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弃兵 大侠张云泽

第11章 不会真住桥洞吧?

    “刘经理,不好了,野狗他们又来闹事了,而且这回还带了家伙,店里的顾客都被吓跑了。”小可急匆匆跑到刘经理办公室。

    “李明呢?”刘经理问道。

    “他正在和野狗他们交涉,我们要不要报警?”小可紧张地问道。

    “先不要急,我出去看看。”刘经理急步向外走去,她知道报警只能治的了一时半会,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如果再这样让野狗他们闹下去,酒吧肯定没办法再经营下去。刘经理已经做好息事宁人的准备,大不了吃点亏,把保护费交了。

    “阿……阿……”

    酒吧大厅,哀嚎哭声一片。

    慌慌张张走出来的刘经理看到此刻的画面有些目瞪口呆,脑袋也有些转不过弯来,这里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那些小混混鼻亲脸肿双手捧着棒球棍举过头顶蹲在地上,像蹲坑一般,而领队找茬的野狗此刻正跪着,一个劲的向面前的李明求饶道:“明哥,我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绕过我这一回吧。”

    “野狗,你是不服,带人来报仇吗?”李明明知故问。

    “明哥,我服,打心眼里服。”举着棒球棍的野狗胆战心惊道。

    “服你妹子,你要是服还敢再来闹事?”李明上去就是一脚,踹的野狗人仰马翻,直接一脚踩在野狗脸上,问道:“野狗,我昨天怎么说的?”

    “明哥,我服,我真的服。”野狗哀求。

    “说,我怎么说的?”李明狂喝道。

    “明哥,你说不服打到我服的,喝酒消费欢迎,胆敢闹事断我们一人一条腿,还有赔桌椅钱。”

    “记得就好。”李明冷笑,抬起脚踩向野狗的一条腿。

    野狗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李明要踩断他的腿,急忙求饶道:“明哥,我这回……”

    “阿……阿……”

    未等野狗说完,李明的大脚已经发力,直接踩断野狗的一条腿,野狗发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

    “滚!”李明喝道,“记住,蓝焰酒吧是我李明罩着,再敢滋事,老子要你的命!”

    “是,是……”野狗惶恐的说道,在几个手下搀扶下狼狈出了酒吧。

    这时,刘经理姗姗来迟,见到野狗的惨样,一脸狐疑,问道:“李明,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野狗走路不长眼睛摔了一跤,估计是把小腿摔断了。”李明无所谓的说道。

    “真的吗?”刘经理显然不相信。

    “真的,我不骗人。”李明一脸诚恳,刘经理白了他一眼,信你有鬼!

    凌晨两点,李明下班回家,野狗大闹之后,店里基本上没有客人,但还是到凌晨两点才打烊。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明时不时的回头,期待着能搭个顺风车,但是林如玉的宝马X3一直没出现,看样子她今天应该没加班。

    刘经理下班后,心里一直挂着晚上发生的事,也不知道野狗帮他们还会不会再来找麻烦?要是再来找麻烦,李明能解决吗?

    “咦?前面那个走路的好像李明。”开着QQ的刘经理注意到前面的一位行人,仔细一打量,还真是李明。看样子是顺利,便想过去载他一程。

    此刻,李明突然感到一股尿意,想就地在路边解决,但是一回头看到刘经理的小车驶过来,不由眉头一皱,暗道:“不行,可不能让刘经理看到了,不然还以为自己有暴露欲,今天办公室的事就已经够误会的,不能再生误会。”

    一想到晚上办公室的情景,李明的下体不由一绷,尿意更强,竟有些憋不住,可刘经理的车开的真的很慢,像故意跟着他一样。

    “咦,前面有个桥,到桥下小解一下。”正愁着的李明看到前面有个桥,一阵小跑向桥下走去。

    这时,认出李明的刘经理加速向李明驶来,但却是看到李明顺着桥头的小路下了桥,一阵狐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好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李明跑到桥下,一阵小解,心情舒畅。

    等他从桥下上来的时候,刘经理的车已经开远。

    回到家,其实并不是他的家,倒有几分寄人篱下的感觉,毕竟林如玉不太待见他,不过想到今天早上的春光,李明觉得哪怕是受点委屈也是值得的。

    李明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回到自己屋,打开灯,刚想脱衣服洗澡,看到眼前的画面,不由一愣,自己床上竟睡了个人。

    她不是别人,正是林如玉。

    “她这是做什么?怎么睡自己这边了?”李明奇怪的说道……

    此刻,熟睡的林如玉被开门声和刺眼的灯光弄醒,看到李明回来,揉着眼睛走下床,“你回来了?我房间的空调坏了,天热的睡不着,就到你房间来躺一会,没想到竟然睡着了,我回去了。”

    说完,林如玉径直向自己房间走去。

    “啪……”

    等林如玉关上自己房间的门,李明才回过神来。

    李明洗好澡,躺在床上,想到兜里只剩下十块钱,有些皱眉,一分钱憋死一个好汉阿!不过闻着枕头上林如玉残留下来的体香,纠结的一颗心顿时安了下来。

    这一晚,李明睡得很甜美。

    刘经理回到家,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脑子里反复想着一个人,李明,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会是老板曾经的恋人吗?而且大半夜没事跑桥下干嘛?

    突然,刘经理像是想到什么,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李明说过,他身无分文,预支不到工资只能住桥洞,啃窝窝头。

    半响,刘经理嘴巴里挤出几个字,难以置信,“不会真的住桥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