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风起闲云

第2814章

    紫气氤氲,蕴含一种无上法则空间,与青铜战俑共鸣,与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融汇一体,混元如一,如阴阳相合。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苏阳一拳轰在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身上,如同在攻击整个紫气空间,力量被层层分散和化解,最后全部化作无用之功。

    反之,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每一次攻击,都带动紫气空间的无上法则之力,仿佛整个紫气空间的力量都在攻击苏阳一人,伤害倍增。

    一时间,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苏阳毫无悬念的落入下风。

    再加上,苏阳本身就不如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打到现在完全凭借的就是自身层出不穷的手段,已经是难得可贵。

    其实,战到现在这种程度,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也挺佩服苏阳的。

    故,抛开其他层面的因素暂且不谈,皇道拳印一边轰落,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一边断喝道:“苏阳,你认输吧,能与朕恶战到如此程度,你也算有傲人的资本了。”

    苏阳一边拼命的抵抗着,一边不认输的邪气回道:“那可不一定,不到最后一刻,孰胜孰败,仍是未知之数。”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挥动拳印,如大帝御驾亲征,打的山河破碎,日月无光,硬是逼的苏阳一退再退,充满压迫力的洪亮声音道:“或许,百年、千年、万载光阴之后,凭你的天赋,能够真正与朕战一个旗鼓相当。可惜,现在的你,修为不如我,经验不如我,就连这天时地利都不如我,处处不如我的情况下,你凭什么翻盘?”

    苏阳一双道眼,散发着神秘又隐秘的光泽,一脸顽强又坚定的神情,回道:“任何神通皆非无根无源,所以这紫气空间也非凭空形成,因此只要知道源头,大破你皇者天下,又有何难?”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冷冷笑道:“话虽如此,可是这数亿年来,我天威府皇家绝学皇者天下,从来没被人破过,今日,你也不例外。”

    苏阳冷笑一声,直接沉默,没有再回应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立刻禁不住眯了一下眼睛,有些拿捏不准苏阳的态度,是因为压力太大,疲于应付,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还是拥有充足的自信,在谋划一些什么?

    斗到这份上,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其实也不敢大意,眯着眼说道:“苏阳啊苏阳,你现在连回应的空暇都没有,看来你现在距离战败,已经没有多远了。”

    苏阳继续沉默,仿佛认命一般,只是死死抗衡和应付着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如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就像是一个机器人,毫厘之间,从未犯错。

    颤抖片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感觉苏阳就像是茅坑里的一块顽石,无论怎么都无法破碎,又臭又硬,渐渐的,另其都快要失去耐心。

    “苏阳,既然你死不认输,今日就别怪朕下手无情,不再念及昔年的情分。”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目光一冷,手中紫气汇聚,推动紫气空间的力量,幻化出万般手印。

    宝瓶!玉玺!山峰!利刃!

    地!水!火!风!

    各种奇珍异宝,能量宣泄,犹如决堤一般倾落,令攻势再次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杀招频现,威力剧增。

    如果说先前的攻势已经如同狂风骤雨,那么现在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攻势就如同山崩海啸一般,令苏阳呼吸都感觉到有些不畅,压力骤增,不多时就已经伤痕累累。

    现在的苏阳就如同将要被压死的骆驼,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就像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时都有可能在顷刻间摧毁苏阳。

    一鼓作气!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意识到苏阳已经是穷途末路,只需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彻底把苏阳摧毁。

    故,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更加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气势更足,攻击更猛,誓要一口气把苏阳给彻底击败,饱尝胜利的果实。

    可是苏阳的顽强,超乎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想象,那能够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放了上去,但是苏阳这只骆驼就是不愿意倒下,即便是快要被摧毁,也硬生生顶着不放弃,咬牙死撑着。

    “朕看你还能够撑多久!!!”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再次提升,紫气涌动,飞快的汇聚在他的身上,凝聚出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

    青铜战俑也开始躁动,战马嘶鸣,战甲铮铮,长戈击打,发出阵阵轰鸣,仿若在呼唤胜利,熊熊燃烧的战意,悉数加持在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身上。

    一时间,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气息爆长到极致,一身龙袍都泛滥着紫金色的光芒,宛若无上的帝皇,满天神佛也要向他低头。

    “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力量如泥石流一般倾泄而出,夹杂这无上皇威,仿佛能够摧毁尘世间的一切,倾覆眼前所有的敌人。

    下一刻,拳印翻天,犹如帝印,宛若玉玺,泛滥出紫金色的玉质光泽,天可遮,地可盖,诸天皆可号令,神魔也要授首。

    帝印仿如山岳一般盖下,惊得苏阳心神狂跳,脸色大变,天刀之道、天雷之道瞬间激发到极致,每一根头发丝都破出无穷的刀气和雷霆,炸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紧接着,在极致的压力之下,苏阳破天而起,仿佛化成了一柄破天之刃,在惊人的雷霆环伺之下,苏阳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刻压榨了出来。

    轰隆!

    天道天雷轰击在帝印的底部,炸出一声巨响,帝印当场就崩断了一角,切口处光滑如镜,可见苏阳这一击何等的凶残。

    只可惜,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刀势尽,雷霆灭,帝印虽然残破,却皇威依旧。

    只见帝印继续落下,首先是苏阳阻挡在前的手臂,当场被直接挤开,双臂炸出一团团血雾,噼里啪啦的骨裂声,清晰可闻的传递了出来。

    接着,帝印长驱直入,再也不能阻挡分毫,一击狠狠砸在苏阳的额头之上。

    砰!

    苏阳整张脸当场炸的血肉模糊,鲜血洒满长空,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倒飞出去,最终轰击在紫气空间的屏障之上,再反弹回来,轰然砸落,血液飞溅,不知生死。

    胜了!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长吁一口气,多多少少也有些疲惫,而他身上龙袍的一双长袖,更是直接湮灭为乌有,乃是被苏阳的刀气、雷霆所破,渣滓都不剩一点。

    而裸露的双臂更是鲜血淋淋,上面布满了密集的刀痕和焦痕,乃天刀、天雷所伤,可见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虽然一击建功,却也并非没有什么代价。

    但不管怎么说,胜了就是胜了,倾力一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虽然受伤,却仍然顽强的站着,苏阳则已经倒下,鲜血弥漫。

    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如此评判着,要知道在战斗之初,他可没想到会陷入苦战,更不会把所有的杀手锏都施展出来。

    故,难得的,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也升起一股豪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般,战得如此酣畅淋漓。

    因此在大胜之下,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脸上多了几份从容和笑意,傲然道:“苏阳,事到临头,你虽败,也可骄傲了。”

    “败?”就在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话音刚落,苏阳颤抖着双手撑着,艰难的一点点站了起来。

    可人是站了起来,但情况并不乐观,几次用力甩头,都无法甩去那眩晕的感觉,毕竟脑子都成了一团浆糊,也得亏是苏阳生命力强大,换作正常人早就死了。

    然,即便是到了这种程度,苏阳依然不认输,咬牙狰狞又邪气的一笑,让那血肉模糊的脸,看起来分外的骇人。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脸色一沉:“苏阳,你真是真心想死吗?现在你连站着都困难,还如何抵抗朕的无上皇威?”

    苏阳脸部伤势稍稍愈合,可依然看起来十分的骇人,裸露的牙床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邪气满面的说道:“皇无忌,你还可以再得意一会,因为接下来你很快便没有机会了。我,已经看破你紫气空间的秘密。你说,我大概需花多少时间,就能够把你的紫气空间打破?”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眼神泛着冷芒,轻哼一声:“空口大话,何足道哉!”

    只见苏阳一双道眼,缓缓转动,忽隐忽现,在更加神秘的光泽散发之下,苏阳嘴角轻轻勾起,笑容更加邪气。

    嗯?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本能的觉察到了什么,心头忽然升起某种警兆,暗道一声:不好!

    下一刻,就见苏阳稍稍恢复一点,就毫不犹豫的付出行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突然就凭空出现在某个位置的上方,暴喝道:“给我滚出来!”

    轰隆!

    刀气、雷霆,这一刻从苏阳的身上,凝聚爆发。

    而这刀气仍是天刀之力,但是这雷霆已经不再是刚刚所使用的天雷之力,乃天道劫雷,为苏阳真真正正的看家本领。

    天道劫雷,天罚之力,诸天万物,皆可摧之。

    看着那宣泄而出的刀气、劫雷,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当场脸色大变,不只是里面所蕴含的煌煌天威,更因为苏阳攻击的位置,十分奇妙。

    具体有多奇妙呢?

    只见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大意之下,已经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天罚一般的攻势,劈在紫气空间的某处区域,笼罩之下,该区域所有的紫气都消散一空,直接暴露出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影,正手捏法印,双目微阖,似在施法。

    先祖皇者战魂!

    苏阳极其奇妙的一刀,竟然劈出来一尊先祖皇者战魂,而这恰恰就是先前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招出来的五尊先祖皇者战魂的其中之一。

    只见,这先祖皇者战魂结痂盘坐,手结法印,全身不时有紫气凝练而出,不正是紫气空间充斥着的庞大紫气吗?

    危险!

    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又惊又怒,一双眼睛瞪成圆形,急忙动身想要阻止,可惜先前他太过自信,大意之下,想要再阻止苏阳已经来不及了。

    而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之下,先祖皇者战魂很显然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对于外界的攻击没有任何反应,护体的紫气也已经被苏阳清除干净,完全处于一种不设防的状态。

    试问,这样的状态,如何阻止苏阳的天罚般攻击?

    轰!

    天罚落下,先祖皇者战魂照单全收,当场被炸成一堆碎片,崩溅开来,直接被毁。

    噗!

    先祖皇者战魂本身似乎与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性命相连,故而随着先祖皇者战魂的破碎,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当场也跟着受创,不可一世的气息直接暴跌两成,实力大受影响。

    紧接着,苏阳再次化作一道闪电,凭空出现在另外一处区域,如法炮制,天罚再现。

    轰!

    又一尊先祖皇者战魂被苏阳给硬生生劈了出来,企图阻止的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再次慢了一步,继续受创,当场闷哼一声,仰天吐出一口血雾,气息再跌两成,视力受损。

    “嘿!”苏阳眼底泛滥着危险的光芒,仿佛尝到了甜头的鲨鱼,闻风而动,快若闪电,踏碎虚空,又出现在某处区域,落下天罚。

    “阻止他!!!”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口齿溢血,满面狰狞,亲眼目睹又一位先祖皇者战魂在苏阳的攻击下崩解,他的心在滴血,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更重要的是,先祖皇者战魂的每一次崩解,都因为性命相连的原因,让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遭受一次重创,实力下滑两成。

    而随着苏阳连续三次崩解先祖皇者战魂,导致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的战力跌落六成,仅余的四成更加无法对苏阳造成威胁。

    故,这时候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唯一能做的,就是背叛先前的承诺,让万余青铜战俑也加入战斗之中,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苏阳崩解仅余的两尊先祖皇者战魂。

    可这时候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忘记了,紫气空间的力量来自于先祖皇者战魂不断释放出来的紫气。

    也就是说,五尊先祖皇者战魂还存在的情况下,源源不断的皇道紫气涌入,就能够形成极大程度的力量加持。

    尤其是对于青铜战俑,因为炼入紫气空间的原因,不死不灭,战力惊人。

    却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青铜战俑对于皇道紫气的需求非常严重,完全就是紫气越强,它们的战斗力就越强,反之则会越来越弱。

    五尊先祖皇者战魂完好无损的时候,青铜战俑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自然无比强大。

    可是当苏阳以雷霆万钧之势,接连崩解三尊先祖皇者战魂之后,仅余的两尊先祖皇者战魂对万余青铜战俑的皇道紫气加持,恐怕就没有那么深厚了。

    当然,最阴险的还是苏阳依仗雷霆极速,完全不与这些青铜战俑正面接触,无比阴险的连续避开一道道攻击形成的青铜洪流,再一次出现在青铜空间的某个区域。

    敕!

    天罚降临,紫气空间都在不安的颤动着,一层层紫气被天道劫雷破开湮灭,一口气炸出又一尊先祖皇者战魂,轰然落下,长驱直入,夹杂着不可匹敌之势,完成再一次的摧毁。

    嘣!

    又一尊先祖皇者战魂崩解,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一双眼睛都变得猩红一片,当场就是再次仰天喷出一口血泉,染红了龙袍,不知道是再次受伤,还是气的。

    同时,青铜战俑的动作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力量再一次衰弱,仿佛已经无法维持,其中一部分直接化作青铜俑,缓缓隐没于紫气空间之中,直接消失不见了。

    “可恶!!!”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又急又怒,怒极攻心之下,又再一次忍不住口喷一口鲜血,脸色苍白一片,气息严重衰落。

    这一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仿佛苍老了几百岁,双鬓斑白,脸上爬满了皱褶,仿佛迟暮的帝王,红着双眼,咬牙切齿的说道:“苏阳,住手!!!”

    “住手?不可能!”苏阳毁容的脸露出几分狰狞,暴喝一声,便见其突然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闪电,凭空出现在紫气空间的某处区域。

    而经由苏阳一连串的破坏,紫气空间充斥的紫气早就已经淡的仿佛快要消失,原本隐藏在里面的先祖皇者战魂已是若隐若现,单独释放出来的紫气,已经不足以维持紫气空间,及皇者天下这套神通。

    苏阳此刻就站在这最后一尊先祖皇者战魂的上方,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浩瀚刀意,天罚之力,已经开始释放,仿佛审判一般,悍然落下。

    “住手!!!”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苏阳已经无穷的挥下天罚,粗壮的血红色雷霆,混淆着劫力,悍然落下。

    嘣!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最后一尊先祖皇者战魂在苏阳的攻势下被摧毁,让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当场双眼发昏,金光乱闪,血不要钱的一口口喷了出来,染红龙袍,气息已经跌落到极致,大不如前,再无任何一丁点无上皇者的风采。

    咔咔!

    同一时刻,因为没有紫气来源,一尊尊青铜战俑停止下来,仿佛失去所有力量的雕塑,淡淡的消失在原地,直至最后一刻都未能够摸到苏阳一下。

    轰隆!

    紫气空间开始崩溃,皇者天下同时被破,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罕见现象。

    亦或者说,天威府皇家的绝学皇者天下自开创以来,就从未被人攻破过。

    故,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苏阳创造了一个历史,打破传说和奇迹,打的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彻底的颜!面!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