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风起闲云

第3129章

    第3129章

    幻想之神,又称梦境之神、奇迹之神、愿望之神,是一切想象力的源头,主要掌握一切与幻象、奇迹、愿望有关的权柄,曾经直接通过凭空想象创造一个世界,最爱做的事情是遨游一个又一个生灵的梦境,根据喜好赋予美梦和噩梦。

    传说中,幻想之神的神宫,就是幻想之神通过空想制造出来的,介于虚幻和现实之间的奇迹神宫,存在又不存在,神秘莫测。

    故,如果说秩序之神是三柱神之下最强大的神灵,那么幻想之神就是三柱神之下最诡异的神灵。

    因此,在创世十八神之中,幻想之神的地位仅次于秩序之神,实力非常的强横。

    同时,也因为幻想之神掌握的权柄,导致一切空想系的能力,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幻想之神的那里,号称一些空想系的祖师爷。

    而神座之右的空想系能力之所以如此强大,就是因为它得到过幻想之神的指点,随着幻想之神修行过一段时间,才会号称神明之下,空想系能力第一人。

    但,神座之左的空想系能力再强,也属于凡俗的层次,跟随随便便就能够空相出一个世界的幻想之神,根本就没办法相提并论。

    可以说,若是能够得到幻想之神的神宫,不仅能够收获大量的神性精华,还能够窥视一部分幻想之神的权柄。

    最重要的是……!

    在听到幻想神宫这个名字的时候,苏阳、战平安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聂凌波的身上。

    皆因,聂凌波的神话形态“剑仙”,其能力的核心“剑心”,虽然是以剑为主,但也包含了一部分空想系的能力,是一种能够通过了解、认知、想象,创造出一柄柄剑器,发挥出不同程度、不同效果的威力。

    也就是说,若是聂凌波能够有幸参悟一下幻想之神的权柄,即便只是稍微窥视一部分,她在这方面的能力将会起到几何式的暴增,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甚至,聂凌波还能够通过这方面的有效开发,窥视到先天大道的层次。

    而苏阳和战平安二人都能够明白的道理,聂凌波又是何尝不明白呢?

    只见聂凌波在听到幻想神宫的时候,双目就已经开始炯炯有神的闪烁着,几乎毫不迟疑的问道:“幻想神宫在哪里?”

    战平安缓缓开口说道:“不在永夜之地,在无尽沙海的深处。”

    闻言,聂凌波还未说什么,苏阳则双眼一眯,若有所思的开口说道:“难怪!”

    难怪?

    战平安、聂凌波二女都未打断苏阳,则是略带几分疑惑的眼神望去。

    苏阳则继续说道:“无尽沙海,最大的危险就是一种名叫海市蜃楼的现象。这种现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又什么时候消失,十分的诡异。传说,凡是陷入海市蜃楼之中的存在,最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死不知。如此说来,这种情况,与空想系的权柄,不是有着非常多的相似之处?”

    战平安、聂凌波二女立刻双目精芒一绽,苏阳描述的情况,让她们也确认一些什么。

    尔后,就见战平安说道:“没错,幻想神宫所在的地方,就在一个海市蜃楼之中。那个海市蜃楼每隔万年出现一次,每一次出现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手持信物,就能够提前三天感应到海市蜃楼出现的位置,在成功抵达之后,凭借信物可以进入。”

    信物?

    苏阳看着战平安手中三分之一的玉佩,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没有信物,海市蜃楼只是一片幻象,看得见,摸不着,如同虚幻。”

    战平安缓缓点头说道:“没错!只有手持信物,才能够走进那片海市蜃楼,看到幻想神宫,并三枚玉佩合一,作为钥匙,打开幻想神宫的大门,进入里面窥视幻想之神的秘密。”

    苏阳眉头一皱,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但是,玉佩只有一枚,且我们只有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在沙皇、寒帝的手中。”

    战平安握拳说道:“本来没有理由覆灭沙皇、寒帝,现在有理由了!为了凌波,我们这一次说不得要宰了沙皇、寒帝,把它们手中的信物抢过来。”

    苏阳也是如此认为,他当机立断的说道:“没错!看来得找个机会,挑衅一下沙皇、寒帝,把它们给灭了。”

    就在苏阳准备联系苏心儿,谋划灭沙皇、寒帝的时候,突然一只玉手,按住苏阳准备操控个人终端的手。

    接着,就见聂凌波缓缓开口说道:“为今之计,还不是灭沙皇、寒帝的时候,否则必然会引起诸王的猜忌,而且还会导致黑夜远征军,出现极大的损失。另,这枚信物可以感应到海市蜃楼,又是否代表彼此之间也存在某种感应呢?我们都不知道,万一信物之间,也存在某种联系,到时候沙皇、寒帝临死反扑,毁了信物,怎么办?不要小看沙皇、寒帝,一个可是曾经与十大恶族争锋的存在,一个是连十大恶族都忌惮的存在。”

    苏阳长吁一口气,无奈的感慨说道:“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性。”

    聂凌波开口说道:“所以,我有一个请求,既然我们只能有一人进入,就让我只身前往便是。我不认为,我会比沙皇、寒帝差多少。且在幻想神宫之中,我的收获可能比它们都要更大一些。相信我,我会把幻想神宫,带回去苍穹集团的。”

    苏阳严肃无比的说道:“凌波,你可想好了,幻想神宫绝非善地,还有实力不俗的沙皇和寒帝,我怕你会遇到极大的危险。”

    战平安也劝道:“凌波,不要犯傻,我们三人合力,绝对力压沙皇、寒帝。”

    聂凌波如谪仙子一般,风轻云淡的说道:“苏郎,平安姐,请相信我!这一次,我想自己一个人去探索幻想神宫,我有预感,这是最佳的方式。”

    顿时,因为聂凌波的话,苏阳和战平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故,在沉默良久之后,苏阳看着眼神锐利自信的聂凌波,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此事暂且不提,等我见到了沙皇、寒帝之后,再做决定。另,平安姐你都是从那里得到这些情报,我感觉有些蹊跷。”

    战平安笑着说道:“这是我要跟你们说的第二件事。除了确认幻想神宫的存在,得到寻到和进入幻想神宫的信物之外,我还在圣女的老窝里面,抓住一个人,一个奇怪的人。”

    嗯?

    苏阳本能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

    战平安摇头说道:“不是圣女,是一个,嗯,怎么形容好呢,大概是一个疯子,但也是一个天才,一个疯狂的天才。”

    一个疯狂的天才?

    能够让战平安如此评价,苏阳一时间也来了兴趣,眉梢微微一挑,就示意战平安继续说下去。

    战平安微微组织一下语言,开口说道:“阳弟,你曾经说过,单一的修行文明,虽然拥有强大的个体实力,但缺乏对事物本质的认知;而单一的科技文明,虽然对事物有一套系统化的理解和认知,但缺少强大的个体去实现;故,修行文明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科技文明是知其所以然不知其然。”

    苏阳笑着点头说道:“没错!修行文明再强大,也只会像圣境那般,古老迂腐;而科技文明虽然有系统化的知识,但也只是像第六世灵能文明那般,发展到一个极致,就再也难以更进一步。因此,在第六世灵能文明末期,才会出现像心儿那般,追求修行和科技相结合的产物,寻求另外一条路。”

    战平安点点头,又继续说道:“对!但这只是大致的方向,在某些时候,总是会诞生一些极其个别的怪胎和异类。”

    对于战平安所描述的情况,苏阳深以为然。

    比如说第六世灵能文明就出现了苏心儿这种特别的存在,而在第七世修真文明之中,还有迪雅这种追求科学的存在,及诞生了与科学相关的那颗蔚蓝色星球。

    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很多,似乎每个时代,大环境之下总会诞生一些异类,这些异类总会做出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情况,最后被人定性为疯子。

    那么,战平安口中所说的这个怪胎和异类,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在苏阳的询问之下,战平安脸上突然浮现出几分诡异之色,于一声长叹之后,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好说,你还是自己去看一下吧。这个人已经被我抓来,成功关押起来,并未让任何人知道,由娇娇亲自镇压着。”

    闻言,苏阳也未反对,与聂凌波一起,随战平安去看一看那个人的情况。

    少顷,在一处监控室之中,苏阳看到一个不修边幅,满脸粗糙的男子,正念念有词,站在一面墙的前方,用粗厚坚韧指甲,在上面画着和计算着一些什么。

    “咦?”

    苏阳通过监控,微微放大一下男子刻画的东西,当场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流露出几分耐人寻味之色。

    见状,战平安立刻问道:“你能看懂?”

    苏阳神秘一笑,并未回答战平安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抓住这家伙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情况?”

    战平安仔细回忆一下,说道:“跟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在记录和刻画着什么,身边有好几头被封印的黑暗生命,还有许多看不懂的东西。”

    苏阳咧嘴立刻邪逸一笑,开口说道:“还有呢?”

    战平安继续回忆着说道:“对我的到来很不耐烦,但对变成俘虏似乎并不抵触,还说了许多关于圣女的情报,包括幻想神宫,及三分之一信物的事情。”

    苏阳浓眉一挑,笑道:“如此说来,这家伙对圣女非常熟悉了?”

    战平安缓缓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会不会又是圣女伪装的。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当我要杀它的时候,它却说可以帮我们破解黑暗生命的秘密,它还说自己是一位伟大的先知、贤者,杀了它,一定会后悔的。最后,也是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它说它是圣女的父亲,是它创造了圣女。”

    苏阳脸色微微一变,嘴角裂开的笑容更大更邪逸,也更加感兴趣的说道:“圣女的父亲?呵~,如果是真的,那可就要好好的见一见了!”

    圣女的父亲?

    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但对方正在做的事情,苏阳看在眼里,可是十分感兴趣。

    亦或者说,正在在苏阳身边的战平安、聂凌波二女,或许看不懂此人正在用指甲划墙的行为,究竟在干一些什么,但苏阳却看的十分清楚,并读懂对方在墙上划出的内容。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计算公式,里面使用的一些记录方式虽然不正确,但如果换算成苏阳能够理解的词语,这些记录的内容便是一些正在进行的研究成果和资料。

    最重要的事,这些资料涉及到大量生命基因工程学的内容,并且已经完善到相当不错的程度,部分内容连苏阳都看不懂。

    不过,一部分内容看不懂没关系,只要苏阳能够看懂一些,就会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这些内容涉及到一种生命黑暗生命!

    如此,这就有意思了!

    这个自称是“圣女父亲”的家伙,正在进行黑暗生命的研究,而且达到一个还相当不低的层次,这可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做到的事情,甚至极有可能有上千年、上万年、甚至十数万年,数十万年才能够达到的研究成果。

    对此,苏阳能够感觉到,有一个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废寝忘食的研究黑暗生命,希望能够解开黑暗生命的秘密。

    那么,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它如此执着的进行研究呢?

    带着几分感兴趣的心思,苏阳缓缓推开封闭的牢房,来到这个自称是“圣女父亲”的家伙身后,默默的注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说道:“根据我的研究,黑暗物质侵入人体之后,先从三大丹田进行感染。”

    全神贯注在墙上划着的“圣女父亲”无动于衷,好像没有听到苏阳的话,继续用指甲在墙上不断的刻着,手指磨破了,也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苏阳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三大丹田,分别在眉心的上丹田,心口的中丹田,脐下三寸的下丹田。”

    “圣女父亲”终于有所反应,双目精芒一闪,指甲划墙的动作终于停下,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转过头来,开口说道:“你说的对,这三个地方一个孕育精神,一个孕育精血,一个孕育精气。而当这三个地方被感染之后,三精会产生异变,造成极大的影响。”

    苏阳笑着说道:“精神、精血、精气……,嗯,这么说也算没错。比如说,精神遇到了感染,本身会产生幻觉;精血遇到了感染,血液流通全身的过程中,会造成细胞层次的深度污染;精气遇到了感染,自身能量层次产生改变,破坏曾经辛苦修炼出来的一切。”

    “圣女父亲”双目又是一亮,继续说道:“细胞是什么?”

    苏阳继续说道:“细胞是生物体基本的结构和功能单位。越高等级的生命,细胞就越复杂,也就越强大。而人体大约有四十至六十万亿个细胞,平均直径在十至二百微米之间,除成熟的红血球和血小板外,所有细胞都至少有一个细胞核,是调节细胞生命活动、控制分裂、分化,遗传,变异的控制中心。”

    “圣女父亲”不理解的说道:“你是说,我们的身体,是由一个个细胞构成。呵~,开玩笑吧!”

    苏阳也不废话,取出一个特制的显微镜,并划掉手指上的一块肉,送到显微镜之下,示意对方自己看。

    对方自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凑到显微镜下一看,立刻脸色大变。

    苏阳也不废话,取出镜片,把自己手指的伤口送到显微镜之下,然后开始加快手指上的伤口恢复。

    在这个过程中,这个自称是“圣女父亲”的家伙,立刻看到无数细胞快速的增殖、分裂,促使伤口快速的愈合。

    一时间,“圣女父亲”脸色一变再变,然后快速割了自己的一块肉进行观察,并学着苏阳观察自己的伤口,通过观察伤口的愈合,观看整个细胞分裂、增殖的过程。

    看完之后,“圣女父亲”沉默良久,似乎在思考什么,脸色突然一变,跑到墙边,抹掉自己写的一些内容,又开始飞快的刻画起来一些什么。

    苏阳则开口说道:“没错,三精受到污染之后,影响自身细胞层次的异变,诱发基因层次的改变,亦或者说是打破了双螺旋结构的限制和封锁,开始进行剧烈的变化。”

    “圣女父亲”动作又是一顿,转身面对苏阳,问道:“什么是双螺旋结构?”

    苏阳微微一笑:“脱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细胞含有的生物四大分子之一核酸的一种,它呈现的方式是两条多脱氧核苷酸链围绕一个共同的中心轴盘绕,构成双螺旋结构,宛若锁链一般稳定。所以在这双螺旋结构之中,蕴含有生命本身遗传信息的同时,它本身也是一种枷锁,封闭了生物进化的可能性。”

    “圣女父亲”理所当然的说道:“既然如此,打破它不就行了?”

    苏阳刚想说些什么,“圣女父亲”又突然摇头说道:“不,按照你说的,这种双螺旋结构虽然是枷锁,但也起到了一种稳定性,稳定细胞和生命本身,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变化。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的遗传下去,确保种族能够稳定的进化。”

    苏阳拍手说道:“没错,就是这样。所以生物进化,不能够一次性打开双螺旋结构之中蕴含的枷锁,而是在双螺旋结构之上进行完善,只有这样才能够稳定有效的进化。而一旦打破了双螺旋结构本身的枷锁,就会变得不可控,最终进化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对此,我们称之为基因锁,而修行的本身就是让基因锁,形成可控的基因链。”

    “圣女父亲”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说道:“不可控的双螺旋结构,最终就会变成至暗支配者?”

    苏阳笑着说道:“我更想管它叫做黑暗生命!因为在我看来,它们的基因锁虽然被解开了,可是并没有被破坏,只是失控了,造成一些不正常的变化。”

    “圣女父亲”缓缓点头,目绽精芒道:“谢谢,你的解释,解开了我许多重要的疑惑。”

    说完,“圣女父亲”就准备转身,但这时候似乎想到什么,又突然转身问道:“你是谁?怎么对至暗……,不对,黑暗生命如此深入的研究?是否还有什么没说的研究?能够告诉我吗?我不会让你白提供这些知识,等我的研究完成了,我会回馈你的。”

    苏阳看着“圣女父亲”在墙上划出来的内容,缓缓说道:“你的研究,不可能成功。”

    “圣女父亲”大怒道:“你怎么知道不可能成功?”

    苏阳深深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的研究是如何把黑暗生命,恢复到没有变成黑暗生命之前的情况。但,我要说的是,这种情况是不可逆的,因为你不可能把一只猫,变成一只老鼠,即便是外形的改变,内核仍然没有改变。猫就是猫,老鼠就是老鼠。”

    “圣女父亲”开口说道:“但,你刚刚说的基因解锁,双螺旋结构被破坏,不就是老鼠变成猫吗?”

    苏阳缓缓点头说道:“我不否认,确实是这个情况。但,你有考虑过吗?在这种强行的改变过程中,基因层次将会遭受到多大的创伤?恐怕,无法再经历一次基因方面的突变,这样只会更快的杀死一个黑暗生命,而不是把对方变回来。”

    “圣女父亲”彻底陷入沉默,它已经研究了黑暗生命无数年,又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呢?

    而在“圣女父亲”沉默之后,苏阳缓缓取出两把凳子,一个坐下,一个推到“圣女父亲”的面前,开口说道:“来吧,我们好好的谈一下吧。”

    “圣女父亲”犹豫一下,没有拒绝,坐下后,问道:“谈什么?”

    苏阳问道:“你是谁?”

    “圣女父亲”惨笑一声:“一个被犯下大错,被逐出本族,却连心爱之人都无法挽救的可怜虫而已。”

    说完,“圣女父亲”微微撩起耳边的碎发,露出一个尖尖的耳朵,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黑暗精灵族?

    苏阳微微眯了一下眼,随即笑着说道:“我不介意听故事,恰巧我现在有时间。”

    “圣女父亲”犹豫一下,似乎不想说,就干脆以沉默回应。

    苏阳则笑着说道:“不说,也没有关系,我会命人禁止你继续研究下去;而说了,如果你能够说服我,我不介意传授你更高级的知识,让你继续研究下去。这样,你兴许真的有可能研究出,让黑暗生命恢复正常人的办法。”

    “圣女父亲”回道:“你不是说,黑暗生命无法逆转吗?”

    苏阳耸肩回道:“谁知道呢,或许我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比如说,你就可以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毕竟,我个人觉得,就算我说做不到,你也不会放弃吧?”

    “圣女父亲”再次犹豫了一下,似乎仍然有些抗拒。

    苏阳也不在意,开口说道:“你被流放神圣长城以北,已经有多少时间了?”

    “圣女父亲”回道:“从十九万年前,就被流放到这里。”

    苏阳又问道:“那么,你从事黑暗生命的研究,又已经多长时间了?”

    “圣女父亲”回道:“大概有快二十万年左右了。”

    苏阳笑着继续问道:“那么,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对黑暗生命进行研究呢?恕我直言,你被流放的原因,也跟研究黑暗生命有关吧?”

    “圣女父亲”无奈的说道:“是啊!开始只是有一点点好奇,开始研究这些禁忌,但并没有过于深入。直至我的研究,害了它以后,我才……,你诈我!”

    苏阳嘴角含着微笑,开口说道:“因为你的好奇心,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所以才会走上极端,发疯一般的研究黑暗生命,最后酿下大祸,比如用自己的族人做试验什么,触犯了禁忌,被驱逐出黑暗大陆,流放至神圣长城以北。对吗?”

    “圣女父亲”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不知道是不是苏阳的威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还是苏阳的话成功打动了它,令其长叹一声,终于说出了一个埋藏在心底深处很久很久的秘密。

    这位自称“圣女父亲”的存在,其身为黑暗精灵时的名字,它说已经丢弃了,只说了它现在的名字,叫做“鵺”。

    而按照它的描述,鵺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生物,拥有猿猴的相貌,狸的身体,虎的四肢,及蛇的尾巴,就像是一种胡乱拼凑出来的怪物,本身的存在会招来不详。

    现在,根据鵺的自我讽刺,它就像是鵺这种生物一般,是一个不详的生命。

    好在,鵺虽然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名,却还是告诉苏阳,它曾经是现任黑暗精灵族自然大祭司的首席弟子,也是自然神殿的持典者。

    而说起自然神殿的持典者,这里就不得不多提一点。

    皆因,凡是能够成为黑暗精灵族自然神殿的持典者,其本身在黑暗精灵族的地位,可是相当不简单。

    毕竟,黑暗精灵族自然神殿中的“典”,可不是普通的典,乃是《自然圣典》,也叫《自然秘典》和《自然恩典》。

    是的,在黑暗精灵族之中,《自然圣典》本身,就等同于死海族的《海洋法典》,甚至对于黑暗精灵族来说,形式上可能要更加至高无上。

    因为整个黑暗精灵族的建立,本身就是建立在《自然圣典》的基础之上,自然神殿就是守护《自然圣典》的组织,也是专门侍奉自然之神的组织。

    甚至,就连黑暗精灵族的每一任精灵女王,都要经过自然神殿的赐福、洗礼、许可,才有资格坐在精灵女王的宝座之上,统率着整个精灵族。

    而主持精灵女王登基的仪式,就是以自然神殿的自然大祭司为主,持典者为辅,来共同完成的。

    故,持典者的地位不仅仅在黑暗精灵族的地位很高,同时也是自然大祭司的继任者,以此进行培养。

    尤其是自然大祭司的地位,在整个黑暗精灵族之中,地位仅次于精灵女王。

    因此,自然神殿的持典者,在黑暗精灵族的地位甚至堪比几位精灵王,可以视作黑暗精灵族之中,除了半神以外,地位最高的一位存在,就连精灵女王的继任者精灵公主都比不上持典者的地位。

    皆因,每一位自然神殿的持典者都会同时担任精灵公主的老师,教导精灵公主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女王,将来还有可能亲自为精灵女王带上王冠,助起成为精灵女王。

    由此可见,自然神殿的持典者,在黑暗精灵族的地位是何等崇高。

    同时,黑暗精灵族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把王权和神权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平衡,确保精灵女王在统帅黑暗精灵族的时候不会失去对自然之神的尊重,及自然大祭司也会更多信任精灵女王,和谐统一,不出大问题。

    最后,这里还要说一句的是,《自然圣典》不只是对自然之神的歌功颂德,也是自然之神对精灵族的恩赐,所以本身除了对自然之声的歌功颂德之外,还记录了大量的自然秘法,所以才会有《自然秘典》,《自然恩典》之类的别称。

    也恰恰就是自然之神对精灵族的这份宠爱,《自然圣典》本身也是一件神器,由自然之神以自然神力凝聚而成的神器,拥有相当不俗的威力。

    而死海族的《海洋法典》,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死海族效仿黑暗精灵族的《自然圣典》,为了取悦海神,从而形成的一套法典。

    只可惜,不是所有的神明,都像自然之神那般宠爱自己所创造的种族。

    故,《海洋法典》多多少少只是图一个乐,最后形成一个习惯,再加上海神加持了一部分力量,导致《海洋法典》可不像《自然圣典》那般伟大和强大,充其量也就是一件半神器层次的物品。

    也正是因为这方面的区别,更能够体现出《自然圣典》的重要性。

    同理,能够持有如此重要的《自然圣典》,持典者在黑暗精灵族,自然本身也担任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但,很遗憾的是,现在苏阳想要知道的,不是持典者在黑暗精灵族的地位多么重要。

    是的,现在苏阳最好奇的是,堂堂黑暗精灵族自然神殿的持典者,到底犯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大错,沦落到现今这个地步?

    皆因,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那就是精灵公主!

    要知道,在黑暗精灵族,以精灵女王为首的王权,拥有守护整个黑暗精灵族的责任;而以自然大祭司为主的神权,则是专门为了侍奉神明为主,及监督精灵女王为辅的机构。

    因此,在黑暗精灵族之中,为了更好的监督精灵女王,自然神殿不会过多的干涉王权,只有精灵女王走错了路,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站出来履行职责。

    故,在黑暗精灵族之中,自然神殿是不允许与精灵女王为首的王权一系,存在过多亲密关系,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这样的情况导致大多数时候,自然神殿的黑暗精灵修士,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在进行苦修,很少在外行走,只有像黑夜远征这般重要的事情,才会站出来发挥一定的作用。

    偏偏,鵺犯了一个最不应该犯的错误,它在身为持典者期间,指点精灵公主学习如何做一位合格的黑暗精灵,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精灵女王期间,两人意外的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并彼此相恋了。

    很显然,这在黑暗精灵族的体制下,是一件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但,爱情就是这样,总是突如其来,措手不及,以至于明知道是错误的,不应该做的情况之下,还是犯下大错。

    更重要的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终究有一天会东窗事发。

    尤其是精灵公主怀孕了的情况之下,纸最终还是包不住火,鵺和精灵公主相恋的事情,被精明的精灵女王发现。

    这一下,对于整个黑暗精灵族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大地震。

    精灵女王和自然大祭司几乎同时严格禁止精灵公主和鵺再见面,并剥夺它们精灵公主和持典者的身份,直接软禁起来。

    说实话,犯下如此大错,这样的处罚已经算是轻了。

    可问题的关键是,爱情往往会使人变蠢,也会让人疯狂。

    因此,精灵女王和自然大祭司的良苦用心,精灵公主和鵺完全没有注意到。

    是的,精灵公主和鵺并没有注意到,精灵女王和自然大祭司实际上只是软禁一下它们,等风头过去,把它们送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当做一个普通的精灵族人就行了。

    甚至,精灵女王都没有让精灵公主堕胎,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已经不是当初诸神掌管一切的年代,触犯一些法律,只要不背叛黑暗精灵族,还是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但,精灵公主和鵺不这么认为,尤其是精灵公主怀孕的情况之下,它们过多的担心,造成了一些扭曲的想法出现,被黑暗趁虚而入,导致更多偏激的想法发生在它们身上。

    尔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精灵公主率先逃走,找到了鵺,二人杀了守卫,开始决定逃亡和私奔。

    结果,事情自然越闹越大,精灵女王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自然大祭司也为了保证自然神殿的公正性,不得不命三大精灵剑圣追杀精灵公主和鵺。

    就这样,精灵公主和鵺开始一路逃亡,一路在追杀中度过。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来自黑暗的侵蚀,自然也开始越来越凶猛,无时无刻不在把鵺和精灵公主一步步推向堕落的深渊。

    尤其是精灵公主本身怀有身孕,终于在临产期间,黑暗的侵蚀以最凶猛的势头爆发,精灵公主变成一只可怕的黑暗生命,导致悲剧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

    不过,在精灵公主变成黑暗生命之后,这里发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魔力,往往有时候会引发某种奇迹,精灵公主在变成黑暗生命之后,居然还保留一丝理智,不仅凭借最后的意志生下孩子,还一举杀光了所有的追兵,这才一边痛苦的抵抗着黑暗,一边痛苦的狂奔离去,独留下鵺和孩子。

    而按照鵺的描述,那个孩子就是圣女,可能是因为精灵公主变成黑暗生命之后,才生下了它,导致这孩子本身也出现某种异变,能够操控黑暗生命。

    之后,鵺带着孩子兜兜转转,逃到神圣长城以北,最后在绝境长廊扎根下来。

    这,就是鵺的故事。

    而在聆听这个故事的时候,苏阳能够从它平静的叙述中,听到某种隐藏很深的痛苦,及某种绝望和疯狂的压抑。

    可能,黑暗仍然在深层次侵蚀着鵺,导致它随时也有可能变成黑暗生命。

    但,在这样的深层次侵蚀和感染之下,鵺也创造了一个奇迹,它用尽各种办法,阻止自己成为黑暗生命,并且还成功了。

    而促使鵺如此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鵺始终坚信,精灵公主变成的黑暗生命还活着。

    故,为了恢复精灵公主,鵺咬牙坚持着,扛过一次又一次来自黑暗的侵蚀,并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将黑暗生命恢复过来的办法,就为了将来某一天能够找到精灵公主,把挚爱再一次恢复过来。

    可,这件事并不容易,鵺努力了十几万年,硬生生把自己培养成一位强大的生物学专家,仍然没有找到这些办法。

    甚至,在这个过程中,鵺为了找到黑暗生命恢复过来的办法,还令人发指的做过许多残忍的试验,并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儿,谋划整个绝境长廊,可谓是血债累累,且双手沾满的鲜血,早已无法洗净。

    对此,苏阳不予评价。

    因为善也好,恶也罢,终究不过是一个人的活法。

    更何况,苏阳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就更没有资格评判别人怎么怎么样了。

    是的,对于苏阳来说,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根本就一点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苏阳需要从鵺说出的故事中,判断出那些是真,那些是假,如此才可以确认,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