么个看法吧?”

    古清风这一句话下去,就像晴天霹雳般,令场内顿时炸开了锅。

    离心是谁?

    不仅是倾卿上仙的师叔,也不仅仅是长生阁的弟子,早在上古时代就是美艳之名传天下,在大荒说出去那也是赫赫有名的离心仙子。

    今古时代的仙子或许是一抓一大把,可是在上古那个资源匮乏,灵气稀松,连金仙都可以威震一方的时代,能够被冠上仙子之名,那绝对是莫大的荣耀,更是对其修为实力的肯定。

    就是离心这等长生阁的身份背景,如此上古仙子的威名,谁人见了不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离心仙子,离心前辈?

    而这个家伙,当离心仙子出现的时候,没有起身离开也就罢了,依旧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在的喝酒爷就罢了,现在更是称离心仙子什么大妹子这等恶俗的叫法,更叫众人震惊,也叫众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家伙还在离心仙子面前以爷自居。

    毫不夸张的说,纵观大荒,恐怕也没有几人胆敢在离心仙子面前以爷自居。

    并不是因为离心仙子拥有上古威名,而是因为她是长生阁的弟子。

    在她面前以爷自居,不仅意味着对离心仙子不敬,同时也是对长生阁的不敬。

    更何况,离心仙子还是倾卿上仙的师叔,更是浮生帝君的师妹。

    在她面前以爷自居,把倾卿上仙置于何地?把浮生帝君置于何地?把七十二福地之一的长生阁又置于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