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风起闲云

第2666章 想法

    从元始的部长办公室回来以后,苏阳只是给武天狼安排一些事情,安排完了以后就没有再多做任何一件事情,负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那幽深的目光好似能够吸纳一切的无底洞般,让所有人都拿捏不准苏阳在这一刻究竟在思考一些什么事情。

    聂凌波始终陪伴在苏阳的身旁,只是在看到苏阳无心工作之后,就默默的把一切事情揽到自己面前,巨细无遗的处理着每一件事情,其中就包括关于泄密事件的处理方式。

    可是当聂凌波正在下达指令,还没说两句的时候,苏阳突然说道:“这次放元始一马。”

    嗯?

    聂凌波微微侧目望向苏阳,看着那宽厚坚定的背影,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问,只是给武天狼传讯道:“泄密事件到此为止,只要让外道会对我们心存感激,觉得有机会与我们合作便可。”

    武天狼那边很是疑惑,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善加利用。

    但是在想到苏阳表现出来的种种手段以后,武天狼老老实实的选择服从,应了一声,便知道该怎么继续处理下去。

    尔后,当聂凌波与武天狼结束秘法通话,缓缓来到苏阳身边,轻轻握着苏阳的手,温柔的问道:“在元始那里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吗?”

    苏阳对聂凌波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目光轻轻颤动一下,就回道:“元始约我们晚上在星月舫一叙。”

    聂凌波敏锐的把握住关键,试探性的问道:“我们?”

    苏阳缓缓点头,神色严肃的说道:“是的,我们,就我和你,除此之外,恐怕那个大光头也会出现。”

    聂凌波立刻就明白苏阳为何会如此慎重对待,沉声道:“确定?”

    苏阳摇头道:“不确定,那个大光头隐藏的很深,这些年来都没有他的消息,具体究竟是否会出现,我也不知道。但元始肯定会出现,因为这个局是他安排的,他没有理由不来。”

    聂凌波深吸一口气,沉思片刻,才道:“鸿门宴?”

    苏阳又摇头说道:“不像!这几次接触,元始一直对我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不过这也是必然的,毕竟我们都来自囚笼世界,而且当初他们强行灌顶于我,虽然缺陷都已经被我成功祛除,但冥冥之中还是有一些感应。”

    聂凌波明白苏阳的意思,缓缓说道:“怀疑,并不代表确定。所以这次元始宴请你于星月舫,其实就是一次试探,想要确认你的真身。”

    苏阳眯着眼说道:“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现在非常的犹豫,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去。”

    聂凌波仔细斟酌片刻,开口说道:“去,干嘛不去!”

    苏阳没有回应,只是回头望着聂凌波,眼中多了几分询问之色。

    聂凌波继续道:“星月舫是恒河天都第一大舫,位于天都最热闹的区域,若我是元始,想要对咱们动手的话,肯定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阳点头赞同道:“与我想象中的一样,元始选择星月舫宴请我们,恐怕就是为了消弭我们的担忧。毕竟,若是真说一些秘密的话,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聂凌波笑道:“说句狂妄的话,别看元始现在是道尊,而那个大光头也可能是道尊,可真要是打起来,未必能够拿得下我们。到时候,事情这么一闹,元始必然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只要元始不傻,这一次就不会动手,充其量也是一个试探。更何况,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一点,咱们不能错过。”

    苏阳知道聂凌波在说什么,眯着眼,杀气腾腾的说道:“没错,我找那个大光头这么久,今个儿他终于可能主动冒出头来,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苏阳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他对自己身边的人一向大方。

    但这仍不能代表苏阳是一个大方的人,因为苏阳对待自己的敌人,一向睚眦必报。

    当年,为了打开囚笼世界的石门,佛祖提议灌顶苏阳,强行提升修为,第一时间得到邪帝和元始的响应,曾给苏阳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这是苏阳平生以来吃过最大的一次亏,而以苏阳这般睚眦必报的性格,吃了这么大的亏以后,要想让他就这么放下,那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种种依然从眼前闪过,只可惜苏阳一直找不到佛祖。

    而这一次,还有上一次,销声匿迹那么久的佛祖,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消息,苏阳自然不可能放过,无论真假,都要试一试。

    可话是这么说没错,事到临头苏阳还是禁不住感慨一句:“元始好算计,一下子就抓住我的命脉,现在无论佛祖究竟会不会出现,只要我去了,他基本上就可以确认了我的身份。”

    聂凌波皱了下眉,陷入长久的深思当中。

    确实,元始抓住了苏阳的命脉,他以佛祖为饵,诱苏阳上钩。

    故,先前元始对苏阳的身份还只是怀疑,若是苏阳不去,这怀疑还会继续下去;但若是苏阳去了,那么元始基本上可以确认苏阳的身份,即便是没有证据。

    一旦成功确认了苏阳的身份,以目前的局势和情况来看,元始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只要元始被苏阳逼上绝路,他完全可以借此方法,跟苏阳拼上一个鱼死网破,到时候无论是否确认苏阳的真身,仅仅凭借这里面的一点点怀疑,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修真会那些强大的老牌道尊,想尽一切办法拿下苏阳。

    同理,一旦苏阳的身份暴露,不只是他自身的安危,还会牵扯到千域会,肯定要吃大亏。

    对此,聂凌波稍加犹豫,叹息道:“那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苏阳腰背微微挺起,目透寒光,冷冷说道:“去,为什么不去,元始不是想要确认我的身份吗?我给他确认一下,又如何?”

    聂凌波深邃的注视着苏阳,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苏阳邪逸一笑,胸中似乎早就已经有了腹案,缓缓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聂凌波。

    聂凌波闻言,立刻流露出几分恍然之色,轻轻一笑,暗道苏阳真是大胆。

    就这样,入夜!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之际,一道月光照射下来,把整个湖都照耀的五光十色,宛若星海。

    这是星湖,恒河天都的一处奇景。

    但是每当走在这里,苏阳都会撇了撇嘴,觉得难免有很多抄袭之嫌。

    没办法,恒河天都是修真联盟仿照恒河星港而建,所以恒河星港有一座星河,环绕半城,效仿恒河;那么恒河天都就干脆修建一座星湖,以月光照样湖面,湖天一色,星辰共映。

    对于这样的景色,且不说星河更好,还是星湖更美,但至少发展的都不错,成为一片争奇斗艳的放浪形骸之地。

    星月舫,无疑是九百里星湖之上,最大的一座画舫,每日驶入星湖中心,笼罩于月光之下,给人的感觉好似月宫,美的让人窒息。

    平日里,星月舫客人络绎不绝,达官贵人比比皆是,有年轻的才俊,有成名的强者,往往为了美酒佳人,一掷千金。

    但是在今日里,星月舫却闭门谢客,似乎被人整个包了下来。

    这可不简单,因为星月舫的后台极硬,传闻有道尊在后面撑腰,寻常人根本惹不起,想要包下整座星月舫,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了,能够让星月舫退让的客人,必然不简单。

    果然,稍作打听,众人得知包下整个星月舫的,正是如今整个修真联盟红极一时,权倾朝野的新晋道尊,法务部长元始。

    得知是元始包下星月舫,要宴请一位重要的客人,有些心思的人也就老实下来。

    不只是元始如今的地位在修真联盟非常的不简单,也不是因为元始有着道尊的修为,实乃如今的修真联盟,法务部的权势极大,若是不小心犯到他的手里,恐怕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亦或者说,人活在这世上,谁敢说自己干干净净的。

    故,若是得罪了法务部,到时候把你查上一个底朝天,那可是真的连找人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因此当打听出来包下星月舫的人是元始以后,许多人也就熄了今天在星月舫这里找乐子的想法,毕竟九百里星湖号称有上万座画舫,没有最好的,也有很多不错的,一样可以玩得很开心,没必要在这里死磕。

    就这样,星月舫四周十里,无论是画舫,还是修行者,都心照不宣的避过这里,以免触了元始这位大红人的霉头,到时候恐怕不只是得罪一位道尊,还极有可能得罪站在星月舫背后站着的那位强大道尊。

    可奇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越来越黑,其他画舫热热闹闹的,可是星月舫却还是保持着平静,似乎客人到现在还没有来。

    是谁?

    竟然这么大胆子,让堂堂新晋道尊,法务部部长元始等候,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可偏偏这样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更让人觉得惊奇的是,身为当事人元始却一点都不着急,从上了星月舫以后,就静静的品着茶,连让人伺候都不用,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月西沉,连热热闹闹的星湖,都开始渐渐的安静下来之际,一位身披黑色披风,整个人都遮掩住真实面容的身影,很是随意的踏湖凌波,仿佛游玩一般赏着四周的风景,从容走向星月舫。

    此人的到来没有吸引到任何人的注意,他就好像并不存在这个世间的影子,明明已经来了,却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甚至,就连他登上了星月舫,从一位侍从身边走过,那个侍从都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存在,任由其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进入了元始所在的包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