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半步沧桑

第813章 圣城发财之道

    从阵城离开,距今已是一月,这段期间生的种种事件,掀起了北寒圣城无边风云。

    阵城上古残阵的破解,无数神物出世,引得各方强者云集,那里的神物争夺一直延续到现在,还在继续下去。

    一月前,奕铭风横空出世,以绝世手段,斩杀外族两大武圣,并炼化一位巅峰武尊,这个消息如飓风般传开,已是播散到古幽大6五域。

    世人惊呼,又一位武主级盖世强者出世,人族的巅峰战力又多了一位。

    鬼族杀灵殿一位武主级强者出关,扬言要与奕铭风约战,只要后者敢露面迎战,地点随意选择,必定将奕铭风斩杀。

    这样的宣言,无数人只是当笑话看,人们知道这只是一个姿态,表示杀灵殿并不示弱。毕竟,鬼族一位武尊在人族地界被击杀,对于鬼族实是极大的耻辱,若是毫无表示,鬼族内部也无法平息愤怒。

    至于武主级的绝世之战,已有数千年未曾爆,即便是上一次千年之战,武主级强者也仅是相互试探出手,未曾真正开战。

    武主之战,波及太大,影响也太大,无论任何一方落败,都会严重损及己方种族的气运,这是任何一族都不愿看到的。

    至于阵城七大阵道家族,则是成了一个笑柄,当面不识真龙,竟与奕铭风起冲突,对着一位武主级盖世强者喊打喊杀,实是找死。

    七大阵道家族能够无恙度过风波,让很多人都不可思议,只能说奕铭风很大度,并未追究此事。

    这段期间,七大阵道家族都很安分,尤其是管族更是清洗内部,将管哲锋一系全部清理。毕竟,奕铭风虽是不追究,但是,管族却不敢放任,坚决清洗管族族长一系,以防将来有祸事生。

    “墨老大,你看……”黑棍眼尖,指着一个流浪武者,低声说道。

    秦墨凝神望去,脸色一冷,那流浪武者拿着一叠画像,正悄悄向人分,那上面正是他的画像。

    “小兄弟,想财吗?”那流浪武者靠了过来,递上一张画像。

    秦墨扫了一眼,这画像很逼真,显是画道高手所作,栩栩如生,与他一模一样。

    画像下面,还有赏金,高达千万枚上阶真元石。

    “千万枚上阶真元石的赏金,这可是天价!一个毛头小子,值得这么多赏金?”秦墨斗篷下的神情很古怪。

    “乖乖,千万枚上阶真元石,那得买到多少漂亮媳妇啊!”黑棍亦是惊呼,他出来有些时日,已是知道些行情。

    这流浪武者是一个中年人,闻言露出笑容,低声道:“小兄弟,老哥我看你们到圣城去,也是想着财的。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财机会,若是有这小恶徒的消息,只要消息属实,就有一万枚上阶真元石的赏金。”

    “若是你能现这小恶徒的行踪,那就是十万枚上阶真元石。”

    “这笔买卖,一本万利,你到了圣城,只要多注意一点,就能大财啊!”

    这流浪武者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不得不承认,这笔悬赏非常诱人,只需知道一点秦墨的消息,就有一万枚上阶真元石,会有很多人心动。

    斗篷下,秦墨脸色黑,被人当面递上自己的悬赏头像,还一口一个“小恶徒”的喝骂,让他很恼火。

    “这位大哥,这小子犯了什么事,又是那个势力悬赏,真有这么大的财力?”秦墨以一种怀疑的语气问道。

    流浪武者叹息一声,道:“这个小子是一个外来者,姓名不详,出身肯定是很低贱的。他是一个天生的坏胚,在阵城掳掠,无恶不作。一个月前,将阵城屠家的一位小姐了,惹得屠家勃然大怒,开出天价悬赏这坏胚子,要为世间除害。”

    这般说着,流浪武者越说越起劲,将秦墨说成一个活生生的恶徒,就连屠家暗中绑架旅者,作为“香饵”一事,竟也扣在了秦墨头上。

    斗篷下,秦墨嘴唇抿起,泛着冰冷杀意,屠家为了夺回八岳灵寰灯,还真是下足了手段。

    忽然,流浪武者背脊一寒,直觉颈脖凉飕飕的,顿时打住话头,转头四顾,只觉背脊凉,也不知生了什么。

    “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子,竟也值千万赏金,你们北寒圣城的武者也太脓包了点,让这样的小子四处为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闻言,北寒圣城出身的许多武者愤怒不已,转头寻找话之人,想要给这大言不惭的家伙一个教训。

    入眼处,许多人一呆,皆是露出惊艳之色,说话的人是一个少女,戴着雪绒帽子,披着一件棕毛斗篷,遮住了曼妙身姿,那容颜却是精致如画,红唇如火,在雪地中似要燃烧起来,充满了撩人的野性。

    那件棕毛斗篷下,露出一截乌木剑柄,很是名贵,散着凌厉剑气。

    在冰天雪地里,乍见这样一位烈焰红唇的绝色娇娃,许多男人暗中吞咽口水,恨不得当场扑上去。

    “这位姑娘,我们北寒圣城的男儿铁骨铮铮,只是没有遇到这小子而已。若是遇到,将他骨头打断,男根斩掉,悬挂城墙头,以儆效尤。”那流浪武者眯着色眼,很有骨气的喊道。

    秦墨暗中在磨牙,这流浪武者如此在背后诋毁人,一定要找机会狠狠教训一顿。

    此时,四周许多男人很是激愤,声称若是遇到秦墨,一定将其揍得不能人道,只是他们没有碰到,否则,岂容这样的小子横行为恶。

    “哼!你们只是说说吧,真要遇到,恐怕一个个都是银烛蜡枪头。”这少女抿嘴一笑,红唇似要燃烧起来,充满了诱人的风情。

    咕噜……,一些年轻人吞咽口水出声,这样火辣的女子实是从未遇见,恨不得现在冲上去,当场一亲芳泽。

    “这位姑娘,这小子既是悬赏千万,必有过人之处,你追捕时还是小心一点。”秦墨低声说道。

    那少女轻笑一声,扫了秦墨一眼,将那张画像收起,嘀咕道:“千万枚上阶真元石的赏金,若是这小子在圣城出现,姑奶奶又多了一笔横财。”

    言语间,仿佛秦墨只要在北寒圣城露头,她就能信手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周围,一群武者则是斗志高昂,誓要擒下秦墨,让这位绝色少女刮目相看。

    这帮家伙真以为我是砧板上的肉吗?

    秦墨脸色很黑,尚未进入北寒圣城,就已被千万悬赏通缉,他心情如何高兴的起来。

    “小子,才千万悬赏吗?不够看啊!你瞧瞧本狐大人,在北寒圣城的赏金是多么的传奇?”银澄则在说着风凉话。

    “这位大哥,你放心,若有这小子的消息,我一定找你。”秦墨收起一张画像,淡淡道。

    流浪武者下意识点头,旋即又叮嘱,若有消息,只要到圣城的屠家分馆,找屠家的护道人即可。

    “好的。”秦墨点了点头,暗中冷笑,屠家的动作还真快,这么快又选出一个新的护道人。

    冬东咚亦是冷笑,暗中传音,等到抵达圣城,就找上屠家分馆,让屠家新一任的护道人,尝试一下他铸造的阵器威力。

    正在这时

    远处传来轰鸣,一支骑队飞驰而至,皆是神驹异兽,骑手有男有女,男的气度卓然,女的风姿绝色,如一队金童玉女飞驰而过。

    与大路上的旅者相比,彼此仿佛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秦墨目光一动,他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有阵城阵道家族的阵道师,还有一人竟是青曦宗的祁羽。

    “这小子生龙活虎,过得很滋润嘛。”

    看着骑乘坐骑上,正与一位绝色少女交谈,高谈阔论的祁羽,秦墨眼底掠过一丝冷芒。

    上一次在西翎主城,秦墨力挫祁羽,将之打成重伤,若非青曦宗数位强者干预,他早出手将祁羽击杀。

    最后为了西翎战城的大局,秦墨忍了下来,但他很清楚,祁羽这样狂妄自大的性格,以后必定会下手报复。

    秦墨在盘算,进入北寒圣城后,找一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将祁羽抹杀掉。如今他的战力,早已非半年前可比,寂天经修炼有成,又研习暴体天功,再修麒麟踏瑞,战力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秦墨很清楚,自身与青曦宗祁麟之间,差距只是修为上,至于祁羽,再对上,挥剑就能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