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极品纨绔 晴了

第941章 手中的王牌就会变成催命符

    第九百四十二章

    此言一出,让曹胡儿不禁心头一跳,有些愕然地抬起了头来,当看到了军师郑袖那肯定的表情与目光之后,曹胡儿清了清嗓子,让一众武将退下,而中军大帐之内,只留下了曹胡儿以及几位心腹大将和军师郑袖,当然也少不了吐昆殿下的使者达莫。

    而达莫倒也不会像那些大唐的文官似的,老绕弯子,而是保持着契胡人的直爽,直接就道明了来意。“达莫是为了曹将军您与我家殿下之间的友谊,为了表示诚意,这一次,我带来了五百匹战马,将会全部送予将军,还请曹将军笑纳。”

    听得此言,曹胡儿亦不禁有些动容,五百匹战马,这个数目看似不多,但是却也不少,要知道,曹胡儿只是边军,边军之中,能够有三分之一的军队为骑兵,就已经算得上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哪怕是他守备的地方乃是大唐有数的牧马之地,但是那里的马匹可不属于他管辖。

    而且这些年以来,大唐常年征战,战马的损失率十分的高,养马场的马匹一般一到成年,就会送到各处的军队去交给那些骑手调教,根本就不可能留下成年的战马,所以,哪怕是曹胡儿现如今已经背叛了大唐,也不可能把那些未成年的马匹一下子催熟成为优秀的战马。

    所以,曹胡儿的军队里,骑兵也就才只有不过七千余,吞并了柯尔契的兵马之后,骑兵之数也不过一万三千不到,而现在,达莫一来,就送了五百匹战马作为见面礼,怕是那位吐昆殿下的图谋甚大。

    “想必吐昆殿下的图谋不小吧,要不然,岂会这么下血本的拿出这么多的战马来作为礼物?”军师郑袖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向达莫的双眼情不自禁地眯了起来。

    “不错,我家殿下希望能够与曹将军结成同盟,共同对付大唐这个劲敌。”达莫笑眯眯地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

    曹胡儿差点从榻上跳起来,而那另外几名心腹大将一个二个也都惊骇莫明,呆呆地看着这位笑容渐渐变得邪恶的达莫。

    军师郑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目死死地盯着这名契胡使节,良久之后,这才缓缓地问道。“你们想如何与我家主公联盟?”

    “只要你们愿意把河套三郡让给我家主公,我家主公愿意给你们提供源源不断的战马,甚至于,我们可以派出英雄的草原勇士助战。”达莫淡淡地一笑说道。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河套三郡乃是我家主公的根本,岂能相让!”曹胡儿帐下一名悍将跳了出来暴燥地厉声喝道。

    曹胡儿的表情瞬间阴沉了下去,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达莫,就像是一条恶狼正在审视着肥美的猎物。

    军师郑袖却没有直接出言反对,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曹胡儿。曹胡儿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与军师郑袖交流之后,这才压抑住内心的怒意,努力让自己维持住平静。“你们家的殿下,打得好算盘啊。”

    “曹将军,我家殿下,绝对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只要曹将军愿意,我托托海愿意与曹将军共同进退,若是能取得天下,那么,希望曹将军能够与我家殿下共分大唐……当然,达莫也知道现在说这个话太早,但问题是,以曹将军您目前的困境,难道就真的不需要一个强大而又有实力的外援吗?”

    这一句话,让向来嘻嘻哈哈看似天下事都不当个事的曹胡儿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的确,对于目前的曹军而言,现如今的情况着实有些艰难险阻。

    不等曹胡儿开口,军师郑袖倒是眼珠子一转之后,笑眯眯地道。“那郑某倒要请教达莫先生,吐昆殿下能够给我军提供多少马匹和援军呢?”

    “援军,这个嘛,现在还不好说,但是不知道贵军需要多少?”达莫倒没想到军师郑袖会问出这样一番话来,愣了愣之后,有些犹豫地问道。

    “其实,我军目前的情况的确是不太乐观,但是,这只不过是暂时的罢了,而今,大唐皇帝为我家主公所擒。大唐无主,加以时日,就算是没来对于大唐没有异心的那些忠臣良将,说不定也会因为手下人的蛊惑生出异心来,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大唐就会崩分瓦解。而那个时候,我家主公仍旧可以挟天子以讨不臣,反倒占了大义的名份……”

    不得不说,这师郑袖的嘴皮子的确够利害的,至少嘴皮子叭啦叭啦,非但让曹胡儿等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时也让那达莫意识到了一丝危险。

    不过,还好,达莫也不是蠢货,能够被吐昆很以重任的人,脑子也足够灵活。达莫笑着点了点头,朝着军师郑袖一礼。“郑先生之言的确很有道理,但是,不论如何,若是没有一个得力的后援,就算是曹将军可以挟天子以讨不臣,那也同样需要兵器甲具,战马良驹,更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

    “的确,我们是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但是,我家将军需要的是一位可以信任并且也值得信任的同盟者。”军师郑袖看着达莫,毫不示弱地答道。

    达莫眯起了眼睛,沉吟了半晌之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过我相信,我家殿下的诚意已经十分的足够。”

    “是否足够,咱们可以先坐下来慢慢的谈,想互了解……不知主公以为然否?”说到了后半句时,军师郑袖转过了头来朝着曹胡儿眨了眨眼道。

    曹胡儿的内心,的确已然被达莫所抛出来的诱饵给说动了,不过在看到军师郑袖使来的眼色之后,几不可查地微微颔首。“达莫先生,今日先生初到,还请先行歇息,一会老曹会设宴给达莫先生接风洗尘,至于正事,咱们以后再谈……”

    达莫最终辞别了出去,随着一名被曹胡儿派出来的将军去寻地方歇息,而此刻军师郑袖留了下来,目光望着那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的曹胡儿。

    “军师啊,你觉得那些契胡人,真的有与我老曹联盟之心吗?”考虑了半天,曹胡儿这才朝着军师郑袖求证道。

    军师郑袖抚着长须,同样也在凝目沉吟,听到了曹胡儿之言后,扬了扬眉道:“现在的契胡,肯定愿意与主公您结在盟友,因为您的实力越强,那么大唐就会越加的虚弱,只有依靠主公您,才能牵扯大唐的主要力量,而他们契胡人才好从中渔利。”

    “原来如此……”曹胡儿听了这话,自然也明白了那些契胡人是什么样的心思,也很清楚契胡人对于繁华的华夏之地是多么的垂涎。

    “那依军师之见,我军现如今,该不该与那吐昆合作?”旁边的一位心腹将领也开口朝着军师询问道。

    军师郑袖抚着长须,眉头紧紧地拢在一起,并没有开口回答这位将军这个问题,而曹胡儿也没有冲动的继续追问,而是保持着安静,似乎生怕打扰到军师郑袖的思路似的静静地等待着。

    足足过去了小半刻钟的功夫,军师郑袖这才抬起了头来。“不知主公您愿不愿意换子。”

    “换子?”曹胡儿有些发愣,似乎不太明白军师郑袖的意思。

    “其实依微臣之见,我军目前正与唐军之间形成了一个僵持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对于我军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们需要一个契机来打破目前的僵局。而这些契胡人的出现,正是一个破局的好机会。”

    “军师,为何会这么说?”曹胡儿坐直了身躯,耐心地向着军师郑袖请教道。

    “因为现如今,我们最需要的是时间,而大唐却不需要。只不过现如今有些投鼠忌器,可是万一,大唐那边另立新君的话,我们手里边的这张王牌,很有可能会变成我军的催命符……这些话,方才实在不便说。”军师郑袖苦涩地一笑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