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尊上 九哼

第1992章 天机不可泄露

    古清风瞧着大行癫僧,就这么瞧着,过了片刻,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又掏出一坛天堂有道,与地狱无常酒融合在一起,倒了两杯,递给大行癫僧一杯。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大行癫僧接过这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一杯下肚,仿若意犹未尽,吧唧了两下嘴,点头称赞道:“有道无常饮乾坤,横卧大荒游天地,迷醉轮回一场梦,好!很好……”

    喝过之后,大行癫僧指着空酒杯,道:“来,给老衲满上。”

    古清风依旧没有说话,直接给他满上。

    又是一杯饮尽,再次满上。

    连饮三杯之后,大行癫僧还要继续喝,这一次古清风并没有继续给他倒,而是自顾自的喝起来。

    “怎么着,赶紧满上啊。”

    “我说大行!”

    古清风喝着有道无常美酒,说道:“意思意思就得了,你还没完没了了学会蹬鼻子上脸了是吧?怎么着,真以为拿这点破事儿就吃定爷了啊?”

    “没有!哪的事儿,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大行癫僧又换做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别当真啊,老衲这不是嘴馋想喝点你小子的好酒嘛。”

    古清风没有接话,只是等着大行癫僧的下文。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儿,老衲虽然人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不过神识可一直都没有闲着,你小子前些日子在绫罗天域干的事儿,老衲的神识当时就在场,不得不说,你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横啊,而且手段也真是越来越绝了,把那些个洞天福地大荒巨头的老祖玩的是那叫一个没脾气,哈哈哈……厉害!真是厉害!叫老衲佩服的很啊。”

    “至于老衲如何知道你小子决定求索原罪,原因很简单,老衲呢,对你小子多多少少还算有点了解,知道你小子若是不想求索原罪的话,压根就不会露面,既然你露面了,那一定是深思熟虑做好了准备,况且……嘿嘿。”

    大行癫僧将那一坛融合了天堂有道与地狱无常的美酒拿过来,给自己斟上之后,继续说道:“以你小子目前的处境来说,你已经没有退路,更没有别的选择,这天上地下,不管是洞天福地,还是禁地圣地,还是归墟荒墟等等等等,他们也不会允许你有其他选择。”

    “最重要的是,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性格决定命运,你小子是多么孤傲的一个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小子想认命,你内心的孤傲也不会允许你认命的,所以,老衲早就知道不管你小子怎么折腾,折腾来折腾去,最后都还是会去求索原罪的,确切的说是摆脱原罪,只不过想要摆脱原罪,那就必须求索原罪,怎么样?老衲说的没错吧?”

    尽管古清风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大行癫僧说的还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要不怎么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呢,你个老秃驴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心思倒是挺贼啊。”

    说实话。

    对于大行癫僧说出的这些话,古清风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他从来没有小看过大行癫僧,反之,一直觉得这个老秃驴高深莫测,只不过这个老秃驴平时都藏着掖着,要么就是装傻充愣,说白了,就是活成精了。

    “你刚才说不但知道亘古无名找过我,还知道她为什么找我……”

    大行癫僧点点头,不停喝着有道无常酒,说道:“差不多大致能猜出来一二。”

    “说说。”

    “亘古无名找你无非有三个原因,这第一嘛,就是想告诉你,她不是你的敌人,她也从来没有嫁接过你的因果,你的一切事情都与她无关,对否?”

    “没错,的确是这么回事。”

    “这第二嘛,她是想正式告诉你,无道时代的序幕已经拉开了,所有的秘密都藏在无道时代,包括命运也不例外,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告诉你,如果想改变命运,那么必须打开无道时代,错过了无道时代,也就错过了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对否?”

    “确实如此,继续说。”

    “听起来像似亘古无名希望你成为原罪真主将来打开无道时代是吧?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错了,她只是把选择权交给你了,这也是亘古无名找您的第三个原因,她想在你身上赌一把。”

    “赌什么?”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这一刻,大行癫僧一改先前那种嬉皮笑脸的态度,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无比庄重肃然,乍一看还真如得道的高僧一般,道:“亘古无名想赌什么,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问你自己,而且老衲看的出来,你早已猜出亘古无名想赌什么了。”

    古清风没有再说话,低头沉吟,若有所思。

    “其实……亘古无名见你,无非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命运早已陨落了,今古时代根本没有命运,换言之,这天上地下,大道苍生,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是未知的,命运或许无法改变,但是……命运并不代表无法创造,更不代表无法主宰。”

    说罢之后,大行癫僧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呢喃,那样子仿若泄露了什么天机在像佛主忏悔一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当大行癫僧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古清风猛然抬起头,神情亦变的无比严肃,眼神也尤为认真,就这么盯着大行癫僧,过了许久之后,才举杯敬酒,道:“大行,谢谢你。”

    “谢我什么?”大行癫僧瞪着双眼,摇头道:“老衲什么都没说啊,你谢我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确实,你什么都没有说,我也什么都没有听。”

    “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咱们还是继续说我们禅宗即将出世的遗迹吧。”大行癫僧问道:“不要以为老衲叫你来,是为了帮我,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老衲是在帮你。”

    “怎么说?”

    “你小子不是决定求索原罪了吗?到了我们禅宗遗迹,说不定你小子就能悟出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