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茅山后裔(王十四) 王十四

【779】唐门的邀请!

    到底应该请谁来镇守渝城呢?

    我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其实就是灵峰等人,他们这一行人原本就常年在鬼城游荡,正好就在这渝城境内,请他们过来镇守渝城,似乎正是最为理想的人选

    可问题是,自打我从宗的“时空乱流”出来之后,他们便突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据邓老的说法,他们似乎正在筹备着一件大事,至于到底是什么大事,邓老却并不曾告诉我,只说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到现在甚至都没能联系上他,又如何能请他们过来?

    白无常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实力也足够,可他毕竟是地府的阴差,职责所在,肯定也无法一直留守在渝城。

    心目中的合适人选,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被我排除。我最后甚至想到了袁家。

    身为“会门”的四大家族之一,袁家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只要他们愿意,抽调出那么一两名“炼神化虚”后期境的高手,自然不是问题。可若要说顶尖高手的话,除非是袁奇水彻底康复。不然只怕

    说起袁奇水,我倒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自上一次在长白山分别之后,我便再没有跟他们联系过,倘若他当真已经复原的话,我若开口。倒说不定真的可以请得动他!

    想到这里,我顿时再不迟疑,掏出了手机,这便直接打给了袁修竹。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都不等我询问,袁修竹却已经主动跟我说起了袁奇水的近况。

    结果不好也不坏,根据他的说法,自上一次从长白山回去之后,袁奇水的情况倒确实有所好转,可惜却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直到现在,他依旧是处于闭关状态。太过具体的情况,倒连袁修竹也了解的不多。

    看这样子,袁奇水这边只怕是暂时指望不上了。

    不过,等到袁修竹得知我目前的窘境之后,倒也“慷慨解囊”。说是渝城这边同样也有他袁家的产业,如果我这边确实有需要的话,他倒是可以想办法为我抽调那么几名高手过来。不过这事儿他还得先和他的父亲商量一下,说是晚些时候才能给我具体的答复。

    对此,我当然不会拒绝,此时的渝城宗教局的确是太缺人手了。即便袁家那边派不出什么顶尖高手,但抽调出几名“炼神化虚”境的高手,倒也应该问题不大,蚊子腿也是肉,多少可以解决下眼前的燃眉之急。表示了感谢,我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让他赶紧和他的父亲商量一下,尽快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

    短短五分钟不到,袁修竹果然又给我回了一个电话,说是他父亲那边已经同意了,一会儿他就会派人主动与我们取得联系。

    “多谢!”

    袁家的态度倒一点儿也没出乎我的预料,毕竟,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向宗教局示好的机会,袁家想要彻底洗白,这样的机会。他们又怎可能错过?

    也就是袁奇水还在闭关,否则只要我开口,他说不定同样也会在第一时间赶往渝城。

    再次表示了感谢,我才刚刚挂断了电话,门外却不由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喧哗之声。随即便有渝城宗教局的办事员匆忙跑进了院内,一脸急切的告诉我说。大门外有两名陌生人找我。

    “哦?”

    我心说难道袁家人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我才刚刚挂断电话,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他们竟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心中一喜,我又哪里还敢怠慢,这便跟着办事员匆忙赶到了大门口。

    定睛一看,却是两名实力非常一般的年轻人,见此情形,我不由当场一愣,心说难道袁家就只派了这两个人过来?这尼玛不是纯心糊弄我吗?

    微微皱了皱眉,尽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最基本的礼数还是要有的。赶紧便对着二人微微拱了拱手,问道:“两位兄台是?”

    “在下唐雄!”

    “唐远!”

    两人赶紧回礼,同样对我抱了抱拳:“见过王少侠!”

    “唐雄?唐远?”

    一听两人全都姓“唐”,我不由就更狐疑了,紧接着却不由眼前一亮,下意识问道:“两位莫非是蜀中唐门的人?”

    “正是!”

    肯定的点了点头,两名唐门弟子的眼中不自觉便闪过了一抹莫名的骄傲,这才听那名自称唐远的弟子道:“我兄弟二人奉我家少门主之令,特来邀请王少侠前往狮子楼一叙!”

    “少门主?”

    此言一出,我更是不由心中一喜,心说我这儿正愁不知上哪儿去搬救兵呢,倒没想到。唐门的人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正愁没有招,天上突然掉下个大粘包,我又岂能不好好把握?

    “好!”

    我下意识点了点头,说道:“还请两位兄台稍等片刻,容我先回去交代一下,这便随两位兄台一起去赴宴!”

    匆忙赶回了内院。又向夏小怡简单的交代了几句,我这才跟着两名唐门弟子径直钻进了车内,前往那“狮子楼”赴宴!

    所谓的“狮子楼”,其实是一家规模并不算大的川菜酒楼,距离渝城宗教局倒也并不算远。大约半小时之后,汽车便平稳的停在了酒楼的门口。

    酒楼的门口异常的冷清,门可罗雀,倒并无其他的食客出入,想来应该是被那唐门的少门主直接包了场。

    刚刚才将我送到了酒楼的门口,唐雄、唐远却不由同时停下了脚步,直接对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少门主就在里面恭候大驾,我们就不进去了。”

    “有劳二位了!”

    点了点头,我倒也并没有多想,心说人家好歹是唐门的少门主,有些架子倒也不难理解!何况我这一次来,又是有事相求,自然也不好跟他们太过计较。

    然而,让我警惕的是,几乎就在我刚刚迈过了门槛儿,那门口的朱漆大门却被唐雄、唐远二人直接从外面关上。

    心中一惊,甚至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间,我的耳边却不由突然又传来了一阵极细微的破空之声!

    “不好!”

    根本就来不及考虑太多,下一刻,我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原地,而几乎就在我刚刚消失的一瞬,十几枚寸许长的短箭瞬间急速飞过,砰砰几声,竟将我刚才身后的朱漆大门直接扎出了无数指尖大的小孔!

    好霸道的暗器!

    要知道。那朱漆大门虽然是木质的,但却足有两寸厚,而且两面都被包上了铁皮,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那短箭洞穿!

    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还不被直接穿出无数的血窟窿?

    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请我赴宴,赴的竟是一场“鸿门宴”?就连唐门也忍不住要对我下手了吗?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顿时便阴沉到了极点,右手一招,迅雷剑早已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手里,这便一脸小心翼翼的戒备起来。

    “哈哈”

    就在此时,那刚刚飞出暗器的方向,此时却不由突然响起了一阵开怀的大笑之声。

    接着便有人拍手笑道:“不愧是隔壁小王,果然盛名无虚,唐某的三步追魂钉,愣是连你的衣角都没能触碰到半分!”

    三步追魂钉?原来这就是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九的三步追魂钉?

    话音刚落,一名长相俊逸,颇有几分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这才径直从十米开外的一棵桂花树上跳了下来。看样子,这应该就是唐门的少门主了吧?

    不得不说,对方倒学得一手藏匿身形的好手段,与他的暗器可谓相得益彰!尽管我已经猜到了对方所在的大致方位,但在短时间内,却很难能真正锁定他的具体位置!

    不愧是唐门的少东家,光是从这一点来讲。对方的实力其实就已经可圈可点了。另外那“三步追魂钉”同样也不愧为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九的存在,十米开外,竟也如此轻易的洞穿了我身后的大门,不管是从精确度,还是从力量来看,几乎都足以与现代枪械相媲美了!

    说话间。此人迈着虎步,这便来到了我的面前,抱了抱拳:“在下唐钰,适才实在技痒,多有冒犯,还请王兄勿怪!”

    “好说,好说”

    既然对方仅仅只是想试探下我的实力,并不是想真的对我下手,我自然也不好发作,这便收起了手里的迅雷剑,同样抱了抱拳:“早就听闻唐门少东主,深得唐门真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

    唐门历来低调,这唐钰更是极少在江湖上行走,我又怎可能听说过他的名头?可好听的话,谁不爱听?哪怕明知道,我这是故意吹捧,唐钰却依旧表现出了一副极为受用的样子。

    大笑了三声,这才同样与我客套道:“哪里,哪里,和王兄一比,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你可是大名人呀,如今的江湖,谁没听说过你隔壁小王的威名?都说王凌峰公,一门双杰,之前我还挺不服气,直到今日亲眼所见,端的了得!青年一代第一高手,只怕非你莫属!”

    一边说着,他甚至不给我任何反驳的机会,这便指了指不远处的,直接对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请!”

    “多谢!”

    懒得跟他再客套什么,点了点头,我便跟他直接登上了。

    上早已备下了丰盛酒菜,我原以为他又要跟我客套一番,不想却是个吃货,招呼了我一声,都没等我动筷呢,他倒自己先吃上了。

    如此一来,我倒反而轻松了不少,正好肚皮也饿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吃饱了再说。

    两个吃货聚在了一起,一大桌子的饭菜,竟被我们风卷残云般很快消灭,酒足饭饱,我这才用试探的语气问道:“不知唐兄此次前来,到底所为何事?不会就是单纯的想请我吃顿饭吧?”

    “呵,当然不是!”

    唐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紧接着却像是换了个人似地,一扫刚才的嬉皮笑脸,一脸的严肃道:“不瞒王兄,唐某此次前来,正是为了那机关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