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风起闲云

第2878章

    与冰冷机械化的圣境不同,那里已经完全实施军事管制,每个人都上了发条一般,修行,战斗,探索源界,或者每天疯狂的制造,为前方的战士们做好后勤保障。

    可即便是这样的圣境,也是有着给战士们放松的地方,大天道三千域之界无数犯了错的美女,或者绝色榜上的绝色,都会被直接洗脑,干涉记忆,送进来供战士们发泄。

    而圣境一方都知道不能让战士们把神经绷得太紧,更不用说苍穹集团了。

    只不过苍穹集团不像圣境那么极端,即便是发泄也有规定,且完全不把女人当做人看,只是战士们发泄情绪的工具。

    在苍穹集团这里,虽然不禁止战士做这些事情,但必须有一个前提,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即便是做一些男女之事,也必须你情我愿才行。

    故,比起圣境对于战士们发泄一般的放纵,苍穹集团在这方面似乎更加注重战士们真正的精神状态,有大量调节情绪的心理医生,还有放松用的斗场、酒吧之类的。

    若是不喜欢这些喧闹的地方,还有图书馆、电影院、游戏厅、咖啡厅、大型商场之类的,所有设施都免费供应,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你喜欢的地方,做你喜欢的事情,放松心情,减缓压力。

    很显然,苍穹集团这么做,虽然会投入大量的资源,可是战士们在紧张的战斗过后,都能够释放出自身的压力,精神状态始终能够保持在最完美的状态。

    凭此,苍穹集团的工作效率才会很高,在规定的时间里都能够完美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远比上紧了发条的圣境要效率高太多了。

    因此,当苏心儿代表苏阳宣布今夜开始狂欢的时候,即便是外边有着危险的黑暗笼罩,整个苍穹太阳城也都变成了一座不夜城,每个人都走上街头,纵情狂欢。

    或许,大家都知道,今夜可能是最后的安逸,明天就要直面死亡,踏上未知的“希望长征”,去拼,去战斗,去为苍穹集团搏一个未来。

    可是谁有在乎呢?

    明天是明天,今夜是今夜,抛弃那些糟心的事情,享受这个夜晚,然后无怨无悔,为苍穹集团战斗,永世不弃苍穹魂、苍穹血。

    基于此,今夜真的很热闹,用阿苍的话来说,会发生许多有趣的故事。

    也许正是如此,阿苍才会对苍穹集团如此喜爱,因为这里每一个人都很有意思,都有着自己的思想,但又都心系着苍穹集团。

    老疤就是这么一个有故事的人,他出生在苍穹集团,父母都是为了苍穹集团奉献一生的存在,而他也甘心为苍穹集团奉献一生,甚至他的孩子、孙子,也会让他们为苍穹集团奉献一生。

    只不过比起修行天赋并不怎么样的父母,老疤的天赋明显更好一点,如今成为苍穹集团至尊境的一员,率领一个独立的侦察营,个个都是好手。

    要知道,侦察营是最危险的兵种之一,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战时他们要深入敌后,为大军探明事情,确认敌军所在的位置非战时还要侦查周围的环境,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危险,并且确认一些事情。

    比如说苍穹太阳城现在所建立的位置,就是当初老疤率领他的侦查营,成功发现的一个非常适合建城的地点。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老疤的侦察营被授予集体二等功一次,老疤更是被授予个人二等功一次,及大量的奖励。

    不过这些奖励,老疤都没有领取,因为短时间里他并不会突破,这些奖励的修行资源暂时并不是太着急。

    因此,老疤利用这次机会提出一个要求,把这些珍贵的修炼资源赠予自己位于苍穹太阴城的孩子,改善他的修行环境,让他能够更快成长起来,为苍穹集团做出更多的贡献。

    而诸如老疤这样的事情,在苍穹集团有很多,每个人都有努力的方向,每个人也都心系着苍穹集团。

    只是与别人不同的是,这座苍穹太阳城的位置,毕竟是老疤发现的,他为了找到这么一个合适建城的地方,付出了太多太多。

    可是现在苍穹太阳城却要舍弃,并且未来为了不资敌,还有可能炸毁。

    故,这一刻老疤的心情很复杂,甚至有些低落,默默的坐在那里喝着酒,连平日里最爱抽的雪茄,已经都燃烧干净了,都忘记抽上一口。

    就在老疤情绪无比低落的时候,身边的一位战友,忽然发出一声惊呼,连续拍着老疤的肩膀,指着窗外结巴说道:“快快快快看,是是”

    “咋呼什么!”老疤不耐烦的推开战友的手,但还是好奇的抬头扫了一眼。

    可就是这么一眼,老疤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忍不住低声吃惊道:“是我眼睛花了吗?那是苏大人吗?”

    战友这时候缓过劲来,直接狠狠的掐了一下老疤的手臂,疼得老疤当场倒抽一口凉气。

    “你干嘛!”老疤揉着手臂,差点没忍住就抓着这不着调的家伙暴打一顿。

    可战友一点都不在乎,无辜的望着老疤,咧着嘴说道:“疼不疼!”

    老疤咒骂道:“废话,老子掐你一下,你试试疼不疼。”

    战友闻言立刻发疯一般开怀大笑,手舞足蹈的说道:“知道疼就好,这说明我没做梦。”

    老疤当场气得直瞪眼,喝骂道:“你想验证自己是否做梦,掐自己啊!”

    战友嘻嘻一笑,连续赔了几个不是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说道:“苏大人来了,不行,我得去打个招呼,哪怕说上一句话,回头就算死了,我也无怨无悔了!”

    说完,战友不等老疤说些什么,就立刻咋咋呼呼的跑过去了。

    而另一边,苏阳率领着苍穹集团的大佬们,及苍穹第二代,走在簇拥的人群中,不时的与周围的每一个人打着招呼,没有一点架子,大有一副与民同乐的架势。

    故,因为苏阳这样的行为,整个现场都火爆到了极致,苍穹集团诸多将士都快兴奋的脑袋快要热化了。

    可老疤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晃动的瞳孔,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一些什么。

    终于,老疤似乎做出什么最重要的决定,重重的一口饮尽杯中的烈酒,舔了舔嘴唇,就咬牙硬着头皮朝苏阳所在的位置走去。

    凭借实力,老疤一口气挤开了人群,很快就挤到了苏阳的面前,终于来到苏阳的面前,紧紧的握着拳,张了张嘴,好几次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苏阳已经注意到一路挤过来的老疤,也注意到他有什么事要说,于是便温和的笑着询问道:“你,姓名,番号!”

    老疤立刻习惯性的战直身子,条件反射的握拳砸在胸口之上,大声说道:“第九侦察营营长赵怀远,向苏大人致敬。”

    苏阳也握拳放在心口上,回礼道:“不必拘束,今夜我跟大家是一样的。”

    就在苏阳话音刚刚落下之后,落后几步的苏心儿及时嘴唇动一下,传音告诉苏阳一些事情。

    听罢,苏阳立刻又是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也知道你的第九侦察营,是你发现这里,为苍穹集团找到了一个最佳适合建造苍穹太阳城的地点。另,我还知道你有一个绰号叫做老疤。对吗?”

    老疤立刻激动的瞪了一下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阳居然听说过他。

    好吧,这里面可能存在一些误会,毕竟那时候苏阳已经开始闭关,关于老疤的第九侦察营集体二等功和个人二等功的文件,还是苏心儿批阅的。

    而以苏心儿的智商和记忆力,自然记的她做过的每一件事,也及时给予了苏阳的提醒。

    不过苏心儿做的很隐蔽,提醒的也很及时,很顺利的帮苏阳刷了一波好感,这让周围的苍穹集团将士们,还有老疤都感觉到特别的激动。

    毕竟,一位普通的战士,都能够被苏阳所记住,这是何等的荣耀。

    可是今天,老疤不是来诉说荣耀的,他在激动之余,还是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在纠结一些什么。

    苏阳自然一切都看在眼里,鼓励道:“老疤,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

    老疤看到苏阳鼓励的眼神,挣扎片刻后,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站直身体,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报告苏大人,我知道这个请求非常不合适,也非常的过分,但我还是希望大声的告诉你,能否请你不要炸毁苍穹太阳城!!!”

    老疤的话音刚刚落下,四周原本还热闹的场面,突然静止下来,一切都变的针落可闻。

    这老疤是不是疯了,为避免资敌,炸毁苍穹太阳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他一个小小的营长,怎么胆敢公然反对苍穹集团众位大佬们的决定。

    是的,老疤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的荒唐,可他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并且在做完以后,老疤已经闭上双眼,颤抖的站在原地,挺直身子,默默的等待着苏阳的惩罚。

    而苏阳的惩罚还没有来,先前老疤的战友,已经赶紧挤了过来,大声喊道:“老疤,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说完,老疤的战友赶紧低头冲着苏阳行礼说道:“苏大人,老疤喝多了,请你大人大量,别跟这个混蛋一般见识。”

    苏阳笑了笑,还是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苏心儿已经第一时间大声喊道:“大胆老疤,你可知道”

    苏心儿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苏阳抬手制止,当场就微微愣了一下,但为了维护苏阳的权威,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苏阳回头看一眼苏心儿,开口说道:“心儿,我知道你是为了维护我,选择自己做恶人。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我不需要这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权威。”

    说着,苏阳就回头望向老疤,平静的说道:“老疤,请你告诉我一个不炸毁苍穹太阳城的理由。”

    没有惩罚我?

    老疤诧异的猛然张开双眼,下意识问道:“苏大人你不生气吗?”

    苏阳邪逸的笑着说道:“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都不知道,我就要生气,难道在你眼中,我就这么独裁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老疤急得直搓手,连原本挺直的身子,都不自然弯曲了许多。

    可是当老疤再次触及到苏阳鼓励的眼神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渐渐平静下来,体内再次涌现出冲动和勇气,终于坚定不移的哽咽说道:“苏大人,我知道你们这些大人们,做的事情才是正确的。可是,可是我舍不得啊!为了找到一个最佳建造苍穹太阳城的地点,我和我的队伍,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血和泪,换来的苍穹太阳城,现在却要炸毁,我的心,我的心里面,真的不得劲。”

    老疤身边的战友似乎也想到什么,红着一双眼睛低头说道:“苏大人,我们营的小升等七名战士,就是为了这座城,无怨无悔的付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苏阳皱起了眉头,回头望了一眼苏心儿。

    苏心儿立刻点点头,无声的与苏阳完成交流,表示老疤和他的战友并没有说瞎话。

    苏阳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就抬头看一眼四周,问道:“大家怎么想?”

    四周围在这里的苍穹将士,一个个你看看你,我看看我,仿佛在询问身边伙伴们的想法和意见。

    最后,这些苍穹将士们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不远处有一个举起手,沉声说道:“苏大人,我们班长,在建造苍穹太阳城的时候,为了抢救一场事故,断了一条手臂。”

    在这个声音落下以后,又一人举手说道:“苏大人,我的三个大头兵,也是死在这次侦查任务中。”

    先后两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之后,所有人都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一位接着一位苍穹战士,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全部都是为了苍穹太阳城做出的付出。

    看着这么多人,一个个血淋淋的数字,苏阳仿佛明白了什么。

    只见苏阳深吸一口气,用力的压了一下手,苍穹战士们立刻读懂了苏阳表述的意思,纷纷停止了诉说,场面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我明白了!”苏阳扫了一眼所有人,最后望向老疤,认真说道:“我答应你,苍穹太阳城,不炸了!”

    老疤瞬间激动的瞪大了眼睛,但还未来得及表述什么,苏心儿已经焦急的说道:“阿爹,这与我们的计划不符。”

    苏阳笑着抚摸一下苏心儿的头顶,笑道:“计划是人定的,既然如此,便可以更改。亦或者说,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说着,苏阳抬头,目光灿灿的望着每一个人,掷地有声的说道:“我苏阳可不是一个认输的人,也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吃了亏就绝对要报回来。今日,我决定,就把苍穹太阳城,借给那狗日的圣境一用,他日,我定要再从他们手里夺回来。到时候,圣境给我吃进来多少,就必须吐出来多少,哪怕是少一丁点,都绝不允许。”

    吼!

    苏阳的话像炸药般,瞬间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每一个人都轰然呐喊,愤然高呼。

    “夺回来!”

    “夺回来!”

    “夺回来!!!”

    面对那山呼海啸一般的愤怒高呼声,苏阳再一次压了压手,制止所有人的高呼之后,来到老疤的身边,拍了拍老疤的肩膀,笑着说道:“所以,他日,待我们要夺回苍穹太阳城的时候,你老疤,及你的营,一个都不能少,要为这一战,贡献属于你们的力量。”

    “是!!!”老疤紧紧握拳捶打在心口,激动无比的说道:“保证完成任务,就算是爬,我也会爬回这里,让圣境那群狗娘养的知道,我们苍穹集团绝不是好欺负的,我死也不允许他们玷污这里。”

    “很好!”苏阳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就望向所有人,开口说道:“你们也一样,都给我苏阳听清楚了,活下去,活着回来。待那时,让我们的敌人胆寒,让我们再次站在这里,告诉世间所有人,苍穹太阳城就是我们苍穹集团的,谁也别想搬走一块石头。”

    “是!!!”无数苍穹将士高声呐喊,所有人都握紧拳头,重重捶打在心口之上,额头爆着青筋,一个个情绪激昂的发出怒吼,绝不服输的怒吼。

    “很好!”苏阳再次高声赞扬一声,便笑着说道:“我期待你们的表现!”

    说完,苏阳就冲着四周的苍穹将士们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率领着苍穹集团的大佬们,及苍穹第二代,在无数的欢呼声,微笑着离去。

    看着苏阳离去的背影,老疤紧紧的握着拳头,心中似乎做出什么决定。

    而身边的战友则长松了一口气,笑骂道:“老疤,你真是吓死我了,多亏了苏大人大肚,不跟你这混蛋一般见识,否则免不了一顿罚。”

    “是啊!”老疤感慨一声,似乎还包含着另外一种意思,无比感慨的说道:“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苏大人,有这样的苍穹集团,我老疤才会甘之若饴的奉献一生啊!”

    战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是的,我也一样。”

    “你一样个屁,谁不知道你最胆小了!”老疤笑骂一声,狠狠的捶一下对方的胸口,又笑道:“不过刚刚很有种啊!居然为我站了出来,难道不怕受罚吗?”

    战友还了一拳,笑骂道:“滚!就冲你这态度,必须罚酒三杯,否则下次就不帮你,还要狠狠的踢你一脚。”

    老疤喜欢抽雪茄喝烈酒,谁都知道的事情。

    而刚刚又发生这么振奋人心的一幕,换做平时,老疤自然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可是这一次,老疤却重重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了,这酒以后等着夺回苍穹太阳城的时候再喝,今夜我则想要去休息了。”

    战友诧异的说道:“这么早?”

    老疤摇头说道:“不早了,明天就要执行希望长征计划。故,为了将来能够夺回苍穹太阳城,不让大家的心血白白浪费,我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履行苏大人的约定,活下去。”

    战友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甩手说道:“好啦,好啦!我算是服了你,走,去休息,绝不能耽误明天大事。”

    老疤灿烂一笑,揽着战友的肩膀,战友也搭着他的肩膀,坚定不移的离去。

    而诸如老疤这样的故事,在苍穹集团还有很多,虽然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夜虽然被允许可以好好放松,但是没有人愿意倦怠,都在平日里规定的时间休息,也没有过量饮酒,一切都为了“希望长征”计划,做好完全的准备。

    夜,深了!

    苍穹太阳城也静了下来,就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