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风起闲云

第2811章 放手一搏

    未知种,乃是一种特殊的恶性生物,经过黑暗能量不断的侵染和同化,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蜕变,超脱于常规意义上的生命形态,进化成一种未知的高级生命体。

    这是苏阳给未知种下的一个定义,虽然并不是特别的完善,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未知种的进化非常罕见和特殊,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至今,苏阳仍记的当年在秘境蓬莱仙境之中,与那个疯狂的女科学家斗智斗勇。

    而那个专精生命学的疯狂女科学家,研究的就是物种进化论,意指一个生命如何向更高级的生命形态进化,适用于各种环境。

    恐怕,当那位专精生命学的女科学家研究到最后,便是未知种这样的存在。

    因为这种生命体虽然看起来很丑陋和诡异,但不可否认,任何一种生命形式和构成存在的缺点和弱点,在未知种身上都不存在,完全就是一种不讲理和违反规则的生命。

    须知,生命的进化是根据环境来改变,如何更好的适应环境,便是生命本身的伟大。

    比如说一个生命原本生活在陆地上,可是陆地消失,自然环境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海洋,那么为了生存下来,生命必须努力的进化,从陆地生物进化成海洋生物。

    可这终究只是低级进化,因为环境还有可能出现更大的改变,比如说海洋化作岩浆呢?

    很显然,太过猛烈的转变,只会让物种灭绝,而非进化成更高层次的存在。

    可是未知种打破了这个局限,固有的,已知的,任何一种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存在的因素,都无法对未知种构成任何威胁。

    也就是说,未知种它们就像不存在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天敌,连自然环境也无法造成任何伤害,并且拥有强大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未知种是一种几乎接近完美的生命形态。

    这种形态从根本上形成了某种颠覆性的认知,就好比水能够克制火焰的燃烧,这如此简单又基础的法则,在未知种身上仍不存在。

    故,任何主观存在、客观存在的因素,都伤害不到未知种,可以看做是任何生命的理想形态,近乎于完美。

    只可惜,近乎于完美终究不是真正的完美。

    亦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的生物,所以未知种也不例外,只能称得上是几乎接近完美的生命形态。

    首先,未知种的形态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即便是被黑暗能量污染的恶性生物,恐怕也要比未知种好看。

    其次,未知种的生命形态是难以理解的,它们为什么会是这般模样,又为什么不进化出更方便的形态,更看起来更高级的生命形态,都让人十分的费解。

    当然了,这一切可能是身为“人”的苏阳,主观方面的错误认知。

    毕竟生命判断美丑的方式,不是你觉得该如何,而是生命本身觉得自己该如何,是否适应它的生存环境。

    因此,未知种的模样这边就不需要多做讨论,兴许这本身就适合自己呢?

    可抛开这些古怪模样的进化暂且不提,未知种本身也是存在缺陷,这才是未知种不能够被称之为完美生命的主要原因。

    水火不侵,刀兵不伤,任何一种法则在未知种身上都失去了意义,任何所谓的危险因素对于未知种来说都不存在,唯独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缺陷,阻碍未知种成为真正的完美。

    而这所谓的缺陷也是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到让人费解。

    比如说某种类型的物质,对于常人来说根本无害,可对于未知种来说却是剧毒。

    比如说正在对抗的这只眼球性未知种,它就对青玉过敏,身体里面只要存在青玉,就等同于中了剧毒。

    可青玉本身对于修行者来说,却不存在任何危害,甚至还可以用来制作法器,并且储量丰富,人人都可以携带大量的青玉。

    这就有些尴尬了,任何主观意义、客观意义的因素都无法伤害的未知种,偏偏对微不足道的青玉过敏,这么严重又古怪的缺陷,对于未知种来说,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不,应该来说,正因为拥有这样的缺陷,才让人松了一口气。

    否则,完美无缺陷的生命形态,它存在的本身就会让人绝望,圣境还怎么跟源界对抗十数亿载的光阴,早就被摧毁无数遍了。

    而除了这种类似于过敏症状的缺陷之外,未知种还存在许多其它种类的缺陷。

    比如说能量行事方面的缺陷,某种能量可以很轻易的摧毁未知种强大的生命形态,直接从基因层次进行破坏,导致全面的崩溃。

    比如说未知种身体上的某一个点,或者某一个部位,是未知种的弱点,只要攻击那里,就可以很轻易的摧毁未知种,如同龙的逆鳞一般,触之必死。

    总而言之,未知种本身的存在就够匪夷所思,而它们的弱点更稀奇古怪,奇怪到连参考的价值都没有,甚至无法形成有效的经验。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弱点都是明确存在的,只要在与未知种的战斗中,准确无误的找到这些缺陷,就能够对未知种造成海量的伤害,甚至完成击杀。

    除以上这些之外,常规意义上来讲,大多数未知种都只存在一种缺陷。

    比如说身体某一个部位不完整的弱点,或者说惧怕某一种形式的能量,或者对某种物质存在过敏症状等等。

    这些都是未知种本身唯一的弱点,只要成功找到,击杀未知种的可能性极大。

    然,在这之上,还有一个更加罕见的缺陷构成方式。

    圣境一方总结了十数亿载的经验,称此罕见的案例为:复式叠加弱点。

    复式叠加弱点,是指一只未知种存在两种弱点,而两种弱点叠加在一起,形成一种全新的弱点和缺陷。

    比如说眼球型未知种,它本身存在两个弱点,一是对青玉过敏,一是瞳下七寸位置十分的脆弱,能够被轻易的打穿。

    单一来讲,这两个弱点理应很好解决,让眼球型未知种更加脆弱才对。

    实则不然!

    因为这两种缺陷叠加在一起之后,会产生非常诡异的异变。

    其一,因为瞳下七寸位置的脆弱,导致眼球型未知种在进化之后,身体其它部位都是无解的生命构成。

    其二,弱点之所以称之为弱点,缺陷之所以被称之为缺陷,是因为眼球型未知种除了眼下七寸位置这个缺点以外,其余部位不同的生命构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形态。

    也就是说,除了这个部位可以被破坏,其它部位都属于不可破坏,绝对无敌的存在。

    如此一来,对青玉过敏这个症状,就可以很好的回避,因为你无论攻击那个部位,不同的生命构成,都无法造成伤害,即便是会过敏的青玉也不例外。

    其三,因为只对青玉过敏,使用其它物质攻击瞳下七寸,同样会无法产生任何效果,因为眼球型未知种只对青玉过敏,其他物质和能量都属于无害的。

    综合这三点,复式叠加弱点就变的十分可怕。

    因为综合过后,发现弱点的概率被降低到一个极小的概率,找到弱点的难度,也成倍数的增长。

    唯有使用青玉攻击到正确的位置,才能够发现这个弱点,单一的攻击方式想都别想。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有家主使用青玉攻击,又有家主曾经攻击到瞳下七寸的位置,都未能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故,这里不得不提一点的是,己方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区区几轮攻击过后,竟然让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瞎猫碰到死耗子,用青玉箭矢命中了瞳下七寸这个弱点,成功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

    尔后,因为复式叠加弱点十分稀有的原因,当时六位家主判断错误,一轮青玉猛攻,发现竟然没有任何效果。

    好在,圣境对抗源界入侵十数亿年并非无用之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即便是复式叠加弱点十分罕见,还是被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第一时间判断出来。

    一声亮喝,一声箭啸,青玉箭矢再次建功,充分证明了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的判断。

    大家伙顿时精神一振,虽然过程出了点差池,但终归来讲,还是找到了眼球型未知种的弱点,接下来只需针对瞳下七寸位置以青玉攻击,便可重创,甚至击杀眼球型未知种。

    然,想法是很好,可是一番乱战过后,诸位家主突然发现,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及复式叠加弱点另外一个可怕的地方。

    那就是非常的隐蔽,及非常适合护住。

    首先,瞳下七寸只有一点,巴掌大的地方,想要命中非常考验诸位大道尊的能耐。

    其次,眼球型未知种也不傻,也具备独特的思维和生物本能。

    因此,但凡是生物都知道自己的弱点在那里,比如说猫怕水之类的,它知道水能够淹死它,而它也不会游泳。

    眼球型未知种便是如此,它知道瞳下七寸是弱点和缺陷,只要被青玉命中,就会对它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死亡。

    相较于其它方面的因素,独特的生命构成,就是完全无解的存在。

    于是乎,眼球型未知种开始飞快的移动起来,不给诸位大道尊任何可乘之机,让那巴掌大的地方难以命中。

    若只是这样的话也无所谓,因为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虽然选择走风筝流的风之大道和天弓之道的组合,可并不代表他命中力差。

    实际上,十数万载的修行经验,拉弓亿亿次,就算是一头猪,也早已做到列无虚发。

    故,瞄准目标,弯弓射箭,无论这眼球型未知种移动速度多快,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都能够成功命中。

    可是就算拥有精准的命中率又如何?

    能够命中目标,并不代表能够破坏目标!

    只见眼球型未知种选择了一个十分无赖的打法,直接分出几根触手,互相纠缠盘绕,构成一个螺纹圆盾,往瞳下七寸的位置,准确无误的一卡。

    好了,唯一的弱点上面直接覆盖了一面盾,一面无阶的盾。

    没错,除了这个弱点惧怕青玉之外,眼球型未知种全身上下都是无解的,如同先前苏阳研究判断中那般,那是任何主观和客观都无法破坏的生命结构,让一切法都化作无用。

    叮叮叮~!

    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连续射出百余箭,每一箭都准确命中眼球型未知种瞳下七寸的位置,激荡出一道道火花,全被触手盘绕的圆盾挡下。

    “可恶!!!”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咬牙切齿,却又是那么的有心无力。

    是的,明知道弱点在那里又如何,打不中,及打中了也破坏不了触手螺纹圆盾,这还怎么打?根本就是无解。

    诸位大道尊之中,实力最强的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已是如此,其他人更不用多说,大多数攻击都被眼球型未知种躲过,即便命中也都是微不足道的杀伤力,根本别想破坏触手螺纹圆盾,更别说直接造成有效的杀伤。

    总而言之一句话,打不过就躲,躲不过就抗,反正瞳下七寸的弱点只有巴掌大小,防御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这一下,可真的是非常棘手了。

    颇有几分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让诸位大道尊十分的不舒服。

    而面对这么一种情况,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恨,我未修成第三条大道本源结构,若是修成天眼之道,配合强弓,一箭破天,定能打破这防御,宰了这只可恶的未知种。”

    其余诸位家主闻言,皆是深以为然。

    亦或者说,这只眼球型未知种着实可怕,反应也是极快,并且非常的狡猾。

    且不说别的,先前并没有重点防守自己的弱点,很显然让诸位大道尊难以判断,必须浪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往往拖到天黑也未必能够找到。

    只是眼球型未知种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流光府风家家主风隐士的运气又那么好,几下子就找到了眼球型未知种的破绽。

    眼见自己的弱点暴露,眼球型未知种立刻采取防御,把危害降到最低。

    结果,势态就这么无奈的发展到更加尴尬的局面,无法命中,命中又无法破开,己方已经完全丧失击杀眼球型未知种的机会。

    这么下去终归不是办法,己方注定是耗不起,也耗不过眼球型未知种。

    因为,源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天黑,天一黑,大家杀不死眼球型未知种,就只能等死。

    甚至,可能逃也逃不掉,眼球型未知种的速度可一点都不慢,它要是有心想要缠住所有人,恐怕几乎没几个人能够逃掉。

    也就是说,现在演变成是不是大家如何击杀眼球型未知种,而是眼球型未知种是否愿意放过诸位大道尊了。

    莫要忘记,未知种可是很记仇的。

    无论是供奉自己的部落被灭,严重耽误眼球型未知种进化成高阶未知种,光是先前几轮轰炸,就让眼球型未知种很不爽。

    故,眼球型未知种根本就不可能放诸位大道尊全身而退,它现在就是一个耗,耗到天黑,耗到诸位强者用光青玉,那么便是它反击的时刻。

    诸位大道尊又不傻,很快就觉察到眼球型未知种的企图。

    可恶!

    今日已经破坏了一座超大型恶性生物部落,近几十万年来从未有过的巨大战果,难道就因为这么一只特殊的眼球型未知种,把一切都拱手相让,被完全破坏掉吗?

    好不爽!

    好不甘心!

    可是再不爽和不甘心又如何?

    破不了眼球型未知种的防御,准确命准它瞳下七寸的弱点,并且造成足有的伤害,恐怕就要把自己的命全部搭在这里了。

    不,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更加致命的危机。

    那就是青玉,不多了!

    青玉本就是很寻常的炼器材料,本身没有什么可炫耀和描述的地方,一般只有低阶修行者才能够用上,炼制法宝使用。

    基于此,诸位家主虽然准备充分,可每样都准备一点,青玉也在这些行列之中,本身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啊。

    尤其是经过先前几轮的消耗,在大多数都无用的情况下,余下的青玉必须十分慎重的使用,否则青玉耗光,到时候眼球型未知种就算放开防御,大家也只能干瞪眼,想办法逃走,不然就必死无疑。

    对此,诸位家主看着那触手螺纹圆盾,当场就快要绝望了。

    甚至,有几位家主心生退意,认为再这么下去已经不值得,因为他们一凝错过了击杀这只未知种的最佳时机。

    难道,那今天努力所做的一切,真的注定会失败。

    果然,未知种太强大了,这能够供奉未知种的超大型恶性生物部落就不应该招惹,败亡恐怕是已成定局了。

    心头一暗,诸位家主的攻势减弱,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而就在诸位家主心头黯然,神色变幻之间,忽闻一声暴喝,如平地一声惊雷,在众人的心头炸响。

    “我来!!!”

    一股昂然的战意,随着断喝声炸响,只见久未动静的战平安,发出一声亮喝,手提无极战矛,直接落在焚天府祝家家主祝阎的身边。

    这……

    诸位家主一脸震惊之色,凝望着仍然战意高昂的战平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战平安则仍然丝毫没有含糊的意思,伸手说道:“我要一根矛,一根完全由青玉打造的战矛,祝家主,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战平安仿佛燃烧一般炯炯有神的双眼,凝视着焚天府祝家家主祝阎,浑身上下荡漾着的战意,看起来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不知道为什么,注视着这样的战平安,诸位家主心头多多少少有些惭愧。

    是的,很惭愧!

    一个个都是活了十几万年的存在,一生奋战对抗源界的战斗中,遇到过多少次比这还要危险的危局,一步步走来,从未丧失过战意。

    可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还未放手一搏,竟然就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念?

    惭愧,实在惭愧!

    在这般惭愧之下,面对仍然战意高昂,如此耀眼,如此光彩夺目的战平安,诸位家主不胜唏嘘。

    同时,在不胜唏嘘之际,诸位家主心头深处,不知何时,一股股战意,被这样的战平安,给再一次激发了出来。

    既然如此,再次放手一搏,又有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