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半步沧桑

第817章 运道奇人

    “东岭洛千机,好厉害的女子!”

    银澄亦是惊叹不已,并告知秦墨,此女并未修炼惑心之术,而是天成的音容笑貌能够使人顺从,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天赋。

    “古之女王,往往有这样的天赋,跃居万人之上。不过,此女并无野心,却是胸有龙蛇,实是一位奇女子。”

    这狐狸罕有给出这样高的评价。

    有洛千机出面,单炀豪也没在追究,受到这位绝色女子邀请,一起进入玲珑奇宝殿。

    “这位小兄弟,一起进殿碰运探宝,如何?”洛千机美眸看了过来,浅笑道。

    不待秦墨答应,冬东咚、黑棍已是拼命点头,忙不迭的跟了过去。

    秦墨暗自皱眉,与这等智慧女子一起,并非他所愿,很容易被她看出破绽。

    若是真正身份曝光,秦墨自身倒是无所谓,却是担心胖少年、黑棍的安全。

    思绪一转,秦墨便打消了顾虑,进入北寒圣城以来,他连番奇遇,战力已是突飞猛进,足以独当一面,何必有那么多顾虑。

    “单兄,洛小姐,你们先请。”秦墨颔首道。

    ……

    玲珑奇宝殿内部,里面陈设古老而雅致,假山流水,奇花古树,一派空寂景观。

    在走廊上前行,冬东咚、黑棍左摸摸,右敲敲,期望突然发现一件神物,如同被天上坠下的馅饼砸中。

    秦墨暗自摇头,若是随便就能挖掘到神物,这座宫殿的宝物早被弄光了。

    一路上,不断有人来往,看到单炀豪、洛千机,皆是震撼,惊艳之色,认出这对人中龙凤的来历。

    至于秦墨三人,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三个跟班,不是单炀豪的随从,就是洛千机的侍从。

    不过,单炀豪对于秦墨则是很热情,或许认为这少年也是西域中人,有着一份亲切。

    至于洛千机,言谈之间,也不时询问秦墨。这绝色女子并非有意为之,而是有着天生的求知心,对于不解的事物,都会问询旁人,无论贵贱,以求得一丝启发。

    秦墨对此,则是装作很茫然,对于洛千机的问题,皆是一问三不知。

    环顾四周,秦墨仔细观察,与银澄心念传音,相互探讨,发觉这座宫殿很不一般。

    周围的每一处景物,比如花草树木,竟是独立的,仿佛与周遭一切都格格不入,又似浑然一体。

    银澄很惊异,推测这是极为高深的古阵,每一处景物都是独立成阵,并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本狐大人现在相信,这座宫殿是昔日神城之主建造的,这座宫殿的阵势多达成千上万,却又相互融合。布置这些阵法的阵道师,堪称绝代大宗师,与奕师恐怕不相上下。”银澄这般嘀咕。

    秦墨仔细端详,修炼祖阵之技后,他对阵法的洞察力突飞猛进,虽然布阵的水准一般,但是,想要窥及阵纹的痕迹,却已是宗师级的眼力。

    “这里的一草一木,皆是自然成阵,依托于天地之力运转,太高明了!想要破解,几乎不可能。难怪,进入玲珑奇宝殿,只能依靠碰运才能发掘到神物。原来是这么回事!”

    秦墨啧啧惊叹,这里的阵势浑然天成,几乎无迹可寻。

    不过,大凡是阵势,即便完美无缺,也会有力量薄弱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如月有阴晴圆缺,乃是天地运转之理,不可避免。

    在玲珑奇宝殿中,那些获得神物之人,皆是正好碰到阵势运转的薄弱,所以有了惊人收获。

    “王兄弟,你在想什么?你觉得这件东西中,是否存有神物?”单炀豪指着一件石雕,喊着秦墨临时捏造的假名。

    洛千机亦是看过来,美眸闪烁如星,她与单炀豪研究半天,也不能确定。

    在玲珑奇宝殿中,是不能任意损坏东西,一切讲究一个字“碰”。

    秦墨端详这件石雕,眼眸一动,他看出一丝细微的痕迹,正欲开口。忽然,旁边一声冷笑,那个罗姓青年走了过来。

    “原来是西域龙刀,单兄。能在玲珑奇宝殿中遇上,实是巧得很。”

    罗姓青年声音冷漠,并不太友好,他是北域一个大世家的子弟,对于西域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自是怀有敌意。

    西域、北域的地界毗邻,长久以来,每一代的绝世天才皆会相争,皆会有惊世之战爆发。

    “单兄,你在刀道上的天赋,固然是西域第一。不过,若论运道恐怕就未必,想在玲珑奇宝殿中有所收获,恐怕有些难。”罗姓青年淡淡冷笑道。

    转头,他看向洛千机,眼中有着难以抑制的惊艳,抱拳道:“东岭洛小姐,久仰芳名!洛小姐,何必与一个莽夫,三个乡巴佬一起,想要有所收获,不如与我们一起,咱们同伴中可是有运气惊人的家伙,已在玲珑奇宝殿收获了三件神物。”

    一个莽夫?三个乡巴佬?

    单炀豪、秦墨三个少年的脸色,都是沉了下来,这个姓罗的实是一头苍蝇,三番两次前来找事。

    “哦?世上确有运气极佳之人,想不到这位兄台的朋友中,就有这样的奇人。”洛千机则是露出惊讶之色。

    她对于人的秉性,并无多少喜憎,只是对于奇人奇事一向有兴趣。

    这个时候,不远处走来一个长脸男子,来到罗姓青年身边,看着那件石雕,皱起了眉头。

    “罗少,我不是早告诉你,玲珑奇宝殿中的东西,有些是很晦气的。沾上之后,别想碰到一件神物,这件石雕就是其中之一。你待在这里干什么?”长脸男子略带责备的说道。

    “洛小姐,这就是我说的那位朋友,不如到那边一叙,那里有咱们北域名门的许多好友。”罗姓青年笑着说道。

    长脸男子看着洛千机,一脸失神,旋即清醒过来,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劝说洛千机离这件石雕远一点。

    “触摸了这件石雕的人,都会很霉运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教训。”长脸男子看向单炀豪,后者刚才就在抚摸这件石雕。

    此时,许多人聚集过来,指指点点,一些人认出长脸男子的身份,皆是惊呼,这是圣城的运道奇人,每隔数月,都会在玲珑奇宝殿“碰”上一件神物,真是邪门的运气。

    也有人嘀咕,那件石雕确实很晦气,每一个抚摸石雕的人,都不曾在玲珑奇宝殿有所收获。

    听着四周人群的议论,单炀豪脸色很难看,他几次想要发作,出手教训罗姓青年和长脸男子,却是生生忍住。

    毕竟,在玲珑奇宝殿中,碰得就是运气,是机缘。若是运气不佳,就以武力欺人,只会坠了自己的名头,让人耻笑。

    不过,被罗姓青年、长脸男子连番诋毁,单炀豪的脸色黑中透亮,非常难看。

    “洛小姐,还是到那边去吧,不要和这个莽夫……”长脸男子又看向秦墨三人,“这三个乡巴佬一起,尤其是和这个胖猪崽,会坏运的,说不定会倒霉一辈子……”

    胖猪崽!?

    冬东咚眼睛冒火,他招谁惹谁了,先是姓罗的混蛋,又是这长脸男子,三番两次戳中他的痛处。

    衣袖一动,胖少年扣着一件地级阵器,准备当即出手,将这两个家伙炸出玲珑奇宝殿。

    这件地级阵器的铸造,乃是由奕铭风传授,是给冬东咚保命时使用的,其威力堪比一件禁器,威力霸道,极是可怕。

    “你这么冲动做什么?”

    秦墨拦住好友,走上前来,看了看那件石雕,又看向长脸男子,“所谓的运气,不是嘴上说出来的,你说这件石雕沾着晦气。我却是觉得,这件石雕中有稀世神物,你这家伙来玲珑奇宝殿这么久,却是没有发现,看来你的运气也不怎么样。只能碰巧发现一些珍宝,真正的神物根本与你无缘。”

    此言一出,旁边的人群都很吃惊,长脸男子乃是圣城有名的运道奇人,来玲珑奇宝殿十次,必有一次有所收获,这等运气羡煞世人。这少年却说长脸男子的运气不怎么样,也太会睁眼说瞎话了。

    “哈哈哈……,有意思!你这小屁孩很有胆色,敢与我论运气。”长脸男子大笑起来,却是冷眼俯视着秦墨,“小屁孩,你若是觉得这件石雕中有神物,那就碰出来看看。如果真有神物,只要是地级之上,我就将这件宝物当成赌注,送给你!”

    说着,长脸男子取出一件宝物,顿时,晶莹光芒透射出来,映得这处大厅一片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