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弃兵 大侠张云泽

第36章 五百年的古槐

    “谁是李明?”警察队长大声问道。

    “我。”李明站了出来。

    “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起恶性伤人事件有关,请跟我们走一下,配合调查。”警察队长说道。

    “是牛鹏叫你们过来的吧?”李明哼了哼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接到报警才来的。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跟我们回局子里走一趟。”警察队长说道。

    “李明。”谭小玲满脸惊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么快警察就上门了。

    “小玲,没事,我跟他们走一趟,警察是不会冤枉好人的。”李明平淡的说道。

    “可是……”谭小玲还是很担心,刚才那个牛公子绝对不是善茬,李明跟他们回去肯定会吃亏。

    “小玲,不用担心,真的没事,相信我。”李明依旧很平淡,压根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李明被警察抓走了,谭小玲方寸大乱,不知所措。

    她来中海虽然有好几年,也有些人脉,但电话打过去听说是得罪了公安局长家公子都说不好办,帮不上忙,一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干着急。

    张晓茹看到李明被警察带走,立即拨通了林如玉的电话,不论怎么说李明都是林如玉的男朋友,作为林如玉的闺蜜,她应该将此事告诉她。

    林如玉接到张晓茹的电话,不由一愣,李明竟被警察抓走了。

    一时来不及问清缘由,开车便杀向警察局,无论如何她都要将李明保出来。

    李明上了一辆警车,可是警车并不是向警察局方向开的,李明不由有些诧异,难不成这几个警察是假扮的?

    不过李明心中倒未曾有半点惧怕,要说比狠辣,怕是无人能及这位屠戮数百山口组的神罚吧。

    李明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两边各坐一个警察,像看押犯人一般。

    约莫行了有半个钟头,警车出了闹事,开向郊区。

    此时此刻,李明越发的肯定这几个警察应该就是假扮的。

    这时,被打成熊猫眼的牛鹏拨通了杨修闻的电话,苦泱泱说道:“杨哥,这回兄弟为你的事可是招了大罪,不过那个李明也逃不了半点好,待会等他到了那里有他好果子吃的,我还特意让人准备了一台摄像机,回头把教训李明的视频发给你。”

    “牛少,不愧是好兄弟,这人情兄弟记下了,日后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地方,言语一声。”杨修闻心情大好,虽然未能亲眼看到李明的惨样,但以牛鹏的手段,李明的下场绝对很惨。

    “好了,回头再聊,我要拍摄李明的惨样。”牛鹏挂了电话,急匆匆赶向郊区,他肯定是要亲眼看到李明的惨状,甚至还要抽李明两巴掌,再踹两脚,不然心里这口气不能平!

    “行,回头一定要将视频发给我。”杨修闻再三叮嘱道。

    “放心,不会忘的。”牛鹏应了声,便挂了电话。

    警车再行了约莫有一刻钟,在一大铁门门停下,铁门旁边挂着中海南方第三看守所。

    李明知道自己猜错了,这几个警察应该都是真警察,看来他们是想假手于人报复自己。

    果真,李明在警察队长的特殊照顾下,被关进了一间重刑犯监室。

    这间监室里关着七人,每一个都穷凶恶极,不是被判一二十年就是三四十年,甚至还有一个死缓,可以说掉进了人渣堆里。

    监室门打开,李明被推了进去,原本早已躺下休息的七个人爬了起来,不怀好意的向李明走来。

    李明不予理会,大步走到监室的窗前,这是一扇很老的铁窗,透过铁窗能看到外面。

    外面是一片空旷的场地,应该是羁押犯人平时活动的操场,操场靠近铁窗的位置长了一颗老槐树,榆树枝繁叶茂,高可参天,早在看守所建立之初就长在这里。

    原本这颗榆树是要被砍掉的,但后来羁押犯人中有一位植物学者,竟挖掘出这棵老槐树的历史价值,据他鉴定,这棵榆树至少生长了有五百年,一下子成了保护对象。

    李明远远望去,借着月光,可看到老槐树浩然之冠,遮阴举天,根须如龙爪抓地,心中不觉泛起一丝欣喜。

    李明得到那本小黄书之后,越发觉得自己触摸到一段被隐埋在时间长河中的历史,也许飞天遁地并不是传说,也许凌霄仙境也不是传说,也许此刻阎王正在案桌前勾着生死簿,也许大唐真的就有过玄奘四师徒。

    可是,李明无从探知这些被时间隐埋的历史,但他相信肯定存在,不然不会有小黄书的留世,更不会有现如今的自己。

    若是这棵参天榆树能得道成精,口吐人言,以它经历的岁月兴许能道出其中一二,可惜此刻这棵榆树终究只是榆树,并不像那聊斋中的精怪能显化人形。

    念此,李明竟不觉有几分惆怅、失落,还有些孤独,也许自己是这世上仅有的一个触及到那神神鬼鬼玄奥世界的人吧?

    “喂,新来的,你犯了什么事?”

    一个约莫四十的中年人嘴里叼着一根烟问道,像这种看守所犯人是不应该有这违禁品的,但这大叔偏偏就有了,而且床头的枕头下还压着三包未拆的,甚至这间监室的每一个犯人枕头下面都藏着一包烟。

    这些并不是什么好烟,几块钱的劣质烟而已。

    只是即便再劣质,对于这些见不到天日的犯人而言,也是珍宝。

    这是看守狱警塞给他们的,为的就是狠狠教训李明一顿。

    在外面,请七八个人揍一个人至少需要三五千的,但在这里只需要几包劣质香烟。

    李明观赏古榆的雅兴被打扰了,眉头微微皱了皱,看着那问话的中年大叔平淡地的说道:“动手吧。”

    “嗯?”中年大叔一愣,表情微微惊愕,面前这个年轻人的镇定让他感到大大的意外,像这样的年轻人被关进这里,尤其是身处此刻险境,至少应该紧张、惶恐不安吧。

    可是,李明脸上没有半点这样的情绪,仿佛回到家一般自在、淡定。

    “动手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李明催促道,谭小玲提前回来李明心情大好,但没想到半途竟出了这事被抓进看守所,心情就不好了,但是见到这棵古榆之后,李明不爽的情绪烟消云散,因为这颗古榆竟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同道之感。

    他现在要急着去观察古榆,自然不愿与这些人渣浪费宝贵的时间。